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全家流放到海南(美食 种田) > 第35章 凉拌鱿鱼海蜇丝
 
陆一鸣把这盘菜当作毒药一般, 皱着眉一口吞了下去,然而吃下去的瞬间,他却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东西, 居然如此好吃?

这凉拌三丝中的三丝是鱿鱼丝, 海蜇丝, 还有鸡丝。那一口鱿鱼丝吃下去十分弹滑有嚼劲, 而鸡丝则是更容易浸透凉拌汁水。

同时和鱿鱼丝一口吃下去, 完全浸润了那些辣椒油和芝麻的香气, 味道正正好。

而这海蜇丝又与前两者味道完全不同, 吃下去特别爽滑, 还带着无比的脆嫩,三种口感完全不同,却又在嘴中合而为一,带出一种酸爽辣的口感和极鲜的海鲜香气。

就连在长安, 都吃不到如此享受的美味!

一时之间,陆一鸣都香到忘了这海哲有毒,直接把一大盘全都吃了个干干净净, 就连辣椒油都没舔了个干净,一点没放过。

盘子彻底干净后, 他才想起来海蜇是个害人的东西。

啊啊啊他怎么全都吃掉了?会不会死啊?

陆一鸣吓得捂着肚子, 等着那种疼到肠穿肚烂的感觉上来, 此时, 他却见着谢婉凝上前送给他一杯水,还笑眯眯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一盏茶后, 小雨转晴,东北风转停。

怎么样,这海神娘娘指定的海蜇丝, 小师弟你可信了?”

信她个大头鬼!

照她这样说,就算是牛黄在外面裹层蜜糖,他也能吹成道祖指定好嘛!

陆一鸣“切”了一声扭过头去,根本不接谢婉凝那椰子水,反而是一边紧张的捂着肚子,一边让一众弟子去道观里取来他做的解毒药丸,以备待会食物中毒的不时之需。

一盏茶后,陆一鸣正要把那药丸吞服时,却忽然“唉”了一声。

此时,他抬头望着天空散开的云朵,张着的下巴根本合不拢。

天居然真的晴了,风也不刮了?

而且已经过了这么久,那吃进去的海蜇丝还带着一股子凉拌的酸辣爽口感。

这美味回味悠长,全身上下舒坦的很,根本没有半点事。

难道眼前这个真不是神棍,而是真的海神娘娘义女?

一定是!这本事,就是国师也做不到啊!

那之前他说的那番瞎话…

完蛋了完蛋了!他一定是惹怒了海神娘娘,谢婉凝才会专门找上来对质。

一想到他刚才在真海神娘娘义女面前冒充假弟子的那些胡话,陆一鸣整个人都瞬间石化,差点裂开了。

“香啊!真香!真不愧是海神娘娘指定专卖!就是好吃!

诶,你说陆道长什么时候也能学会这样的本事啊?到时候咱们就直接到道观里吃呗?”

“等我们师父入了门,一定也能跟着师姐学会这练海蜇之术!大家放心!有大师姐带飞,一定没问题的。”

一旁几个小道士和众香客们都已经吃的打成了一片,表情享受地搭着闲话。

然而听完这话,一旁的陆一鸣却是抖了三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

还炼什么海蜇哟,他这个假弟子,应该就快被拿去炼人丹了吧?

不行不行,国师现在肯定在追杀他,他这次要是被赶出琼州,那他就真的只能跳到海里毁灭了!

这下怎么办才好啊?

“来!你的三份凉拌海蜇和凉拌三丝,记得早点吃,不要放太久哦。”

谢婉凝又卖出去几份凉拌三丝后,就看着这年轻轻的神棍表情十分丰富,一会儿脸黑一会儿脸青脸白,五彩斑斓十分有意思。

正当谢婉凝摇摇头,等着他自己想通时,便见着陆一鸣忽然上前几步扑倒在地,抱住她腿,跪着哭喊叫道:

“师姐!大师姐!小师弟知错了,小师弟再也不敢了!

大师姐你就让海神娘娘饶了小师弟吧呜呜呜!”

