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机智魔王生活 > 十五
 
兰德里克·钱宁住在柏里克区的一栋三层别墅里,此时屋内的灯都已熄灭,里面的人已经歇下了。柯莱循着魂丝的方向来到宅前,她没有急着直接去找兰德里克,而是走到车库紧闭的闸门前,将魂丝从兰德里克的车上召回。

魂丝是灵魂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分出去也会再生,就像身体微小的伤口会自我愈合。可在这个世界和没用的人类身体里,灵魂再生缓慢,消耗的魔气也多了不少,柯莱实在舍不得浪费,扣扣索索地利用完立马回收。

魂丝穿过闸门,像一片不起眼的飞絮,在月光下微微闪烁,飘到女孩肩头就消失不见了。

谭雅看不到魂丝,只是若有若无地感觉到有什么从眼前飘过,她茫然地伸手抓了一下,只是捞到了一把空气,“那是什么?”

“我的一点灵魂。”

“灵魂?是可以用禁术把灵魂分成几份让自己永生不死吗?我在笔记里看到过这个传说。”谭雅眼神一亮,对这个话题表现出莫大的兴趣。

“你没听过那个故事?从前有一个魔——巫师,他把灵魂分裂成七块妄想永生,他躲过了敌人和灾难,到寿命的极限时还非常年轻健康,巫师以为自己破解了永生的秘诀。但是最后一天,死亡还是找上了门,按照寿命的规则取走巫师的灵魂,并告诉他破碎的灵魂已经不可能拼合到一起,他永远不再会有转生的机会。”

柯莱语气平静地说完这个在魔域家喻户晓的寓言,虽然这就像一个普通的、在人类社会也能听到的故事,谭雅的胳膊还是本能起了一片鸡皮疙瘩,她在晚风中打了个颤。

“这个故事是在说明永生不存在?”谭雅笑了一声。

“算是吧,就是那种可以多方位解读‘给你个教训’的故事。”

“那对于死亡本身呢?永生存在吗,他们是制定规则的神?”

“谁知道呢。”柯莱耸耸肩,关于神的寓言即使在魔域也很常见,大多跟死亡和时间有关,和这个世界的至山教圣主一样虚无缥缈。

柯莱结束了关于寓言故事的对话,她说了一句“我先去找找兰德里克在哪”就隐去了身形。

她走到后院的门,那是个玻璃门通向宅子的会客厅,靠近门的位置放着狗窝,一只金毛正半个身体趴在狗窝外睡觉。

金毛似乎感应到了附近有人,警觉地睁开眼睛紧紧盯着大门,与门后的柯莱隔着玻璃对视。两秒过后,张大嘴对着柯莱发出两声警告的低吼,声音被寂静的夜晚衬托得极为清晰突兀。

柯莱略微低下头,食指放在嘴唇前,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嘘。”

金毛感应到了什么,前爪往前曲起,喉咙里发出了细小的呜咽,仿佛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得不敢发出太大声音。

没过一会儿,客厅的灯亮了起来,一个穿着睡袍的女人下了楼,正是兰德里克的妻子,她大概是被狗吠声吵醒,一边打着哈欠一边鼻音浓重地问:“小雪,你怎么了?”

女人看到瑟缩成一团的金毛,轻声笑了一下:“做噩梦了吗?”

她蹲下来摸了摸金毛的脑袋,金毛哆嗦着把整个身体都缩到她怀里,可眼睛却不住地瞟向室外。女人意识到了什么,正好屋外一阵大风将树吹得簌簌作响,晃动的阴影在路灯与月光的交映下延长变形,宛如一只只扭曲怪诞的触手,若有若无地触碰着惨白的墙壁。

“你还是像小时候那么胆小,”女人走到门前,打开门观察了一下屋外,她感觉到了一阵风贴着身体掠过,但也没细想,“那只是树的影子,小雪,外面什么都没有。”

金毛整个身体已经缩进了狗窝,不住地呜咽,似乎更加恐惧。

女人无奈关上门回去继续安慰,好在没安抚两下狗就安静了下来,她才得以回卧室继续睡觉。

此刻,柯莱就站在客厅里,她担心这只狗再做出什么不同寻常的举动,于是当钱宁夫人安抚它的时候施了个昏睡咒,效果还不错。

她转过身,看到谭雅正一只脚卡在窗沿上准备翻进来,动作滑稽且吃力,显得翻窗技巧很是不娴熟。

柯莱把后门打开,招呼谭雅进屋。

“回去你得……你得教我隐身术。”谭雅进门后第一件事就这气喘吁吁的一句。

“你需要学的可不止这一个。”

兰德里克的卧室很好找,他今晚喝了不少酒,鼾声震天响,他的妻子同他分房睡,这极大地方便了柯莱和谭雅行动。

她们进入兰德里克的卧室后,这个男人还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打鼾,估计地震来了都不能将他从深度睡眠里惊醒。

