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心动上瘾[娱乐圈] > 第6章 第 6 章
 
“爸爸~”

安静的包厢里突然响起姜晚笙甜美的声音。

姜煜城的目光没往姜瑜的方向看,径直朝着姜晚笙的方向走过去。

“姜董来了,快坐快坐。”

姜煜城刚走过去,导演就开始热情地寒暄,谁让他是这部剧最大的金主爸爸呢?

“姜董来这边坐。”

制片人让出了自己的位置,把姜晚笙旁边的位置让给姜煜城。

姜煜城斯文有礼,微微颔首笑道:“不好意思各位,今天临时有个会来晚了,麻烦各位对小女的照顾了。”

制片人笑着道:“姜总说笑了,晚笙这么优秀,只要有晚笙参演的剧收视率都非常好,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被恭维姜煜城脸上笑意更甚,满脸慈爱地看了姜晚笙一眼:“这孩子从小就孝顺,唯一一次任性就是放着家里安排的工作不去,非要进娱乐圈演戏1

闻言,导演笑道:“晚笙可是圈里的劳模啊,那拼搏劲儿跟你年轻的时候有一拼,小小年纪就快到一线了,前途不可限量啊1

导演跟姜煜城年轻时就认识,虽然不怎么联系,但这会儿这么说明显就是为了拉进距离。

姜晚笙笑着抱着姜煜城的手臂:“爸爸我昨天刚买了你最爱喝的茶叶,准备明天回家送你呢1

姜煜城笑着点头,极力扮演着慈父的角色,继续享受桌上人的恭维。

对面欢声笑语,可看到一幕,姜瑜默默翻了个白眼,只觉得无比恶心。

姜瑜心中冷笑,扯了扯唇角,没什么心情去看他们表演父女情深,自然而然地把目光移开。

也是在这个时候,姜煜城才看见坐在对面导演旁边的姜瑜。

他皱着眉头,目光落在姜瑜身上看了几秒才移开。

包厢里依旧觥筹交错,姜瑜最终还是找借口离开包厢,走到洗手间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走出洗手间以后,姜瑜没立刻回包厢,而是径直走到走廊的窗边透气。

晚上八点,从十五楼的窗户看下去,下面是郦城最繁华的商业街。华灯初上,郦城夜景尽收眼底。

姜瑜眼底突然有些发酸,可能是灯光太刺眼了。

正当姜瑜整理好心情,准备回包厢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串脚步声。

姜瑜心头猛地一紧,她能猜得到是谁。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转过身看着姜煜城,轻扯了扯唇角:“这么巧,姜董也出来透气儿?”

姜煜城依旧是那副上位者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姿态,眼底的嫌恶甚是都懒得掩饰。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姜瑜冷笑:“怎么?我出现在这碍你眼了?”

姜煜城或许也没什么耐心,直接问她:“你是不是也想参演《烬仙》?”

《烬仙》就是林枝说的,盛华和星艺共同的那个影视项目。

没等姜瑜回答,下一句话仿佛一盆凉水兜头而下,从头凉道脚。

他说:“你死了这条心吧,我不可能让你跟笙儿一起演戏的,不管什么角色,都不会给你1

姜瑜怒极反问:“凭什么?”

她凭自己的本事争取角色,他凭什么定她的生死。

姜煜城冷笑:“就凭我是投资方,不妨告诉你,笙儿已经内定了女一号,就算你去试镜一百次也拿不到任何角色1

姜瑜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有些窒息,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般难受。

空气安静了许久以后,姜煜城才重新开口。

“角色的事你就别想了,我都说过了,笙儿她跟你不一样,她以后是要联姻嫁豪门的,不要以为你也进了娱乐圈就可以和你妹妹比1

“娱乐圈不适合你,我会给你找一门好亲事,我早就说过我身边的秘书就不错,研究生毕业,还是海归,你还有什么不满足?我是你父亲还能害你不成?”

“呵……”姜瑜抬眸看过去,冷笑着讽刺回去:“我是不是还得感恩戴德?”

“我的事不劳你费心,还有,你们姜家的施舍我也不稀罕。”

说完,姜瑜踩着高跟鞋转身离开。

她实在打不起精神回包厢里继续应酬,更不想看到姜煜城和姜晚笙的嘴脸。

出去以后,她给林枝发了一条微信,告诉林枝她不舒服,直接打车回了家。

-

回到香缇意墅以后,姜瑜输了密码开门进去。屋里漆黑一片,房间里一盏灯都没有,光线少得可怜。

她抬头往楼上看了看,楼上的等也是关着的,看样子祁舟应该还没回来。

刚关上门,小腹就突然传来一阵钝痛,疼得她直不起腰。

姜瑜吸了口气,捂住肚子,找了一个可以减轻疼痛的姿势,缓缓蹲下去。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日期,还真是祸不单行,居然这个时候来大姨妈。

或许是生活习惯的问题,姜瑜每次来大姨妈都会小死一回,痛得在床上打滚是常事。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受了刺激的缘故,姜瑜突然觉得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疼,疼得她忍不住掉眼泪。

漆黑的夜里,痛觉仿佛都被放大了好多倍。

不知道过了多久,姜瑜突然听见密码锁的声音,紧接着随着“滴”地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姜瑜蹲在原地没动,她实在没什么力气了。

祁舟知道今天晚上姜瑜要去应酬,所以剧组收工以后就没急着回来,直接开车回了工作室,忙起来忘了时间,才这个点回来。

屋里漆黑一片,但借着月光,祁舟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在地板上缩成一团的姜瑜。

祁舟眉心微皱,抬手把灯打开:“姜瑜?”

