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楚律 > 第1章 实行仁政
 
  “他们为何追杀你?”

  “不知道。”熊侣一脸迷茫的摇摇头。

  “不知道?你若是被刚才的那个杀手砍死了,岂不成了一个糊涂鬼啦?”

  熊侣顿时笑了起来,唐休松了口气,这孩子没有吓傻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唐休看到杀手离的越来越远了。

  熊侣扭头看向追杀他的杀手,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缓缓说道:“他们都战死了。”

  唐休惊讶的看着熊侣,这么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居然有人为他赴死。

  士为知己而死,说起来容易,除了脑残,真正做得到的则是少之又少,唐休发觉,这个小男孩很不简单。

  “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我是大王派在随国的质子,二天前突然传来消息,郢都发生叛乱,大王被逼自戕,我立刻启程返回大楚,随国人并没有阻拦。”熊侣伸手指了一下北边,继续说道:“到了双河镇,就遇到杀手的追杀。”

  说到这里,熊侣神情凝重起来,握起小拳头挥了一下:“他们逼死大王,我要为大王报仇,杀死他们。”

  “杀死谁?”

  熊侣向南一指,说道:“他们,逼死大王的人都杀光。”

  “他们为何逼死大王?”

  熊侣想了一下,说道:“听说,大将军屈申征讨轸国战败,损兵一万二千余人,他并没有回来领罪,反而独自逃往随国,大王下令灭其三族,屈申不服,鼓动随国、庸国等五大诸侯讨伐大楚,大楚战败的消息一个个传来,王叔熊魁趁机逼宫,要求大王自戕,以谢国人。”

  “屈申战败逃命,是他羞于面见大王,更是羞愧于国人,况且,他并没有带兵投靠他国,为何要杀人家三族?”

  熊侣吃惊的看着唐休,想了想,说道:“根据我大楚的《相坐之法》,一个人犯下罪,妻子及子女、亲属都要承担相应罪责,有何不妥?”

  唐休连连摇头道:“不妥,太不妥了,这完全是酷政,若是换作我,也会造反的。”

  熊侣瞪大了眼睛瞅着唐休,欲言而止。

  “你没听明白?”唐休一边驾着马车,一边问道。

  “嗯。”熊侣连连点头。

  “打个比方吧,你偷了大王的珠宝……”

  熊侣立刻打断了唐休,气愤的说道:“我没偷过大王的珠宝,偷珠宝是大罪,要砍手的。”

  唐休感到头疼,这是一个死心眼的小孩子。

  “打个比方而已嘛,假如,你掐死大王心爱的小鸟……”

  “不”,熊侣再次打断了唐休,握起小拳头说道:“大王并不养鸟。”

  唐休更加头疼了,非常疼,这孩子怎么就一根筋呢?

  “你说说吧,你犯过什么错?”

  “真的要说吗?”熊侣犹豫着说道。

  “一定要说,要不然……”唐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杀手们只剩下一个个黑点子,说道:“要不然,我扒下你的裤子打屁股。”

  “好吧”,熊侣终于屈服了,叹了口气说道:“有一回,随国人敬献了一柄宝剑,说此剑锋利无比,比大楚的任何一支剑都锋利,我感到不服,趁大王外出巡查之时,溜进他的书房,拿起剑细瞧,发现此剑的剑锋非常薄,觉得随国人夸大其辞,故意贬低我大楚,便拿了另外一支剑与之对砍,结果,二支剑都砍出一个豁口,此事被大王知道了,罚我跪在宫门口二天二夜。”

  唐休想笑一下,以化解尴尬的气氛,可实在没什么值得可笑的,叹了口气说道:“如若换一种方式……”。

  “什么方式?”熊侣急切的问道。

  “派你去打造兵器的地方……”,唐休看着熊侣说道。

  “兵器署。”

  “对,兵器署,罚你去兵器署,跟工匠们一起打造一支更加锋利的长剑,岂不是更好啊?”

  熊侣瞪着一双大眼睛,犹豫着问道:“真的可以吗?”

  “若是换作我,就这么处罚你。”

  熊侣顿时高兴的站起身子,马车一晃,熊侣的身子往后一倒,唐休急忙一把拉住他。

  熊侣连忙坐下来,刚笑了一下,脸上立刻换出悲伤的表情,想了想,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大王不应该灭了大将军屈申的三族,而是特赦他,招他回国。”

  唐休拍了拍熊侣稚嫩的肩膀说道:“你很聪明,招屈申回国,不仅赦免他的战败之罪,还要重新重用他,毕竟,他是大将军,能当上大将军的人,一定立过不少战功,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珍惜,并要求他总结战败的得失,制定新的作战方案,一旦认可了新的作战方案,就叫他再次出征。况且,胜败乃兵家之常事,有一句话说,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就是,一个战神的出现,必定在长期血战中熬出来的,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珍而惜之。”

  熊侣瞪大了眼睛瞅着唐休,神情有些懵懂,说道:“真的可以招他回国吗?”

  唐休点头说道:“你想不想做大王?”

  熊侣的神情更加懵懂了,犹豫的说道:“真的可以吗?”

  “大王已经不在了,郢都必然混乱,你刚才说了,王叔熊魁带头逼宫,可见他的势力非常大,不过,熊魁的行为一定会招致众多人的反对,尤其是忠于大王的人,只要我们运作得当,你就可以当上大王,为逼宫而死的大王报仇。”

  “我要为大王报仇。”熊侣握起小拳头,坚毅的说道,“不过,怎么才能为大王报仇呢?”

  “首先,我们不能再走大王的老路子,要对法律重新修改,实行仁政,以收拾人心;其二,招大将军屈申回国……”

  “大将军会回国吗?”

  “他回不回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向他伸出橄榄枝。”

  “橄榄枝是什么?”

  “噢,就是为他平反,告诉他,大王做错了。”

  “这样做,会不会削弱大王的威信。”

  “勇于承认错误的大王才是真正的好大王,从善如流才是至高无上的境界。”

  “什么叫从善如流?”

  “能迅速而顺畅地接受别人的正确意见的行为,便是从善如流。”

  “好”,熊侣紧紧的握起小拳头,坚定的说道:“我要做一位从善如流的大王。”

  “希望你能说得到做得到。”说着话,唐休又扭头看一下,发现杀手们已经不见踪影了,驾着马车继续往前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