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刘和孙原 > 第三章 交锋
 
  不同于沃野上的肃杀,小山崖上琴声缭缭,平添一分淡然。孙原坐在轮椅上,身上压着厚厚的紫狐大氅,身后是董真和心然,两袭白羽并肩而立。山崖下,管宁席地而坐,身前转魄琴琴弦生动,所奏正是名曲《广陵散》。《广陵散》脱胎于古琴曲《聂政刺韩王》,乃是大汉乐府中相和但曲代表之作,取战国时期聂政刺杀韩王的悲怆杀气,以隐鹤心性,与沙场上演奏此曲,或是他已然知晓,此战已凶多吉少。远眺巨大军阵缓缓前移,孙原眼底尽是忧色。六万将士,此战过后,能回卢龙塞的还有几人?突然,一股危险直入脑海,他猛然皱眉,一眼望去,数里开外的鲜卑大军之中,似有一道若有若无的犀利目光恍如剑气直射而来。孙原眉心凝重,鲜卑一族养精蓄锐三十年,这其中又出了多少高手?似是感觉到了这道目光,琴音急转直下,如大河奔流,汹涌而出。“啪!”弦音乍断,管宁同时抬头,直望向鲜卑军阵之中——杀机已动。他缓缓起身,抱起转魄,望了一眼山崖上的孙原,两人互视一眼,默契之间,管宁已前行十丈。在他原先所在之处,已然涌出五十名寒月护卫。太史慈手挽落月,侍立在孙原三人之后。他的目标唯有一个,便是保护这山崖之上的三人。鼓声起,军阵缓缓前移,郭嘉最后看了一眼山崖之上,随即与战车一同前行,他身后的五百刀士随即拱卫大纛,出离军阵。“中郎将巡阵!”传令官声如雷震,传彻军阵,典韦、许褚护持郭嘉的战车飞驰。雪色飞扬,在那“大汉征北将军”和“大汉太尉”的大纛之下,不再是紫衣飘然的孙原和雄姿英发的刘虞,而是一身缟素的郭嘉和刘和。一万前军是刘虞留下的全部精锐,刘和和他们一起奋战在第一线,他不允许自己站在中军,他的父亲已然战死,皇族的尊严不允许他今日还站在城墙后头,仍被父亲死后的余荫蔽护。“呛啷”一声,辟疆剑跃然在手,刘和剑锋前指,杀气勃发:“出阵!”前军升起苍龙大旗,鲜于辅、阎柔、关靖、鲜于银随机指挥前军缓缓列阵。一万将士,共十二名军候,组成了十二个巨大的木盾盾阵,缓缓前移,相隔中军两百步。中军处,杨凤与张燕并骑,低声道:“鲜卑人有五万骑,若是一阵淹杀,我等还未冲过去,鲜卑人便已然屠了这一万人了。”张燕神情肃穆,目光深邃:“我军中军不动,鲜卑人亦不敢倾力直杀我前军。”杨凤摇头:“鲜卑人不可以我汉人兵法度之,我中军和前军有两万五千步卒,常人自不会以重兵凌我,不过……郭先生的布局,当真不是故意以我等为饵?”郭嘉确实布了一个局。六万大汉精锐,除了前军是刘和、鲜于辅等刘虞的旧部,左军丁原、吕布等人和赵云统率的河东骑军共一万五千人,皆是大号最精锐的骑兵,右军是颜良、文丑、张郃等人统率的河内骑军和骁骑营,亦一万五千人,后军是孙原一手带出来的最精锐的虎贲营,由虎贲校尉张鼎亲自统帅。最薄弱的一环,恰是原本应该最坚固的中军。郭嘉把黄巾军放在了这里。杨凤想的,是郭嘉会不会借鲜卑人的人把刘虞的旧部和黄巾军残部杀个干净。刘虞已死,黄巾军精锐尽丧,此后北境已然是孙原嫡系遍布,一手遮天。张牛角正在杨凤和张燕身前,猛然转身,望着他们两人,神情凝重。“黄巾军曾是插进大汉的一柄刀。”张牛角突然的这句话,打破了杨凤和张燕的思绪,二人互视一眼,若有所思。“今日,这柄刀的刀柄已在大汉天子手中。”张燕和杨凤豁然明白。来到苍雪原的,只是一万五千黄巾军精锐步卒,而他们的父母妻儿,那百余万老弱病残,还在冀州接受大汉官府的接济。不论郭嘉是不是想借鲜卑人的手,屠了黄巾军,此刻已不再允许他们这些黄巾军领袖胡思乱想,箭在弦,不得不发。一通鼓罢。远处的鲜卑军阵中,鲜卑大王和连坐在马上,拍拍自己的弯刀,笑了笑:“汉人的步卒也敢挑战我鲜卑勇士,叔父,你说他们的统帅是不是昏了头了。”他的身边,正是他父亲的结拜兄弟,年过半百的老将落置键落罗。“大汉从来不缺智者,亦不缺统帅。十年赢了他们一次,乃是你父亲的智谋与勇武,以及他从不轻视任何对手的习惯。”和连冷笑一声:“叔父,他们离开卢龙塞两千里了,你觉得他们还回得去吗?”“能将六万人带至深入草原两千里的所在,不犯错、不失道,大王觉得对面的统帅,又是何样的对手?”落置键落罗的话点醒了和连,这位鲜卑大王一改轻视之色,望向对面的大汉军阵,低声道:“不论是谁,我也定要取下他的头颅,高悬弹汗山上。”自从十年前鲜卑大王檀石槐于荒雪原全歼大汉北征军之后,便在未见大汉军队出塞迎敌,鲜卑人日益壮大,已复有当初匈奴的全盛时期。此刻这大雪覆盖之下,便是大汉当年战死的三万将士鲜血浇灌的肥沃草原。

