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五十章 入秘境
 
  风息谷。

  此时节正是风铃木香气最为浓郁之时,略显甜腻的气息扑鼻而来。

  香气在村前形成了一道屏障。

  这一时节的风铃木香是有毒的,久处其中会心神不宁,幻觉不止。但洛渠楚不甚在意,信步穿梭,很快就看到了风息村的废墟。

  那体型异常的炽火鸟残骸也还在这里,村子的结界让它的身躯都不曾腐败,还保持着被洛渠楚杀死时的模样。

  洛渠楚之所以会再度返回风息谷,还多亏了白筱的线索。那一天白筱离开后,洛渠楚才猛然回忆起“息广”这名字为何耳熟。

  二十四年前,他第一次见风息氏兵神息玄,当他说明来意,希望借到风息锻造令时,息玄并不信任他,反倒嗤之以鼻,厉声质问:“你觉得我相信你吗,息广?”

  息玄把他当做了一个名为“息广”的人,然后他怀着茫然和疑惑,还没问出一句原由,就被息玄拒之门外。

  不久以后,他才又收到息玄的消息,息玄为先前的无礼而道歉,并邀请他去风息谷详谈,只可惜他进去风息谷时,一切都晚了。

  如今听了白筱又谈起这个名字,洛渠楚才明白了或许当初息玄已经察觉到,这个叫做息广的人正在策划报复风息氏,所以才对陌生的他如此警惕。

  当年他找到风息氏时,息广叛乱,灭了风息谷中所有活口,而离开风息谷的五人中,有四人在二十四年前被做成了破坏封印的柱力,最后一人乃万金堂堂主的母亲,在几年前离开人世。

  所以如今若白筱所说的话是真的,随着息广之死,风息氏如今已经没有纯血脉的后人。

  洛渠楚将二十四年来风息氏发生过的事情,在脑海中串联起来。他立刻决定再来一次风息谷,因为他想弄清楚一件事情——风息氏的灵血传承,是否也会传给半血的风息氏。

  洛渠楚蹲下身,将鸟背上的黑羽扒开,就在黑羽之下,那个风息村地图图案仿佛是刺在身体里的一样,这是一个灵血阵法。

  洛渠楚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右手在虚空中划过,尝试还原这个阵法,但这比他想象中困难得多——风息氏豢养的炽火鸟已经死亡,没有风息氏的媒介,想要仅从图案逆推出玄机,几乎等同于异想天开。

  但洛渠楚没有知难而退。他神情专注,不断地推演,不觉间已经过了几日,终于随着最后一道卦象的破解,金光乍现,灵血法阵再次重现于他的手中,然后突然凌空而去。

  洛渠楚望着金光飞去的方向,目光逐渐凝重。

  果然,灵血纵是半风息氏,也还是可以传承的。

  洛渠楚缓缓地站起身回头,三日来,那个男子一直静立在他身后。

  这男子打扮得十分华贵,只见他戴着雀翎眉庇,身穿带着三层银暗金忍冬纹柔软肩甲的斗篷,领子两端各饰金凤流苏,黑色锦袍的衣领和袖口皆绣着工艺复杂的兽饕纹,腰封的玉石与所悬玉佩相映,就连手上护甲都镶嵌着紫色宝珠。

  洛渠楚不记得多久未曾见过他了,一时竟没能把两百年前那个意气风发的白衣年轻人,与这位不怒自威的魔宗宗主对上号。

  见洛渠楚终于回了头,葬明皇才一整慵懒的仪态,缓缓开口道:“不愧是上神。”

  洛渠楚无视了葬明皇的夸奖,神情如往常一样淡漠:“你来做什么?”

  “为和上神差不多的事。”葬明皇也不介意洛渠楚的语气:“上神为魔雀,我为故人之死,追根究底,目的还是一样的。”

  “你有什么发现么?”

  葬明皇笑了笑,抬手指向了后山:“确实发现了一点东西,但后来察觉上神气息,我便过来了。”

  洛渠楚点点头,迈步随他并行。片刻后,葬明皇在风铃木组成的密林深处停了下来,扬起下巴示意。

  洛渠楚看到树下一具白骨,尸身早已归于泥土,只剩下散乱蒙尘的骨架。

  “这是……”

  “我走遍了这个山谷。”葬明皇道:“被杀者的遗骸都是一样的细丝断颈、伴有焦痕,疑似传说中的天蛛丝靥劫所为,除了他。”

  洛渠楚抬手一指,白骨突然一阵晃动,凭空而起,淡淡的黑气从中溢出,又杂夹着奇怪的灵力:“这……”

  “瞬间毙命,却手段复杂,多处残留法力大相径庭。”葬明皇勾起了嘴角:“上神可知其中含义?”

