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四十九章 十五年前(下)
 
  白筱觉得委屈。

  因为她发现,当自己说有七条尾巴时,渠楚似乎有些失望。

  她非常不甘心,在现在的神狸族年轻人里,能拥有七条尾巴的屈指可数,更何况她尚未成年!

  渠楚竟然对此不仅不惊讶,还觉得失望!

  “我将来一定能成为真正的九尾神狸的,也就几百年,不,一百年!你等着瞧!”白筱大声冲渠楚喊道。

  “嗯,不会很久。”渠楚看着眼前瞪着眼睛,认认真真宣誓自己会成为九尾神狸的小女孩,若有所思地说道,“只要你努力。”

  “啊?”白筱愣了一下:“你不是瞧不起我尾巴少?”

  “我听说神狸族有八尾者屈指可数。”渠楚虽然语气依旧平淡,却认真的在回答:“你的年纪能有七尾,可谓天骄。”

  “唔,我误会你了,对不起,小荷……渠楚哥哥。”年幼的白筱喜形于色,听到渠楚的夸奖,立刻满意地眯起眼睛,笑脸仿佛是一朵小太阳花。

  雪洞里,白筱的心情逐渐转晴,雪洞外,肆虐的风雪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雪谷里并非毫无生机。雪荒中虽然常年积雪,也依旧有顽强的植物扎根于此,雪谷里亦如此,只是此刻,大部分生机都掩埋在这场风雪下面。

  雪荒的天气变化非常快,这场引发了千年难遇的雪崩的暴风雪,终于被时间带走了,于是一缕阳光悄悄地洒进雪洞。

  白筱赤着脚在雪地上行走,脚丫冻得通红。

  但她无可奈何,因为渠楚只有一双鞋,还不是适合她穿的鞋。

  而且白筱觉得,渠楚根本不懂得人情世故。就算她说她想穿一双鞋,渠楚也只会问她“为什么”。

  于是她想要自力更生,风雪一停就跑出了雪洞。

  “你找什么?”渠楚虽然完全不帮她,但还是亦步亦趋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在雪地里翻来翻去。

  “我在找一种植物,雪荒里很常见的,叶子很厚。”白筱答道:“我想做一双鞋。”

  “鞋?”渠楚看了看光脚的白筱,好像才醒悟过来她没穿鞋。他想了想,叫住漫无目的游走的白筱,主动提出帮忙。

  “你想帮我吗?”白筱惊讶。

  “是我疏忽了,人不穿鞋会冷。”渠楚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一团橙色的火焰凭空出现在手心里,“什么样的植物?”

  “叶子宽宽的,紫色的,有锯齿。”白筱比划道,“听不懂?那我跟着你!”

  渠楚点点头。尽管雪谷里的他,只能使出微弱的法力,但这团火焰的温度足以融化普通的冰雪。

  眨眼间,白筱就看到脚下的冰雪融化成了水,露出了地面。

  他们找了一个晌午,终于在离雪洞好几里以外找到了那种植物。

  “就是这个!”白筱所说的植物,叶片有她一个人高,在渠楚看来,如果这植物真的能当做布料,那么不止做鞋,连做一套衣服也足够了。

  “虽然韧性不错,但不够结实。”渠楚问道:“这如何用得?”

  “不要叶子。”白筱扬起脸,表情带着些许得意:“你看到根茎了没?里面是不是有许多粗粗的线?这是一种叫做蚕吐的虫子的分泌物,只要把它抽出来,就能织成织物了!”

  “你看,再把这个木头削平当鞋底……”白筱兴高采烈地给渠楚讲解她要做鞋的步骤,还没说到一半,渠楚就拿过了她手中的“原材料”,白筱眼看着渠楚捏了个口诀,她要做好久才能成功的布鞋,就在渠楚手里成为了成品,惊得她目瞪口呆。

  “……渠楚哥哥,你到底有多大的法力?”

  “嗯?”

  “我叔叔说,在雪谷里没有人能使用法力,可是你又能生火,又能御物,你真是个神仙对不对?”

  “我不是。只有我的玄力是。”渠楚说道:“但我也只能做到这一点,破不开雪谷坍塌后堵住的出口。”

  “我听不太懂。”白筱挠头,疑惑地问道:“什么叫做你不是神仙,你的玄力是神仙?”

  “没什么。”渠楚顿了顿,眼睛忽然黯淡了几分。

  他闭口不谈原因,转而又问白筱:“还有什么事么?无事的话,该回去了。”

  他一定有个秘密。

  白筱眨了眨眼睛。她虽然年纪小,但也聪明,她看得出渠楚有一个大秘密,似乎难以启齿,至少对她一个小孩子难以启齿。

  白筱于是也不再追问了,她可不想让渠楚讨厌自己。

  “嗯……我想想,对了,你救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叔叔?”

  “我只见到你一人。”

  “这样啊。”白筱失望地垂下头,但马上又抬起来:“那,渠楚哥哥,你能带我去看一眼雪谷的出口吗?”

