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宝贝晚安早点睡 > 第14章 早点睡
 
宣迪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倒霉, 在家里找了各种理由躲过林昔的演唱会,却七弯八拐地又被裴蜜带了过来。

这就不说了,自己才开始装晕想跑, 裴绎又来了。

谁能不说林昔这个王八蛋晦气。

宣迪一边装晕,一边用余光注意裴绎的到来, 打算见机行事。

再一次见面, 不可否认,这人无论是脸还是身材,都还是那么的出挑。

他站在这来往的人群中,自然便像一道瞩目的风景,就连周围溢彩的街景灯火,也被衬得微弱暗淡了几分。

人走近,宣迪不经意地回眸,两人目光恰好遇上。

所有的熙攘好像在瞬间安静下来。

她突然想起那天撞到他怀里的样子。

一种奇妙的情愫在心尖荡漾开, 说不清,也道不明。

朦朦胧胧的, 缠住宣迪。

“哥, 宣迪姐说她头晕怎么办啊?”裴蜜的声音拉回思绪游离的宣迪。

她惊醒了般,蓦地收回视线, 又心虚地咳了声。

“没事,我没事。”

裴绎走到两个人面前, 站定。

宣迪能感觉到他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好像在看什么,好一会没说话。

宣迪不喜欢这种太直接的注视, 顿了顿,决定主动打个招呼。

她抬头看向裴绎,挤出个笑:“hi~”

裴绎没说话, 视线一直停在宣迪头发的蝴蝶结上。

酒红色,和昨天黑桃d发给自己选的那个款式一模一样。

凝神几秒,裴绎便快速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黑桃d说话轻佻,开口宝贝闭口乖乖,行径大胆又放纵。

而宣迪看着就是个文静的小姑娘,怎么想都不可能把这两个人联系到一起。

可商店里那么多款式的头饰,为什么这么巧就是它。

裴蜜见裴绎一直盯着宣迪看,挥了挥手,“你走什么神呢哥?”

宣迪当然也发现了裴绎对自己不正常的注视,她微微低头,打量自己的穿着。

今天她穿了一条浅色印花长裙,上面绣着清新的樱桃图案,而裙子外面则是一件米白色的软糯开衫。

长发用卷发棒卷了很自然的弧度,大部分披着,只在头顶单独扎出一缕,系着酒红色的蝴蝶结头饰。

温暖知性,盈盈一笑时,像极了小说里的温柔白月光。

宣迪缓缓观察了一圈,心想——

这男人该不会是被自己美到了吧?

“裴蜜哥哥?”她也试着轻轻喊了一声。

裴绎有了回应。

他嗯了声,将心底那些想法不动声色地搁置到一旁,问:“还晕不晕,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其实宣迪自己也明显感觉得到,最近几次见面,裴绎对自己友好了很多。

冷静下来想想,裴蜜还在读大学,票肯定是裴绎帮买的。已知裴绎是个开车的小司机,必然也买不起坐在林昔眼皮子底下的座位。

如果只是在观众席后排或更远的看台,林昔也没那千里眼的本事发现自己。

哎,小司机买张票也不容易,何况自己要是不去,就是浪费三张,代价太大。

她揉了揉太阳穴,“没事,别让蜜蜜白期待一场,我可以的,快进去吧。”

亚龙广场隔壁就是体育馆,这会儿门口陆续不断有人进场。

裴蜜在场外买了几根荧光棒,还买了两个亮晶晶的发箍助兴,她一个,宣迪一个。

帮宣迪带发箍的时候,裴蜜忽然指着她的蝴蝶结说:“宣迪姐,你这个多少钱买的?”

宣迪微愣,“三十八,怎么了?”

裴蜜哎呀了一声,“我就知道我被坑了,我买的绿色,比你贵了二十。”

站在旁边的裴绎忽地侧过身,问裴蜜:“你也有?”

