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陈松 > 第127章 新年
 
虽然开业的营业额超乎众人所想,但陈松还是给大家泼了冷水。

“好了,被太兴奋了,这只是第一天因为超市优惠才有这样的营业额。大家买的东西很多都不是快消品,没有那么容易再来回购的。”

陈松收好所有的毛票,将这些堆到保险柜里。

这个保险柜是托周谨言去省城带来的一个大型的保险柜,就放在只有他们四人才能进的这个办公室里,保险柜的大小足够装超市办公的所有文件合同,以及当日营业钱财等其他很多东西。

“也对。除了生鲜蔬菜瓜果外,其他都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的商品,这生意不可能一直都这么火爆。”

王瑶点点头,刚被那个数字弄的有些心潮澎湃,此刻的心情也慢慢恢复下来。

还好在白天超市生意如此火爆的时候,心里已经隐隐有数,不然这激动劲恐怕好几天都缓不过来。

“陈松,我就知道跟着你干准没错的!”大牛兴奋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顺着心夸陈松。

“看来这应该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一笔投资了!”

周谨言嘿嘿一笑,忍住激动的心。

哪怕是他,有着深厚这么大的背景,如果在不违反纪律的情况下,要在一天内赚到这么多钱,也不容易,这样的成绩,足以让他在家族里让人刮目相看。

说不定以后家家乐以后冲出本省,遍布全国,最后变成庞然大物,那么自己就能抗住来自家族的命令,包括像妹妹周婉言那样的联姻要求,自己就能有资本拒绝!

“好了,收拾一下,另外明天一定要让供货商提前把货物都送到。今天是第一次营业,货物来不及上架情有可原,明天之后可不能再有客人买不到东西的情况发生了,王瑶姐到时候麻烦你催一下。”

陈松叮嘱了几句,让大家明天继续奋战,随后大家就分开回去休息了。

次日的客流量虽然还是很多,但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疯狂了,有了昨日的经验,再加上仓库货源充足,这日的营业并没有出什么问题。

陈松预感今天的营业额肯定有了一定的下降,但是利润应该依旧很高,不会比昨天差太多。

……

家家乐超市的热购潮持续了两天,就是年三十了。

1983年马上就要过去,84年悄悄的闯了进来。

迅速又猝不及防!

有人做好了准备,在新政策下搞得风生水起,有人无动于衷,默默着眼于眼前的土地,毫无进展。

陈松几人合开的家家乐超市,无疑是搅动了整个县城的风云,让整个县都为此热闹起来,据说给陈松办证的领导们都笑呵呵,言说这就是本县春风政策的成果。

因为王瑶和大牛已经搬到了县城,所以过年这几天家家乐超市的工作就由他们俩个主持,周谨言则要回省城和家人们过年,据说他家老爷子也要来,而且要亲自出马劝说自家孙女周婉言去联姻,周婉言只好求助自家哥哥,没办法他只能回去。

陈松想到那个喜好美食,而且充满个性,爱助人为乐的姑娘,想到人家可能以后要去进行家族联姻,就觉得好可惜,只是那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他也没资格掺和。

在中午安排好了一切,陈松终于有时间回陈家坳,带着自家超市的年货,准备回家过年。

陈松回道陈家坳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他没有回自己新起的房子,而是去了老宅。

80年代的年味还很浓,特别是农村,过年的样子都有!

陈爱国一家人早早就忙活起来。

杀鸡杀鸭,还炖上了东坡肉。

今年的饭菜格外丰盛,不仅仅是陈松赚了不少钱,夏天的时候陈墨也赚了一些。两人都孝敬了两位老人不少,因此今年的年夜饭不同以往,鸡鸭鱼肉无不缺席。

逢年过节,村里人自发组成锣队,敲锣打鼓从村头到村尾,然后摆放龙灯入河。

敲锣打鼓称“年锣鼓”,蚕农在此日扫地称“扫蚕花”,见面互视“蚕花甘四分”,祈蚕茧丰收。村里的孩子们喜欢凑热闹,锣鼓队到哪就追到哪,一片欢声笑语。

陈家坳后山脚下有个菩萨庙,供奉的是观音法相,每逢年三十的除夕夜,就会有无数人在菩萨庙的广场外搞活动,图个热闹喜庆。

这时候村委的广场算是失宠了!

