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楚律 > 第3章 以人为本
 
  “先生,觉得我大楚的法律应该如何修改?”

  唐休顿时来了精神,作为一位法律系的高材生,帮人打了上百场官司,在这个新世界里,对法律的理解,没有人比他更强了。

  “可是,我并不了解大楚的法律啊。”

  “我这有”,说着熊侣把手伸进怀里。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唐休有些紧张,若是熊侣拿出一册刻着虫形文字的竹简出来该如何对付,还拿鬼谷子说事吗?

  熊侣拿出一本书,书的封皮已经浸了不少汗水,双手捧着递到唐休跟前。唐休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拿起书瞅了一眼,发现书名叫《鸡次之典》,又翻了一页瞧了瞧,顿时松了口气,这些字都认识,只是,《鸡次之典》的“鸡次”是什么意思?

  唐休猜想,他能轻松的驾着马车,一剑捅死一个跟公牛一样的杀手,就说明,他的体内在一定程度上保存了前主人的意识,也就是说,他也能认得这个身体前主人通晓的语言和文字。

  根据研究发现,人体内的记忆并不完全存在人的大脑里,大多数存在于全身的神经系统里,而大脑更多的是一个信息处理中枢,一个人死了,保存在神经系统里的记忆并不会立刻消失,而是随着神经系统的破坏而逐渐消亡。

  唐休翻到《茅门之法》,发现里面的内容专门保护王者及王宫利益,比如,群臣大夫诸公子入朝,马蹄践雨者,廷理斩其辆,戮其御。

  就是说,无论是王室成员,还是朝中大臣进宫入朝,马蹄溅起的雨水溅到宫门,负责刑法的廷理有权拆掉马车,并杀掉驾御马车的车夫。

  《仆区之法》则记载着刑法的内容,比如,盗所隐器,与盗同罪,就是说,隐藏盗窃之物,与偷盗者同罪。

  还有熊侣说过的《相坐之法》,即一人得罪,刑及妻、子等亲属。

  《鸡次之典》中还记载了使用的刑法,有灭族、烹、车裂、斩、宫、用、墨、答、鞭、贯耳、梏、囚、放、没为官奴等诸多的酷刑。

  最让唐休感到不能理解的,一旦战败,无论职位有多高,无论立过多少战功,都必须自杀,他多少对历史了解一些,没有一个将军总打胜仗,大楚的法律如此做派,简直是屠戮良臣嘛。

  唐休不再翻看下去,一边驾着马车,一边思索着。

  “先生,你觉得《鸡次之典》有哪些需要修改的?”

  “首先,这部法典的内容并不完整,有很多方面十分缺失;其二,太过残酷,尤其是刑法上,烹,车裂,没有一点仁慈之心,虽然能恐吓他人,却会让更多的人因畏惧而逃往他国;其三,一旦蒙冤,无处伸屈。”

  “先生,你觉得该如何修改?”

  “法律制定,要以人为本,一部好的法典不仅能治国,更会吸引人才,提高效率,提高生产力。”

  “生产力,这是什么意思?”

  “创造新财富的能力。”

  “先生说的太好了,能不能说的更详细一些。”

  唐休心想,大楚的法律仍然处于萌芽阶段,一下子拿出一部完善的法典出来,必定会造成整个国家的混乱,适得其反,或许,可以借鉴唐朝的《唐律疏议》,根据大楚的实际情况,制定大楚的法典。

  嗯,就这么着。

  “首先,我们要弄明白楚律基本精神与立法意图、原则,这是楚律的总则,规定刑法、罪恶、自首等犯罪的处理原则以及法律用语的解释等。”

  “楚律,说的好,通俗易懂,容易记住,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仕绅百姓,一听就知道这部法典是我大楚的律法。”熊侣拍手称赞。

  “其二,有关保卫王宫及州府县镇戍的法律规定,王宫是国家的中枢神经,州府县镇戍是脉道,没有了王宫的绝对安全,州府县镇戍便失去依附,就会烂掉、坏掉,就会被其他诸侯侵吞掉,反过来说,州府县镇戍都烂掉了,王宫也就不存在了,或者被他国占领了,也就亡国了。”

  熊侣紧握拳头,大声说道:“无论是王宫,还是州府县镇戍,都不能烂掉,还要将随国、庸国等诸侯国的州府县镇戍占为己有。”

  “其三,关于官吏设置、失职、贪赃枉法、违犯礼制、毁损公物和交通驿传等方面的规定,如若大树比喻为大王,那么,官吏便是大树的枝叶,通过依附在大王这棵大树上的枝叶管理好王公贵胄和仕绅百姓,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就是这个道理。”

  “好”,熊侣继续叫好道,唐休感觉熊侣并没有听得懂,也难怪,叫一个十二岁的小孩一下子领悟这么多内容,实在太难为他,只能以后慢慢的教导给他了。

  “其四,有关户籍、赋税、田宅、婚姻家庭等方面的法律,一是为了便于人口管理,二是为了稽查税收情况,三是保护百姓的田产、住宅不受他人侵害,四是婚姻嫁娶……”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四周的旷野非常空旷,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唐休感觉有些饿了,更加感觉渴了,再看熊侣,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不像刚才那样有精气神了,也难怪,天气炎热,即使是临近傍晚,大风过后,尘土飞扬,又一直坐在马车上颠簸,除非铁打的,否则,任谁也受不了。

  前面有一片房舍和灯火,看上去像是一处镇子,熊侣伸手指着说道:“那是三岔镇,过了此镇便是轸国的地界了,今天晚上就在此镇落脚。”说着,在身上摸了摸,摸出一块玉石递给唐休,说道:“这是咱俩今晚的房钱和饭钱。”

  唐休默默的接过熊侣递给他的玉石,伸进怀里放下,摸了摸,摸出好几块金属块,看上去像是银子,似乎不纯,黑乎乎的,想来也是,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金银提纯的技术不可能好到哪里去,加上长时间暴露在空气里,发生氧化发应,导致银子发黑。

  “我再跟你讲讲诉讼,诉讼是人权的重要组成部分……”。

  熊侣打了个哈欠说道:“先生,我累了,能不能休息一会。”

  “不行”,唐休正色的说道,“你现在肩负着大楚的命运,怎么能想着休息呢?”

  唐休心想,小熊侣,赶马车有多无聊可知道,不找个人聊聊天,非困得睡过去,马车谁来赶啊,难不成,叫你小子赶马车?

  叫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赶马车,非得把马车赶到山沟里去。

  我消停不了,你也不得安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