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机智魔王生活 > 十七
 
这里与勒伦斯有几个小时时差,此时天色将暗,才是到黄昏的时候。木屋毗邻海峡,从西边的窗口望去,狂风卷着浪潮拍打岸边,视线范围内并没有渔船或人影,乌云厚重且低垂,艰难穿透云层的光线模糊了时间的界限。

这样一个惨淡的天气本该让所有人都面色晦暗,而在莱斯利·卢金的脸蛋上,他没被血迹污染的皮肤依然白皙无瑕。

柯莱从他身上感到了一丝违和。

他眼镜的一只镜片已经彻底碎裂,裂纹将他的左眼遮挡得完全看不清,柯莱伸出手,想摘下眼镜。

“不……”莱斯利握住了她的手腕,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他的手指冰冷,几乎和失去体温的柯莱一致,并且颤抖得厉害,挣扎的力量微不足道。

柯莱抽开了手,没有进一步动作,仿佛立即对他的本身失去了兴趣。她起身打开照明灯,在屋内踱步,莱斯利就安静地躺在地上,眼珠随着她的步伐转动。

当绕到第三圈的时候,柯莱停下了脚步,这一处地板的声音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更加低沉绵长,下面并不是实心的。

她蹲下身子,手指扣住地板边缘,试着往上一抬,果然木板松动了一下,被掀起来后露出了藏于其下的铁匣子。

柯莱打开了匣子,里面放着护照,id卡,地图和几卷纸币,护照的照片上是莱斯利·卢金,证件照比真人更加平平无奇,过目即忘,而下方的姓名却是另一个——米尔克·科罗温,乌赛思文共和国公民。从她对这个世界极为有限的认知里,还从未听说过这个国家。

在盒子最底部是几个罐头,罐头上的文字柯莱当然是完全不认识的,从贴纸图案看来,除了水果便是鱼,柯莱极为自然地打开了鱼罐头。

随着盖子被划出一道小口,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味道就从那万恶的破口中散出,仿佛存放许久完全腐烂的死物发出偏酸的腥臭味——连食腐的鸦属鸟类都无法忍受。

“呕……”柯莱没控制住发出一声干呕,连忙把罐头丢到一边。

恶臭非但没消散,还大有在这屋里聚集愈发浓郁的趋势,柯莱打开门,把罐头扔进屋后的垃圾桶里。她不仅将垃圾桶盖子盖得严严实实,还不再抠抠索索节省魔气,指挥着垃圾桶浮起,一并丢到三百米外的路边。

做完这一切她才小心翼翼吸了一口气,空气中的味道似乎没先前那么强烈,太阳已经完全沉了下去,木屋内倒是因为灯光而亮堂堂的。柯莱回到室内,一眼就瞧见莱斯利·卢金翘起的嘴角,他还没来得及收起笑容。

“你都快死了,还这么开心。”柯莱说。

木屋旁的的小路通往密林,这是四周都人迹罕至的地带,类似恐怖片里野营遇到鬼怪的场景,莱斯利·卢金受伤不轻,若是被一个人丢在这里,用不了几天就会因为饥饿和脱水死亡,

“鲱……鲱鱼罐头……”青年却忽然开口,声音出乎意料得悦耳,“……其实挺好吃的。”

柯莱意识到他说的是那个被扔掉的罐头,关于恶臭的嗅觉记忆复苏,她面部肌肉不由扭曲了一瞬:“那是最后一罐,你已经吃不到了。”

“真是太可惜了。”莱斯利喃喃道。

柯莱烧了点水,倒出一杯,待稍微冷却,放到他的脑袋旁边:“喝吧。”

青年没有动弹,“你不杀我?”

柯莱估算着时间,距离他们被转移到这个木屋已经过去了快一个小时,地毯上的接收阵没有任何波动,不是莱斯利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就是他在这个世界压根没有同伴。

她坐到室内唯一一把椅子上,慢悠悠道:“我在给你选择的时间,被我杀死做成容器,还是带我去你们的世界。”

“我死了,你也绝对去不了,那个世界,”莱斯利微微侧过头,他需要仰视才能看到她,表情不知是遗憾还是幸灾乐祸,“四个传送阵都不是传送点……”

“你最好想清楚了,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我,只要你听话,”柯莱说,“况且我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我可以和你做一个交换,用你的命和一个愿望来换取传送点位置,如何?”她直视着他,目光清澈,若是忽略那些可怕的伤口,所有第一次见到她人都会将她当作一个温良弱小的女孩。

莱斯利被镜片遮掩住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交换……是那种,恶魔的契约交易?”

