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三章 七星卦
 
  江湖中于明,无人敢动万金堂。

  万金堂以交易情报为生,却依旧能在江湖上屹立千年而不倒。究其原因,还要追溯到灵魔大战落幕以后,虽然灵族与魔族也损失惨重,但是人族受累最深,流血百万。万金堂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由灵魔两族领头者与人族守护者龙渊皇朝牵头,用来制衡各方势力的组织。

  但谁肯落得把柄在他人手中?暗中欲除之后快的,不在少数。因此,比起天地门这种到处都有富丽堂皇门面的镖局,万金堂的联络便复杂而神秘——凡有万金堂的城门口,都栽种着两棵古树,只需在上面挂一黄牌,不必留任何信息,倘若万金堂接受了交易,自会取走黄牌找上门来。

  虽然白筱不是做交易的,但也需要挂牌联络。

  白筱挂牌足有三日,夜里突然听得门窗响动,却又无人,次日一早,却见床脚出现一支金叶,正是万金堂的标志。金叶上有一行小字,上书着“一掷千金,白马归亭”,与她怀中金叶子上所书一模一样。

  “白马归亭,在西十里的剑璧山上。虽山不高,却势险,车马难登,所以叫白马归亭。”

  “你对这里甚是熟悉。”

  “自然,白虎坛可是专负责西方生意的,西方地理焉有不知之理。”白筱勒马悬缰,抬手遥指道:“那便是剑璧山。”

  凤沉璧也抬眼望去,不足二里,有一座小山映入眼帘,峰顶一座小亭一览无余。其山势像是被剑生生劈断,虽不是蚕丛鸟道,但确实车马难登。二人扬鞭片刻,已经来到山下,却见这陡峭的山壁上出现一排只有一足之地的石阶,皆是新造,似乎是被人用内力嵌入了土中,一直延伸到白马归亭去了,白筱见状,与凤沉璧笑道:“这万金堂的待客之道倒是奇特,我们且上去见一见收金者有什么名堂。”

  二人下马登梯,皆身轻如燕,足踏石阶飞身而上,白马归亭中空无一人,却有三杯清茶尚温,留有余香。白筱见三个杯上分别有字云“枕戈饮血”“抱布贸丝”“醍醐灌顶”,顿解其意,将那“抱布贸丝”饮尽,霎时间眼前一花,脚下腾空,眼前一片漆黑,头上又有石阶关闭的轰鸣,还未镇定心神,已经置身于一个空旷的石砌大堂之中。

  石堂两侧各有一排雕龙石柱,上点的盏盏铜灯不知是什么原理,十分明亮,将庞大的地下空间也照的与地上白昼无异。石柱的尽头是一条甬道,里面可见地上一般的木质建筑,似乎是几间客舍。

  “饮‘抱布贸丝’者,报上名来!”一名全身黑衣,连面孔也藏在黑布之后的背刀侍者立在通道入口,大声说道。

  “天地门白虎坛白筱,与凤凰城凤沉璧,求见此地收金者。”

  “在此静候!”侍者语气冰冷,说完转身便走,此地除了那些石柱铜灯,再无它物,处处透着阴冷,白筱与凤沉璧只得静静等候,不知过了多久,那侍者才又折返:“你二人跟我来吧。”

  “多谢。”白筱抱拳道谢,侍者却并不搭理,依旧是转头便走,白筱见这侍者态度轻慢,不由有些不满,正待发作被凤沉璧拦下,白筱见凤沉璧对自己摇头,才“哼”了一声,跟上了这名侍者的脚步。这侍者带着两人穿过回廊,行至一处院落,但见那桌椅围墙皆是石制,也无任何彩绘,皆是青石灰瓦本身颜色。只有院中一方涓涓冒着清泉的水池中,有着不知什么品种的水生芙蓉,算是为此地增添了一抹生机。

  “你在那间别院等候,收金者只见她。”侍者说着看向白筱:“你可以进去了。”

  “等……”白筱话还未说完,侍者却已经离去,落得凤沉璧与白筱面面相觑。

  “筱筱,我在别院等你便是了。”

  白筱只得点头应允,房间中鸦雀无声,她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入目先是一只龙盘凤香炉,正对门口,缕缕檀香袭来,房中光线暗淡,一道雕刻有奇珍异兽的屏风将本不宽敞的房间隔成两段。

  “天地门有云‘总揽万物通天地,信用众生贯古今’,果真言出必行。”屏风之后忽然有一低缓男声传出,语气冰冷无一丝笑意:“白坛主,你与凤少城主前番取回金叶子之事,我已知晓。”

  “收金者有这么大的排场,取一枚金叶子,何劳我天地门,还搞这些鬼鬼祟祟的把戏?”

  “非也,既然是我万金堂主动与天地门做的交易,我当与白坛主详谈,可入内一见。”

  白筱本以为屏风之后的男子是故弄玄虚,没想到竟准许她与之见面,虽感惊讶,却也没有再观察之心,当下便转过屏风去,只见一男子正端坐在案前看书,案上亦点着香炉,他一身黑袍,除去袖口有零星几点深蓝花纹便再无点缀,上半张脸以银质虎纹面具掩住,但是能看出其棱角分明,仪表不俗,又因肤色带着几分苍白,周身便透出了一股冷意。

  白筱端详一番,便已经知道此地收金者身份,当下抱拳笑道:“想不到此地收金者竟是苏堂主。”

  “此般年纪就能够成为坛主,白坛主果真有几分眼力。”这黑衣男子合上手中书卷,抬眼看向白筱,微微颔首:“在下正是万金堂堂主苏空世。”

  “敢问堂主,为何只见白筱一人?”

