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悲欢咒 > 花柳彪
 
中年人和狗子四目相对,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两个老板也已经感觉到有些异常,一人上前赔笑道‘这位大人,可没有吓着令千金吧?’

中年人仍是有些惊讶,只说了句‘不碍事。’然后转过脸对那小女孩道‘回家吧。童童。’他叫‘童童’的乳名时刻意提高了一些声音,同时用余光瞥了一眼狗子。

奇怪的是,狗子听到‘童童’这个名字时,居然又将头转向他,同时摇了摇尾巴。中年人又是十分震惊。

另一个人立刻上前厉声呵斥狗子,狗子十分害怕,立刻缩了回去蜷缩在笼子一角,也不敢再看那中年人,还不时拿眼睛偷瞄两人一眼。眼神里尽是哀求与恐惧,好像有什么事让它非常害怕。这活脱脱就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倒霉孩子在等待家长严厉教训时的那种表情。

别说是它,就是郭万和看到那老板眼神时都感觉到一股凉意。

那种恶毒的眼神!

虽然那眼神在面对那达官贵人时又立刻变得满是笑意,变得比翻书还快,郭万和却还是替狗子捏了一把汗!

恐怕今天狗子没有肉吃了。

也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狗子应该是比郭万和更加明白这一点,它今天的状态远不如昨天,小曲唱的绵软无力,而且总是时不时偷看两个老板一眼。

两个人耐着性子不断安慰,又扔进去一块肉,但两个人的眼神中却满是怒意,脸上的笑容也是硬挤了出来。狗子也感觉到了这一点,就连肉都没有马上吃,而是叼在嘴里,一边退一边用害怕的眼神看着二人。

一人温言道‘乖,吃吧,吃饱了接着唱。’

不过狗子确实是不在状态。它不在状态,表现的不好,看客们的赏钱自然也就出的不那么痛快,两个老板的脸色自然也愈发的不好看。所以狗子就更加害怕,更加不在状态。

不知道是因为今天表演的不好,还是这个人口并不多的小城已经不再觉得新奇,今天虽然还是人头攒动,但比起昨天已经颇有些不如。

两个老板的钱袋也没有昨天那么鼓。

仍是快天黑时他们才开始劝说观众离开,收拾东西时也很匆忙。

郭万和狄荣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今天他们走的还是那条路,狄荣仍是没想出办法过那条小桥。而拖后的那个人仍是如昨天一般回了客栈。

郭万和道‘这个人又回了城里,看样子明天还会再回来。’

狄荣却有些担忧‘不一定,我有种直觉,这些人明天不会再来了!’

‘这个人不是回来了吗?’

‘他回来可能只是掩人耳目,也或许是他知道明天要去哪,甚至是这个人也只是临时雇佣来的,并不和他们在一起,也并不知道任何事。总之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咱们不能冒险。’

郭万和此时也觉得这件事愈发神秘,他见拖后那人已经离开,便直接走过去蹲在地上仔细的查看,好像在找什么东西。狄荣也跟过去,他不知道郭万和在看什么,却也没有开口询问。

看了一会郭万和直接走过桥去,狄荣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没有打扰他,而是在后面默默的跟着。走了很长一段路,转过两个弯,却到了一个岔路口,郭万和又是停下蹲在地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接着伸手一指‘这边。’说着走上了左拐的方向。

狄荣将信将疑,郭万和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又走了一里地,这条路分开两个方向。这次郭万和只看了一眼就很肯定的说‘右边!’

眼看着这条小路已经十分偏僻,也完全不像是有人烟的地方,狄荣实在忍耐不住便问道‘大哥,你怎么会知道?’

‘路上有马车的痕迹啊,他们这种车是特制的,两个轮子之间的距离比普通的马车要大上一尺,车轮也比正常的要厚半寸。’

狄荣这才恍然大悟,他也蹲下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才站起来摇摇头道‘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因为你没有赶过十五年的马车!’