柯莱召唤出《一学就会的恶魔应用指南》,翻到第四章《与其他种族签订契约——基础篇》,“可以签订强制性契约,保证一旦生效,绝对无反悔与欺骗。”

“我以为和恶魔签订契约,需要献祭灵魂。”莱斯利干巴巴地说。

“灵魂契约是最复杂的一种,能换取三个愿望,关于灵魂的后续处理解释权也并不完全取决于恶魔,你想试试吗?” 她面孔上挂着童叟无欺的笑容,却让他莫名觉得不妙。

“不必了。”

柯莱继续安利:“不妨考虑考虑,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呵。”莱斯利意味不明地发出一声气音,“我可以和你交易,带你去那个传送点……相应的,你得告诉我关于恶魔的事。”

“你对恶魔感兴趣?”

“没人不会好奇,毕竟第一次见到,神话记载的存在,从未有人亲眼见证过。”

“哦?”柯莱挑起了眉毛,“神话里是怎么说的?”

莱斯利吃力地喝了一口水,嘴角溢出了更多的血沫,他缓了一阵才继续道:“邪神派出使者恶魔,收割灵魂,肆意占用人类的躯体,引发诸神之战。最后光明之神打败邪神,把邪神和恶魔,封印在地狱,再也不祸乱人间。”

“巧了,我们那儿可不是这么个说法。”

莱斯利摊开手掌,表示洗耳恭听。

“人类作为恶魔的奴仆,弱小无能却贪得无厌,他们想盗取魔王的权杖,以获取无穷力量,行动当然失败了,偷盗者被处死,其他人类被驱逐出魔域,放逐到一个荒芜的世界自生自灭。”

“……”

柯莱总结道:“看来所有的传说都只保留了利于本族的内容。”

“神话是历史的隐喻,真相就藏在其中,我是无神论者,相信即使是恶魔,也是由自然衍生的种族,你还得告诉我,你们的繁衍、繁衍方式,社会结构……”

“那可得讲好一阵,恐怕说完你就先一步跟死亡见面了。”

莱斯利确实难以继续保持清醒与理智,他的精神已经强撑到了极限,于是在彻底昏过去前,他指出了那个前往勒伦斯安全屋的传送阵。

柯莱看着半死不活的莱斯利,叹了口气,一手抓着他的领口,提起他已然软绵绵的身体,一手摁住铭牌上的传送阵图案,往其中注入魔气。

阵法立即被激活,四下光线瞬间扭曲,视界内木屋场景随之变形,与之相同的还有他们本身,身体被剧烈挤压,眩晕和失重感充斥着她的大脑。

身体落到实处的过程并不轻松,更像是被一股不可抗力重重掼到了地上,短时间内第二次传送的不良反应比第一次强烈得多,柯莱耳鸣了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

莱斯利在勒伦斯的居所是一间柏里克区的地下室,墙壁斑驳,油漆脱落的墙体露出暗红色砖块,只有靠近天花板处才有两扇窄小的窗户,阳光很难透入,因此显得破旧压抑。不过至少家具齐全,房间里放置着弹簧床和桌椅冰箱,隔壁浴室水管还在淅淅沥沥漏水。

作为一个在异世界出差的机构职员,莱斯利拿到的出差预算和补贴实在是少得可怜,和布莱特家族那样的长久定居的巫师不一样,他更加边缘化,与这个世界始终保持着距离,因此也穷困潦倒。

莱斯利毫无知觉地躺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柯莱摸了摸他的脉搏,确定还在正常跳动,便把他丢在一边,转身拿起手机。地下室信号极差,网络信号只有小小的一格。

柯莱来到地下室外,这屋子门外就是一个小巷,旁边是烟草店和夜店,此刻勒伦斯时间为凌晨五点,黑暗褪去不久,喧闹一整晚的夜店刚刚偃旗息鼓,空气和墙壁上附着一层薄薄的雾气。

几个衣着暴露沾着酒气的年轻女子正站在巷子里抽烟,见到柯莱出来,都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到她身上,对着她脏兮兮带着血污的衣服和伤口狰狞的脸不断上下打量。

柯莱没有理会她们,拿起手机,拨打了罗西的电话。

虽然时间还早,那电话立即就被接通了。

“柯莱!你去哪了!我和谭雅给你打了快一千次电话!”罗西在那头发出几乎是咆哮般的声音。

柯莱捏着手机拿远了点,直到罗西的大嗓门停歇下来,才回答说:“出了点情况,现在我在柏里克区。”

罗西还想说什么,手机就被谭雅抢了过去,手机里传来乒叮乓当的杂响,间或罗西一两句抗议声,“你是被传送走了?之前那个是传送阵?”谭雅问道。

“我被转移到了乌赛思文共和国。”

“我马上过来——你别跟着我,回去睡觉,七点五十的校车别忘了,要是被我发现逃课我让你好看!说到哪了,柯莱,你现在位置是哪里?”

柯莱盯着墙上的门牌号报出所在地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