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宝贝晚安早点睡 > 第27章 早点睡
 
宣迪至今记得《心动进行时》里司昙的第一个梦境。

当时剧情的结束就是女主差点摔倒, 而路过的司昙伸手扶住了她,接着说了那句又低又诱惑的“看路”

而现在。

她仿佛在线穿书,发生了一模一样的情节不说——

裴绎竟然和游戏里司昙说的话都一模一样!

看路。

看路……

这两个字不断在宣迪耳边回放, 是司昙带着些电流的低声,也是眼前裴绎混杂人海嘈杂的低声。

他们好像重合了, 又好像没有。

心跳忽然就不可控制地往上冲, 尽管脑中各种念头翻滚,但宣迪只愣了一两秒身体便冷静地做出了回应。

她站直,视线不经意落下,看到裴绎手里拿着一瓶水,熟悉的蓝白色包装。

宣迪记得两人第一次在这家便利店遇到时,她就是给他买的这瓶水,茉莉轻茶,味道很淡, 是她喜欢的。

现在被他拿在手里。

像一盆沸腾的水瞬间失温,宣迪终于明白, 裴绎不在车里, 不过是来店里买水罢了。

所以她刚刚那股怎么都压不下的好奇心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现在尴尬的这一幕吗。

宣迪捋了捋头发装傻,“你还没走啊?”

裴绎:“你不也是。”

“……”

宣迪马上指着便利店, “我过来买点东西。”

“嗯,我也是。”

“……”

宣迪觉得有什么在两人之间无声流淌着, 这种气氛莫名让她不自在,好像被什么烧着,很烫, 很想逃离。

她点了点头,“那我去了,拜拜。”

说完便进了便利店, 绕到可以挡住自己身影的货架前,许久,才抬起头往外看了一眼。

刚好看到裴绎的车驶离路口。

那股悬在心头的慌乱感也跟着慢慢退了下去。

宣迪随手拿了盒喉糖,脑中还在回放刚刚跌落的画面,排队等结账时她无意识地抬头,不经意便看到了对面镜面展示柜里投射出来的自己的脸。

“……”

游戏里,女主两个脸蛋红扑扑,心跳也卟卟卟小鹿乱跳。

便是这一刻,宣迪的真实写照了。

宣迪心下一虚,马上又去冷柜拿了一瓶冰镇饮料贴到脸上,边降温边在心里想,养鱼这么久,总算遇到了一个高手。

从过来陪自己加班到送自己回家,甚至刚刚故意没走,可能都是他计划内的欲擒故纵。

刚刚那几秒简直兵荒马乱,全无方向。

宣迪闭了闭眼,在心里问自己:

宣迪啊宣迪,你怎么回事?!

怎么就突然没了分寸,任他牵着走了?

宣迪一路贴着冰饮料回了家,关靓打来电话,“周末了,出来玩玩?”

“不去。”宣迪还想趁周末再看点书。

“小姐,”关靓叹了口气,“你上班归上班,是不是不打算要我和达达两个朋友了?今天什么日子你忘了吗?”

宣迪愣了下,回忆片刻,猛然想起今天是潘达的生日。

她懊恼地拍了拍头,“对不起我忘了,我才加班回家,你们在哪?”

“老地方。”

“马上来。”

关靓说得其实也没错,从宣布暂时退圈开始,宣迪就没再跟过去一样,时不时跑去找关靓,又或者三个人组队出去吃喝玩乐。

上班之后,生活起居更是逐渐开始正常化。

但也因此忽略了最好的朋友。

宣迪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跟宣锦玉说了声便出门,先去商场挑了件礼物,再打车去了sos。

潘达过生日,关靓特地给他开了个卡座,几个星期没见,宣迪过来的时候三个人好一番热闹寒暄。

潘达给她倒了点酒,关心地问:“你那个班上得怎么样了?”

“还行,就是顶头那个主管挺严厉。”宣迪如是说,又问潘达,“你呢?最近好吗?”

“老样子,不过我倒是听说了一件事,不知道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

“小泽葵,进了你之前想报的那个声演计划培训营。”

“……”

安静了会儿,宣迪释然地笑了笑,“进了就进了呗。”

潘达又说:“我觉得这个选拔多少有点不公平。”

关靓也附和:“那些老师是聋子吧,放着你这么好的条件不要,去选那些个歪瓜裂枣。”

刚刚得知小泽葵被选上的瞬间,宣迪的确有点不爽,但很快这种感觉便消失不见,只剩早已锤炼下的那一颗淡定的心。

“没什么,可能老师们有自己的喜好也说不准。”宣迪平静地笑,又端起酒杯挑了挑眉,“并不能说明我就比谁差不是吗。”

潘达和关靓纷纷举起酒杯去碰她,“说得好,我们dd早晚一定会出息的!”

