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悲欢咒 > 采生折割
 
郭万和也想了起来‘你说的是不是今天带着个女孩看狗子的那个人?’

‘就是他,大哥,那个中年人走的时候好像,好像,我说不上来,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他好像,’说着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现在去找他。’

‘你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但他今天是步行而来,肯定是住在城里。而且应该是个大人物,整个城里也就是那么几家,绝不会太难找。’

不过话虽如此,现在已经是酉时,一个时辰之内,大部分的人就会睡了。这个看似简单的任务,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话说中年人下午带着女儿回到家之后,就一直坐在书房里。直到管家来叫他吃晚饭时,他也只是摆了摆手让他们先自行开饭。

他没有食欲,他在想那条奇怪的狗,他现在很后悔。

因为当时他很想将那条狗买下来,却有些犹豫,并没有说出口。

本来以为回家之后很快就能忘了,却想不到自己越来越后悔。而现在也已经来不及再回去找那两个老板,更要命的是,那两个老板明天说不定不会再来了。

他的思绪全部纠结在那条狗上,以至于书房中多了一个人他都浑然不觉。

直到这个人先开口问他‘你在想什么?’

中年人吃了一惊,他立刻警惕的问道‘你是什么人?’

狄荣并没有回答,而是找了张椅子坐下才说道‘这个不重要,你在想什么?’

中年人仍是十分警惕‘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

狄荣笑了笑道‘我今日看到你对那狗子好像很感兴趣,所以来看看你。’

‘看我什么?’

‘看你能否帮上我的忙。’

‘帮你的忙?什么意思?’

狄荣正色道‘这是一伙专门拐骗妇女儿童的贼人,我正在跟踪他们,却不便露面。所以,我想看看··我看你今天的表现大非寻常,所以才来找你。’

中年人仍未从那种震惊中恢复过来,他的声音仍是十分低沉‘今天,我叫女儿的名字时却无意中发现,那狗子只要一听到‘童童’这个名字,总是会转头看着我,而且,那个眼神··那个眼神··’

狄荣问道‘童童这个名字,又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中年人好像回忆起了什么往事,脸上不由自主的现出了痛苦的表情,过了一会才慢慢说道‘十三年前,我曾经走失了一个儿子,乳名就叫童童!我找了他十年,始终杳无音信。因夫人思念过度,所以才给小女也取了童童这个名字···’

他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不只是他,就连狄荣都觉得浑身泛起了一股凉意,牙齿也忍不住要打颤。

他们实在不敢相信这么恐怖,又这么荒诞陆离的事。

狄荣道‘如果,如果你想找到答案,现在就跟我走。’

中年人自从回到家之后,越想越后悔那么轻易就放过了那些人,现在听狄荣说能找到他们,他立刻换了衣服带着两个武功好些的护院武师,跟着狄荣出发。

只是找到那个窑洞之后,却并没有发现那些人。

中年人有些焦躁,问道‘公子,他们人呢?’

狄荣也有些疑惑‘我去找你之前他们还在,他们应该不会走夜路的··’话虽如此,他心里也没有底气,毕竟这些人行事如此谨慎,连夜逃跑也说不定。

又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中年人实在是忍耐不住,便道‘我去多叫人来,将这附近全部找一遍。’

狄荣立刻做了个手势示意中年人噤声,接着低声道‘有人来了。’

中年人和两个武师都有些紧张,一起屏住呼吸在树后埋伏。

果然,远处有人急匆匆跑来。不过只有一个人,而且那人影停在远处,不断的向这边张望,看样子并不是那伙贼人。

狄荣低声叮嘱三人勿动,接着展开轻功从旁绕了过去,不多时便将那人带了回来。

居然是郭万和。

‘大哥,你来这干嘛?’

郭万和有些焦急‘我回去之后,越想越觉得后怕,便又转了回来看着他们。果然,我刚回来他们便已经收拾好了车马,准备连夜跑路。不过就在前面七八里的地方,他们又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我便急着赶回来找你。’

‘幸好大哥心思细密,不然说不定真的让他们跑了。’

‘对了,这一位是不是??’

狄荣道‘不错,正是咱们白天见到的那位官人。’

中年人急切的道‘这位兄弟,那群贼人现在在哪?不会再跑了吧?’

‘他们已经卸下了车马,一时半会应该不会走,所以我才敢过来找你们。’

狄荣道‘事不宜迟,咱们快去!’

