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四章 万金堂
 
  清风徐徐,白墙青瓦间,绿柳低垂,百花铺路,曲折游廊尽头种着几株芭蕉,掩着一方小亭,亭柱皆有藤萝缠绕,石阶之下,开沟仅尺许,引一股清泉到此,顺着几支精心雕刻的竹龙口中缓缓流下。

  亭中纱幔微动,烟雾缕缕,若有如无的香气浮动在空气之中,却是一男子在看书。这男子并未束冠,乌发随意披散,只在发尾以白色缎带松松散散地扎起,垂在右肩,面若冠玉,眼似琉璃,端的是十分清俊端正,倘若是一身白衣,当称得上仙恣俊逸,超凡脱俗,只可惜他却是一身黑衣,除了中单是白色,腰封上绣了几朵银丝莲花以外,再不着半点颜色,甚至连所系绦带,所穿鹤氅,所披斗篷都是黑色,好似穿了一身闷热的夜行衣,如此打扮,直接折了他的天人之姿,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这男子看似全神贯注读书,又好像心不在焉,多时没有翻动一页,不知道过了多久,听得脚步声寻花而至,抬眼一看,纱幔被人撩起,身穿青衣的女子,笑的一脸狡黠,左眼下阴鱼泪痣醒目。

  “小荷花,我有话问你。”

  被叫做“小荷花”的男子,蹙眉起身,声音好似甘泉清冽,却又让人觉得冷漠:“你又来了。”

  “我这回不是来偷药的。”白筱连忙摆手,又自来熟地走进来坐下,随手翻看男子方才看的医书:“放心吧,我不偷你东西了,小荷花。”

  “随意翻他人之物,我听说这叫无礼。”男子一把按住医书,仍旧皱着眉:“何事?”

  “总皱眉会长皱纹的,你不知道吗?你看,这是喜……怒……哀……乐……”白筱对着男子做起了鬼脸:“这才叫人,别总当自己还是花,人是有表情的。”

  “你又是来和我说这些废话的吗?”

  “洛神医,洛渠楚洛神医,你不觉得你继承神医称号以后,连她们神医的怪脾气也继承了吗?你怎么就不学学普通人。”白筱叹了口气,这朵花,自从师从洛决明学医以后,本来学人就不怎么像的他更奇怪了。

  “除了你,没有人说我不像人。”

  那是他们不知道你是一朵花。白筱见洛渠楚依旧面无表情,俨然一副死人脸,禁不住扶额:“罢了罢了,我可不是为了和你讨论怎么才像人,才专程跑到百草庄来的。”

  “我早就在问你,何事?”

  “你是不是知道风息氏了?”

  “是。”

  他果然知道。

  白筱看向洛渠楚,等待他向自己解释,既然他早就知道此事,为何眼睁睁看着自己在一筹莫展,却从来不对自己提起。然而洛渠楚却仿佛看不懂她无声的质问,全然没有说出下文的意思。

  “万金堂说一位雪幻族大祭司曾经见过风息氏。”白筱见洛渠楚根本不坦白,心中又急又气:“雪幻族不会有两个大祭司吧?”

  “我就是那个大祭司。”洛渠楚点头:“当年就是……”洛渠楚突然看向白筱,这回脸上带了一丝惊讶:“你为什么生气?”

  “我为什么生气。”洛渠楚无辜的语气让白筱哭笑不得:“如果你不想我帮忙大可以早说,但魔雀的事不是你我也会管!”

  “我不明白,从前此事你未曾在意,为什么五年前突然想帮我消灭它?”

  “如果你见过我见到的,就不会问我为什么要消灭魔雀。”白筱听见洛渠楚的疑惑,好似陷入了回忆,表情渐渐变得悲戚,微微垂下了眼睛:“五年前我遇见过天雀灵……我不知道,或许她早已是魔雀不是天雀灵,我看到她在凤凰城里,那么小的孩子也没有活下来,你不会想到人们是如何被折磨,被撕开,被碾成肉泥。若不是她的魂体没有肉身行将溃散,她不会放过任何人,我也活不下来。”

  “就因为这样你便愿意以卵击石,不管自己有没有能力?”

  白筱瞪大了眼睛,心中五味杂陈。她看着洛渠楚面无表情的脸,他没有被自己的话触动。这朵来自天伦墟的花,生来便只是化仙池边的一株莲花,终究与人类不同。他无数岁月里一直在寻找魔雀也不过是因为一句对玄鸟的承诺。

  没有人类的情感,如何懂得五年前魔雀封印破碎时,凤凰城那场灭城惨剧带给白筱的震惊呢?

