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随身一个武道世界 > 第55章 看热闹
 
陈凡现在也不算是武道世界的新人菜鸟了。

他深知自身的不足,所以每天只要有时间,就翻看各种资料与资讯。

不过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还是要多出去走动一下。

如果不走到只是一滩死水,江湖在于浪荡。否则即便能够在永城、宁城称霸一时又如何?

说不定哪天来一个大佬,看自己不顺眼,自己可能就完蛋了。

如今陈凡在江湖也有了一定知名度。

尤其在宁城和永城这片区域,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所以他并不想以本来面貌示人。

不然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围观。

陈凡听说修为到了锻骨境后,可以改变自己的身高、体型乃至是外貌。

虽然不能随心所欲改变,还是可以与原来有很大不同。

只要不全力厮杀,都不会显露本来容貌,如此自己在外行走方便多了,而且也更加安全。

对此他还是非常向往的。

自己在蓝星行事也可以更加肆无忌惮,让那些天眼都变成睁眼瞎。

可惜,自己距离锻骨还有两个大境界。

如果在蓝星还有人胆敢打自己的主意。

想象一下,自己变幻一个样子,到处搅风搅雨……

对方即便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却是查无此人,那才真的有趣了。

不知为何还有点小期待。

也许自己骨子里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陈凡艺高人胆大,毕竟在这等偏僻的小地方,可以说一声无敌了,所以也没有任何顾忌。一路走走停停,并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

心中还想着,难道古代的那些大侠,也如同自己这般吗?

其实向他这样无所事事的都是少数。

人家外出粗行走都有各自的目的地。

有人为了复仇、有人为了心法、有人为了历练不一而足。

真正的江湖都是恩怨情仇,你杀我后我再砍你、我爱你你却爱着他。

江湖也正是因为这些人与事才精彩起来。

反倒那些文人骚客,更喜欢四处游山玩水。

陈凡就这样莽莽撞撞的一头扎入了其中。

……

荒野中的一处驿站,这里有一家小饭店。

这里可以喝酒、吃饭、饮茶,也可以探听一些消息。

是专为行走江湖的人而提供。

胆敢在荒野开店的,除了一定背景之外,自身也大都拥有不俗的武力。

即便如此也冒了不小的风险,。

风险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荒野本身自带的,另一方面则是江湖人彼此间的厮杀。

这些江湖人有时候可能因为一句话,也可能因为一个眼神而拔刀相向。

陈凡不由想起蓝星某地的一个笑话:你瞅啥、瞅你咋地?然后……

讲究的胜利后还给点赔偿,不讲究的只知道破坏。所以这里的价格也更加昂贵。

陈凡带着蓑笠遮住半张脸正在吃饭,一瓶二锅头已经见底。

本来不甚酒力的他,随着习武之后酒量也见涨,现在也只是微醺状态。

同时听着人们天南海北的胡扯。

忽然听到一阵歌声传来:

沧海笑

滔滔两岸潮

浮沉随浪记今朝

……

对方的嗓音沙哑中略带沧桑,唱的正是自己三笑江湖里面的一首,倒是颇有一些味道。

陈凡向外看去,路上一名三十来岁的壮硕青年,正大步向驿站而来。

对方戴了一顶大檐帽,看不清具体长什么样子。

一身武道服,手提一柄长剑,一副侠客的打扮。

这样的打扮太寻常了,几乎是行走江湖人标配,并不会太过引人注意。

观其浑身气势,竟然是一名强身境巅峰的武者。

距离易筋境也不过一步之遥。

陈凡回头干掉了杯中酒,觉得可能有事情会发生。

他敏锐的差距此人身上有血腥的味道,可能不久前刚刚经历过一场厮杀。

“嗒嗒嗒……”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身后扬起大量的灰尘遮天蔽日。

陈凡不由眉头微皱,最烦他们这些人了。看起来好像非常之豪迈,其实一点也不卫生。

还好自己已经吃饱喝足,喝杯茶就可以继续上路了。

不过他还想继续在这里听人们闲扯,感觉特别有意思。

这几天漫无目的的溜达,通过这种方式增长了一些见闻。

甚至听说了不少的隐秘与趣事。

有些东西网上都未必能够搜到。

譬如不久前他就听到一则传闻。

一个普通人,为了一套外功,竟然在一个大家族做了十年的护卫。

近日终于想办法进入了这个大家族的藏书房,并且如愿以偿的将那门外功心法得到手中。

甚至就连外功心法的名称都为人们所知晓《金钟罩》。

也不知道消息是如何泄露出来的。

起初听到这个名字不由一愣,岂不是自己《铁布衫》的晋级版?

如果自己能够得到肯定不会放过。

仅听名字就知道跟自己的铁布衫非常匹配。

这个名字让他想了很多。

蓝星也有许多武道传说,也许并非都是胡乱编造。

甚至,蓝星与武道世界可能曾经有某种关系。

不然,为何两者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

现在就连功法名称都出现了雷同,他相信这绝不仅仅是巧合。

可惜人海茫茫,又上哪里去找到那不知名的护卫。

所以也只当做一则趣事听听罢了。

只是接下来的一幕,让陈凡来了兴致。

看来有热闹了。

路上放歌的那名青年,听到后方马蹄声后,身形微微的一滞,脚步也旋即加快了一些。

若非陈凡感知敏锐,都不能发现这些细节。

对方明显是想要避开后方的追兵。

看来双方肯定发生过纠葛,青年身上的血腥气说不定也与此有关。

陈凡并不知道双方的好与坏,更没有兴趣见义勇为。

看热闹的心思倒是非常浓烈,或许这也是血脉里的根深蒂固的传承。

青年人知道在荒野中,自己的两条腿跑不过马的四条腿。

即便身为武者也差了太多。

跑本就是人家马儿的天赋,就如同鸟儿飞翔一样,轻功再高也难以做到。

但是青年早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驿站。

也许那里才是自己唯一的生机所在。

也不再有任何掩饰,迅速的向这边奔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