许是灯光刺眼,姜瑜又把头往手臂下面埋了埋。

“嗯……”因为刚哭过,姜瑜声音闷闷的。

祁舟先是一怔,眉心又眼见着皱了皱:“你怎么哭了?”

姜瑜没动,也没说话。

怎么被他听出来了,她现在开口肯定带哭腔,丢死人了。

见姜瑜没反应,祁舟屈膝蹲下去,声线都比平时温和了几分:“先起来,地上凉。”

不知道为什么,姜瑜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

她平静了几秒,把脸缓缓从胳膊上抬起来。她今天流了不少眼泪,再加上肚子疼脸色有些发白,眼角还潋滟着泪意,看上去有些狼狈。

祁舟眉心又皱了皱。

姜瑜把手搭在旁边的扶手上,试图接力站起来。她一动,小腹的钝痛再次传来,还没等她站稳,那人一手揽着她的肩膀,直接将她横抱起来。

猝不及防的眩晕感让姜瑜惊呼出声:“祁舟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祁舟没理她,大步走进卧室。

“等下,我……不方便,会弄脏床单。”

祁舟动作明显停滞了一瞬,低下头把目光落在姜瑜身上,紧接着他眉心跳了下,好像突然想到什么。

姜瑜还想阻止他,可下一秒,祁舟已经将她稳稳放在床。

猝不及防的善意让她鼻尖有些发酸。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明明她从前也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啊!

虽然生活拮据,但父母都对她很好,直到十五岁那年,一切都变了。

突然有一天放学回家,家里多了许多穿黑衣服的人,也是在那天,姜瑜被养父母告知说她不是他们亲生的,而这些穿黑衣服的人是来接她回家的。

当时的她懵懵懂懂就被养父母交给了接她的人,带回姜家。

而回到姜家才是才她噩梦的开始。

那年,姜晚笙生了一场大病,跟血液有关,当时全国的医院里都找不到与她匹配的骨髓配型。

然后,他们想到了多年前走失的大女儿,或许她的骨髓可以跟姜晚笙匹配。

抱着一试的态度,他们找回了她。也是巧了,全国都找遍了,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骨髓配型,可她的骨髓配型就偏偏跟姜晚笙的匹配。

他们告诉她,躺在病床上的是她的亲妹妹,只有她可以救她。

姜瑜答应了,姜家人也松了一口气。

自那天以后,姜瑜做了一场大手术,除了为姜晚笙捐献骨髓以外,整整三年都待在医院里,每次给姜晚笙输过血以后,姜煜城和周婕都会给她送来很多补品,会陪她聊天。

她以为他们也是像爱姜晚笙一样爱她的,但是她错了。

那天,是姜晚笙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

姜瑜记得特别清楚,她说:“你一定不知道吧,爸爸妈妈是因为我生病才把你找回来的。”

“你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来看你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吗,因为医生说我的病就快好了。”

当时的她只有十八岁,一张脸因为长年抽血,惨白得没有半分血色。

她不相信:“不会的,你胡说1

“怎么不会?你想想,是不是每次只有你给我输了血,爸爸妈妈才会来看你?”

姜晚笙的话让她一瞬间如坠冰窟,那时的她远远没有现在强大,眼泪也不争气地一串一串往下掉。

难道在他们眼里,她的存在就只是一个可以救姜晚笙的工具吗?

她用病号服的衣袖擦汗眼泪,逞强道:“我又不稀罕你们家,我可以回我原来的家。”

姜晚笙却笑了,恶毒地告诉她:“你别想了,爸爸妈妈给了你养父母很多钱,就算你找回去他们也不会要你了。”

从那天以后,姜瑜拒绝再给姜晚笙输血,也是在那天,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原本慈爱的父母像是变了个人,姜瑜有时候在想,要是他们没能找到她就好了,至少她还能在原来的家里幸福地生活,怎么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

……

拉回姜瑜思绪的,是小腹处突然传来的温热。

她回过神,低头对上祁舟近在咫尺的脸,脑中突然显现一道白光,耳垂开始发热,连呼吸都变得很轻。

男人屈膝蹲在地上,他掌心温热,隔着薄薄衣料传过去,像热源,安抚意味很浓,她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

姜瑜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祁舟居然会屈尊降贵帮她揉肚子?他们之间……好像还没有亲密到可以做这样的举动。

须臾,祁舟抬头看她。

不似她一般纠结,祁舟眼里全是坦荡,一副理当如此的模样,问她:“疼了很久吗?”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她刚刚整理好的思绪再次决堤,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啪嗒啪嗒落下来。

撒娇般呜咽:“是啊,真的好疼埃”

她原本不想哭的。

祁舟动作稍顿,盯了她片刻,随即起身凑过去轻轻抱住她。

他呼吸微沉,一边把她脸上的眼泪一点点擦干净,一边漫不经心地轻笑着:“老公抱抱,不疼了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