  ****

  清风过眼,一道清俊身形出现在断崖边。

  他身法超然,这一现,便出现在孙原身后五丈之内。

  “嗖嗖嗖”

  三支寒月箭瞬间飙射而至,那人微微侧身,两道银光擦着额前、腿前闪过,径直从孙原头上、脚边远远飞去。

  中间那支,在一对手指间犹自颤抖。

  太史慈已然凝眉,落月弓上两支箭已然引弓待发。

  “北境第一弓手,太史子义……”

  “果然……名不虚传。”

  那人一身打扮,非胡非汉,头戴高冠,一身胡服,左手负剑于身后,右手双指间,正是那支寒月箭。

  “阁下好深的修为。”

  孙原的声音传到身后,心然推着轮椅转过身,正看见那人松开双指,那支寒月悄然落地。

  “曾以为这一身修为,能与中原剑道最高者比较,却想不到……堂堂龙公子,竟成了废人。”

  那人话虽轻佻,脸上却无半分蔑视。

  “慕容风游学大汉国的山川江湖,纵览中原武学,原以为世间所谓高手只有张角才配称得上,未曾料到中原武学竟如此能人辈出。”

  太史慈冷哼一声,怒道:“知我中原底蕴,竟还敢攻我疆土?既然找死,便横尸出长城!”

  慕容风微微侧脸,轻笑一声:“你不是我的对手。”

  他望了望远处抚琴的白衣,笑道:“或许,今日草原上唯有白衣隐鹤管幼安配称为高手罢?”

  远处,《广陵散》琴音未绝,四面八方的鲜卑高手无一人能进入琴音屏障之内,管宁仿佛听见了崖上的谈话,琴音一转,骤显苍凉。

  “那是……?”

  慕容风愣住,他长居中原,自以为熟悉中原诸般文化,此刻管宁所奏,竟是未曾听闻。

  对面孙原微微颌首道:“此乃乐府歌谣《战城南》,乃我大汉军乐之一。”

  “倒是在下见识浅了。”

  慕容风微微摇头,盯着孙原道:“一年之前,孙公子尤是武林中‘绝代双骄’之一,而今修为尽丧,却敢如此自负,区区五十人便敢在此观战,不怕在下将你杀了?”

  “杀我?”

  孙原微微讶异,他自以为布置周全,有心然、管宁在侧,还有太史慈这世间一等一的神箭手,他实在不知慕容风到底实力如何,竟能如此蔑视。

  心然望了望尤自苦战的五十名寒月护卫,冲太史慈道:“且去罢,此处交我。”

  太史慈并未立刻抽身,而是望向了孙原,后者微微点头,随即撤弓飞下山崖,五十名寒月护卫虽然精锐,犹非鲜卑高手的对手,若无他在场,只怕死伤非轻。

  慕容风目光扫过心然、董真二女,道:“原以为公子建宇享风流之名,却不知道公子青羽竟还随军带着女眷,不怕数万将士心寒么?”

  孙原缩了缩脖子,寒风冷烈,他如今身体更不堪重负,面对慕容风咄咄逼人,他只是笑笑:“我已一介废人,长驱跋涉深入鲜卑腹地,这副身体若无照顾,怕是早已死在道上了。”

  慕容风眉目凝聚,望着心然和董真,他着实看不出来二女身怀武功,以他目下修为,早已未将女子看在眼中。

  “你不怕死吗?”

  孙原点点头:“我怕,也曾不怕过,今时今日,怕了。”

  他声音虽轻,却不由得有些颤抖。

  “怕死,还来我鲜卑圣地?”

  鲜卑圣地——身后不到二十里,即是弹汉山鲜卑王庭所在。

  孙原又点点头,眉宇黯然:“鲜卑杀我大汉太傅刘公,此仇,我报。”

  “刘公之死,是草原憾事。”

  慕容风听到刘虞名字,眼睛也微微眯起:“草原多少部落受过刘公恩惠,于我而言,刘公是大汉国第一位好人,有他在,北境五族可无烽烟。”

  “可他是鲜卑族的敌人,他在,乌桓、扶余、丁零、鲜卑、匈奴必然不会联合。”

  “和连必杀他。”

  和连?联合?