谢婉凝被这货紧紧抱着一条腿,浑身恶寒地欲要往后退几步。

然而陆一鸣一副誓死要做她腿部挂件的架势,也不管别人怎么看,就痛哭流涕死死抱着坚决不起。

见着一边众人都是一副“哦豁果然如此”的神色,谢婉凝打算踹人的腿顿了顿,叹口气后,只做一副人美心善大师姐的模样:

“海神娘娘一向慈悲为怀,不会同你计较。

只要你炼成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海蜇,就能重新成为海神娘娘的座下弟子了。”

这一番话众人听不出来内涵,然而已经瑟瑟发抖陷入无限脑补的陆一鸣,立马就听出了这话外之音。

果然啊,海神娘娘早就看破了他这些小心思,但是只要他一心炼海蜇,海神娘娘不仅不计较,还会真的收他做座下弟子了!

此时,陆一鸣大悲过后一阵大喜,被云逸昭拎着后领子扔出去好几丈远也丝毫没有意见,反而点头如小鸡啄米:

“嗯嗯,只要师姐肯传授炼法秘术,师弟我一定潜心学习!”

见到谢婉凝点了点头,不仅不指责他的不礼貌,反而还不计前嫌传道授业,陆一鸣感动的眼泪汪汪,一把鼻涕一把泪。

一时间,陆一鸣那大悲大喜感动又心酸的滋味,五味杂陈难以言述,在他打出一个辣椒油味的嗝后,就都化成了干饭的动力。

没办法啊,太香了,这味道太香了!

果然是海神娘娘指定专卖的凉拌海蜇,简直上瘾!

最后,陆一鸣左手两串烤肠,右手一盘凉拌三丝,拂尘都扔到了一旁,整个人吃的半点没有仙风道骨的排面,反而是脸上嘴上满面油光。

等到那两串油滋滋热乎乎的烤肠也全都下了肚,陆一鸣这才满足地抹了抹嘴,忽然觉得自己顿悟了。

他顿时一拍桌子,福至心灵地说道:

“正所谓干饭者皆是信徒,为了海神娘娘信徒更多,我不仅得练海蜇,还得在道观里面开个海神娘娘的烤肠店才行!”

在一旁已经收了摊子的谢婉凝,正吃着那爽口脆爽的海蜇丝,听到这里挑了挑眉没说话,对此没有半分意见。

唯独一旁的道士们一阵咳嗽。

陆一鸣的大弟子今年七十了。此时,他闻着那收了摊却久久散不去的烤肠霸道味道,又想了想以后他们这道观每天醒来就是一股烤肠味…

五十年的道长痛心疾首,差点直接还俗:

“师父,你也要为咱们道观供奉的道祖们考虑考虑啊!”

关键是他这牙口,是只能闻根本不能吃啊!

一众道士左劝右劝,直到谢婉凝出面说了句贪多嚼不烂,这才打消了陆一鸣那魔鬼般的打算。

于是,众道士都松了口气,跟着谢婉凝回了道观开始学习炼海蜇之术。

“炼海蜇,讲究的是平心静气,认真细心,方能从中悟道。

以后你们每日从山下收海蜇,然后拿回来的海蜇就放这个海神娘娘给的明矾粉,两天之后再放醋,然后拿出来晾晒防潮…”

谢婉凝把那几十斤明矾粉都放在了道观、并留下配比要求后。

在小师弟的热情邀请下,她就在这道观里参观了一圈,然后——

那想要改造道观的心就彻底忍不住了!

浪费,这些道士真是太浪费了啊!

比如道观后山一大片的肥土荒芜地没人管,全都长满了杂草,还美名其曰无为而治自然生长???

谢婉凝忍住洪荒之力,赶着这群佛系的道士们赶紧把后面的空地都改进一番,重新收拾。

除掉杂草之后,这几十亩地可以种辣椒种红薯,绝对不愁吃喝。

而至于为什么空出来的地方不炼丹,却还要他们这些道士亲自种地?

劳动最光荣,种田能悟道!

谢婉凝一席话扯完,一众道士都恍然大悟,下定决心撸起袖子好好劳动。

见此,谢婉凝便满意地拍了拍新员工的肩膀,灌了一大碗鸡汤让大家加油干活后,这才披星戴月的下了山。

这一天过的,还真是有些累人啊。

谢婉凝伸了个懒腰,闻着周围那花草香气,不禁放松下来,掩住唇打了哈欠,困的眼泪都差点出来。

“凝姑娘,你要不要尝尝这个?”