狄荣鼓掌大笑道‘不错,这方面大哥你是行家。’

郭万和却没有多少骄傲的意思,他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在这么个很平凡的小手艺上下了这么大功夫,完全不值一提的小手艺。

一路上越来越偏僻,又转了几次弯才来到一个地方,周围有些野生的树木,中间有一片旷地,借着月光隐约能看出像是一个废弃的砖窑。中间有一个大窑洞,隐约有火光透出。

那辆大马车就停在外面,狗笼子也还在车上,不过狗子却不在。窑洞两头都有一个人在把守。

二人正在看时,窑洞里突然‘嗷呜’一声传来狗子的惨叫,接着是鞭打和咒骂的声音。

狄荣立刻道‘大哥,你在这等着我,我去看看。’

郭万和握了握他的手‘小心些。’

狄荣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潜到窑洞后面一株大树上,接着看准时机悄无声息的纵上了窑洞。他这几下动作轻快敏捷,看守的两个人都是浑然不觉。

狄荣沿着一个小通风口小心看了进去,一看之下,立刻心里一紧。

那狗子被用一根细铁链拴住,两个大汉正在虐待它。但像是生怕打伤打残了它断了财路,两人只是用些不会让它受伤的手段惩罚。

两个老板正在一旁清点今天的收获。

今天清点的用时比昨天要少了许多,所以两个老板的脸色比昨天难看的多。昨天斯斯文文和狄荣说话的那人一咬牙怒道‘你个狗日的比昨天少赚了整整十五两银子!’说着顺手操起一根小细棍迎头扫了过去。

狗子下意识的想跳开躲避,却被铁链缚住未能躲开,一棍正打在头顶,登时有鲜血流出。

狗子又是‘嗷呜’一声,显得极为痛苦,却又不敢反抗。

那人正待再打,旁边一人却拦住了他‘你疯啦?打死了它怎么办?’

先前那人放下棍子,却还是不解气,狠狠的‘唾’了一声,然后上前一脚踹在狗肚子上。狗子被踹倒在地,那人一脚踩住它,接着戴上一双手套,左右开弓在它脸上打了二十几个耳光,打的狗子脸上都是鲜血。

等他打累下来,另一人一示意,旁边一个大汉拿着一个装着粪便的大桶,硬将些污秽之物塞进了狗子嘴里。

那人嫌臭,站在几步之外训话‘你个狗日的,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和别人乱说话!就是他妈的记不住,欠揍的货,记住,你他妈是条狗!’

狗子就蜷缩在角落里,口吐白沫。

两个老板也不敢当真的打死它,主要是以训斥为主。训了好一会,才让大汉将它嘴里清理干净,又给它拿了一块肉,摸了摸它的头。

狗子毕竟是狗子,完全不懂得记仇,它忘了刚才这些人还在又打又骂的虐待了它半天,现在见主人安慰,又高高兴兴的把肉吃了下去。

接着二人走到墙角,狄荣侧了侧身子,这才看见墙角有七八个大布袋。一人拆开了一个,狄荣赫然发现,里面居然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

但两个人都摇了摇头,看来不太满意。等八个袋子全部拆完,二人对视一眼,一人道‘这一次够呛,恐怕交不了货,哎,看样子只能下料子了···’

见狄荣回来,郭万和立刻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大哥,你现在立刻回客栈,他们晚上有可能会去交什么货,我去跟踪他们。’

郭万和问道‘什么货?’

‘不知道,可能就是那些女孩。’

‘女孩?’

狄荣简要的将刚才所看到的一幕说了出来,郭万和十分震惊,原本只是因为觉得狗子之事有些蹊跷来一探究竟,却想不到这些人居然还做着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

狄荣又说了一遍‘你回去等我,大哥,我去跟踪他们,肯定能找到他们的老窝。’

郭万和却有些不解‘为什么去跟踪他们?’

狄荣随即一呆。

郭万和又问道‘你打不过他们吗?’

狄荣笑了笑道‘大哥,这样的角色,哪怕再来那么三五十个,我也不用多费什么力气。’

郭万和变得有些严肃‘那你为什么不先救下她们,再将这几个人送进大牢?’

狄荣默然道‘我想救更多的人。’他看着郭万和的目光,好像有些心虚,不过仍是解释道‘我在找一个人。’

‘什么人?’

‘花柳彪。’

‘花柳彪?’

狄荣点了点头。

郭万和追问道‘他是什么人?’

‘你有没有听过‘长乐帮’这个名字?’

郭万和摇了摇头。

‘江湖中一直有一个最为人不耻的下三滥帮派,专门做那种偷鸡摸狗拐卖妇女儿童的缺德事!他们的帮主,就是花柳彪。这人虽然武功平平,却极擅伪装之术,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而且为人又是小心谨慎,所以他为祸世间这么多年却一直都没有伏法。’

郭万和有些气愤‘那就没有人管他们吗?’

