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十六章 魔雀
 
  在这一次来凤凰城之前,白筱和凤沉璧最长的相处是五年前养伤那段日子,那时候她还被当做一只宠物,虽然也都见过了凤沉璧的家人,但完全是两个意思,她只是被他们摸遍了头毛的“小狐狸”。

  这五年来白筱东奔西跑,偶尔遇见凤沉璧,却再没见过他的家人,在白筱的做狐狸的记忆里,凤沉璧的母亲凤孤鸿,是位温柔大方又不失侠气的贵妇人。

  但当凤沉璧带着白筱刚刚介绍了一句“母亲,这是白筱”,凤孤鸿就打破了白筱的美好回忆。

  只见凤孤鸿上前热情地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连连问道:“姑娘哪里人?姑娘是怎么和璧儿认识的?姑娘多大了?姑娘以前可来过凤凰城?这新城里的景色并不逊色,你大可以多住些时日,叫璧儿带你四处逛逛。啊,姑娘可饿了没有,这一路风尘,肯定也没吃好东西……”

  白筱觉得,天下的自来熟不会有超过她的,她还是生平第一次,被别人热情的嘘寒问暖惊得不知所措。

  “母亲,您吓到筱筱了。”凤沉璧也有些错愕,他发现凤孤鸿瞥了他一眼,露出的笑容十分的意味深长,这才醒悟过来,连忙上前拉住凤孤鸿,在她耳边小声说道:“母亲,您误会了。”

  “误会?”凤孤鸿微微一怔,她打量了面色有一丝尴尬的凤沉璧一眼,又回头看看不明就里的白筱,然后极快地变回了白筱记忆里的凤孤鸿。

  凤孤鸿轻声咳了一下,握着白筱的手劲松了几分,改为了温柔些的牵手,笑着说道:“姑娘真是不好意思,你是璧儿的朋友吧?”

  “是,白筱见过伯母。”白筱并非是一窍不通的女子,她在这一套极其迅速的变脸中,已经明白了凤孤鸿是误会了凤沉璧与自己的关系。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凤沉璧偷笑一声。这让她想起第一次去赤伞炎官离饮欢家的样子。适逢离饮欢回家给母亲祝寿,夭夜宸便托她送一份寿礼,她到了离饮欢家,因为带着寿礼,离饮欢还未开口引荐,离饮欢的母亲就误会了自己的身份,虽没有凤孤鸿这般热络,但问的问题与凤孤鸿相差无几。不愧是同为道门三杰的人,连母亲操心儿子的婚姻大事的表现都是一模一样的。

  见过了长辈,凤沉璧带她去给她安排好的房间。

  一路上凤沉璧都没有说话,白筱看到他脸上有深深的无奈,顿时笑得不能自已:

  “饲主,不如我给你介绍个女孩吧?”

  “筱筱,不要闹。”凤沉璧不知道为什么白筱能这么开心,她似乎对男女有别等事相当的不在乎,反倒显得自己的君子行为过犹不及,每次遇上这些,都被她拿来调侃。

  “我认识好多优秀的女孩子。饲主,你是凤凰城的少城主,又一表人才,会有人倾心于你的。”白筱扯着他的袖子,继续笑道。

  “筱筱。”凤沉璧盯着白筱,她依旧在笑,没有要收敛的意思,半晌过后,他终于不想任由她胡说八道了。他一点点从白筱手中扯出了自己的袖子,两道眉毛皱着,眼神也不悦起来。

  白筱仿佛是被装了什么机关,见到凤沉璧沉下的脸,立刻收起表情跳开,站到了一旁,几乎是在凤沉璧要开口的瞬间大声说道:“对不起啊,我不这样了!”

  那样子又懊悔又委屈,眼中闪着泪光,低下头绞着手指,十分楚楚可怜。

  明明知道她是装的,他也还是心软了一下。凤沉璧终究还是拿她没有办法,只好继续无视她那些胡言乱语。

  “我其实,也正有话要问你。”

  “问我?”

  “是。”凤沉璧的表情严肃地说着,白筱见状,也不再玩笑,揉了揉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你是不是在找,风息锻造令?”

  ——

  长微台。

  漆黑的石室中,亮起了一盏铜灯。

  这个石室并不大,只有一张石床,床上放置着一具玉棺,在昏暗的灯光下,隐隐地散发出淡蓝色的幽光。

  借着昏暗的灯光,能看到玉棺中是一个身穿白衣,容貌秀丽女子,她身上盖着一件白色的男子外袍,神态安详地闭着眼睛,仿佛只是在静静地沉睡。

  葬明皇一动不动地望着这女子,不知过了多久,他眉头一皱,神情逐渐凝重。

  “宗主……?”终于,朝见雨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寂静。

  朝见雨十分的困惑,葬明皇两百年来,从未踏进过这座石室。朝见雨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如此,而且他甚至刚刚回到长微台,就立刻来到了这里。

  “两百年了。”葬明皇缓缓地开口:“你说说看,她可真是死了吗?”