“你打算把他怎么样?”谭雅压低嗓门,却也是不太顾忌在有目标人物在的房间里交谈。

“问出中调局介入这件事的原因,兰德里克是连接勒伦斯高层和吉奥费切家族的关键,他应该知道很多。”柯莱站在床头,低头打量床上的兰德里克·钱宁。

这个相较于身处的职位还算年轻的男人脸上浮着两坨不明显的红晕,在睡梦中的嘴角向上弯起,此时还对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一无所知。

柯莱慢慢伸出手,放在兰德里克的脑门上,抬起头对着谭雅轻轻笑了一下:“看好了,幻术。”

【幻翳重重】

柯莱的喉咙里发出一串发音极为困难却短促的希罗语,室内突然之间暗了下来,不是关灯后的昏暗,而是如突然坠入浓墨后,除了眼前的这张床和房间里的三个生物,便没有任何实体能够反光。

突然咯吱咯吱的咀嚼声在床底响起,一只指甲长且尖的手指从床下伸出,缓缓按在床单上。

这诡异的场景让谭雅很难保持正常呼吸,她微微侧过脸,似乎不敢直视那即将露出真容的怪物。

柯莱平静地站在床边,不为所动,“别害怕,你可以对抗它,用意志力。”

“你吓唬兰德里克也不用连带着我一起。”谭雅嗓音都在颤抖,即使知道这个柯莱凭空造出的幻觉,可类似噩梦里的场景还是让她控制不住生理反应。

“身临其境有助于激发潜能,恶魔都崇尚于现场教学。”

“所以你要教我幻术?”

“现在的你还发挥不了咒语的力量,不过练习一下对抗幻术还是可以的。”柯莱轻描淡写道。

“……”

谭雅很想把自己多年的奥格威语脏话经验都发挥于此刻,但是转眼那怪物露出了脸,她立即惊呼一声:“翳魔!”

翳魔浑身皮肤是缝合起来的,它们的下肢比上肢长许多,直立起来高近三米,整张脸只有一张巨大的嘴和一百八十颗牙齿,没有眼睛、耳朵和鼻子。

这是笔记里的介绍,但一个看上去万分真实的翳魔比文字描述和模糊的影子可怕千百倍。

此时它已经慢慢爬到床边,朝着兰德里克躬着干瘪的身体,似乎在仔细打量他。那惨白骨瘦嶙峋的身体快折成了九十度,皮肤被突起的骨头撑成薄薄的一片,几乎能看到上面黑紫的血管。

兰德里克睁大了眼睛,急促呼吸着,他满脸是豆大的汗珠,因为恐惧瞳孔极度放大,离他不到十公分的距离,是那血红裂开的嘴和密密麻麻的牙齿。

咀嚼声和指甲刮挠床板的声音更大了,密密麻麻的带着回响,仿佛床下藏着一窝翳魔。另一只青白的手从继续从床板下浓厚稠密的黑暗中伸出,六根手指都是扭曲的形状,几乎碰到谭雅的鞋子,这距离让她足以看到手臂上黑色密集的缝合线。

谭雅想发出干呕,恶心和害怕已经无法让她做出其他反应。

“都是假的,谭雅。”

柯莱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那个声音冷静平常,似乎一下子便将她的神智拉回来些许。

谭雅莫名想起了一天前,她被恶魔的浓雾困住,以为自己要九死一生,未料到了现在这个恶魔的声音竟然让她产生了微妙的安全感。

她抬起头,努力将注意力从脚下的翳魔转移到其他的地方,眼睛用力盯着那浓重的黑暗,同时仔细聆听所有的声音,除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音以外的声响。

然后她果然听到了风声,开始时犹如遥远的幻觉,然而一旦注意,那声音就会越来越响,仿佛无形的幕布在飞速推进。她几乎能辨认出那是晚风撞击在窗户上发出的响动,伴随玻璃的震颤,而随着现实声音的入侵,黑暗也开始暧昧不清,模模糊糊变淡,乃至生出色彩。

她看到了暖茶色的壁纸,床头柜以及电子闹钟,乳白色的地毯……翳魔已经成功从视野里消失。

谭雅兴奋了起来,松懈的那刻黑暗又重新笼罩而来,翳魔依旧半探着身子在床下朝她狞笑。但是恐惧已经从她心中消失,只要集中精力,她就能看到现实的场景,而她的视野在两种画面的切换越来越自如,这也加重了传递给大脑的荒诞感。

“这也不算难。”谭雅得意地说。

“等我完全恢复,幻境中的生物就能碰到你,”柯莱说,“现在只是新手模式。”

谭雅十分不乐意被柯莱打压积极性,“好了,你看看兰德里克被吓成什么样了,他一副快猝死的样子。”

兰德里克的确看起来快到极限了,他大张着嘴,喉咙里发出濒死的喘息。

酒精加深了幻觉的效果,在他的意识里,他的身体已经半融化般黏在床上,身体和床单接触到部分传来难以忍受的灼痛感,惨白的怪物源源不断从床底涌出,爬向动弹不得的自己,时间被放慢了数十倍,每一秒恐惧都在成倍增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