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天神医嘱 > 第165章 宗谨父亲
 
  “对不住了,石老板!”
两个保镖同时上前,一把扣住石老板的胳膊,架着他,把他强行带书了酒店。
“你们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敢惹我,小心我让你们在整个临海市,都做不了房地产的生意!”
“哦?石老板这么厉害的吗?老王吩咐下去,让李正成带人去查他的企业,查不出来东西,全都给我卸任!”
“是。”
老王应了一声,开始去后面打电话。石老板见状,吓了一跳。秦炎是什么人他不知道,但老王是什么人他可是知道的。
就连他的上司对于老王,都是毕恭毕敬的存在,更何况是他。
“你,你到底是谁?难不成你是凤凰门的掌门人?”石老板被架出去前惊恐的问道。
“恭喜你,猜对了。”秦炎喝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然后他看向了在场的所有人:“你们之中还有谁有什么问题吗?有的话,现在说出来还来得及。”
众人见到了石老板的下场,这会秦炎再问起来,纷纷低下了头,不敢与他对视。
秦炎见没有人回答,脸上有恢复了微笑,只不过这微笑在别人看来极其危险。
“那既然大家都没什么问题的话,宴会继续!”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各大老板纷纷开始打电话。
“喂,别查了,对对对,赶紧回来……”
“什么,已经开启了?现在开始停止一切调查!不惜一切代价……”
各自又和刚才一样开始停止调查。
事情解决完了之后,宴会开始步入正轨,宗瑾也从台子上走下来和秦炎一起吃饭。
与他们同台吃饭的是宗瑾一开始就已经确定好了合作关系的供应商,宗瑾负责和他们谈生意,而秦炎则只负责吃饭。
“怎么样,没给你丢人吧?”宗瑾拉了拉椅子,坐在了秦炎旁边问道。
“没有,你做的很好。”秦炎举起一杯红酒,和宗瑾对饮起来。
完事之后,宗瑾这才看向桌子上的众人,一改面对秦炎的时候那种温柔,又变成了干练的样子。
她站起身,环视了一下餐桌上的众人,举起自己的酒杯,沉着的道:
“这次的会议,对凤凰门来说,将是一个重大的转折。从今天起,凤凰门在临海市,甚至是向更广阔天地征战的沙场上,都少不了各位的支持。”
“我,代表凤凰门,首先谢谢各位!”
言罢,为了表达诚意,宗瑾直接把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各位老板见状也纷纷鼓掌表态,并承诺一定会和凤凰门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这也是他们求之不得的机会。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所有人都开始了互相交谈。秦炎有注意到,即使是在临海市这种国际大都市的建材届,依然是存在着三六九等之分。
就比如,和宗瑾坐在同一桌的这些人,便是行业的顶尖人群,他们自成一体,互相交流,合作,很少接受新鲜血液的加入。
而距离宗瑾很近的这几桌,便是这个行业的中等人群,他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他们也拒绝新鲜血液的加入,体现出强烈的排他性。
而最远、最边角的那几桌,秦炎倒是看到了很多年轻人,和一些新兴的企业家。他们拥有者极高的热情,看不起那些排他的中层或高层,他们认为只要自己努力,终有一天也会到达那个地位。
当然,也不排除一些一辈子都呆在最边角的人,他们则显得意兴阑珊,喝着茶,自己聊自己的。
也有一些人想要通过这次的宴会,认识一些比自己阶层高的老板,跻身更高的阶层,可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
秦炎默默地观察这一切,心中觉得有意思。
就在这时,有一个大概五十多岁的老者来到了秦炎这一桌。
秦炎有注意到,他是从最边角的那边过来的。他以为这个又是一个想要跻身高层的人,不禁一笑,别人想要突破一层都已经有那么多人被拒绝,更别提这个想要一飞冲天的了。
不过秦炎敬佩他的勇气,这么老了,还这么努力,如果是秦炎的话,看在他这份勇气上,说不定会帮帮他。
可是下一刻,这老头一出声,秦炎就愣住了。
“闺女,你能不能,给爸爸一个机会……”他满脸祈求地看着宗瑾。
宗瑾看都没看他一眼,继续吃菜喝茶,仿佛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秦炎回想起来,宗季同似乎之前提过关于宗瑾父亲的事情,当时秦炎还没怎么在意。
可是现在父亲亲自找上来,前来低头认错,倒是让秦炎有些意外。
秦炎碰了碰宗瑾,并示意她回头看一下,宗瑾看了看秦炎,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回头对那老头道:
“你不要来找我,你去找我妈,等她什么时候原谅了你,你再来找我。”宗瑾平淡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平静地就仿佛面对一个陌生人。
“可是,瑾儿,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了啊。”老者面露难色,看着宗瑾。
“她为什么去世,你不知道吗?”宗瑾突然暴怒,吼道。
声音之大,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侧目。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呼吸了一口,强行让自己重新冷静下来。
“我不可能原谅你,也不可能给你机会,这事情我已经和我叔说的很清楚了,请你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
老者闻言,眼神渐渐变得落寞,秦炎看到他的背后的那只手握着一包薯片,突然大受震撼。
他把薯片放在了宗瑾的桌子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仿佛一瞬间老了好多岁。
“瑾儿,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母亲。但你要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当年,并不是为了美色而和那个女人走的。”老者解释道。
宗瑾看了看桌子上的薯片,仿佛又看到了母亲生前操劳的样子,又看到她在病床上痛苦地样子,心中的恨意更深了。
“随你怎么说,但在你拿出证据之前,我不会相信你的。”这句话她几乎是在咬着牙说出来的。
老头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