  孙原眼神骤然一清,鲜卑与中原很久未曾爆发如此大的战事,极其反常以重兵破卢龙,杀刘虞震动北境——其背后目的,竟然是为了联合五族,想南下中原。

  “我听闻过汉国的史记,李牧、蒙恬、卫青、霍去病、窦宪……无不是击破匈奴而成就其名将之名。今时我鲜卑南下中原,亦或是名将辈出。”

  董真心头一凛:鲜卑竟然盘算地那么深?那么今日……是否也是围杀一局?

  孙原眉眼一凝,慕容风的每一句话都透露出相当分量的信息,他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

  孙原带了北境几乎全部的兵力进入鲜卑腹地,辽东他顾不上,但是随着公孙瓒的骑兵和虎贲营、镇北营一道,幽州除了属国都尉那点人马已经无兵可用,卢龙还有几万黄巾军的老弱病残,并州武猛都尉丁原手上不到六千人,这点人马面对鲜卑动辄二三十万的铁骑大军,几乎毫无抵抗能力。

  “阁下所言,是说我大军深入已成死局?”

  孙原仿佛突然来了精神,直了直腰杆,只是慕容风未必瞧得出来。

  “我不认为公子青羽……你——今日,还有什么胜算。”

  慕容风微微一笑:“区区六万人,敢深入草原千里,大汉国名将不少,为何看不出退路已断、生机尽绝?”

  孙原摇摇头:“阁下直呼鲜卑大王之名,莫非是他亲眷?”

  慕容风未料到孙原如此境况下还能捕捉到他语言之中的漏洞,轻哼一声,淡淡道:“和连是鲜卑的大王,慕容风是鲜卑的刀。”

  不是和连的亲眷,却直呼和连的大名。孙原自然听得出来,鲜卑的团结靠得是利益关联,眼前这位不是第一也是第二的鲜卑高手,从来未服从过鲜卑的大王。

  “所以……阁下是来杀我的,只是想杀得舒服一些,未曾想我已是废人,难以痛下杀手么?”

  慕容风挑眉,未曾反驳。

  孙原叹了一口气:“想不到鲜卑人竟然也会讲究中原的礼仪道德,到底是我看浅了这片草原。”

  慕容风无语,他望着此刻束手就擒般的孙原,突然觉得今日的任务未免太过轻易了。

  他突然坐了下来,如中原人一般盘腿而坐,问道:“公子青羽,北境疆臣,破黄巾时智计百出,今日却想凭借数万兵力便攻我鲜卑王庭,到底是失智还是失算?”

  慕容风想要信息,更多的信息。孙原的态度,让他觉得这一场搏杀更像是一个圈套。

  大军统帅……竟然孤身观战,引着鲜卑高手刺杀?

  和连不是不知道,落置鞬落罗、拓跋锋都知道。但是,杀死孙原,北境大军势必群龙无首,这个诱惑太大了,甚至大过杀死刘虞。

  和连几乎看到了自己饮马黄河的壮举,先杀刘虞或是无心,但今日在孙原的逼迫下,鲜卑人凝聚到了一起,杀死孙原、击败北境汉军,长城便再也无挡不住鲜卑人,那是父亲做不到的事情,也是数百年来无人能做到的事情。

  和连选择动手,甚至不惜向慕容部落请来了第一高手慕容风。

  孙原望着慕容风,突然笑了,反问道:“北境除了我,就没有人让你觉得更具威胁?”

  “或者……此刻的你以为,除了我,便没有人能威胁到鲜卑第一高手的你?”

  慕容风也笑了,他有兴趣和孙原多聊一聊:“慕容风……愿洗耳恭听。”

  孙原看了看董真,冲她微微点头,董真皱着眉,眼里满是忧色,却是推着轮椅,径直来到了慕容风跟前。

  两个人宛如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就这么聊了起来。

  “我不在,你觉得此刻指挥北境大军的是谁?”

  慕容风不假思索:“郭嘉郭奉孝。管宁和你在此,北境三公子便只有他了。”

  孙原点头:“我不认为以奉孝的智谋,比不过你那个好大喜功的大王。”

  慕容风亦道:“在下亦不认为从未上过战场的郭奉孝能指挥数万大军,据我所知,黄巾军的数位统帅皆在军中,凭郭嘉一介书生,只怕指挥不动。”

  话音未落,他突然眼前一亮,道:“刘和,真正的指挥者是刘和。”

  孙原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慕容风相当聪明,一眼便看出关窍所在。

  郭嘉明面上是大军统帅,但是缺点亦是明显,所以孙原更倾向于以刘和为统帅,佐以张牛角和公孙瓒,一个黄巾统帅,一个北境骁将,足够帮助刘和镇住场面了。

  孙原笑了:“能来刺杀我,就一定可以刺杀奉孝。虽然以他的武学修为,我不认为鲜卑有人能够杀他。还是谨慎一些,先将目光从刘和身上引走为上策。”

  慕容风眉眼骤起,鲜卑人真的没想过,统帅北境军的竟然是本该把刘虞灵柩送还帝都的刘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