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神庭 > 第十四章 紫芝
 
太安城四春馆。

房玄策不知道身后有人尾随,也想不明白跟踪之人是如何进入馆内的,更想不到来人竟然是个女子。

看着走进房内的那袭头戴帷巾的紫衣女子,房玄策面露古怪之色,不过很快便释然,应该不是冲自己来的。

紫衣女子看向房玄策,神色如常地回道:“确实不关你事。”

房玄策闻言哑然失笑,不过养气功夫极好的他还是道歉说道:“不好意思,唐突了姑娘。”

紫衣女子摇摇头,“没关系。”

“认识?”看着始终老神在在的隋便,房玄策小声问道。

隋便闻言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去红袖招之前不就同你说过?”

自始至终隋便都没有对她说过半句客气话,甚至自从她进门后就没有正眼看过她。

心思敏捷如房玄策转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不确定地问道:“紫芝?”

隋便不着痕迹地点点头,他也没想到她会跟踪自己。

得到肯定的房玄策立马站起身来,对门口的那名紫衣女子作揖行礼道:“见过紫芝姑娘。”

隋便见此摸了摸鼻翼,心中腹诽道:“难道书生都是这副模样吗?”

被识破身份的紫芝微微侧身施了个万福金礼,嗓音清冷道:“是紫芝不请自来唐突了玄策公子。”

房玄策耳根微红,摆手说道:“不碍事不碍事,紫芝姑娘请进。”

然后她便摘下帷巾,极为从容地走进房中。

见到紫芝面容的房玄策耳根发红,不自觉地低下头去。

蛾眉皓齿国色天香。

这一幕落在某人眼中后里发出一阵啧啧感慨声。

若是寻常男子见到紫芝而且与她距离这般亲近早已经魂不守舍了,即便是房家这位雏凤当下也面露异色。

可隋便看着近在咫尺的紫芝,始终不动声色,甚至眼中还有几分不情愿。

“能坐?”紫芝主动开口问道。

隋便闻言反问道:“若是我说不能你会转身离开?”

紫芝收敛裙摆坐下身来,“当然不会。”

隋便这才毫不客气地打量了她一眼,点评说道:“不得不说紫芝姑娘能够登上胭脂榜说明定榜之人还是有几分水准的。”

不管自己如何不待见她,但在自己见过的女子中紫芝毫无疑问都能够跻身前三,而且她与那个绿脂性子相差极大。

一个艳媚如火,一个清冷如水。

紫芝嘴唇翕动,“就当公子这番话是夸我了。”

隋便不置可否,目光越过紫芝,看向房玄策,说道:“傻站在那干什么,过来坐啊。”

等到房玄策略显拘谨地入座后,隋便这才问道:“不知道紫芝姑娘来此有何贵干?”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更何况还是闻名太安城的紫芝,听说她初登胭脂榜时有人愿意花千枚永安钱只为与她一见,不料却被后者拒绝。

而眼下她不请自来若是说没有要事隋便可不信。

“只是想来看看隋公子是否安然无恙。”紫芝的买双美眸中神采流转如同绕巫山百里的盈盈秋水,说道。

“托紫芝姑娘的福,还活着。”隋便揉了揉心口处,说道:“既然看过了那我就不送了。”

送,自然指送客出门。

紫芝闻言毫不动怒,只是语气平静地问道:“不知道绿脂现在身在何处?”

一直在旁静听的房玄策瞪大了眼睛,难不成这家伙真与那个绿脂有关系?

先前在红袖招他只当隋便为了逞口舌之快,但紫芝姑娘这句话问出口似乎就证实了隋便的作为。

红袖招四个名动京城的花魁,现如今已经有两个与他牵扯上关系了。

一念至此房玄策神色玩味地看向某人,瞧着年纪也不大啊。

察觉到那道目光,隋便一眼瞪了回去,说道:“我警告你啊,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

随后他又看向静候答案的紫芝,说道:“不久前有一个名为吕雉的杀手到了天山城。”

听到这,紫芝回头看了房玄策一眼,美眸中带有几分询问的意思。

后者点头会意,打断道:“我先出去。”

没想到刚要起身的房玄策被隋便出声制止道:“坐下。”

然后隋便继续说道:“杀手杀手,可不是要杀人的,不巧的是她的目标就是我。”

看着对面默不作声的紫芝,隋便吐了口气,感慨道:“不过既然我如今还坐在这,那想来应该已经能够回答姑娘的问题了。”

紫芝与房玄策两人闻言皆是神色一怔。

房中三人都是聪明人。

既然目标还活着,那身为杀手的吕雉就死了。

“吕雉绿脂,可惜了两个好名字。”隋便略感惋惜地说道。

缓过神来的紫芝强压下内心的震惊,“难怪先前裴子添会当众对你痛下杀手。”

隋便闻言冷笑道:“也怪你们主子不厚道,竟然一直对裴子添隐瞒绿脂的死讯。”

直到现在,紫芝都难以接受绿脂身死的消息。

不过很快她就脸色一变,神色警戒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

他大可以随意编个理由搪塞自己或者直接告诉自己不知道,但现在他却如实相告,是不打算让自己走出这座四春馆?

