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十八章 神医洛氏
 
  皓月高悬,清风拂影。幽静的古道中,早已没有往昔的车马繁荣,沿途还能看到许多枯松断木,到处都是破败的痕迹。

  这里是凤凰古城,也是无数无辜者的牺牲地。

  虽然每一年,凤栖梧都带着族人回来祭拜,但凤沉璧五年来从未再踏足此地。

  凤沉璧每走一步,呼吸都逐渐加重,他低着头,几乎不忍心再看一眼所处的环境。

  五年前的凤凰城,俨然成为了他的心病一般的存在,在没有找到魔雀之前,凤沉璧本是不打算再回来的。

  白筱最终扯住了他的衣服,不再让他靠近凤阙崖。

  “饲主,你相信万金堂?”

  凤沉璧缓缓地回头,月光下,他的脸色有些泛白,仿佛承载着巨大的痛苦般。

  凤沉璧沉默了片刻,才压低声音说道:“筱筱,我必须去看看。”

  “无论如何?”

  “是。”凤沉璧点头,一向清雅端正的面孔,此刻却显得有几分沧桑,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也暗淡了几分。

  凤沉璧的脸色让白筱心中忍不住愧疚。她知道五年来,凤沉璧一直在找魔雀,哪怕有一丝蛛丝马迹,他也要千里迢迢去查证。

  而她关于洛渠楚,关于风息锻造令,却一直闭口不提。

  “那便我去。”白筱坚定地说道,她松开凤沉璧,挡在了他的面前:“隐瞒了风息锻造令的事……是我不对。”

  “我没有事,筱筱。”凤沉璧微微一怔,随即方才脸上的一切阴霾都一扫而空,他推开白筱的双手,轻声说道:“关于魔雀的事,你不想说,也没关系。”

  “饲主?”

  “现在重要的是,万金堂说的是否是真的。”凤沉璧说着,向着凤阙崖走去。

  凤阙崖下一片狼藉,在一堆乱石中,虫鸣声此起彼伏,一眼望去,崩坏的山石并无不同之处。

  “这地方就算是存在过封印,也早已经找不到痕迹了吧?”白筱一边翻找着土砾,一边问道,“万金堂是怎么说的?”

  “封印,不是见到的。”凤沉璧回答着,却没有动。白筱望过去,只见他闭上了双眼。

  凤沉璧周身微光流动,分不清是自身在发光,还是只是月辉笼罩的错觉。

  片刻后,凤沉璧忽然皱起了眉。

  “怎么了?”白筱立刻问道。

  “有些奇怪。”凤沉璧睁开眼睛,他盯着右前方的一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土堆,缓缓地走了过去。

  “这里好像有东西。”凤沉璧后退一步,叫白筱站远一点,只听见“铮”的一声,白光出鞘,瞬间道道剑气奔流,顿时,那土堆宛如被一道天雷击中,霎时间尘土飞扬!

  凤沉璧收剑,急急上前,只见那尘土中,露出了什么东西。

  “这是什么?”白筱问道。

  土堆下,一截方正的大木盒,颜色暗红,还画着奇怪的图案。白筱伸手擦了擦,顿时更加惊讶:“饲主,这……这好像是棺材!”

  “不止。”凤沉璧眉头皱的更紧了,他轻轻一用力,竟提着一角,将埋在土中一大半的棺材生生拉了出来!

  这具棺材十分的奇怪,只是一个方方正正的木盒,漆满了红色的棺板上,还画着一个个诡异的符号。

  白筱围绕着这具棺材仔细打量,忽然,她发现这棺材居然坏了一个角,于是她好奇地蹲下去,发现那一角中,竟能看到一只绣花鞋,更为奇怪的是,那绣花鞋像是一双新鞋,甚至连半点灰尘都没有,白筱忍不住拿一根树枝捅进那个洞中,就在这时,那绣花鞋突动了一下,而那双绣花鞋移开以后,白筱看到那棺中有一个她似曾相识的图案。

  几乎就在瞬间,白筱惊恐地大叫起来:

  “饲主,这里面好像有人!这里面有人!”说着就要撬开棺板。

  “别动!”凤沉璧见白筱有些奇怪,一把抓住了她,但白筱却不消停,她用力挣开凤沉璧的禁锢,仿佛不撬开那棺材誓不罢休!

  有古怪!

  凤沉璧一只手牢牢地钳制住白筱,另一只手在她的额头上用力拍了三下,用力之大,白筱的额头立刻有些泛红,白筱仿佛受到了重创,忽然哼了一声,吐出了一口黑血!

  “没事吧?”凤沉璧将白筱放开,让她慢慢坐在地上,白筱只觉得头仿佛叫人给劈开了似的疼痛,眼前漆黑一片。

  半晌,她终于回过了神,心有余悸:“多谢。”

  白筱终于明白眼前棺材的恐怖:“夺魂蛊,这棺上,竟有这样的东西?”

  “小心一些。”凤沉璧见到白筱似乎无事,松了一口气。

  “饲主,这里面有古怪,必须要开馆。”白筱将自己看到绣花鞋动了一下的事,告诉凤沉璧,然后再次强调道:“那是活人,我能确定,不是幻觉。”

  但凤沉璧却还是不同意。他方才的观察,发现这棺上的蛊不止一种。白筱只是运气好,中的是他识得的夺魂蛊,但倘若染上他不认识的蛊毒,那方才那一刻,白筱很可能已经毙命。

  “无事。”白筱忽然笑了笑。

  她有不得不开棺的理由。

  那棺里的图案,和风息谷的炽火鸟中的图案几乎一模一样。

  这也许就是找到风息锻造令的线索!

  白筱缓缓地站起来,她突然想起洛渠楚,想起他那句“没有线索,我已经习惯了”,她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她于是十分坚定地说道:“我来开。”

  “筱筱,别胡闹!”

  “这不是胡闹。”白筱眨了眨眼睛,似乎相当胸有成竹:“这棺如果出了什么事,只有我能开,饲主。”

  “只是,我要是再变成小狐狸,你可得接着养我了。”

  白筱话音未落,忽然身形一动,早已掠过凤沉璧,她飞步急奔,双足重重地一踏,就落在了棺木之上。在凤沉璧还没有赶到前,青光闪烁,只听一声巨响,那棺木已经整个被白筱拆散了!

  而身处在棺木之上的白筱,在凤沉璧焦急的目光中,身形如同一道薄纸,轻飘飘地倒在了地上。

  “筱筱!”

  白光遮住了凤沉璧的眼睛,凤沉璧三两步赶上去,却只抓住了她落在地上的衣服,而白筱本人,已经变成了一只浑身雪白的动物,静静地趴在地上。

  凤沉璧连忙试了试她的呼吸,见白筱还有气息,白筱的身上也不见什么伤痕,似乎就只是睡着了而已,才稍微松了口气。

  “笨蛋。”凤沉璧有几分懊恼,又有几分后怕,他方才没能阻止冲动的白筱,如果此刻她真的出了事,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是笨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