酒过几巡,许久未见的三个人聊得十分开心,卡座里时不时爆出笑声,宣迪正感到前所未有的放松,几道光影快速掠过场内,灯光紧接着全暗,她抬头看出去,便听到一阵强烈的鼓点敲击着耳朵,极具节奏感的电音随之而来。

场内开始有了尖叫声。

宣迪转过去问关靓:“什么节目啊这么热闹?”

关靓冲她眨眼,“你之前最喜欢的啊。”

“?”

宣迪还没想起是什么,不远处的玻璃高台上,一个绝美身材的男人已经站在了上面。

男人上半身是裸着的,肌肉线条饱满分明,看着很性感,这会儿已经跟着舞曲节奏开始了摆动。

台下尖叫口哨声不断,宣迪遥遥看了几眼,不知怎么,突然又想起晚上被裴绎扶住的那个画面。

进一步的,便不可避免脑补起更多,比如——

他的身材是怎么样的。

有腹肌吗……

有人鱼线吗……

有起伏的背脊线条吗……

思绪不觉走神,关靓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不是吧,哈哈哈哈,看上了?”

宣迪回神,不自然地收回视线,切了声,“我听音乐而已。”

“别装了。”关靓问:“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要个小哥的微信?我们场子的头牌哦。”

不可否认,之前来sos的时候宣迪就注意到了这位dancer小哥哥,当时也很感兴趣。

但现在,就当下这一秒,她忽然没了那种感觉。

宣迪摇头,“不用了。”

潘达好像听到了什么不敢相信的话似的,睁大眼睛望过来,

“我没听错吧,不用?”

“海王收心了?”

关靓马上举手:“这题我会,人家现在锁定了一位高难度目标,估计是暂时分不出精力来钓别的了。”

说完关靓用胳膊拱了拱她,“我说得对不对?”

宣迪:“……”

也许,对……吧?

裴绎的确不太好攻略,他不像之前遇到过的那些人,虽然隔着一道屏幕,但宣迪也能感觉到他们如出一辙的庸俗,原本not found倒是有几分和裴绎差不多的气质和味道,只是后来终究也落入俗套,不提也罢。

只有裴绎,自始至终都跟宣迪最初见他时的感觉一样,身上有一股绕烟撩雾的清冷气质,让人总忍不住想要靠近,想窥探真实的他是不是也跟外表一样,毫不虚浮。

而且不得不承认,自从认识了裴绎,往常进酒吧一晚上能“喜欢”十个八个的自己,如今再放眼看这纸醉金迷下的脸,却都难再入眼。

和裴绎比起来,全是乏味的普通货色罢了。

她都懒得多看几眼。

果然高级的东西吃多了,胃口都被惯刁了。

关靓见宣迪一直没说话,又八卦问:“不是说裴绎也在那家公司上班吗,怎么样,加上微信了吗?”

宣迪摇摇手机,“这里。”

关靓拍她肩膀:“可以啊你!进展到哪一步了?”

进展到哪一步这个问题……

宣迪深刻地想了想。

应该是——在自己几次示意暗示后,这个男人总算有了点危机感。

而且,不惜。

开始装司昙勾引她了。

没错,就是这样。

宣迪一晚上都在想,为什么裴绎会说那句“看路”

他是个男的,肯定不会主动去玩乙女游戏,而且他只是负责接送老板,不可能参与游戏的制作开发,所以剧情也不会了解。

所以他为什么会熟悉司昙的台词。

原因只有一个。

之前宣迪说过司昙是他的理想型,这人肯定就回去研究司昙了,而且照下午那张口就来的同款台词来看,应该还研究得挺透彻。

想按纸片人的人设来吸引自己的注意?

呵,真是亏他想得出来。

-

第二天是周六,难得可以睡个懒觉,可早上九点宣迪就被敲门声吵醒。

她以为是宣锦玉,嚷嚷了句不吃早饭就闷到被子里继续睡,可敲门声却持续不停,没办法,她只好下床开门。

谁知门一打开,便宜哥哥站在门口。

宣迪愣了愣,以为自己眼花,下意识地揉了下惺忪的眼睛,确定真的是个大活人后有些意外:“干嘛?”

林昔从头到脚地扫了宣迪几眼,眼里颇有几分不屑,“你上的什么班,工地搬砖吗,怎么灰头土脸的。”

宣迪:“。”

为什么这位哥哥每次见面都说不出一句好听的话?

宣迪懒得跟他对线,直接要关门。

林昔却抬手拦了过来,“换衣服,跟我出去一趟。”

宣迪:“没空,我搬了五天的砖想多睡会。”

林昔没给她拒绝的机会,看了眼表,“一刻钟,换衣服洗漱,9点半还不出来我就去客厅放你的视频。”

艹。

宣迪闭了闭嘴,好几次想据理力争,最后还是被马甲的社死成功威胁到,无语嘀咕,“……去哪?”