谢婉凝睁开眼,就看着月光洒下的山门口处,立着那长身玉立面容俊美的青年。

云逸昭那摊开的手掌中,放了几颗淡白色的糖果。

“不是让你们都先回去了吗?你怎么还在等?

你这是什么糖果,奶糖吗?”

谢婉凝拿起一颗咬到口中,却忽然被那味道中的刺激感一下子激的眯了眯眼。

这个味道…

“这么晚了,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去,我过来接你,也能让谢伯父伯母放心。”

那薄荷味的微辣刺激感,还有蜜糖的甜味同时入口。谢婉凝拿舌尖一舔,却没有那薄荷叶子苦涩的感觉,而是甜丝丝的味道。

有点像现代的薄荷糖,可是又要比现代的薄荷糖味道更纯粹自然,也甜了许多。

薄荷糖这种东西,现在整个琼州应该都没有,想来在这里也不会太过受欢迎,但这个味道,她倒很是喜欢。

谢婉凝抬头,看向眼前青年那温润的眉眼,愉悦地眼角一勾:

“这是你做的?”

“嗯。”

云逸昭收回手,又想起了那薄荷叶的味道。

昨日好奇尝试时,只觉得入口时清凉,随即而来的便是一种辛辣刺激感,等到咬几口后,便是叶子汁液里带出来的苦涩。

算不上味道多好,但却足够让人在困顿疲惫的时候醒神。

想到每夜看到的那盏总会亮到很晚的灯,云逸昭便开口道:

“总是顾着给别人做美味,你自己日日吃的却不上心。以后不如换成这薄荷糖如何?”

听到这里,谢婉凝舔了舔那舌尖上的清凉的蜜糖味,忽然就眉间舒展。

清甜爽口而又温凉,甜味不过腻却也不过淡,味道刚刚好。

这个男人,倒是不只长了一张好脸啊。

谢婉凝正要应下,低头间却看到了云逸昭手上的细小伤痕,忽然就怔了怔。

想来也是他不会做饭,才被菜刀伤到。

谢婉凝抿了抿唇,上前几步,抬头含笑看他:

“不行,你这薄荷糖做的不够甜,一点味道都没有。

不信?

那你来尝尝呀。”

月色静谧,眼前的美貌姑娘披着月华抬眸,近在咫尺的距离,仿佛让呼吸都融在一处。

云逸昭只轻轻低眼,便对上了她那上勾的桃花眼和眼角那张扬妩媚的泪痣。

视线再往下一点,便是她那沾着些水润的饱满唇畔,带着些薄荷糖的甜美气息。

“扑哧”

谢婉凝看着云逸昭忽然就僵住不动,脸上表情如常,可是耳朵尖却掩不住偷偷红了。

平日里一贯温和却疏离清冷的人,此时忽然红了耳尖,看起来可爱的紧。

她忽就想起自己原先养过的一只萨摩耶,见着她就摇着尾巴,那耳朵捏起来热热软软的,又可爱又乖。

晚风带着树林里桃花的香味吹过,谢婉凝弯起眉眼看向他,忽然就带了几分恶劣的逗趣,故意说道:

“怎么?难道是想让我喂给你吗?

你要是直说,那倒也不是不行哦。”

“我…”

云逸昭开口时,忽觉得自己这声音带了几分暗哑。

他抿了抿唇,立刻闭口不言,目光却紧紧追随着那沾染了蜜糖味的水润红唇,半晌未动。

唯独修长的手指掩在袖间,暗暗捏紧。

【叮,您已完成16级主线任务,获得潜水拼图1,积分8w。

恭喜您升级,获得领主地图10米,背包格子12。

17级主线任务,为琼州gdp贡献5000两,获得鱼枪1,造船套装1,积分9w。】

这个任物终于完成了!潜水套终于要来了!

听到这个声音,谢婉凝眼前一亮,仿佛看到了潜水套和金钱在向她招手。

她顿时把那一把薄荷糖往云逸昭手里一塞,说了句“你自己尝吧”,就径直在前面快步走远。

云逸昭:……

忽然之间,想起秦嘉志说过的什么女人心海底针。

云逸昭摇头苦笑,将一块薄荷糖吃到嘴中,却惊讶地尝到了那股不腻不淡的蜜糖甜味。

他便怔了怔,随后眼底带起一派笑意。

就算是海底针,也未必就捉摸不到。

总归,来日方长。



作为在零零七中脱颖而出的行业带头人,在搞事业面前,谢婉凝心中根本无男人。

很快回到家后,她立马就翻出了系统,然后开始查看奖励内容。

下级奖励居然有两个,一个是潜水用的鱼枪,另一个是造船套装,这两个东西,还真是她正需要的。

鱼枪这个东西,原理其实和古代□□有些相似,而既然是鱼枪,这□□的末尾却绑着一根结实的绳索,方便在海里射出之后将鱼拉着收回。

这东西,是在海里能够捕食几十斤的超大肥鱼必备!