  “小荷花,如果所有人都因为会死就放弃了,世上还有生机吗?我不会放弃的,就算我死了也还会有别人这么做,我们这些人……这些动物,天生如此。如果你不明白这一点,你不会明白玄鸟为什么至死都要央求你消灭魔雀。”

  洛渠楚意外的沉默了。

  或许是玄鸟这名字动摇了他,他终于不再像五年来那样敷衍白筱的认真,“你有这样的决心,我应该同意。”

  “你终于愿意我帮你了?”

  “只是这五年你白费力气,我看累了。”洛渠楚头疼似的揉了揉眉心,“多个人,也省的我所有事都一一去做。”

  “小荷花,你这叫口不对心。”白筱喜出望外地抓住洛渠楚的袖子,但看到洛渠楚紧蹙的眉头,还是忍不住调侃两句:“人类这个品质你可不要学啊,会增添许多麻烦。”

  洛渠楚直接无视了白筱的废话,扯回了袖子冷眼看着她:“你是想我收回前言?”

  “哦。”被冷落的白筱撇了撇嘴,委屈似的低了声音:“风息氏你还知道什么吗?”

  洛渠楚无奈地叹了口气,思索片刻,缓缓地开口道:“二十四年前,风息氏已经被灭门,风息锻造令不知所踪。”

  “你果然知道,还看着我白查五年。”

  “是,我知道。”洛渠楚答道:“二十四年前,我遇见过那个叫息玄的人,但他不愿意告诉我风息锻造令之事。后来我忽然收到他的信,许是反悔,也可能是察觉到了危险。于是我又到飞来一线天,只是已经晚了,那里已经满谷残骸,遍寻谷内无一活口,就在那时炽火鸟过境,起了无名火,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这么说那里已经没有什么线索了?”

  “未必。”洛渠楚摇头:“若是万金堂叫你去,或许是我当年遗漏了什么线索,还应再去飞来一线天查探一番。”

  “好,我这就去一趟。”白筱点点头站起身,又继续问道:“你答应了我帮你,可不许再瞒我,除此之外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天雀翎的下落。”洛渠楚答道,看到白筱听到此言脸色一变,顿时明白了:“看来你也知道了。”

  “是,我一位能问天卜命的朋友,已经告诉我了。”白筱也未有隐瞒,想到此事,心中感慨:“他早有觉悟,我却一直未能察觉。”

  “除此以外,我也不知道更多。既然你心有介怀,作为赔礼,飞来一线天,我可与你同行。”洛渠楚话音未落,亭外忽然传来少女活泼的声音。

  “师兄!师兄!”

  花丛簌簌,洛渠楚望向亭外,一袭粉衫姿容秀丽的少女出现在视野之中,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女脚步轻快,脸上洋溢着笑容。

  白筱一听这声音,忽然后退一步,口中“啊呀”一声,心道不妙,这位前神医之女从心底里看不上她,这几年每次来看小荷花都被小丫头白眼。

  果不其然,洛南星上一句还欢心的语气,在见到白筱立刻转为了一声冷哼:“我说为什么有狐狸的臭味,果然是狐狸闯进来偷东西。”

  “南星,她是灵族,虽祖先似狐,但不是狐,何况灵族早已脱离了兽形与人无异,更不会有狐狸气味。”看似有理又毫无意义的话,竟从洛渠楚嘴中说出来,还被说的一本正经,白筱望着洛渠楚嘴角含笑的样子,见他变起脸简直比她都熟练,惊得目瞪口呆。

  “哼,我管她到底是什么妖怪,反正就是个偷药的小偷。”

  “南星,是灵族。妖族是你方才说的狐狸修了道,得了人形,便可称为妖。”

  “师兄,你怎么一直帮她说话!”

  洛渠楚仍旧面不改色,耐心解释道:“南星,我是在说事实。”

  这算帮我说话吗?白筱终于从“小荷花居然不面瘫了”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心中反而郁闷了,为何自己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也不是说她很想洛渠楚对自己温柔,可他却真的没怎么对自己笑过,亏得自己把他当朋友!

  “师兄!”洛南星也被洛渠楚这几句话噎住,狠狠瞪了白筱一眼:“你来到底做什么?我们百草庄不欢迎小偷。”

  “洛姑娘,我未曾偷过贵庄的药。”

  “哼,你狡辩倒是一把好手,师兄就是我们百草庄的人,你偷他的就自然是偷我们的!”

  “我!”

  “南星,莫闹了,她与我有正事,我今日要外出一段时日,庄中患者,以你现在的医术,不需要我担心。”

  “师兄你要走?”洛南星闻言一怔,也不再针对白筱,一双眼睛盯在洛渠楚身上,水雾氤氲。

  “外出一段时日,与我要走是不一样的。”洛渠楚伸出手,迟疑了一下,方才摸了摸洛南星的头,温柔地笑道:“不会很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