“反正不会把你卖了。”

“……”

被林昔捏着把柄,宣迪只好按照他的要求迅速洗漱,在十五分钟内跟他一起出了门。

一路上兄妹两人也没说话,直到车在郊区一栋安静的别墅前停下。

“下车。”林昔说。

宣迪朝外看了看,“这是哪?”

“进去就知道了。”

“……”

神神秘秘的。

宣迪便也没再追问,跟着林昔往里走,只见他按了下门铃,一个优雅的女人就从里面走出来。

“来了啊,小昔。”

林昔也打着招呼,“你好顾老师。”

宣迪看到那个女人的脸后好像不会走路了似的,整个人怔在了那。

……顾念影!

不可思议,林昔竟然带她来了顾念影的家?!

“这就是你妹妹?”顾念影笑吟吟地看向了宣迪。

林昔视线也落过来,“还不叫老师?”

平时伶牙俐齿的宣迪这会儿也卡了壳,“顾,顾老师好。”

太震惊了,那个在宣迪眼里像神一般的人物,那个在配音圈被所有人奉为神仙配音的顶级前辈,那个自己的偶像,现在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顾念影嗯了声,像是肯定,“声音不错,进来聊吧。”

林昔跟着往里走,宣迪忙扯住他的袖子,“我,你,怎么——”

惊喜来得过于不真实,宣迪连话都说不清楚,倒是林昔低低嗤了声,学她结巴的样子,“你你你我我我,笨死了,被人黑了都不知道。”

“……”

后来的发展是宣迪做梦都不敢去梦的。

她没想到,只是在顾念影的私人配音棚里试了几句话,顾念影当即就同意了收她为徒弟。

还是关门弟子,就她一个。

而且顾念影是这么评价她的。

“小姑娘声音条件特别好,天赋也高,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林昔也说:“那就麻烦顾老师多多照顾了。”

顾念影笑:“我相信,小宣未来一定会是配音圈的中坚力量。”

……

从顾念影家出来宣迪都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

她只是在家睡懒觉过周末,怎么突然就成了顾念影的关门弟子,以后每个周末都要过来跟她系统地学习配音。

而且促成这一切的,竟然是林昔,她的便宜哥哥。

车上,林昔闭着眼睛假寐,宣迪看了他好几次,终是没忍住推了推他,问:

“你干嘛要帮我。”

林昔连眼睛都没睁,“嫌你丢人,失败一次就跑去找工作。”

宣迪:“……”

宣迪本想解释自己并没有放弃配音这件事,但张了张嘴又没开口。

两人安静了会,林昔忽然又自言自语:

“吴瑞华那个老东西,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吴瑞华这个名字宣迪记得,之前自己发的试音文件就是给了他。再联想起之前林昔说的被人黑了,宣迪隐约好像顿悟了什么,试探道:“你意思是,吴瑞华故意把我淘汰了?”

林昔睨她一眼,“不然难道是我吗?”

可宣迪想不通,“我都不认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不是我了解的范畴。”林昔语气懒懒的,“总之你在顾老师那把配音学好,别给我丢人。”

“哦。”宣迪老老实实应下,顿了顿,由衷地道谢:“谢谢你。”

林昔目光落过来,皱眉:“就这?”

宣迪闭了闭嘴,这次心甘情愿:“谢谢哥哥。”

“这还差不多,以后别总要我提醒。”

“……”

林昔把宣迪送回了家就坐着保姆车离开,说是要去录新单曲。

像他这么忙的大明星肯抽出时间来安排自己的事,也是宣迪过去怎么都不会相信的。

一时间,宣迪对于自己的情感认知竟然有点怀疑。

她一直觉得在这个家里,除了宣锦玉,不会有人真心对她。

十五岁时大难临头跑了的父亲,十七岁时总嫌弃她是拖油瓶的林昔,以及那个终日对她礼貌微笑的继父。

每个人好像都带着面具,隔着遥远的距离,让她无法靠近,渐渐也不愿去靠近。

但现在,林昔的举动让宣迪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自己是对的吗?

