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悲欢咒 > 傀儡娃娃
 
婉婉很乖巧的‘嗯’了一声,然后开始吃饭。郭万和看的很是羡慕,再过几年,每天应该也能这样看着宁宁吃饭吧。宁宁要是也这么漂亮就好了··说不定更加漂亮··

他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却没留意到在场其他人的表情都有些奇怪。

还是龙五首先打破尴尬的气氛,他只静静的说了句‘我吃饱了。’就起身准备回房休息。

芊芊也连忙站起来‘您稍等片刻,我去整理一下,您的房间已经一年没有人进去过了。’

龙五点了点头,芊芊补充道‘爹爹从来不许任何人住您那一间屋。’

龙五还是那种表情,好像这种待遇是理所当然的。芊芊也并没有让龙五等太久,她很快就收拾干净,换了新的被子,龙五就安安静静的走了进去。

郭万和看着这个帝王般高贵的年轻人,总感觉他看上去很简单,却又充满了谜团。而且一看见龙五,他心里居然感觉很踏实。就像是天下间任何人都不能再构成威胁,甚至日间见到的毒花毒蛇也变得不那么可怕。

奔波,甚至可以说是逃亡了三天之后,二人都有些疲惫,也都放下了警惕。

龙五就在最东首一间屋,而他们俩就紧挨着龙五,两个人睡的都很沉。

郭万和醒来的时候,已近黄昏。狄荣的房门已经打开,人却不在。

今天天气不错,晚霞映照了整个山谷。郭万和信步所致,到了一个小凉亭,亭上有几个石凳。

狄荣果然在这。

郭万和默默的走过去,狄荣知道是他,也并没有回头。

不过他却没想到郭万和问的第一句话却是‘芊芊,她,是何神医的女儿吗?’

狄荣虽然有些奇怪,却仍是没有回头,只‘嗯’了一声。

‘婉婉也是?’

听到这句话,狄荣脸色一变,隔了片刻才慢慢说道‘她也是。’

郭万和虽然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的事,但能清楚的感觉到,狄荣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而郭万和又一向是个很识趣的人,所以两个人就一起安静的坐着欣赏晚霞,连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一直到芊芊来叫他二人吃饭。

一看到芊芊的身影,他立刻有些紧张。他不敢目不转睛的看着,虽然他很想。芊芊好像也有些不好意思,她却是一直看着狄荣,脸上都是笑意,声音也很温柔‘狄哥,郭,郭老板,该吃饭了。’

狄荣应了一声,郭万和却是心中一凉。‘狄哥’这个称呼,一下子让他有些紧张。

这表明,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很亲近··这时郭万和才联想到,怪不得狄荣一来到这之后,特别是见了芊芊之后,他整个人都变得有些古怪,和自己刚认识他时完全不一样。

难道,他们两个人早已经互相爱慕?甚至,是情侣?

想到这个念头,郭万和心里一阵酸楚。中午的饭菜,好像也一下子尽皆化成苦水,全部涌了上来。

狄荣和芊芊见他突然间变得失魂落魄一般,二人都很奇怪。狄荣很快停了下来,而芊芊小声问道‘你怎么了,郭老板?’

郭万和不敢再看她,下意识的回答道‘没,没什么··’

龙五吃的还是不多,他很快就饱了;而何神医在最南面一间密闭的屋子里不知道在鼓捣着什么,并没有出来吃饭。

狄荣了解他的脾气,也不以为怪。

郭万和也并没有问,因为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他二人确实挺般配,狄荣可比我年轻,也比我英俊的多··’一时又搞不清自己为何会对一个刚认识才一天的姑娘产生了这样的感觉。他脑子里混乱之极,完全没有留意到狄荣和芊芊都在奇怪的看着他。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才发现,现在狄荣和芊芊面对面坐着,而他对面的却是婉婉。