  “依你之意,他逃过了息广的杀戮,却被别人灭口,而灭口之人又故意以这种亦道亦魔的手段掩藏身份?”

  “息广是何人?”葬明皇从未听过这名字,但他刚问出口立刻猜到了前因后果:“姓息……风息氏的祸事,乃族人所为?”

  洛渠楚微微点头。

  葬明皇闻言,似笑非笑地冷哼了一声,洛渠楚不会察言观色,自是看不出他神情的讽刺与感慨。

  “这里是后山,前方我已经探明,乃是一条可以逃出生天的死路——里面能够打开,但外面不能进的奇门之阵。”葬明皇继续说道:“以我之见,上神所说的息广,必定是有人帮助,才覆灭了风息氏。”

  “何以得出这结论?”

  “尸体。”葬明皇道:“全谷的风息族,甚至老人幼童,没有一个逃往后山这里,只有两个原因,一是为了保护这个人,二便是,这通道是个风息氏普通族人根本不知道的秘密。”

  “他是九尾神狸族,上神。我不觉得,风息氏会牺牲全族保护一个外族。所以我猜原因为第二个,上神口中的息广亦不知道这条通道。”

  “你是说若是息广一人所为,就不会只有他的死法不同,但他还是被杀死,一定是有人在帮助他以绝后患。”洛渠楚挥手收了法术,空中的白骨倏而落下:“我明白了。”

  “上神可否觉得……”葬明皇忽然问道:“破解镇压天雀灵之阵,与此事关联?”

  洛渠楚没有隐瞒,如实道:“杀风息氏,可能是为了灵血能够在凤阙崖直接开启风息锻造令,从而破除天雀翎之印。”

  “看来上神与我猜测一致。那上神可知道是何人所为?”

  洛渠楚没有立刻回答,半晌才回身,淡淡地道:“或许。”

  “哦?”葬明皇神情一动,颇为惊讶,“上神有眉目?”

  洛渠楚道:“有人在凤凰城,以风息氏为柱基,设下名为‘四象升厄’的阵法以抵消万人压阵。”

  “四象升厄阵?”

  “此乃鬼神宗的阵法。”洛渠楚解释。

  “莫非上神觉得,背后的推手为鬼神宗?”

  洛渠楚默而不语,陷入了沉思。

  ——

  蛮荒,西塞大漠。

  几间房舍坐落黄沙之间,这是在山海秘境开启期间,为供监察秘境的监察者居住、接待等待弟子归来的各派特意搭建的。

  虽然是临时起建,但雕梁画栋一应俱全,无处不彰显着皇室的奢华气派,在苍茫的荒漠之中,依旧美轮美奂。

  开启秘境之前,龙廷派出了几位皇族监察维护秘境,襄阳王府就是其中之一,因此苏空世便作为代表被老王爷派了过来。

  他本是不情愿的——如果不是紫郡曦也入选了的话。

  “老王爷派你来监察,说明他还是在乎你。”

  苏空世端杯的手一顿,抬起了头:“那又如何?”

  紫郡曦知道多说无益,无奈道:“罢了,我只是一个外人,对于你和舅母没资格说什么。”

  “你知道便好。”苏空世望向窗外,烈日当空,极目之内是漫漫黄沙:“自我父亲死后,我和母亲的日子就和这片沙漠一样一无所有。苏空世,永远不会属于龙渊皇族。”

  紫郡曦望着苏空世冷峻的脸,叹了口气,不再试图缓和祖孙的关系,“对了,秋姑娘……是怎么回事?”

  “沐云我安排她接管花满楼,之后费尽心思把她送进了皇宫。”苏空世道:“她现在是龙卿司的近宠。皇权的斗争,你应该比我更了解。”

  紫郡曦闻言一怔,“你是说,沐二哥哥想要……”

  见苏空世点头,紫郡曦不由一阵惋惜:“我没想到秋姑娘走上了那条路……”

  “怎么,你不压攸王?据我所知,皇城里许多权贵都已经被他笼络了。”

  “也包括你?”紫郡曦问。

  苏空世面不改色地点头,“也包括万金堂。”

  “如此说来,过些时候,朝廷里会起风了?”