而至于那造船套装,想来也肯定要超出古代的科技水平,应该能让船体更加坚固庞大。

她现在没有渔船,每次捕鱼都得付一笔不菲的租金。等造一条属于自己的坚固渔船后,也能不用受别人束缚,按照自己的心意开得更远了。

激动完后,谢婉凝立刻打开了这级奖励的潜水套。

等到一阵五彩斑斓的黑光闪过,谢婉凝看着眼前那碎成几千块的方块时,眼角一抽。

居然是她之前没仔细看,她这次,得到的不是整个潜水套装,而是——

特么的几千块拼图!

【叮,拼图千千块,游戏就要肝。

亲亲,熬夜肝游戏有什么意思呢?坚持氪金,帮您拒绝熬夜,心平气和又养生哦!】

谢婉凝:……策划组绝对都是不可回收辣鸡!

氪金是不可能氪的,面对那一盒子几千块的拼图,谢婉凝咬咬牙,又吃了两颗薄荷糖,熬夜肝了一晚上游戏,拼完了——

大型拼图游戏的一个头…

这拼图,简直魔鬼!

有好几千块也就罢了,且这拼图上面的一块块图案还特别类似,简直就是在几千块之中找不同。

要不是这全息系统自带打光,她一晚上眼睛都能瞎了…

这究竟是从哪里找来的魔鬼又辣鸡的策划组!

游戏太容易沉迷,谢婉凝没忍住熬了一夜,第二天起来自带熊猫眼,直接把老爹老娘吓了一跳。

无论谢婉凝怎么说她没事,自家爹娘也不让她下厨干活了,直接当成国宝扔在家里,好吃好喝就差供起来养。

就连天天摸鱼的咸鱼秦嘉志,见了她那熬的通红的眼,也励志的当成成功鸡汤吨吨吨喝了一大碗,感动的熬夜奋起加班…

谢婉凝这波解释不清,干脆就远程规划,指挥自家爹娘开始重组二楼,为私房菜馆开业做准备。

先定制十几套高级豪华家具,并且再做几个隔间包厢出来,餐具也要力求高大上,最好在用小羊皮搞个软和的沙发。

逼格起来了,才能方便把菜单上的价格尾数全都加一个零!

而这几日玄清观的凉拌海蜇丝也走上了正轨,谢婉凝不用操心,再加上被当成国宝出不了门,干脆就窝在家里潜心拼图。

终于,听到久违的叮的一声响起,那魔鬼潜水套装拼图终于拼好的时候,谢婉凝看着外面的太阳,悠悠吐出一口气来。

快半个月过去了,这潜水套装,她终于拿到手了!

这潜水套装和现代常用的几乎别无二致,从头到脚还有氧气瓶整个齐备,质量优越。

闻着外面那带着些潮湿咸味的海边空气,听着远处海鸥的鸣叫,谢婉凝一颗心都兴奋雀跃起来。

闻着早饭的香味,谢婉凝出门随便拿了个糙米馒头包到油纸包里,临出门前想了想,干脆回来说道:

“娘,你今天晚上别做饭了,煮上米饭就行,等我晚上回来,来个鲍汁捞饭。

小小,晚上记得空着肚子哦,咱们今天,要好好吃个深海海鲜大餐!”



“哥你开什么玩笑!

这船不是去临安祖母家,是直接去琼州的?哥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

海面上,只见一艘船队前后几十搜的渔船,体型庞大还点着花灯,而船队上不少带着武器的家丁,更显示出那商船东家的家财实力。

正其中的那船上,此时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质疑。

杨水碧握着栏杆,此时被她哥哥气的头都懵了。

从海州到临安,海路就几天功夫而已。她就觉得不对劲,这船队在海上行了多天,却还没到目的地。

多次询问之下,今日才从自家“好”哥哥嘴里得到了真相。

他竟然是要带她直接去琼州!