隋便笑道:“不是你问我的?”

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听在耳中的房玄策十指交错,默不作声。

一时之间得到的消息太多,他要好好消化消化。

“你杀了绿脂,裴子添不会同你善罢甘休的。”紫芝冷不丁地说道。

“但我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隋便张开双臂毫无顾忌地向后躺去,哂笑道:“他裴子添总不能再将我鞭尸吧。”

“况且裴子添当众行凶杀人,不管事后借口如何,袭杀朝廷武官即便只是一位七品的云骑尉也足以让刑部出面。”房玄策睁开双眼,缓缓道。

“那又如何?”紫芝问道:“以裴家在京中的关系,想要在刑部大狱打捞出一个人简直是易如反掌。”

“没错,若是换做普通人确实易如反掌,但这次却是裴子添。”房玄策沉声提醒道:“紫芝姑娘身在红袖招,总不会不知道当今刑部尚书是谁吧。”

“当今刑部尚书严嘉祈...”紫芝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神色动容。

刑部尚书严嘉祈并非太子一派。

“看来紫芝姑娘也想到了。”房玄策笑吟吟地说道:“没错,这位尚书大人是二殿下的人。”

房玄策看向窗外,继续说道:“裴家虽然没有站队但他裴子添却做出了选择,那咱们的尚书大人就不会轻易放过这位太子心腹。”

终于到此时,紫芝才真正注意到这位落魄书生。

“你究竟是谁?”紫芝好奇问道。

房玄策对着转身的紫芝报以微笑,道:“我是玄策啊。”

一问无果后,素来性情冷漠的她也没有了继续追问下去的兴趣。

“但若是要定裴子添的罪,你以后就只能是个死人了。”紫芝紧盯着隋便,说道。

隋便又直起身来,“这不是还有玄策兄弟?”

房玄策闻言冷冷道:“干我屁...关我什么事。”

不等隋便开口,紫芝就已经说道:“玄策公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位能够起死回生的神医。”

瞬间明白隋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房玄策眉头微皱,“会不会有些荒唐?”

“荒唐归荒唐,但事实归事实,玄策你就是位妙手回春的神医。”隋便盖棺定论道。

他今日在红袖招死于裴子添之手不假,毕竟有那么多双眼睛看到了。

但他很快又会被一位名叫玄策的神医给医活过来,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谁会信?”房玄策笑道。

话音刚落,隋便的目光就落在了紫芝身上。

察觉到这份略带侵犯意味的目光后,紫芝眼神冰冷地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隋便嘴角微微上扬,摇头否认道:“我只是想跟紫芝姑娘你做个买卖。”

紫芝黛眉微蹙,眸底闪过一道精芒,狐疑一声,“哦?”

等到紫芝留下一句“我会考虑的”离开四春馆后,房间内又只剩了两人。

“靠谱吗?”房玄策满脸正色地问道。

隋便闻言白了他一眼,嘲讽道:“还知道问这个呢?我还以为刚才她走得时候把你魂儿也勾走了呢。”

紧接着房玄策就是一脚踹了过来。

“如今也只能如此了。”隋便挨了一脚后借势又往后倒去,双手枕着后脑勺,说道:“本来带你去红袖招就是要见一见她们,不过说实话我最想见的是那个红鱼,但没想到误打误撞却让紫芝跟了上来。”

房玄策毫不客气地揭穿道:“还不是兜里的钱不够。”

两袋子永安币就想要见红袖招的当红花魁,是不是太不把红袖招当红袖招了。

隋便闻言呵呵两声,某人身上只怕连一枚永安钱都没有。

“这个紫芝不简单。”房玄策讪讪一笑,岔开话由自顾自说道。

隋便躺在地上翘着二郎腿,轻声道:“能够在红袖招如鱼得水的女子,哪个是简单人物了。”

房玄策闻言点点头,站起身来说道:“乏了,我先回房。”

隋便轻嗯一声,“不送。”

大致已经清楚他性子的房玄策没有吭声,径直走了出去,然后替他轻轻带上房门。

某人如今不是不想送,而是不能送。

随后他低头看向袖口处一直被自己有意遮掩的殷红血迹,低声道:“你就好好养伤吧。”

等到四下终于无人了,不再有所顾忌的隋便猛然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苍白。

隋便怔怔看着房梁,杀意凛然地说道:“裴子添,你要是不死怎么对得起我吐的这几口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