“干嘛。”裴蜜以为亲哥是在嘲笑自己也会带这种淑女的饰品,不服道:“我有很奇怪吗?今年这个蝴蝶结头饰不要太火哦,我们宿舍人手一只,好像是哪个女明星参加综艺的时候带火的。”

宣迪不太关注这些,笑了笑,“噢,我的是逛街时关靓买给我的。”

……

围绕在裴绎心里的疑惑顷刻间因为这几句对话烟消云散。

是他想多了,这个头饰竟然连自己的妹妹都有,可见其大街小巷的流行程度。

何况,这还是她闺蜜送她的。

裴绎在无人察觉的地方轻轻勾了勾嘴角,不知是笑自己刚刚荒谬的联想,还是莫名松下的那口气。

检票口,裴蜜将三张票交给工作人员,然后拉着宣迪的手往里走。

“宣迪姐,你喜欢林昔吗?”

这问题问得措手不及,宣迪呃了声,想着不能扫了她的兴,便含糊说:“还,还行。”

裴蜜于是更加开心,奋力安利起来:“林昔现场可燃了,待会你一定会激动的。”

宣迪连连点头,“嗯嗯。”

心里却想,不可能的,十个林昔站在这里她都不会激动。

可宣迪还是天真了。

裴蜜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很快就越过了看台位置。

宣迪安慰自己,想着既然不是看台,就算是内场,也应该是靠后的位置吧。

可跟着走了几十米,宣迪直接傻眼了。

裴蜜站在台下第一排的地方冲她招手,“姐,快过来!”

说话间,裴蜜已经率先坐下,“这个角度也太爽了吧。”

绝了,不仅是第一排,还是第一排正中间,最vvvvvip的位置。

宣迪双腿好像被定在了原地,满脑子都在想裴绎一个小司机怎么能这么奢侈?!

恍惚间,身后的人催促道,“快走啊,都堵着了。”

都到这份上了,宣迪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到位置上。

裴蜜拍拍身边的座位,“我坐中间,你跟我哥坐我两边好吗?”

宣迪这会儿已经无暇去管坐在哪的问题。

眼前她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随时在林昔面前社死的事。

宣迪茫然在裴蜜身边坐下,顿了顿,忽然想起包里有口罩,马上拿出来带上。

裴蜜:“?干嘛呀姐。”

宣迪:“我在想我刚刚头晕可能是感冒了,这里这么多人,还是带个口罩,免得传给别人了。”

裴蜜哎了声,转身跟裴绎说:“宣迪姐姐也太会为别人着想了吧。”

隔着一个座位的距离,裴绎稍稍侧眸看了眼宣迪。

她低着头戴着口罩,唯一露出的那双眼睛,睫毛很长。

其实从上次特地坐到副驾驶,不让自己像个司机那个小细节开始,裴绎就看出,宣迪的确很有礼貌。

虽然人小小的一只,但一点都不像那种没有分寸的年轻女孩。

正看着,裴蜜忽然拿出手机对着舞台拍,视线被挡住,裴绎悄无声息地转身,也看向台上。

而此刻,宣迪的心是麻的。

目前这情况,她再说要走会显得自己像个反复无常的神经病。但待会林昔上台,但凡视力正常,必然会看到台下的她。

现在宣迪唯一希望的,就是那口罩能给自己挡挡,至少别被林昔发现。

趁裴蜜在拍照,宣迪往后看了一眼。

整个体育中心都被坐满了,密密麻麻全是人。

这王八蛋的顶流还真不是虚名。

其实宣迪和林昔没什么大仇大很,只不过最初宣锦玉嫁进林家的时候,林昔很是抗拒,对她的态度也不太好,宣迪当然护着妈妈,便明里暗里地也跟他不对付。

那会儿宣迪转入林昔所在的住宿制学校读高二,林昔读高三,吊儿郎当的,浑身少爷派头,每周被林默尧要求跟妹妹一起回家时,他总是不耐烦地靠在大门口,“快点行不行,拖油瓶。”

