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机智魔王生活 > 七
 
罗西和她的监护人去了后厨吵架,柯莱照旧工作,即使无心去听,偶尔一两句情绪激动的话语总会飘进她的耳朵。

“你居然在学校打架,还冒充我在退学信上签字!罗西·布莱特,我今天就要替你母亲好好教训你。”

“别提我母亲,你以为她说你是我姨妈我就真会信?我看你才是冒充的!”

“我冒充?我闲着没事干供你读书逼你上大学?!”

“哈,那正好,我懒得去读什么破大学,你也少管我。”

“我不管你你有钱读书?公立学校都去不了,还有住的地方怎么解决?你这毛都没长全的小鬼只会变成一个流浪汉。”

“这里二楼就有房间能住,没有你我也能活得下去!”

听到这里,柯莱眉毛一动,朝着不远处吵架的两人探了探脑袋:“二楼是我住的地方,只有我能住。”

她可是非常注重地盘划分和隐私,这是所有恶魔都有的领地意识。

然而那头像是根本没有在意她的话,争吵声依旧不断。

“我不管你这颗空脑袋瓜子在想什么,无论现在你有什么意见都得跟我回去乖乖上学,布莱特家族言出必行。”

“你早就抛弃我们了不是吗,连我妈妈的葬礼都没有出现,现在跟我说家族?要是还记着言出必行这个词,你就继续像以前那样把我们当作累赘一样不闻不问。”

……

即使柯莱没有留意去听她们在说什么,也差不多知道那个穿长裙的古怪女人名叫谭雅·布莱特,自称是罗西的姨妈,在罗西母亲去世后把她从纳特基接到奥格威生活,只是之后两人一直相处不和,到了现在罗西被学校开除矛盾彻底爆发。

两人吵到门店打烊还没个停歇,布朗先生已经把她们请到经理办公室,单独留出吵架的空间,并吩咐柯莱去给她们倒水。

柯莱端着两杯冰水分别放在两人面前,谭雅·布莱特看都没看她一眼,从她们双臂环胸的姿势来看,这两人还真有血缘联系。

“谢谢。”罗西矜持地对柯莱颔首,继而转头与谭雅继续对峙,“你再不离开,我就报警说你虐待。”

谭雅从鼻腔里发出轻蔑的嗤笑:“区区警察……”

“青少年儿童监护权益办公室会很乐意对你的监护权进行调查。准备好接受全方位的背调吧,谭雅·布莱特。”

“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谭雅的脸色沉下来,蜘蛛腿一样修长关节突出的手指从皮包里取出了一包烟和打火机。

罗西指敲了敲墙上贴着的禁烟标志:“喂。”

柯莱退出经理办公室,布朗还搓着手略显焦虑地问“怎么样了”,柯莱朝他摇摇头,表示一时半会儿吵架还解决不了。

不过她全然不关注她们会闹到什么地步,心里只想着赶紧下班回到自己的小窝捣鼓新买的手机。柯莱从清洁间拿出含酒精消毒剂和抹布,开始了每天下班前的例行打扫。

虽然门上已经挂上了标志着打烊的牌子,还没落锁的时候,有两个男人走了进来,衣着普通,却都戴着帽子和墨镜,脸被遮住了大半。

布朗迎上前去:“不好意思,本店已经打烊了。”

话音刚落,只听“噗”的一声,子弹已经射入他的身体,布朗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甩出去撞到了桌子,一阵稀里哗啦的嘈杂声中,皮克尖叫着满天花板乱飞:“坏人!有坏人!”

进来的两人的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人正举着枪,消|音|器口冒着烟。

男人视线牢牢固定在柯莱身上,伸手就要朝她抓来。

就在柯莱即将催动所剩无几的力量将他轰出店外——她已经做好了放弃目前附身躯体的准备,与此同时只听一句沙哑的【定身】从身后响起。

那并不是这个世界的语言,而是希罗语,气息集中在声带特殊位置,发音复杂却纯正。

那两个男人却如石化般固定住了,连眼球也动弹不了。

柯莱有些惊讶地看着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谭雅,刚才的希罗咒语就是从她口中发出的。

“布朗先生!”罗西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生死不明的布朗,惊呼一声连忙检查他的情况。

“他没死,只是休克了。”谭雅从皮包翻出一个拇指大的玻璃瓶,瓶里装满了绿色黏糊糊鼻涕般的液体。她把液体倒在布朗的伤口上,绿色黏状物瞬间凝固,将伤口封住,血液不再外涌。

皮克从店外查探回来,焦急地对柯莱喊:“外面还有坏人!”