‘何止是没人管!据说有一次他失手为人所擒,但不止是没有伏法,反而被江湖中几个大人物保住,给他找了一个替死鬼脱身。从那之后他作恶时更加谨慎,而江湖中人也以为他已经死了。但我知道,他仍在人间逍遥法外!’

‘那些大人物难道就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吗?’

狄荣冷笑道‘他们当然知道!不然为什么要救他!’

郭万和十分不解‘他们为什么要救他?’

狄荣也变得有些愤怒‘对贫苦的老百姓来说,花柳彪是一个恶魔,是个千刀万剐都不解恨的王八蛋;但对那些高高在上的人而言,他却很有用,可以为他们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至于老百姓的苦难,他们根本看不见,也根本不想管!’

郭万和喃喃道‘怎么会这样··难道世上就没有正义和公理了吗?’

狄荣咬了咬牙道‘我一定会让花柳彪伏法!这也是我这次入江湖的一大目标!’顿了一顿他接着道‘我看这些人应该是替花柳彪找的那些孩子,但他们好像并不是花柳彪的手下,甚至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上家是谁,如果现在抓住他们,就会打草惊蛇,失去这个好不容易发现的重要线索。’

‘你想跟踪那这些人找到花柳彪?’

狄荣点了点头‘我一定要杀了他!这一次我可以免费!’

‘你确定是他们是替花柳彪劫持的这些女孩?’

狄荣犹豫了一下道‘应该是。’

‘但万一他们不回去,甚至连他们也不知道花柳彪在哪呢?’

狄荣一呆,并没有回答。

‘若是追不到花柳彪,甚至不小心把这两个人也跟丢了呢?那些女孩,还有‘它’岂不是··’郭万和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狄荣叹了口气道‘有时候,必要的时候,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难免要有少部分人牺牲··’他这话说的很有道理,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说的很心虚,就像是他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郭万和也叹了口气‘可惜,付出代价的,永远都是‘普通人’!没有人会为他们伸张正义,甚至根本没有人会关心他们,不是吗?’

狄荣道‘只要找到花柳彪,我会立刻救出她们。’

话虽如此,狄荣自己也在扪心自问,真的有把握能确保救出她们吗?如果她们已经被卖到别处,甚至已经··那又怎么办?

郭万和只默默的点了点头。

狄荣却没有走,他看了看郭万和,很认真的问道‘大哥,你希望我现在就救出她们,然后将这些人送进大牢?’

郭万和‘嗯’了一声。

‘可是这样一来,我就无法再追踪到花柳彪的下落。我们救下了这几个女孩,但可能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还会有成百上千别的女孩被拐骗,还会有会说话的狗子··’

郭万和一时语塞,过了一会他才黯然说道‘也许你是对的,我只是,我只是可怜那几个女孩··’

这是大多数底层老百姓的境遇,也是郭万和的悲哀。

‘你去吧,我不回去,我在这等你。’

狄荣却没有再去追那两个人,而是向回城的方向走去。

郭万和有些奇怪‘你不是准备追踪那两个人吗?’

‘不去了,我先送你回去,然后去报官。’

郭万和知道狄荣是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他欣喜的同时,也为自己感到悲哀。他站起身道‘先救她们?’

‘嗯,我听你的。咱们先救下这些女孩,不过我还是尽量不露面。’接着出了会神,慢慢的说道‘‘他’应该还在找我,现在不能让别人发现我的行踪。’

二人刚到城里立即分道扬镳,郭万和回客栈,狄荣直接去报官。

只过了小半个时辰狄荣便即回来。见了他的表情,郭万和立即明白了七分,不过仍是问道‘县太爷怎么说?’

‘县太爷不愿意相信我的话。’

‘你怎么说的?’

‘我直接去他府中找他,告诉他这些人可能是一群贩卖人口的贼人,可是他不只是不信,反而对我有所怀疑。’

‘你没让衙役先通报?’

‘衙役不愿,我只能自己进去。’

‘也难怪,他将你赶了出来?’

‘那倒没有,他话说的很客气,但看样子并不相信这件事,只推脱说捕快们查案未归,待他们回来再去一探究竟。’

‘这只是客套话而已,他根本并未当真’。郭万和十分担心‘我看那些人明天一定不会再来了,不然··’

他的意思是让狄荣主动说出直接出手将那些人抓到大牢,不过狄荣却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哥,你今天有没有注意到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