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五章 风息锻造令
 
  白筱看着脚下苍茫的大地。

  御物而行的经历不是没有,但他们的飞行术法与洛渠楚的腾云法截然不同。

  洛渠楚身为天伦墟来的,继承了太古神祇玄鸟一身玄力的大神,飞天遁地只不过信手拈来。

  可如今生活在龙渊大陆上的各族却没有太古神祇的优势,浊气升腾的环境让他们失去了先祖的威能,必须修炼得法才能飞行,因此对他们来说,无论是驾云之术还是御物而行,这种耗真气的法术在长期旅途中,倒不如骑马来的方便。

  白筱蹲下身去摸脚下柔软的云雾,无论多少次她都对这团灵气感到惊奇,她也见过别人的驾云之术,那云是真的厚实的一团,捏在手里也很瓷实。但洛渠楚的这团云雾,明明伸手抓握就会化作轻烟,消散于掌间,却能禁得住人的踩踏,这自带仙气的术法让白筱羡慕不已。

  白筱终于玩够了云团,她抬起头,发现洛渠楚认真在赶路,那人既不动也不言语,仿佛是个木雕一般,片刻之后她忍不住搭讪:

  “喂,小荷花!你方才是不是故意拿那些话哄小丫头的?我竟不知道半年未见,你竟学了变脸了!”

  洛渠楚似乎没有听见,连头都没回。白筱越发没趣,忍不住起身拿手戳他:“你怎么只对那个小丫头话多,老人家,你可赏我几句话吧,咱们少说也要一日才能赶到烈火域,你一言不发,我好无趣啊。”

  “你所指何事。”禁不住白筱越戳越用力,洛渠楚终于微微侧头,看了她一眼。

  “拿灵族和妖族搪塞小丫头,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并无为你解围之意,只是实话实说。”

  若是换个人,白筱只当他口不对心,还能调侃几句,可惜面前这位冷淡的大神是完全不懂人情的白莲花,真正字面意义上的白莲花。

  “虽然没有解围之意,但是你确实帮我解围了,小荷花,你这是欺负小女孩,看来你离开雪荒这些年,做人还是有点进步了。”

  “嗯。”

  一个“嗯”再无它音,洛渠楚如此惜字如金,简直不给人再说话的机会。然而,白筱是什么样的奇女子,自恃论脸皮厚度和口舌之利天下第一,纵使洛渠楚是这么个对话终结者,白筱也不会如他所愿把天聊死。

  “小荷花,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小女孩?”白筱小声问着,笑的有几分狡黠。

  “何意?”洛渠楚听到白筱突然问这么个奇怪的话题,心中不解,终于多看了她几眼。

  “你和我说话,都是十指就数的过来的。但是面对小丫头,就不吝啬表情,更不吝啬字数。十五年前雪荒初见,我外形还比她小点那时候,你也对我温柔多了。”白筱见洛渠楚答话,立刻入戏地撇嘴,作出一副失落的表情:“你是不是喜欢那样的,嫌弃我已经是老人家了?”

  洛渠楚看着白筱,她双眉微蹙,眼中亦带着水光,表情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恍惚间,白筱的脸与多年前的初见重合,白茫茫的雪山里,那个尚且瘦小的她,被埋在雪中瑟瑟发抖。

  “小荷花?小荷花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洛渠楚猛地回神,白筱不知何时凑了过来,近若咫尺,好奇地打量着他,那颗阴鱼形状的痣尤其醒目,甚至比他记忆里的颜色淡了一些,隐隐透出一点红。洛渠楚没有错过她左眼中闪过的,不易察觉的青色光芒,他心中一动,不着痕迹地离白筱远了一些,方才说道:“南星于我,确为稚子。你亦然,况你若与人族相较,仍是桃李年华,何来年老一谈。”

  “小荷花,你这些回答太无趣了。”白筱见洛渠楚丝毫不上当,也不知他是真的精明还是当真不懂,不由失去了兴致,咕哝道:“反正我就是偷药还无礼的家伙,不值得你多话就是了。”

  “你说的事本就没有意义。”

  “有意义你就会回答我了?”

  “自然,你想问什么有意义之事?”

  白筱原以为洛渠楚是想让自己赶紧闭嘴,没想到他突然主动问起来,不由吃惊,抬眼一看,那人琉璃一样不染凡尘的眼睛落在她身上,竟是极认真的等白筱发问。

  白筱怔了一怔,视线从他的脸落在他腰间,看到藏在披风后只露出一截的银针口袋,她突然想起真有件事一直以来都没问过:“你跟我说,你是从天伦墟来的,是最后一位天生神灵,生老病死与你无关,你为什么会突然师从洛决明夫人学医?”

  “我不曾说过我是天生神灵,玄鸟才是,我不过是得到了她的玄力。”洛渠楚摇头:“而且天生神灵不老不错,不死却是谬论,太古的神灵们正是因为不能适应被浊气污染的龙渊大陆,遭遇陨落危机,才会去往蓬莱仙境。玄鸟能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因为天伦墟乃凤皇身躯所化,是这大陆中唯一的没有浊气的地方罢了。只是她到底还是……”

  洛渠楚没有继续说下去,忽然深深叹了口气:“我没能救她,正因为她陨落,我才离开天伦墟。”

  “纵使是这样,你有一身玄力,凡人医术也比不得吧?治病救人,你不是比神医容易?”