那个贫瘠荒凉到,去了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的流放地?

想到琼州那地方,杨水碧顿时皱了皱眉,对她亲哥哥的行事作风极为气恼:

“哥!你为何要带我去那里?

琼州那可不仅是个贫瘠地,这最南端的流放地,可是皇帝最厌恶的官员流放之所,恨不得他们滚到最南的地方永不回来啊!

莫非是你们觉得我杨水碧不能讨夫君欢心,迟早是个给家里丢脸的弃妇,现在就已容不下我了?”

“好妹妹,你这是要戳哥哥肺管子啊!哥哥还能对你不好吗?你这张嘴就饶了我吧。”

听到这话,杨源是双手合十,不住低头服小认错。

许是他们商人家格外不想让人说一身铜臭味,自家妹妹从小被爹娘请了十几个嬷嬷教导,培养的既大度又贤淑,风范气度完全不输给世家贵女。

然而私下里,自家妹妹这从小牙尖嘴利爱逞强的性子,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当哥哥的知道。

杨源被妹妹追着打了几下,赶紧解释道:

“我要不把妹妹你骗上这条贼船来,你肯跟我去那琼州吗?哎哎哎别打了诶!

妹妹你听我说,哥哥是觉得你整日闷在宅院里都快有心病了,便想着带你出去散散心啊。

周掌柜说的倒很有道理,海岛蓝天碧水又天高水远,散散心也是不错。”

杨水碧听闻,却是皱了皱眉,脸色不大愉悦的哼了一声:

“这个周昌,尽出馊主意!要论好地方,江南多的是。琼州那地方既远又不方便,有什么好去的?”

简直是不明白她哥脑子犯了什么抽,杨水碧气的半死,但都已经上了贼船,她也总不可能跳海里游回去。

杨水碧气闷了一阵,想起来另一件事:

“对了哥,我听说我前脚离开长安回来后,那姜鸿似乎也来江南了?

哼,算他还知道来哄我回去。

反正这次回去后,哥你一定要压着他跟那个白双双划清界限。又不是血亲,整日腻腻歪歪杵在一块,看的我都恶心!”

这话听完,杨源唇角笑意敛了敛,没敢看妹妹的眼睛,心里暗自叹了口气。

唉。

妹妹因为这事情上个月气的生了大病,这才缓过来,还是暂时不要让她知道了。

想到这里,杨源没敢说那姜鸿来了江南后,根本就没上他们杨家门。竟然是直接在江南找了一个船队,急急匆匆地登上船便不知道去了哪,再没了踪影。

这个姜鸿,借着他们杨家的财势才兴旺了他家那险些落败的门楣,将人娶过门后,竟敢如此对待他家的掌上明珠!

杨源一时间气的有点想让自家妹妹和离,然而想到女子和离要遭受多少非议,便也不敢替妹妹开这个口拿主意。

他勉强笑了笑,摸着妹妹的头开口:

“好妹妹,你不是一贯最喜欢吃海鲜吗?上次带回来的那琼浆玉液便是琼州产的货。

而且周掌柜说了,那里最近来来个厨娘,做的海鲜可是一绝,哥哥便带你去尝一尝。

要是外地都吃不到,你不去岂不是要错过了?”

“什么海鲜不能运到咱们家里吃,还要我亲自跑那么远?”

杨水碧不太明白,然而很快就想起前几日那琼浆玉液,还有虾皮紫菜汤的味道来。

她们江南的大闸蟹和海鲜也不错,但她从小吃到大都快腻了。

深海里捕捞上来的绝顶美味倒是好吃的很,但就是太少了,指不定琼州有更好的也不一定。

想到那肉质鲜美的绝顶海鲜滋味,杨水碧心平气和了几分:

“那好吧,就在琼州待上几天。不过先说好啊哥,就几天,等我吃腻了咱们就赶紧回来。

琼州那地方据说又穷困又破落,太阳还大,我可不想多待啊。”

作者有话要说:  富婆小姐姐她带着金银来啦!

来之前:回回回,快回去!

来之后——

终于要解锁深海海鲜大礼包啦!

红包~

感谢在2021-09-13 19:14:30~2021-09-14 20:50: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二 6瓶;花椒味秋月梨 2瓶;44810439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