中年人心想哪怕这件事与他无关,这一次能救了这几个女孩,也算是功德一件。试想如果当年他自己的儿子被人拐骗,如果有人得见,肯定也希望那个人能施以援手。所以他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五人全速赶到,谢天谢地,那些人没有走,落脚的这还是一个窑洞。中年人问自己两个手下‘你们有把握能拿下这些人吗?’

二人只是粗通武艺,而且拿不准那一伙贼人底细,只能如实回答‘不知贼人武艺如何,并无十足把握。’

中年人想了想道‘你们在这看着,我去县衙叫捕快来。’

一人急道‘那老爷您自己走夜路怕是也不安全,小的们怎么放心的下!’

正犹豫间,狄荣道‘但去无妨,我二人在此相候。如果迫不得已之时,我便出手,绝不会让他们走脱。’

中年人犹豫了一下,仍是留下一人和他们一起守着,他带着另一个武师回县衙搬救兵。

狄荣低声道‘大哥,你们俩再离的远一些,别万一引起他们注意,我过去瞧瞧。’狄荣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潜到窑洞后面一株大树上,接着看准时机悄无声息的纵上了窑洞。他这几下动作轻快敏捷,看守的两个人都是浑然不觉。

狄荣正看的仔细,看守的一个大汉突然大喝一声‘什么人?’

狄荣吓了一跳,他看这大汉并不像是武功高强,不知为何却能发现自己。正在犹豫不决是立刻纵身离开还是现身动手,却听见窑洞前方远处走来了两个人。

狄荣松了口气,原来大汉是在向这二人问话。这二人装束也颇为奇怪,在这黑夜之中仍是将自己捂的严严实实,看上去比这一群人还要神秘些。

二人并未答话,也根本不停步。

大汉又喝问道‘你们是什么人?’虽然声音还是很大,但能听出已有些恐惧。

那二人走到近处,只说了句‘让开!’

大汉好像已经认出了他们,直接退在一边,不断的点头哈腰。

二人径直走了进去,两个老板见了二人也是立刻迎了上来,满脸堆笑。

虽然点着灯,狄荣仍是看不清二人面目。

其中一人问道‘货到了吗?’

刚才殴打狗子那人面露难色,小心回答道‘货倒是有一些,就怕不能入了主子法眼,一直就压着没交。您二位先掌掌眼,若是不行就只能下料子了。’说着带二人到那几个布袋之前。不过七八个布袋全部拆完,那两个人却也是不怎么满意。

见二人面色不善,另一人急忙改口道‘不过今天倒是碰到个上等货,弟兄们已经去办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成。’

二人仍是没有任何表示,一人指着角落里的狗子道‘这个什么时候能再做成?主子急着要,他老人家可是快没有耐心了!’

狄荣听了又是心里一紧,他虽然早已料到这个狗子肯定大非寻常,不过现在亲耳听到他们的说话,仍是觉得有些震惊。

刚才打狗子之人看了狗子一眼,有些委屈的说道‘非是小的偷懒耍滑,这,这实在是不易成材,小的前前后后下了三十几块料子,可也就只做成了这一个!’

那人摆了摆手‘那是你的事,主子只要见到东西,至于你们是怎么做成的,他不管。’

他左手边的人冷笑道‘要不是你们俩有这门手艺,主子怎么可能这么纵容!不过,我看他老人家就快没有耐心了!’

二人打了个寒颤,一人道‘还烦请二位在上面替小的们多说几句好话。’说着向打狗之人一使眼色。那人立即会意,捧上两大锭白花花的银子,恭恭敬敬的送到二人身前‘这一点小小心意,还望您二位赏脸收下。’

那二人僵尸般的脸上居然也难得的露出笑容,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都是自家兄弟,我们替你们兜着点挨点骂也是应该的,又何必这么客气··’

不过他虽然嘴上说的客气,银子却收的一点都不客气。

另一人语气也和善了些‘二位客气了,不过说真的,上面还真是有些不耐烦了。这一次我们能说说情,再替你们挨两句训斥也就蒙混过关了。但若是迟迟不能交货,下次的事,那可就难说了··主子那脾气你们也知道··’

打狗之人有些委屈‘二位大人,真不是小的推脱,这个可不像是采生折割之类的那么容易,这中间的艰难,实在是非人力所能控制。’

那二人好像来了兴致,便问道‘是吗?到底艰难在何处?’