谭雅显然也注意到了外头的动静,吩咐罗西道:“带上布朗。”

罗西将布朗打横抱了起来,柯莱跟着两人走出火爆老爹,只见街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厢车门已经是半开,几个男人正在下车,他们腰间都挂着枪套。

在那几个人回过神还未来及拔枪的时候,谭雅就已经朝他们扔去一只黄色的球。

球体在接触到车子的同时迅速膨胀,变成巨大的黄色胶质物,并把他们的大半身躯包裹其中,男人挣扎着却动弹不得,大喊着让谭雅放开他们。

谭雅点起烟深吸一口,朝他们吐出烟圈,那灰色的烟雾逐渐散开,拂过他们的面孔,他们的惊怒的表情顿时变成了茫然,满脸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

罗西见到那包烟有这样的效果,顿时脸色不好起来:“他们怎么了?”

“短期失忆。”

“你刚刚是不是想用这招对付我?!”

谭雅如同感受不到她的愤怒,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一个白色破旧小车旁,打开后座门,朝罗西招招手:“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要是再来些个人我可招架不住——把布朗放进去,小心点别把血弄到坐垫上。”

罗西可没顾忌着她的话,动作十分粗暴。

谭雅顿时抓狂起来:“你想让炸鸡店经理死得更快也别弄脏我的车!知道洗车有多麻烦吗!”

这次变成了谭雅单方面的暴怒,柯莱和昏迷不醒的布朗窝在后座,罗西安静地坐在副驾座上,而谭雅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开车,简直把普通公路开成了过山车。

等终于到了目的地,她一个急刹,柯莱脑袋都撞到了前座上,罗西下车直冲路边跑去,扶着树就开始呕吐。

“呕呕呕……”

谭雅站在车门旁嚷嚷:“快把这人从我的车上弄走!”

罗西把晚上吃的东西吐了干净,她面容煞白,直起身后抹了把嘴:“你就是个神经病!”

虽然她看上去一副气急攻心的样子,却还是将布朗从车里搬了出来。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家花店,店名就叫“布莱特花屋”,想必便是谭雅开的门店。

一进入店内,柯莱就闻到了丰沛的魔气,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店内布局,四面墙都是花架,中间摆放着堆满盆栽的矮桌和梯状木架,天花板悬着绿萝、常春藤和千叶兰。

看起来和其他普通花店没有区别,从装饰上处处透着股平庸的气息。

柯莱转了一圈,注意到收银台旁边的玻璃门,从这里能看到玻璃门通向后院,那里是温室。

谭雅打完电话,回头见屋内唯一的沙发被昏迷不醒的布朗占着,血迹蹭到了浅色亚麻沙发布上,鲜艳得刺眼。

她太阳穴一跳,在即将发火时发现了仿佛凝固雕塑般坐在椅子上的罗西。

“你——”

“——这样的情况发生了多少次?”罗西的声音带着止不住的颤音,“你消除过多少次我的记忆?”

谭雅表情显然是默认了消除记忆的事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

良久她才回答道:“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应该像个正常人一样上学工作。”

但是罗西却固执地认为谭雅的说辞只是借口,“你只是怕我会给你带来麻烦,难道不知道真相危险就不存在了吗?”

谭雅刚要反驳,却突然发现柯莱不知什么时候就没了声息。

她的存在感太低,悄悄消失许久都没被发现,谭雅盯着通往温室的玻璃门,上面被施过障眼咒,只要是关闭状态,没人会发现门的存在。

她推开门,进入温室,温室面积不大,一眼就能扫到全貌——并没有其他人存在的痕迹。但是当谭雅来到最里侧靠近墙角的地方,那里通往地下室的活板门被打开了。

谭雅紧紧捏着皮包,里面装着她所有最有效的武器,她踏上楼梯时几乎没发出任何声音。地下室里弥漫着植物气息,因为长期通风不畅而味道更浓郁,几乎能用熏人形容。

壁灯是亮着的,暖色调的光线中,柯莱瘦小的身影就站在地下室中央,她没有掩饰自己的痕迹,手中握着一节从案上摘下的藤蔓,原本暗绿色丰盈长势喜人的藤蔓已经完全枯萎。

柯莱在谭雅进入地下室的时候就抬起了脸,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对方,明明还是发育未完全的孩子的模样,她的面孔却莫名透出诡异又妖冶的气质。

“你是——你是什么东西?!”谭雅又惊又怒,当即就喊了出来。

下一刻电流忽然不稳,伴随着轻微的爆破声,灯光疯狂闪烁。明暗交错的空间里,谭雅攻击的咒语仿佛陷入无形,眼前的柯莱已经看不清身形,一团浓烈的黑色烟雾掩盖住了一切,并朝她飞速蔓延过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