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神庭 > 第三十九章 吕奉仙
 
被陶慈称呼为奉贤的木讷男子姓吕。

吕奉仙与蛮猛陶慈两人出身不同,后者是穷凶极恶的江湖草莽,而他则是正儿八经的军伍出身,身世一清二白。

可能很多人对于吕奉仙这个名字感到很陌生,但若是换做吕奉先那应该就会让人如雷贯耳了。

十二年前吕奉先与秦鸾两人因为战功显赫被并称为“大梁双壁”。

两人统军一正一奇,在大大小小的数十场攻城掠地中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只是后来天下初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两人不但是在军营中分道扬镳,后来更是在朝堂上形同陌路。

秦鸾飞入秦王府落在了那座梧桐苑中,而吕奉先则是在更名为吕奉仙后选择追随在太子李雍和身边。

至于两人为何从昔日的大梁双壁到最后的“反目成仇”,这已经成了一卷极少有人翻阅的老黄历。

听到陶慈出声求救,一直作壁上观的吕奉仙身形终于动了。

这一动原本让势在必得的隋便双眸微眯。

因为那截断刃就停在了陶慈的胸前半寸处,再也前进不得。

隋便看着将断刃截在双指间的吕奉仙,眸底有精芒一闪而过。

让他神色凝重的并非是对方截下自己的攻伐手段,而是自己终于在陶慈的口中得知了那人的名字。

自打他走出铺子见到拦住去路的三人后,他在意的并非同是武夫出身的蛮猛,也不是让他记挂十多年的陶慈,而是这个神情木讷的男子。

因为唯独他自己瞧不出跟脚深浅。

不过现在自己知道了。

原来是他。

隋便从杨老先生的口中听过这个与秦鸾齐名的吕奉先,而且至于最后两人为何分道扬镳自己也略知一二。

虽然他没有翻过那本老黄历,但杨太傅看过,并且还亲自落笔过。

而且自己也从他刚才的灵力波动中感受到了独属于山河境的灵力威压。

侥幸逃过一劫的陶慈低头看着自己被洞穿的掌心,脸色阴沉。

没成想自己打了一辈子雁临了却被只雏雁给啄瞎了眼。

“老夫谢过救命之恩。”陶慈又看了看胸前那截断刃,沉声说道。

若不是他及时出手,现在自己已经身首异处了。

吕奉仙不着痕迹地点点头,目光始终落在远处那道修长身影上。

“我是该称呼你为吕奉先还是吕奉仙呢?”隋便开口询问道。

其实在外人听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当初在杨老先生口中这两者相差甚大,一个是敢为天下先的先,一个是寻仙问道不理世俗的仙。

“原来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字。”吕奉仙自顾自说道。

“当然有,不过很快就没人再记得那个人中龙凤不外如是的吕奉先了。”隋便沉声说道。

隋便如今大概知道吕奉仙为何放弃煊赫军功继而改头换面追随在太子身边了。

因为李雍和得到了天霜山的扶持。

正因为如此吕奉仙才会毅然决然地站在太子这边。

但他所朝奉的并非是荣华富贵于一身的李雍和,而是站在其身后讳莫如深的天霜山,那座仙家宗门。

“已经无所谓了。”吕奉仙无动于衷道。

“当初是李雍和主动找上你的?”隋便好奇问道。

吕奉仙点点头,当然这位还不是太子殿下的大皇子找到自己,说可以为自己铺平一条访仙问道的道路,而自己只需要追随在他身边十年。

这十年的光景对于凡夫俗子来说确实太过于漫长,但对于志在山巅的自己来说只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所以他有所需而自己又有所求,两人便一拍即合。

自此大梁军队中少了一位战功煊赫的吕奉先,而李雍和身边多了一个沉默寡言神情木讷的吕奉仙。

“所以按照他的意思今日是要彻底地将我留在这?”隋便继续追问道。

“是这个意思。”吕奉仙点头应道:“而且担心我们三人留你不住,所以殿下已经差人回府调遣雍和卫了。”

说到这他微微顿了顿,说道:“所以你的时间并不多了,若是等到雍和卫赶来,你就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即便是如今的自己对上那群出手狠辣且不择手段的雍和卫也会极为头疼,若是换做隋便来,他并不觉得对方应付起来会比自己轻松。

隋便对于吕奉仙的坦诚相告很是诧异,自己只是询问了一句结果这位就直接将太子的打算和盘托出,像这样的好对手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对于吕奉仙泄露机密,一旁的陶慈脸色阴晴不定。

“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你死在这会很可惜。”吕奉仙摆手示意道。

可能是因为他修道问长生的缘故,所以他对于像隋便这种得天独厚的修道美玉极为青睐。

若不是两人互为敌手吕奉仙甚至有为他互道一程的打算。

“这样吧,你只要能够在我手上撑过二十息我就可以放你离开。”吕奉仙摊手说道。

“你敢!”正在一旁疗伤的陶慈听到这番话后怒容呵斥道:“吕奉仙,你胆敢违背太子殿下的旨意!”