  “万金堂与白坛主做的生意是一回事,将你的踪迹告知凤沉璧少城主相助于你,是另一回事。”苏空世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白筱闻言也不反驳,席地而坐后才取出金叶子笑道:“总听闻万金堂神通广大无所不知,今日听堂主一番话,果真名不虚传,此乃镖物金叶子,天地门在此交还。”

  “无所不晓,总是外人以为,世上有多少人昧着真心藏着前事,我万金堂非其人,也做不到事事皆知,单论诛道宗一件,就心感惭愧。”苏空世接过那金叶子看也没看就放在案上,又忽然话锋一转道:“但白坛主一直所寻之事,万金堂倒有些许线索。”

  “苏堂主知道我想问什么?”

  “风息锻造令。”

  白筱脸色一变。

  苏空世说的不错,她正在寻找风息锻造令,两百年前重铸神兵天雀翎所用的那个风息锻造令。

  “苏堂主开什么价钱?”

  “此事白坛主当真要知道?”苏空世没有回答白筱,反而问道。

  “自然。”

  “好,万金堂应下这交易,至于价钱……”苏空世话刚说一半,突然站起身来,看向书案之后摆放着的第二扇较小的屏风:“烦请白坛主于此屏风后暂避,有客人来了。”

  “堂主不怕我走漏了交易风声?”

  “你自然不会。”苏空世拉开屏风,竟有一道暗格,不大不小刚好可容纳一人。白筱虽满心疑惑,却还是躲了进去。

  片刻之后,白筱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

  “劳烦收金者,小可有礼了。”

  “既是饮了‘醍醐灌顶’,来者是客,不知先生所问何事?”

  “小可想问之事,乃是百年来行踪神秘的兵神风息氏,想必堂主有线索。”

  白筱闻言,不由一惊。想不到竟有如此之巧,同一时间,除了自己还有人来问风息氏下落。

  她想见见来人的面貌,可这暗格密不透光,只能到听声音。白筱心中好奇,于是趴在门板上留神静听,突然听到苏空世冷笑一声,好似有什么扑倒在地,接着屋中再无声息。

  屏风突然被拉开,映入白筱眼帘的却是一颗滚动的人头,鲜血溅了一地,不远处的地上倒着一具无头尸体,看样子竟是被丝线一样的东西生生绞断的。

  白筱望向苏空世的左手,他小手指上缠着一条细如蛛丝的透明丝线,末端已经没入了尸体,滴滴血珠在昏暗的光线中冒起青烟,很快就蒸发不见了。

  “这……莫非是风息氏五大神兵中的靥劫?”白筱惊呼,想不到靥劫竟然是在万金堂的手中。

  兵神风息氏传至今日十七代,前十六代兵神代代有名物。其中除去一代兵神为凰族所铸天器焚凰剑,有五把兵器尤为精妙,称作五大神兵,分别是剑王谷的剑神之剑御句芒,三相会的刀圣之刀一断锟铻,天轮寺的方丈法器岁星金花杖,逍遥宫现任宫主云宫天的云扫拂尘,以及传闻中不知在何处的天蛛丝靥劫。除此外尚有十大名物,白筱手中的青垣绯痕与凤沉璧手中的绝浮沉在此列。

  “白坛主亦手握风息氏名物青垣绯痕,区区一件兵器,何足大惊小怪。”苏空世对所持兵神的五大名器似乎并无骄傲之心,更是对屋中多出一具尸体浑然不在意,小指一动,靥劫蛛丝已经收回袖笼之中,“风息氏一事,我与你说。报酬且不必谈,只要日后白坛主能答应我一件事。”

  “堂主所开条件,未免过于笼统了。”

  “白坛主放心,绝不会是违背人伦道义之事,更不会强人所难。如何,你可要听我这条消息吗?”

  白筱见苏空世负手而立,盯着自己等待下文,虽然眼前这情景诡异非常,却不知为何白筱能感受到苏空世所言非虚,当下只好点头道:“我答应你。”

  “那便成交。”苏空世又将那锦帛递出,“兵神世家风息氏,早在二十四年前,遭遇了劫难,几乎所有族人死于非命。”

  “什么?!”

  苏空世不顾白筱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风息氏究竟发生了什么,万金堂确实不知,但能肯定是被灭门。”

  “竟会发生这等事!”

  “神器风息锻造令,不,不如说风息锻造令这个传说,本身就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其存在,两百年前风息氏到底如何重铸天雀翎没人知道,因此万金堂不会在此物上费力,所以万金堂不知道其下落。”苏空世略微停顿,伸手指向白筱手中锦帛继续说道:“但风息氏自被灭门至今,隐居所还未曾有人到过,白坛主若是去查访一遍,说不定可以有所收获,甚至若有那风息氏的遗孤,也不无可能。”

  “这是风息氏隐居之地的地图?”白筱闻言打开锦帛,只见上面绘着的是烈火域群山中,一座名为“飞来一线天”的山谷,纵使白筱对龙渊大陆西面的地理烂熟于心,却当真不知在烈火域中竟存在这样的地方。

  “正是,此地如不留心,日日路过也寻不见入口。”苏空世答道:“若想入谷,需记得一句‘三涧秀水皆揽结,便将此地巢古松’,就可见这飞来一线天所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