  “又出不去,看它有什么用?”渠楚不解,不过他没有拒绝白筱的要求,“你若要看,就走吧。”

  白筱立刻点头,眼睛里一下子有了神采。

  渠楚在雪地里如履平地,但是他还不懂得体贴的含意,白筱看着前面根本没放缓速度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迈开步子,小小的身影踏着积雪,奋力追赶他的步伐。

  又行不过四五里,白筱看到了雪谷的出口。

  正如渠楚所说,山崖间狭窄的通道,已经被灌满了,不止是积雪,还有更多的巨石土砾,不偏不倚地夹在岩壁之间,好巧不巧地将出路挡死了。

  果然是出不去的,也没有要送她回家的月之行的踪迹。

  白筱四下里仔细地打量完,见当真如渠楚所说,终于泄了气。

  “到明年中元节的午时,雪谷地下的瘴气会短暂停止喷发,那时候便可以使用法术破开这条路。”渠楚见白筱无精打采,知道她死心了:“既然要在雪洞里生活一年,你还缺什么,现在正好说。”

  “哦。”白筱抿起嘴唇,这一次不哭了,声音怯怯地说:“我可以要床吗?我还能把刚刚采到的植物做成被子。”

  回去的路上,他们又采了很多那植物,渠楚当真给她做了一张床,白筱发现渠楚并不嫌弃她麻烦,并不是个古怪的人,胆子也逐渐大了起来。

  后来的一个月里,白筱几乎总是提出新的意见,渠楚虽然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但件件都依着她的请求,最后,他们生生将空荡荡的雪洞变成了家具应有尽有,甚至拥有小厨房的两居室。

  而白筱依旧没放弃寻找月之行,雪崩到来的时候月之行紧紧抱住了她,因此白筱觉得,就算被冲散了,月之行也一定会在附近。

  只可惜三个月后,她依旧没有见到一个人影。

  不过,她和渠楚的关系倒是融洽了许多,她甚至敢纠缠渠楚给她讲睡前故事了。

  白筱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因为渠楚告诉他,他并不是刚刚从天伦墟出来的,他已经流浪千年了。在人间行走一千年,竟然还不懂人性和世故,白筱不由怀疑他根本在说谎。

  “我不说谎。”渠楚说:“人才说谎。”

  “那你一千年都做了什么,总是说这个不知道,那个也不懂,太奇怪了!”

  “我只待在雪荒。”渠楚皱眉:“人类说谎,我在找魔雀,不能暴露自己。”

  “你不接触任何人?”

  “我不相信任何人。”洛渠楚认真地说道:“我会在调查时接触他们,然后离开,一个人待着。”

  “你可太奇怪了。”仿佛是他说了什么笑话似的,白筱“咯咯”地笑个不停:“难怪你浪费了一千年都找不到魔雀。”

  渠楚困惑道:“难道我找魔雀的方法不对吗?”

  “当然不对啊!”白筱笑够了,叹了口气,明明小小年纪,却用一种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你说魔雀藏在人间转世,可是你却从不待在人间,不去了解人类,你这不就是想要守株待兔。异想天开啊!”

  “……”渠楚的眉头锁得更紧了,似乎在思考白筱说的话,半晌后才抬起头,郑重地问道:“那我该怎么做?”

  “首先,你得了解人类呀。”白筱振振有词:“你刚刚说的魔雀既然是人类邪灵,那么你得明白人类的行为、思想,才能了解它呀。”

  “你都不懂人类,难怪这么久都抓不到它。”白筱越说越起劲:“就像你刚刚说,六百年前你第一次找到魔雀的踪迹却被它逃走了那件事吧,哪有人一上来就对好好的姑娘说,你体内有个邪灵。人家当然要欺骗你,然后逃跑了。”

  “可我说的是事实。”

  “事实又怎样呢?”白筱摇头:“她是无辜被寄生的,她就是想活着呀,在魔雀没伤害别人之前,你怎么让她相信事实?”

  “这……”

  “还有还有,因为她逃跑了,你就断定她是坏人,人类不能被相信,也很荒谬啊!”白筱继续数落道:“你怎么知道,当那个姑娘发现真相时,没有勇气牺牲自己?”

  渠楚被白筱的一番话说得沉默了。

  过了许久,渠楚突然问道:“我要如何了解人类?”

  “看来你虽然有点呆,但是孺子可教呀。”白筱露出“你终于明白了”的表情,颇为欣慰地举高手,学着大人的样子拍他的肩膀:“首先,你要接纳人类,做个人类可不是件简单的事……”

  ——

  “后来呢?”见白筱好像陷入了沉思,突然不说话了,凤沉璧问道。

  “后来啊……”白筱眨了眨眼睛,“我不记得了。”

  “忘了?”

  “是啊,我想不起来了。”白筱笑道:“除了最后小荷花带我出了雪谷,还把我送回天地门,那一年之内是怎么过得,我都忘光了。”

  “为什么?”凤沉璧惊讶。

  “很简单啊,因为那一年的事其实都不重要。不重要,所以我没想着要记得。”白筱面不改色地扯谎,“你童年的事,也不可能每一件都记得吧?我后来为了白虎坛跑遍了西域,光是西域地理和生意就占满我的记忆了,童年的事,就都被挤出了脑袋啦。”

  “筱筱,你下一次撒谎应该说的认真点。”凤沉璧知道白筱不愿意说,也不逼她讲,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饲主。”白筱被凤沉璧拆穿也依旧镇静自若,表情无辜地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什么时候真的没骗过我。”

  “嘿嘿......你知道了也不要说真的明显嘛,饲主。”白筱做了一个鬼脸:“快走啦,我们还有好多路程要走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