吕奉仙闻言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别忘了你这条命还是我的,我可以给你就同样可以再收回来。”

陶慈瞬间就如同哑火的爆竹没了动静,但他心底里已经打定主意,他非要在太子面前参他一本不可。

“动手吧。”吕奉仙向前一步踏出,冷声道。

隋便看着周身灵力如大渎之水倾泻而出的吕奉仙,悄然间再度换上一口武夫真气。

不远处一家名为好运的酒楼中,因为之前那两场惊世骇俗的捉对厮杀这边已经挤满了围观的百姓。

因为平日里刑部与兵部联手捉拿以武犯禁的游侠,所以现在市井中连个打架斗殴的地痞无赖都瞧不见了,纷纷从良,他们可不想进去吃牢饭,

但今日竟然有人会不顾朝廷颁布的禁武令,而且双方出手皆是不留情面,俨然一副不死不休的局势,这就更加吸引了极多的看客。

只是俗话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之前隋便一脚将蛮猛踹飞后毁去了数栋楼舍,这其中也有在场之人的产业家宅。

有人想要报官及时制止,但却被更多的人拉住。

理由就是你不想看热闹我们还想看。

听着楼下的喧嚣争吵声,独自一人坐在楼上的李雍和嘴角噙起一抹讽笑。

他将面前那杯香醇佳酿一饮而尽,然后看向窗外对峙的那三人,笑吟吟地说道:“真是一群蠢货。”

秦王府。

“殿下,公主她偷偷出府去了,想来应该是追上隋便他们一行人了。”在一座装潢颇为雅致的凉亭内,一身黑衣的秦鸾同李济民回禀道。

“哎,那丫头...”李济民闻言摇摇头,言语中颇有无可奈何之意。

秦鸾见此淡淡一笑,可能整座大梁也只有这位太平公主能够让二殿下这般束手无策了。

他说道:“要不要末将把公主殿下带回来?”

“算了,由她去吧。”李济民摆手说道:“有隋便在那丫头翻不了天。”

再者他也有让房玄策同自己这个妹妹多多接触的心思,自己可是很看好这个妹夫。

秦鸾从李济民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后,沉声说道:“殿下好像很在意隋便。”

公主殿下是怎么个心性跟随在李济民身边已久的秦鸾岂会不知道,那位根本就是油盐不进的主,除了二殿下的话她听得进去即便是龙椅上那位的旨意她也敢违逆。

但如今自己竟然能够在二殿下的嘴中听到隋便竟然能够治得了这位无法无天的公主,着实让他感到诧异。

“难道秦大哥不看好隋便?”李济民闻声穆然转身,看向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他,笑问道。

听到这句秦大哥称呼,秦鸾露出极为憨厚的笑容,他挠挠头说道:“末将只是觉得隋小兄弟是个可造之材,而且他对我和天策卫有救命之恩。”

“这都小兄弟小兄弟的喊上了,看来秦大哥同他已经很是熟络了。”李济民故作醋意地揶揄道。

“殿下就不要在这打趣末将了。”秦鸾讪讪一笑,无奈道。

李济民刚要说什么,就看到一黑衣人自房顶急掠而来,最后单膝跪在凉亭外,语气万般恭敬地说道:“启禀殿下,太子那边有动静。”

“说!”

等到听完这名天策卫的回禀,李济民脸色阴沉如水,双拳紧攥。

自己那个大哥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隋便出手。

“我去。”听到隋便深陷困境,秦鸾双手抱拳杀意凛然地说道。

敢对隋便出手之人,万死难辞其咎。

“带上天策卫。”李济民点头吩咐道。

然后他看向凉亭外的那名黑衣人,说道:“你通知巡防营,兵部,刑部,让他们带人火速赶去葫芦口儿!”

“是!”

等到秦鸾与那名天策卫火速离开凉亭奔赴葫芦口儿后,李济民独自一人站在凉亭内,八面临风岿然不动。

“大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隋便吗?”李济民沉声说道:“看来你也认为他已经逐渐可以威胁到你的地位了。”

过了许久,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正色道:“太子殿下跟一个云骑尉大动干戈,这样不好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