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帝国之证 > 第七章:突破,遇匪徒
 
穿过龙渊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而他的声音却还在附近回荡“好好感受!吾之道。天之道!吾即是天!”伴随着所谓的仙人离开后…龙渊在马上慌忙的检查自己的身体,他有一种感觉好像身体发生着什么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龙渊用精神力检查完自己,确认没有问题后。身体却莫名其妙的发起光来…

此时的龙渊,整个人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点燃一样。周身自然的发出光芒!身体也极速的变热。雨点滴落在身上瞬间就被蒸发掉了。

从马被上跳下来,龙渊发现伴随着身体所发出的光,自己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强!

龙渊意识到“这是高人在指点自己!又想到仙人化作一道流光远遁时,所说的话…”立马进入修炼状态,试图领悟仙人所说的天之道!

伴随着龙渊开始修炼,周身的光芒越来越耀眼,最后变成了一个光人,此时的龙渊好像领悟了什么,慢慢进入了顿悟状态,开始领悟所谓的天之道。

自身的天赋神通也因为龙渊的顿悟,开始觉醒!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天空也慢慢暗了下来。而龙渊也终于在领悟了天之道后傻眼了…(天之道:全方位强化自己对于气的掌控)

自身的天赋神通也觉醒了!(帝王天赋,霸王之怒:强行扭曲现实,己方全员强化!)

龙渊感觉到自己强大的力量,精之一道:大将军之境!!

龙渊朝着红衣仙人化作流光远遁的方向拱手一拜,说道:“多谢仙人点化,炎龙家!龙渊感激不尽!”

说完话,转身骑上马,继续向分家的方向前进。走了三个时辰,来到了一家破庙前,龙渊牵着马,走进庙里,在一处位置,安置好马。自己也在一处位置准备休息准备第二天在赶路…闭上眼睛,想这事情,慢慢入眠。

第二天早上,龙渊骑上马开始赶路。在路上,龙渊骑着马吃着干粮。突然听见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龙渊一边吃着干粮一边望向打斗的方向,伴随着龙渊靠近,发现是在打劫。

一边看上去好像是一群商队,一边是一群贼寇。两边打的有来有回,好像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龙渊骑着马绕路边上,准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继续赶路。按照这个速度,估摸着还要五天才能到分家。

龙渊想到:“从炎龙府到九河郡花了三天时间,骑马到分家还要在花五天时间,不能再拖了,必须尽快到达分家了解情况,以为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为父兄负担点压力了。”

在人群打斗里,一位衣着华丽满身是血的女子对着龙渊喊道:“孩子帮个忙,我们是九河郡西方王家的商队,你去西王城王府帮我带个话,商队被贼匪九头虫劫了,请求支援。”

龙渊看了一眼那个女子,骑马继续向前,思考着自己的事情,没有说话…

龙渊不可能帮她去西王城带话,因为不顺路…

炎龙家面临生死存亡之际,父兄在光洲与白马贼兵交战,尚且不知胜负如何?自己既然觉醒天赋神通,实力也到了大将军的境界。不快马加鞭去往分家,为家族出力!怎么可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那个女人见我没有回话,正准备说些什么时。突然一支箭射中她的后背,她吐了口血,慢慢倒在地上。双眼血红,声嘶力竭,好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大声喊道:“求求你了,去西王城王府带个话,感激不尽,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继续骑马向前赶路。龙渊知道,那个女人八成已经死了,被射中心脏要害,不可能活。

突然又一支箭射了过来。龙渊轻微偏头躲开继续赶路。射箭的人是贼匪中的小头领,在发现有人路过以及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后,第一时间决定射杀那个女人和骑马的龙渊,以绝后患!在发现没有射中后这个贼匪惊讶一声,对旁边几个贼匪道:“咦!居然射偏了?好运气。你,你还有你去吧那个骑马的小孩做掉,以免夜长梦多。”其中一个贼匪道:“啊,能躲开马三爷您的箭,那是兄弟几个能应付的!”马三大怒道:“老子射偏了,明白了吗?你们认为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能挡住我的箭!快去,不要让他跑了。抄近路,到我们设陷阱哪里,快!”说完骑马朝着战场的中心方向冲去。

“明不,明白。”三个贼匪骑上马,朝龙渊方向敢去。而龙渊继续向着炎龙分家敢去。

三个贼匪骑马抄近路,在要道上埋伏起来。准备好后,三个人开始聊起天来。

贼匪甲说到:“你说,五当家居然射偏了,那小子真是运气好啊。”

贼匪丙:“是啊,当真是好运气。五当家的箭术可谓是百发百中,就没有想过五当家的箭会射偏的。”

贼匪乙:“运气好?他要是运气好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等下准备动手时,手段都使出来,别让他跑了。”

贼匪丙:“知道了,等下吧他宰了,马给我,其他的你们分,我不要。”甲:“好,没问题。你们先看着,我去旁边撒尿。”

贼匪乙:“去吧,我们抄近路,那小子起码还要半个时辰才能到。等下杀了他,他身上的钱我们俩五五分。”

就在这时候龙渊的身影出现在三个贼匪的视线里,贼匪乙先是一脸懵逼之后眼冒绿光一脸贪婪到:“这么快,他的马绝对是一匹千里马!发财了!”

贼匪丙提着裤子跑过来,大声说道:“马是我的!马是我的!咱们刚刚可是说好了。你们要钱,我要马。”

贼匪甲说到:“不可能,等下钱兄弟们一起平分,那小子其这千里马,身上肯定有不少钱。马交给当家的,你想想,几位当家能让你骑一匹千里马。快埋伏起来,绊马索准备好没有?等下准备动手。”

龙渊骑着马在靠近贼匪埋伏的路上停了下来,在刚刚靠近贼匪的埋伏的,就发现他们三个了。

龙渊大笑到:“你们几个,也敢埋伏我,找死。老子做匪的时候,你们还没出身呢!”

两个贼匪藏在草丛里,偷偷往后退了一点点,弄断一根线。

贼匪甲想到:“这个小家伙也是贼匪?说话的口气好大,有点不对劲。好像一点也不害怕我们。”

贼匪丙说到:“那个小屁孩口气怎么这么大,还发现我们了??不对劲。那家伙有可能不是意外躲开五当家的箭。先看一下情况。”

贼匪乙在路边山坡上,看见龙渊在他们准备的陷阱中心,而底下那两个人没有动手,反而让他用陷阱。感觉有点奇怪,对付一个孩子要用陷阱?

犹豫了一下,一咬牙,率先动手。

贼匪乙砍断旁边树上绳子,无数巨石从山坡上滚下来,而贼匪乙也骑马从山坡上朝龙渊方向杀去,想到:“可千万不要吧马给砸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