虽然这些年林昔进入娱乐圈,不知是成长了还是圆滑了,见面会叫宣锦玉一声阿姨,但被叫了几年的拖油瓶,宣迪实在是演不出什么真感情。

宣迪摸出手机默默查了下今晚演唱会的票价。

好家伙,屁股下这点地方价值2980。

而且网上说票发售当天三秒被抢空,现在的内场位置最高已经被黄牛炒到了上万。

宣迪挠破脑袋也想不到小司机的妹妹会带自己坐在了这么金贵的位置上。

她轻轻推了推裴蜜,“这几张票加起来是不是要好多钱。”

裴蜜正在拍照,手一顿,回头笑道,“不用钱,后援会在老粉里抽奖送,我运气好中了四张前排!”

宣迪:“……”

祖坟的青烟得冒到发光才有这欧气吧。

宣迪转回头,无奈叹了口气。气息刚浅浅沉进丹田,她想起了什么似的,又不动声色地转过去。

看似在看左舞台,实际是在用余光瞟裴绎。

裴绎低着头,好像在看手里的门票。

他就那么安静地靠在椅背上,仿佛自动屏蔽了周围喧嚣的嘈杂声,神情平淡,看得出对演唱会本身毫无兴趣,也是被裴蜜拉过来凑数营业的。

这个角度偷窥了会,宣迪脑海里忽然冒出另外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宣迪都快忘了他的样子。

只记得,十六岁的她也曾躲在暗处,这样偷偷看着一个人,不动声色,却充满欢喜。

但后来一切都停在那个声声蝉鸣的夏天。

成了遥远的,也不愿去记起的过去。

“宣迪姐?”裴蜜的声音忽然打断宣迪。

宣迪回神,看着她,“怎么了?”

“要开始了。”

宣迪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场内的灯光都熄灭了,只剩无数闪烁的灯牌和荧光棒在挥舞。

很快,音箱里响起节奏感强烈的音乐,两侧led屏幕亮起字幕,舞台中央也逐渐投射出成片的炫目灯光。

伴舞率先列队开始了表演,随着前奏的推进,在某个高潮点,林昔从升降台突然出现,跳到了舞台上。

“啊——啊!!!!!!林昔!!”身边的裴蜜疯狂叫了出来。

身后上万粉丝的尖叫都像海浪般,一波一波地冲击着宣迪的耳朵。

她下意识捂住了耳朵。

再看裴绎。

和自己一样,面无表情,甚至都没看台上。

可能今晚全场只有他们两人是被迫坐在这。

不知怎的,宣迪竟生出一种高朋满座之下唯独彼此心意相通的宿命感。

收回视线,宣迪努力让自己往台上看了一眼。

林昔穿着很潮的演出服,胸前挂着好几层金属链子,正跳着劲爆性感的舞蹈——一个女伴舞穿着红裙,与他几乎是贴面站在一起,顶着跨扭动。

这一幕让台下的粉丝瞬间疯狂,叫声连天,天崩地裂,差点没把宣迪耳膜给冲破了。

还好,就在这样热闹的氛围下,林昔的表演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他不像别的那些明星,唱一首就停下来聊聊天,从演唱会开始,他已经连续唱了六首歌。

就在宣迪以为今晚应该就能这样安全混过去的时候,林昔停下来了。

工作人员给他拿了水,他喝了两口,终于要说演唱会开始后的第一句话。

裴蜜兴奋道:“互动环节来了!”

宣迪还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互动,就听到林昔举着话筒说:“下面随便挑一个粉丝点歌吧。”

尖叫声随即掀翻馆顶,灯光这时也照亮了内场的观众,有工作人员拿着话筒走下来,站在一旁等林昔挑选。

追光开始随机选择,裴蜜手举得高高的,“我,我!”

宣迪则假装看着手机,恨不得把头埋到地里。

或许是裴蜜的至尊vip身份,也或许是她手举得最高,林昔看到了她,随手一指:“就你吧。”

裴蜜一愣,看到大屏幕里的自己,兴奋得跳起来,马上拉起宣迪的手一起摆动。

“宣迪姐我们快点歌!你想听什么?”