郭万和心中叹了口气,脸上挤出一丝微笑,然后摸了摸婉婉的小脸。

不过她们三个人都是脸色一变。郭万和也觉得自己这个举动有些轻率,他有些不好意思,便低下头猛力吃饭。

而一直到吃完饭,四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很快婉婉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她平时负责做饭,而收拾碗筷之类的活计,却是芊芊来完成。

狄荣也一言不发的起身走了。

郭万和拖延了一会想和芊芊说几句话,却没有勇气开口。帮忙收拾了几下之后,也便回房睡觉。

只是却无论如何都睡不着。

今天一天的经历固然实在是太过离奇,让他有些不敢相信;但真正让他睡不着的,却是芊芊。

一躺上床,那种压抑就变得更加难以忍受。他干脆自己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一边胡思乱想。

直过了一个时辰,只听得外面房门响动,一个人开门走了出来。通过月光,郭万和看出正是芊芊的身影。他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这个时间芊芊还出去,不会是去和狄荣相会吧···

只是,芊芊路过狄荣的房间时却没有丝毫停歇,直接走了过去,而狄荣也并没有开门出去。郭万和这才想到,芊芊应该是去方便。

他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他甚至能清晰的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鼓足勇气之后,郭万和也装作出门方便,他走的很慢。

何神医有洁癖,他并没像普通人家一样将茅房盖在近处,而是离得很远。远到足够郭万和想出好几个和芊芊搭讪的方式。

虽然他走的很慢,但眼看着还是马上就要到了。那他势必要进入南边的男茅房,万一芊芊正好这个时候出来,那这好容易创造的一次见面机会,岂不是也要泡汤了···

而他的脸皮又没厚到让他好意思停下来等。

还有十几步,目的地就要到了··

正在他心急如焚时,芊芊却已经走了出来。看见郭万和,她好像也有些惊喜,不由自主的笑了一下。不过她很快低下头,继续往回走。

而郭万和绞尽脑汁想出的几句话却忘的干干净净,甚至连打个招呼都忘了。

抓紧时间解决完之后,郭万和快步跑了出去,想追上芊芊,好歹说几句话。不过芊芊却没走,或者说只是往前走了一点点,看样子像是在等他。

郭万和心里一阵狂跳。这一次他不再迟疑,快步追了过去,和她并肩而行。

芊芊还是走的很慢,趁着月光,郭万和又看到了她的一双手,他好想把它紧紧的握在手里。不过虽然他这个愿望很强烈,但你现在给他吃十个豹子胆,他也绝对不敢。

正在他看着芊芊的手出神时,芊芊笑着喊了他一句‘郭老板··’

郭万和急忙连连摆手道‘别,别这么叫,这只是狄荣与我耍笑时戏谑的称呼,千万别当真。’

他越是不好意思,芊芊就越是觉得好笑。她咬了下嘴唇,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困吗?’

如果这种时候还说自己困的男人,哪怕他连着打八辈子光棍都丝毫不值得同情。幸好郭万和这一次变得机灵了许多,他立刻回答道‘下午睡了足足两个时辰,现在一点困意都没有,咱们不如·不如··’

芊芊点了点头,二人慢慢散步到下午那个凉亭坐下。两个人互相偷着打量了几眼,却都没开口。郭万和太想知道芊芊的一切事,他想说的话也太多,却反而不知道该从哪说起。而芊芊也不好意思先开口。

终于郭万和鼓足勇气开始说话,不过第一句话就相当蠢‘那位神医是你父亲?’

芊芊抿着嘴笑着点了点头。

‘他好厉害!那么简单就挣了三千两银子,别人还掏的心甘情愿。’

‘也未必是心甘情愿,只是不得不给而已。爹爹是因为讨厌他才要这么多,如果换作是你,可能一文钱都不用!’

‘经常有人来找你父亲瞧病吗?’

‘不经常,这地方基本上没有人知道。爹爹性格孤僻,如果不是那种别人都治不了的,也不可能会找到这来。’

‘你从小就在这长大的吗?’