‘首先··’他只说了两个字便住了口,下意识的看着他的同伙。

那人立刻说道‘说吧,不打紧,二位大哥也不是外人。正好也将秘密说于上面听听,也好表明并非是我兄弟二人偷懒。’

那人便接着说道‘首先是得选材,得找三岁以内还得脸型瘦长的男童才能下料子。最艰难的就是这第一步,先用香灰混合狗毛烧热了烫在身上。但这香灰若是太热,就会把料子烫坏;若是稍微凉一些,这狗毛可就粘不牢,一段时间就掉了。一旦皮子烫过一次之后,就不能再下第二次了,这个火候可难着呢!’

这时他偷瞄了一眼,见那二人听的津津有味,便有些得意,接着说道‘这一步下来有个三成会因为香灰太热把胚子烫死;有个三四成因为香灰不够热,很快毛就会掉落成了废胚,也就只能用在别的地方;最后最多只有三成能让毛粘住,可这一步还没算成呢,接下来一个月才是考验,这剩下的胚子中很快又都会出现全身溃烂,也就保不住了。以前前辈们可是有个秘方,能制成一种膏药涂在身上,既不会让狗毛掉落,又能不让胚子烂掉,可到咱们兄弟这却没传下来,只能摸着石头过河,试了好些个法子,可也没有一个顶用的。这十几年弄的三十几个胚子,也只有这一个成了,剩下的都没过的了全身溃烂这一关。您二位想想,一个两三岁的孩子,可怎能抵住这香灰火烫啊··’

一人开口问道‘用大一些的孩子,身体强壮些,说不定能成啊。’

‘是,大孩子身体强壮,能容易挺过这一关。只是孩子到了三岁以后,全是骨骼开始变硬,可就难以塑形,很难再弄的完全像一只狗了!’

二人点了点头。

‘往后呢,就是给他带上特制的像狗头狗爪子的铁套子,再把它和一群狗一起养着。两三岁的孩子可什么都不懂,时间长了也就以为自己是条狗了。这后面都好弄,主要是第一步太难。’

另一个人接口道‘唯一成的这一个,当时制成胚子后,全身皮肤慢慢愈合,当时小的还以为是那次配制的膏药起了作用。可后来用同样的配方再炮制,就没一个成的。现在看来应该是这小子体质特异,所以才没有全身溃烂。’

那二人听了这个解释同时说了句‘怪不得··’

‘不过二位大哥您回禀上头,小的们一定会全力以赴,怎么着也要再尽力炮制几个出来。’

‘你们俩能明白这一点,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成与不成,小的们确实是没有把握,只能尽力。’

也许是银子的有效期已经过去了些,二人说话的口气又变得有些严肃‘该说的得我也已经说了,二位好自为之吧。’

说完拿出一张纸条,给他们看完之后,立刻放到火上烧掉。

两个唯唯诺诺,又恭恭敬敬的送那二人出了窑洞。

狄荣这才明白,那两个老板大半夜换地方原来是为了见这两个人。他心念一动,心想这两个人说不定便是花柳彪的直接下属,跟着他们,可能就能找到花柳彪。

只是他们走的方向却是一片空旷的荒地,如果自己跟过去,那窑洞前面看守的大汉一定会瞧见,一时间并未想出好的办法,只得作罢。

却说这边中年人到了县衙,武师立刻上前将大门拍的山响。守门人大喝道‘敲什么敲,失心疯啦?敢在这造次!’

武师大声道‘我们要见赵大人。’

‘大人已经安睡,有事明天再来!’

中年人只得开口‘是我!’

门立刻打开,里面露出一张笑脸‘原来是张相公,不知您···’

中年人不愿废话,直截了当的道‘我找赵大人有急事!’

‘好好好,小的马上通报。’

不一会赵大人亲自来迎‘张相公,这么晚了,不知有何要事?’

中年人道‘现在时间紧迫,等回来再向大人细说,烦请赵大人让所有的捕快兄弟立刻跟我出发,辛苦一趟。’

赵大人吩咐看门人‘马上去找李捕头,让所有不在班的兄弟们都跟着张相公去办事!’

十几个捕快全副武装,跟着中年人赶了过去。

中年人一路心急如焚,他生怕再节外生枝。不过万幸的是,狄荣郭万和还在,那伙贼人也没有跑。

十几个捕快加上两个武师突然出现,很快就控制住了这个团伙,将他们一网打尽。连同狗子和那几个女孩也一并带回了县衙。

而狗子好像一眼就认出了中年人,居然冲他摇了摇尾巴,露出急切的表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