回到家,家里很安静,宣锦玉不在,宣迪心里有点乱,无聊地躺在沙发上,打开微信。

现在她的置顶是裴绎。

宣迪出神地盯着裴绎的账号看了会。

每看一次,那天在便利店门前的一幕便重复在脑中闪现一次。

他怀里的感觉就会反复微妙地冲击着宣迪。

宣迪不喜欢这种被某一种情绪控制的状态,她强迫自己不去想,随手打开朋友圈。

往下刷了几条,看到了裴蜜才更新的动态。

是一张偷拍的照片,背景是在室内,裴绎斜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不知在看什么。

这个角度的裴绎有种不一样的味道,身穿宽松深灰居家服,手指修长干净,人慵懒地靠着,他整个人看上去是低调的,却也是特立独行的。

尤其是左耳那枚泛着银光的耳圈,充满了挑逗和桀骜。

裴蜜配的文字是:【挂我哥,玩游戏都不带我,哼!】

应该是有很多人留言,裴蜜在评论区回了一条统一回复。

【哈哈,我哥单身,欢迎来撩!】

“……”

好像一个灯泡叮一声亮起信号,宣迪马上坐正。

妹妹你这么说就不太好了。

这不是在给我钓鱼的路上制造麻烦吗。

宣迪想了会,马上在裴蜜这条朋友圈下面回复:【玩什么?我陪你。】

很快,裴蜜就小窗给她发来消息:【真的吗宣迪姐姐?我想玩王者,你会吗?】

年轻人流行的游戏宣迪都会。

但,都菜。

斗地主例外。

宣迪记得裴绎曾经说过,只要她加入游戏他就会来这句话,现在这兄妹俩在一起,裴蜜一定会告诉他自己来玩游戏的事。

欢迎来撩?

那我就来了。

宣迪回给裴蜜:【会。】

裴蜜高兴极了:【那你上线,我邀请你!】

宣迪几百年不玩王者了,因为每次玩都会被虐得体无完肤,但今天为了让别的妖精没机会撩自己的鱼,被虐也要上。

她快速登录账号,裴蜜已经开好了房,直接发来邀请。

宣迪点进去,房里只有她和裴蜜两个人,还没来得及问,裴蜜点了开始。

宣迪:???

宣迪忙打开语音:“就我们两个?”

裴蜜说:“是啊。”

宣迪:“……你哥呢?”

“刚刚还在,不知道人跑哪去了,怎么啦。”

“……”

该死的,不是说好了我在你来吗,都是骗人的?

还是说有别的妹子去撩你了,没空?

宣迪心里嘀咕,又不好在明面上表现出来,毕竟是她主动说要陪人玩游戏,总不能因为人家哥哥不在就反悔。

宣迪只好集中心思陪裴蜜玩,只是她没想到的是——

自己已经够菜的了,裴蜜愣是比她还菜。

因为其他英雄都玩得不好,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宣迪开局就选了操作简单的辅助英雄蔡文姬,裴蜜见她选了这个,马上秒选控制节奏的打野位置,还是较难玩的英雄澜。

只因为这两个英雄在游戏里是cp。

“放心宣迪姐,我保护你!”

宣迪信了,一路跟着她,两个菜鸡互相保护,战绩逐渐喜人。

在第11次被杀后,宣迪有点崩了,“蜜蜜,不如投降吧。”

裴蜜:“不要不要,姐你相信我,等我发育起来就可以了!”

宣迪看着裴蜜0-13-5的战绩,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复活还要等几十秒,宣迪去喝了杯水,再回来的时候,自己和裴蜜都复活了。

宣迪不抱希望地继续跟着她,打算混完这局就结束,没想到这次刚走出基地还没十秒,裴蜜就来了顿眼花缭乱的操作,秒速杀了敌方一个人。

宣迪连她怎么杀的都没看清,一下子来了信心:“可以啊蜜蜜!”

裴蜜没接她的话,宣迪也理解,以前自己玩得很紧张时也无法分心说话。

紧接着,第二个,第三个,裴蜜好像忽然大神附体,爆炸伤害,连连将对面团灭。

宣迪被裴蜜秀得天花乱坠,慢慢地开始跟不上她的节奏,明明这一秒人还在面前,下一秒又闪到了别的地方,宣迪像个跟屁虫一直跟着她跑,好几次跟丢被敌方五个人蹲点针对时,裴蜜总能突然从天而降,挡在她面前,毫不客气地极限操作反杀。

十来分钟后,对面被灭到全员阴影,集体点了投降。

宣迪全程躺赢,被秀到头皮发麻,第一次在竞技游戏里体会到了被保护的爽感,她不可思议道,“蜜蜜你怎么这么厉害?太厉害了,简直男友力max!”

随着游戏停在“victory”的界面,耳机里也传来一声几不可查的男人笑意,

“什么力?”

作者有话要说:  小裴:四舍五入被承认是男朋友了~

-

感谢在2021-08-23 20:00:00~2021-08-24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kit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鬼、许言蔓、青茶理理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死罪 50瓶;夏夏 34瓶;撒格伊伊、素心 20瓶;tomatojy 15瓶;李佩奇的小姜饼、骨碎补、青茶理理、fx、西西崽、小紫、睢竹 10瓶;默、﹏果果糖” 5瓶;嘉期许你 4瓶;一默 3瓶;猫爷、木子寸 2瓶;我是宝贝啦啦啦、沈倦、非洲酋长、三个十一、与余鱼禹遇、大白、54570812、tiamo、十二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