芊芊摇了摇头‘不是,我们是五年前才搬过来的,就是龙五公子给爹爹找到的这个地方。那时候婉婉···’

说到这,她突然住口,脸上也收起了笑容。

郭万和不知道她为何会突然如此,只得跟着说道‘婉婉真漂亮,长大之后说不定比你还漂亮。’说话时他一直在看着芊芊,不过芊芊的表情却一下变得极为复杂。郭万和有些紧张,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到底错在了哪,也不敢再开口。

提心吊胆的等了好一会,芊芊才低声道‘婉婉不会再长大了!’

郭万和心里一惊。

芊芊又问道‘你知道她今年多大了吗?’

郭万和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有八九岁吧。’

芊芊轻轻叹了口气道‘是啊,五六年前的时候,她确实是九岁。’

郭万和一时震惊,没有说话。

‘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只比我小两岁!’

郭万和瞪大了眼睛,震惊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原来这个这么漂亮的小女孩,居然是个··他不忍心用‘侏儒’这个词来称呼这个叫婉婉的可爱女孩。

这时他才突然明白晚饭时那一幕。不禁很是伤感‘有时候我觉得上天真是很残忍。像婉婉这么样一个既漂亮又懂事的女孩,又为何,为何会让她生成这样!’

芊芊的眼神中突然露出恐惧的表情,郭万和只得忐忑不安的看着她。终于,芊芊开口说道‘婉婉她并非是天生如此,而是,而是,有人给她吃了不让她长大的药,所以,她才永远都是九岁那年的模样··’

郭万和下意识的道‘有人给她吃了不能长大的药?谁会这么残忍?’

芊芊低下了头,眼睛也有些湿润‘是我爹爹。’

郭万和今天已经经历过太多出乎意料的事,不过这个事实还是让他又一次惊骇的无以复加。

芊芊眼中都是泪水,表情也有些恐惧,她下意识的抓住了郭万和的手。而郭万和完全没有了白天时那种心如鹿撞的感觉,他感到芊芊的手一直在发抖,所以他也用力握着芊芊的手,给她一些慰藉。

而芊芊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个动作,也没有把手抽回去,她好像一下想起了什么让她终生难忘的恐怖经历。

郭万和就坐在她身边默默的陪着。

如果换作是别的时刻,能这样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郭万和一定会心花怒放。但此刻他却没有甜蜜的感觉,他现在也感觉有些冷。

等芊芊情绪平复了些,才用有些颤抖的口气向他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神医,他一直醉心医术,虽然没什么名气,但知道他的人都认为他肯定是天下第一名医。而且他虽然行为孤僻,心地却是很善良。

他有一个美丽的妻子,和三个美丽的女儿,一家人生活的很幸福。

不过有一年,他救了一个不该救的人。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很英俊,也很会说话。当时中了很奇怪的毒,历尽周折才找到了他。他看年轻人可怜,身上中的毒也是非常奇特,便精心为他医治。

潜心钻研了十几天才研究出彻底解毒的方法,只是还没来得及应用,年轻人的仇家便找上门来。而年轻人毒质虽未完全去除,但已经能行动自如,他居然撇下救命恩人独自逃跑。

所以那一群凶神恶煞只能拿他夫妻俩问罪。神医这才想起他居然对这个年轻人一无所知,甚至连他姓甚名谁都没有问。

但你想别人又怎么肯相信他的话!天下又哪有人会费尽心力去帮助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呢?