  听到葬明皇忽然问出一个奇怪的问题,朝见雨一怔,不知如何回答。她不由也望向玉棺中的女子,好半晌,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不知道。”

  “就是师叔的遗体,也是苍白的。”葬明皇又开口说道:“两百年,她好像没变过。”

  “宗主,这……”

  “罢了。”葬明皇转身,“我答应师姐的,一样都没做到。”

  “您有心事了?”朝见雨有几分惊讶,她越发觉得,从逍遥宫回来以后,葬明皇隐约中变了。

  “心事?”葬明皇盯着朝见雨,忽然笑了笑,“不,是察觉了。”

  “察觉了什么?”

  葬明皇没有急着回答,他先又回头瞥了一眼玉棺,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出了石室:“察觉了,她还没有死。”

  “您说什么!”

  朝见雨赶紧跟出去,看到葬明皇抬头望了望有几分阴沉的天空说道:“她自然回不到这肉身,从这点看确实死了。”

  葬明皇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但这两百年魔雀也没能将她的魂魄完全吞噬,否则,郑饶不会第一个死。”

  “您是说那魔影,是天雀灵小姐!”朝见雨觉得难以置信,五年前魔雀冲破封印以后就销声匿迹,但诛道宗是七年前出现的,无论如何都不能与天雀灵扯上关系。

  “可她若是天雀灵小姐,她,她杀了郑饶,又为何要杀道一大师?”朝见雨想到日前那冲着道一大师而来的魔影,若说是声东击西,未免过于认真,那魔影的杀招是招招致命的,处处都取道一大师的要害,功力比逍遥宫上那一只要强上几倍,连葬明皇都与他周旋了有一个时辰,才终于将其消灭。

  “她恨的不只是正道,她恨天下所有人,道一大师没有逼死龙修,没有镇压魔雀,但也没有渡她。她一定认为,天下人皆放弃了她,都盼着她死,所以天下人都是她的仇人。”葬明皇看向朝见雨继续说道:“我妨碍了她复仇,这一次,我也是那天下人。”

  言罢,又皱了皱眉改口道:“不,两百年前,我又何尝不是她的仇人。”

  “宗主……您已经确定魔影是天雀灵小姐,为何没有告诉云师叔?”朝见雨闻言更加不解。葬明皇从来不是个冷血无情之人,他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枉死,但这一次他却没有点破此事:“我不觉得,您会放任魔雀再度滥杀无辜。”

  “你觉得封印是怎么坏的?”葬明皇又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这更让朝见雨摸不着头脑,她摇了摇头,葬明皇似乎觉得她孺子不可教一般,轻轻叹了口气。

  “弟子愚钝。”

  “那是凤凰城千万人的封印,不是区区的魔雀与器身接近,就能破坏得了的。”

  “她能倚仗谁呢?失踪的焚影?乌凡都做不到破坏那封印,何况是焚影。”

  朝见雨终于明白了葬明皇的意思。

  天雀灵是幼时跟着她师父天雀妃来到逍遥宫的。天雀灵虽然不是逍遥宫弟子,但从小就生活在逍遥宫,并未与外人有所接触,她当时的依靠是她的姐姐天雀妃,天雀妃去世后,将她托付给葬明皇照顾,葬明皇离开逍遥宫去找凤无鸾的时候,她因与云清师太的大弟子龙修相爱,依旧就在逍遥宫,那时候她的依靠也只有龙修,而当她被魔雀寄生之事暴露,龙修为她被郑饶等正道人士逼死在逍遥宫前时,她便再也没有任何依靠了,她放弃了抵抗,与魔雀成为一体,在逍遥宫杀出一条血路闯出去,只有幼年时就守护她的家仆焚影相随。

  之后她遇人杀人见鬼戮鬼,可以说,当时的天雀灵就意味着死亡,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都不愿意她现身在自己的地方,她根本没有机会结交他人,并且短短一年后,凤无鸾就牺牲自己,将她与魔雀封印在了凤凰城下。

  天雀灵没有能够倚仗的人,而葬明皇所言,凤凰城的封印,不是一个人就能解封的。

  “您是说……有人另有目的,暗中在操纵魔雀的出世,早就布好了局?”

  “不错。”葬明皇道:“且这幕后的人行事缜密,这个局做的如此隐秘,诛道宗到底在哪里都没人知道,我便说了魔影,又有何用,不过是打草惊蛇罢了。”

  “宗主莫非有头绪了?”

  “敌在暗,局已成。若我没有猜错,这盘棋下得很大,远比操纵魔雀搅乱天下更大。”葬明皇负手而立,声音逐渐冷下去:“虽然还不清楚到底什么目的,但风息氏的灭门,苏河的死,一定也在这局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