村里的孩子们正在疯狂的撒欢到处溜着,但家里要准备年夜饭的长辈们却已经快要累趴下了。就比如陈爱国和黄芩,今年家里的娃争气了,特别是陈松赚了不少,这顿年夜饭也就不像以前那样只有一点荤腥敷衍一下,所以忙的飞起。

“爸妈,大哥嫂子,我回来了。”陈松拎着大包小包,走进老宅院子,迎面而来的就是拿着龙灯瞎跑的四弟陈根,他一头撞到了陈松肚子上,直接摔了一跤。

“松娃子来了啊,快来帮忙!”

陈爱国一看到自己三儿子回家,顿时开心的不得了,也没去问他县里生意咋样,而是赶紧让陈松过来帮忙处理鸡鸭鱼肉,这些一部分是待会年夜饭吃的,一部分是准备祭祖的。

陈墨和大嫂两人正在里屋打扫卫生,过年大扫除,去除污垢,意寓着新年新气象。小侄子已经咿呀咿呀学说话了,他坐在青竹藤条做的儿童座椅上,双手挥舞着说这不知名的婴语,仿佛也在欢庆新年。

陈松拉起四弟陈根,给他捋了下衣服:“你都这么大了,咋还这么冒冒失失的。”

“三哥,新年快乐,嘿嘿!”

陈根傻乎乎的笑着,黝黑的脸上带着笑容。

“好了,你个皮猴子,哥带了春联回来,你待会去门框上贴一下,别贴歪了啊!”陈松从大包小包中找到那卷春联,递给陈根。

“放心吧哥!”

陈根抬头接过春联,飞快的跑进屋里,搬出一张凳子就去贴春联了。

陈松笑着走进了厨房,陈爱国一家望眼欲穿了!

把身上带着的糖环、苏圆、酥角、薄脆之类的零食放好,又拿出一些大红贴纸,陈松这才笑呵呵的走进厨房,陈爱国已经忙的手忙脚乱,对陈松望眼欲穿。

有了陈松的帮忙,陈爱国很快就准备好了祭品,准备去祭祖拜神。

陈爱国带着陈墨和陈松陈根到祠堂的时候,还不到下午四点,但祠堂里就开始挤满了人。

在这里,哪怕是陈爱国也是一个小辈,不敢大声说话,陈松兄弟三个只能见到一个就得称呼一个,叔,伯,爷,太爷,各个都是长辈。

陈家坳的先祖据说是三百多年前定居在这里的,但基本没有出过什么大人物,除了那个动荡年代的两个陈姓地主外,都是普通人,所以祠堂也就只有几个祖先牌位,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摆放。

祭祖要说的话可不少,大家都攒了一年的愿望,因此再木讷不会说话的乡下人这会儿嘴上抹油,给香案上的祖宗排位不断鞠躬,祈求先祖保佑家里人身体健康,夫妻事业顺利,孩子茁壮成长。

因为陈爱国一家来的比较晚,因此轮到他家的时候已经快要五点了。

但他家准备的是最多最充分的,一只四五斤重的肥鸡,一块大大的猪头,一条十斤多的大鱼,一亮相就引起了周围乡亲的惊呼。

大家都知道陈爱国家的陈松发了财,没想到祭祖这么舍得下血本,看来是真的风光了!

大部分村里人没那么多的弯弯绕绕,脸上惊讶的表情毫不掩饰,眼中全是对他们的羡慕。

不少人都过来跟陈爱国父子四人打招呼,尤其是陈松,众人都知道他带着大牛和王瑶做生意,都把人家带进了城,从此成了城里人,哪个不羡慕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