先是好言诱骗了一会,神医却没有告诉他们年轻人的下落;但这些人根本不相信他和年轻人素不相识,见诱骗无效,便开始折磨他。

在他妻子和三个女儿面前折磨他。

谁知他虽然不会武功,却是天生的驴脾气,倔劲一上来,便嘴硬说自己知道,但不愿意告诉他们。

这些人见对他无法可施,便打起了他妻子和三个女儿的主意。就在他眼睁睁注视着时,那群人当着他和三个女儿的面,一件件脱去了他妻子的上衣,又一点点褪去了她的长裙。

他虽然咬牙切齿双目滴血的咒骂,却完全影响不了这一群贼人。其中一个贼眉鼠眼的下三滥居然把手伸进他妻子裙子里摸了一下,肆意淫笑。

妻子羞怒交加之下喷出一口鲜血,昏晕了过去。不过也多亏了这一口鲜血喷的满身都是,她也因此得保清白。

而贼人又将目光对准了他十五岁的大女儿。又是当着他的面,一件件脱去了她所有的衣服。

他虽然开始服软,开始求饶,恳求这些人放过他女儿,但却还是说不出那年轻人的下落。

贼人见他软硬不吃,便将他一丝不挂的女儿放在一张毯子上,然后十几个人要轮流享用,直到每个人都尽兴为止。

他双手都被绑住,只能不停的用头撞旁边的桌子,撕心裂肺的大叫,两个小一点的女儿更是已经吓的嚎啕大哭。眼看着为首的一个人已经要骑上他女儿的身子,他十几年前救过的一个病人及时赶到,只用了他眨一下眼的工夫就送这十几个人全部下了地狱。

虽然他并没有受多大的伤,妻子和女儿也得保清白,但这件事却让他倍受打击。而且妻子因为昏晕的时间过长,没有及时的救治,竟然未能再醒过来。

纵然以他天下第一神医的手段,也只是保住了妻子的一口气血,却始终无法醒转。他一连十几天不分昼夜的苦心钻研,穷竭所有的心血终于配得一剂药方。只是万万没想到,等第二天他想给妻子熬制时,却发现药方中金冠蓝花蛇胆,碎尸花的叶子,还有天山血蛭这至关重要的三味药却不见了!

他想了好一会才想起那个年轻人解毒也需要这三味药物。而除了他本人之外,就只有自幼跟他学习医理的女儿知道他准备以此法为那年轻人解毒···

情急之下,他立刻去找大女儿。

只是,大女儿也不见了!

肯定是那个年轻人又偷偷的回来,不知道用了什么甜言蜜语哄骗的大女儿将这些偷偷的拿去给了他··他急怒攻心之下,也是一口鲜血喷出,昏晕在地。

这时芊芊停了下来,问郭万和‘你能体会他当时的心情吗?’

郭万和长长的叹了口气。

芊芊接着说道‘除了妻子之外,他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大女儿。这是他生活中全部的希望和寄托,却想不到她为了一个外人···’

郭万和将她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芊芊好像有点冷,将身子往他这边又靠近了一点。

郭万和柔声问道‘那后来呢?’

‘这三种毒物极为难得,重新培养至少要三四个月的时间。他一边尽力维系妻子的生命,一边找地方努力培养这些毒物。后来他那位病人便带他来到了这个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山谷,他开始苦心研究药物,但却是极不顺利,最爱的妻子也一直都没醒过来,再加上大女儿的事更是让他伤心欲绝,渐渐的他的脾气也变得越来越古怪。直到有一天,他,他做出了一件可怕的事··’

说到这,芊芊好像又一次想起了那些场景,眼神中尽是恐惧。

郭万和已经隐约猜到,他没出声,任由芊芊将他的手越抓越紧。

终于,芊芊接着说道‘当时也可能是接触毒物太多的关系,他那时已经有些癫狂。大女儿走了之后,他就把全部的爱意放在了小女儿身上。这两个女儿长的几乎一模一样,很像他的妻子。所以他生怕小女儿长大之后也会被别的男人哄骗,也会因为别的男人离开他,于是··于是··于是···’

芊芊‘于是’了好几次,才咬着嘴唇说道‘终于,他制出一种药物给小女儿服下,让她的身形容貌永远停留在九岁的时候,那这样她就会一辈子都陪在他身边,就不会离他而去,也更不会再因为别的男人背叛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