宣迪:“……”

来首哀乐吧谢谢。

宣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拉起来,心虚之余,又抱着几分幻想地看了眼台上。

巧了吗不是。

那便宜哥哥也正看着自己,起初眼里有几分疑惑,后来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诡异又微妙的笑。

这个反应让宣迪很是不妙,她和林昔这些年就没友好过,针尖对麦芒的,这人如果认出是自己了,肯定没好事。

宣迪马上坐下来,对裴蜜说:“你点吧。”

裴蜜以为宣迪是不好意思,也没在意,大剌剌地接过工作人员的话筒,点了一首她喜欢的歌曲。

而林昔也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唱完裴蜜点的歌后又接着唱了好几首,按照歌单已经快接近演唱会的尾声。

宣迪时不时瞟一眼台上,心想难道刚刚只是自己想多了?林昔并没有认出自己来?

眼看演唱会就快结束,宣迪一颗吊着的心逐渐放了下来,可好景不长,在演唱最后一首压轴歌曲时,林昔停下了。

宣迪心一紧,直觉他要作妖。

果然。

下一秒,林昔举着话筒说:“在唱最后这首歌之前玩个游戏吧,好不好?”

现场粉丝高声回应:“好——!”

林昔擦了下汗,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kiss time。”

裴蜜:“啊啊啊啊啊啊!”

四面八方的土拨鼠疯狂尖叫,日常不追星的宣迪揪了揪裴蜜的袖子,“什么意思?”

“kiss time啊!就是摄影机会随机在观众席里挑选对象,被扫到的人要马上接吻,哈哈不论是真情侣还是好兄弟,哪怕就是陌生人,都要参与游戏,听说以前还促成过几对情侣呢。”

宣迪:“……”

林昔该不会是这样整蛊自己吧?

妈的,王八蛋。

台上,音乐声已经响起,大屏幕随机出现着成对男女。

这些人玩得都很嗨,有的看上去明显就是情侣,有的虽然被扫到的时候有些突兀,看得出并不认识,但很快也会礼节性地拥抱一个,或是一起在头顶比个心。

“……”

宣迪在心里想林昔你要敢故意扫我,明天就把你穿开裆裤的照片发到网上,看谁狠!

心里的念头刚一落,裴蜜便哇哇叫,“宣迪姐,镜头是你呀!哈哈快点快点!”

宣迪猛一抬头,就看到摄影机对准了自己,和旁边座位的年轻男人。

再看舞台。

林昔站在角落,正用一种好整以暇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在说:“亲啊,是不是玩不起。”

……王八蛋是真的不做人。

欢快的音乐仍在继续,宣迪却迟迟未动。

旁边那男的倒是积极,“没关系,抱一个吧。”

身后粉丝在起哄,摄影机直直对着自己,全场都在等,宣迪被弄得有几分下不来台的意思。

她闭了闭眼,心想不就是隔着衣服碰一下,又不会少块肉,反正不能让林昔看扁自己。

她便转过去面朝那男人,沉住气,正欲展臂,一只手从身后伸了过来。

还没回神,人就被按着坐了下来。

宣迪一愣,回头。

裴绎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到了裴蜜的位置上,手摁着她的肩,神色淡淡地对那男人说:

“有关系。”

作者有话要说:  宝贝在线生气,大舅子怎么不扫我。

-

这章都送红包~明天还是0点更新!

感谢在2021-08-09 20:00:00~2021-08-11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it、路姚知马力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佳思、路姚知马力、幽默又胖胖的我、云羲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6222348 60瓶;27769733 32瓶;蔡小葵的妈咪、姜云升道士 10瓶;五行缺糖、koreyosh 5瓶;whisper 4瓶;沈倦、49687543 3瓶;一默、52155969、49388163、小宋老师的反射弧、桃栀女孩 2瓶;大白、我是宝贝啦啦啦、青衣乐工、边伯贤老婆、尚霜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