  “据万金堂所知,龙皇对所有攸王势力都已经调查得一清二楚,沐云我不会想知道龙卿司这些年究竟暗中培养了多少暗卫,都隐藏在何处的,他甚至不需要请出真龙神救驾。一旦攸王的势力踏入京城,等待他的就是瓮中捉鳖。”

  “你一定没告诉沐二哥哥这件事吧?”

  “那并非他与万金堂的交易内容——那是龙皇的交易内容。”

  “看来沐二哥哥和你做了亏本买卖。”紫郡曦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不过,你竟然连龙皇都敢交易?”

  “万金堂的原则就是做生意,任何人的交易都做得,即使是龙廷。”苏空世淡淡地说着,缓缓站起了身。

  窗外,有人小跑了过来,恭敬地说道:“小王爷,郡主,马上秘境就要开启了,秋姑娘来请小王爷和郡主移步前往。”

  “知道了。”

  紫郡曦也站起身,笑道:“你就不对山海秘境里面的样子好奇吗?”

  “万金堂不需要这些,万金堂只需要记录者,不需要修仙者。”苏空世眯起眼睛:“所以我最终只会成为一个记录者,就像我师父一样。”

  紫郡曦见苏空世当真没有兴趣,幽幽问道:“空世,你就没有想过为了自己活一天吗?”

  苏空世没有回答,紫郡曦只能轻叹一声。

  二人并肩跟着侍从,远远地,已经看到其他入选者。而皇族监察者和各派主事人也都已经在秘境入口翘首以盼山海秘境的开启。

  山海秘境长久以来都只有龙渊皇朝把持,而无外人染指,其实是有原因的。

  因为龙渊元祖的浩瀚威能,在他离去后,山海秘境就化为一个类似蓬莱仙岛一样的、独立于大陆的空间,此地并非是在具体的某一处长久留存,而是一直以来都游荡在蛮荒之中,就如同太古时期游荡在苍穹之中的神雀羽天雀翎一样。

  而六十年一次的山海秘境大赛,并非是因为它六十年一现世,而是龙渊皇朝能够短暂固定它的位置,并开启进入的隧道所需的时间。

  本届山海秘境大赛,可谓是枝节从生,但身为主持者的秋梦萦还是完成了任务,选出了九名即将入秘境的胜出者。

  入选的第一人本该是赤伞炎官离饮欢,但他却突然将机会让给了他十二岁的小师妹冷烛屏,各派纷纷为第十位的京重禺鸣不平,要求顺延名额给洞苍派。

  然而,京重禺却笑着同意了离饮欢的请求,他当众为其辩言,认为冷烛屏天赋异禀,尽管因为闭关没能够来到大赛,但其实力并不输于任何高手。

  其实京重禺清楚得很,这些门派表面上是为他着想,背地里却是另一番心境了,毕竟开了这个先例,大家都害怕未来有门派钻空子。

  不过他却真心欣赏冷烛屏,知晓三相会的紫懿真人见过冷烛屏以后,暗暗地撺掇了其父铁苍真人和紫懿真人一起为其背书,在一致向龙廷表示以后绝不会再如此以后,碍于三相会、洞苍派以及情花谷的力挺,又没有天轮寺逍遥宫的反对,再加上京重禺本人毫无意见,尽管其他门派还有微词,冷烛屏替代离饮欢这个结果还是被定了下来。

  除去冷烛屏和紫郡曦,几名入选者分别是剑王谷孟银雪、天轮寺明觉、情花谷玉将离、孤月堡殊问晴、霹雳门左浪和飞鹰教的华无命。

  苏空世不喜欢与人太近,便在人群的末尾负手而立。

  他无意间扫过那些入选者,突然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但他逐一打量了九人,却看不出有何异常。

  就在这时,空中轰隆一声巨响,接着,众人面前的空气仿佛被扭曲了,很快形成了一个漩涡,漩涡当中竟然还隐隐发出金光——秘境入口开启了。

  在众人的惊叹声中,九名入选者鱼贯而入,当第九名入选者进入秘境的瞬间,漩涡发出强烈的光芒,接着消失的无影无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