  “何来容易一说?”洛渠楚的语气,突然轻了几分,明明是看着白筱,白筱却觉得他的心思并不在此处,一字一句尽是苍凉:“若是容易,玄鸟就不曾形神俱灭。”

  白筱从未见过洛渠楚有这般神情。她记忆里的洛渠楚一直都波澜不惊,浑身透着冷漠。白筱曾经用了各种手段,想要让他染上一些烟火气息,不是依样画葫芦的模仿人类,而是真正拥有人的温度,可到最后他都依旧是那个不染凡尘无情无欲的洛渠楚。

  这还是她第一次觉得,洛渠楚已经像个真正的人,不是那个十五年前认真对自己发问“如何更像人类”的小荷花了。

  但白筱看着洛渠楚的样子,没来由地觉得疑惑,对他来说,更像人是好还是坏?不知不觉中,不断思考这个问题的白筱陷入了沉默与纠结中,浑然忘了他们还在云端之上赶着路。

  洛渠楚降下云头的时候,热气扑面而来,白筱一下子从一路的胡思乱想中回了神,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烈火域。

  烈火域其实离天都城也不算远,它就位于蛮荒与中陆的交界,以炎桑山为主,多座死火山林列,山中草木只有红黄两种颜色,远远望去仿佛烈焰滔滔,又因为此地十分酷热,是以得名“烈火域”。

  烈火域地处西部,白筱对这里不算陌生,因此她更加的困惑——苏空世跟她说的飞来一线天,要注意“三涧秀水皆揽结”,但以她的印象,烈火域群山绝对没有三条河交汇的景色。

  “小荷花,你还记得怎么走吗?”白筱热得有些透不过气,她看向一旁气定神闲的洛渠楚问道:“我的记忆里,整片烈火域只有一条瀑布,可没有万金堂线索里的山谷。”

  “看来你来过这座山的背面。”洛渠楚答道:“炎桑山阴西起三十里,有一条地下暗河流过,与你所提的石瀑一起,在地上交汇出一个湖。”

  “地下河和那个湖也算?”白筱觉得有些胡闹,但不得不承认,这耍心机的形容确实适合遮掩消息,安稳的隐居。

  “嗯,走吧。”

  洛渠楚不再多说,示意白筱跟着他,行不过数里,烈火域唯一的瀑布的水声已经传入耳中,炎热稍有褪去,但面前的湖泊仍旧热气蒸腾,白筱放眼望去,根本没有古松的影子:“莫非,古松也不是古松?”

  “古松自然是古松,只是不容易望见罢了。”洛渠楚话音未落,忽然拉着白筱飞身而起,白筱还没清楚他做什么,周身已经浸在了温热的湖水之中。

  白筱觉得呼吸困难,她自幼水性不好,被洛渠楚突然扯下水一时来不及反应,水立刻从鼻腔、喉咙里涌进来,呛地生疼,她想用手去拽洛渠楚,却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六神无主之际突然听到耳边传来洛渠楚镇定的声音:“睁开眼睛。”

  白筱心说你个坏心肠的,就算我之前调侃了你,也不至于要溺毙我这么狠,又听到洛渠楚重复了一遍:“睁开眼睛,白筱。”

  鬼才信你的话!

  “嗯?”白筱惊讶地发现她早就呼吸顺畅,而且笼罩在一个气泡一样的光团之中,周身没有半点的湖水。

  “你反应很慢。”洛渠楚淡淡地说着,但其实他方才也有一瞬间的慌神,他没想到白筱竟然不懂水性,他本就是水生植物,觉得会水天经地义,方才那一下确实没有考虑周全。

  “你!”白筱哭笑不得,她此刻说不出话,哼了一声闹起了脾气,洛渠楚见她真的生气,心中也有几分过意不去,轻轻扯了扯她的袖子。

  “干什么?”

  “古松。”

  白筱转头,看清眼前乌黑的石头,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那不是什么石头,不知道是什么的植物扎根在水下,开散开好似松树的树冠。

  “这古松在水里?”白筱眨了眨眼睛,心说这谁能猜得到,那两句口诀不如没有,她绕过那棵古松,看到其后的岩石上有一条缝隙,洛渠楚带着她向那缝隙里游去。

  那条缝隙不知道有多长,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缝隙上垂下来一条透明的纱,不仔细观察甚至不能看出来。他们拨开遮着缝隙的纱走了几步,洛渠楚解除了避水诀,白筱这才发现,这缝隙中竟然十分干燥,没有一点水迹。

  “怎么会没水,难道是那条纱的作用?”

  “那是蚣蝮的皮。”

  “你说那个,就是传说中的避水兽?”

  “正是。”洛渠楚在黑暗里应答着,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走吧,小心脚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