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白筱洛渠楚 > 第五十一章 误入秘境
 
  月巫在信中说,画绝君迁子此时就在群山之内的皇人山采石。

  白筱本打算先给月巫送货,毕竟公私事她分得清清楚楚。

  然而,绸缎庄的店家告诉她,半个月以后会进一批新料子,是与住龙镇齐名的云衣镇的朱雀锦。

  恰好白筱记得月巫十分喜欢朱雀锦,于是她不假思索地对店家说半个月后再来取货。

  既然还要等半个月,白筱与凤沉璧就离开了天都城,决定先向皇人山去找画绝。

  于整个龙渊而言,蛮荒也是极大的一个区域。

  蛮荒的地形也多样,既有“平沙万里绝人烟”的大漠,也有“阴阳割昏晓”的巍峨群山,还有“飞湍瀑流争喧豗”的山涧。

  因此纵使白筱夸口她对西域地理烂熟于心,其实也有许多人迹未至之处她并不了解。

  恰巧偏僻的皇人山就算一处。白筱只在书中读过,皇人山有湟水流过,山中多有石青等矿石。

  “阿巫说了,只要我们沿着湟水一路向西,到了丹砂岸,就找得到君迁子前辈了。”白筱说着,露出期待的神色:“不知道君迁子前辈能否让我也见识一下丹青万卷。饲主,你可见过丹青万卷?果真如传说中那样惊艳吗?”

  “我也未曾见过。”令白筱意外的是,凤沉璧也未曾见过,“曾听离兄说,因为太多人想见识丹青万卷,慕名去向君迁子前辈索战,导致前辈已经甚少离开玄一教出门了。”

  “这么夸张?”白筱听得微微张大了嘴:“看来太出名也不见得是件好事。不过,我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被誉为最美法宝,大家总是会对最好、第一这个字眼显出非同寻常的追求呢。”

  “你说的不错。”凤沉璧笑道。

  正午晴空当头,微风和煦,二人向西又行了半日,一路风平浪静,一直到眼前出现了一片竹海。

  “饲主。”白筱勒马,“我差点忘了,咱们走的这条路要经过余次。嚣族完全不讲道理,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凤沉璧点头称是,他亦有耳闻,嚣族的人十分善射,并非是上古时期被浊气污染堕落的种族。但是由于性格暴躁,骁勇好战,大肆侵略其他灵族,被羭神囚在余次,令其不得离开。如今的嚣族幽居在竹海内,十分痛恨外来者,一旦有人闯入被发现必会遭其围攻虐杀。

  两人沿着竹海边缘小心翼翼地继续赶路,又行了半个时辰,即将离开竹海之时,突然听见了争斗的声响。

  “不妙啊,出口可就在前面了。饲主,我偷偷去瞧一眼,你在这里等我。”白筱说完,就悄悄向着声音方向奔去。

  白筱恰好穿的是一身竹青褙子,她轻手轻脚地藏身在茂密的竹叶间向下张望,但见一群垂手几乎过膝的麻衣嚣族,将两个人影团团围住。

  其中一个人影全身裹在黑色斗篷里,戴着厚重的玄铁面具,一时很难分辨男女。而另一位少妇模样的女子,梳着精致的堕马髻,戴华胜,髻左插着三支珠花,右鬓还簪着一朵芙蓉绢花,石蕊红诃子罩着的金橘广袖裙,光彩夺目。

  白筱一见这女子,顿时暗道不妙。

  她认得这女子,是鬼神宗七煞之首,人称讹煞女,名为路盼盼。尽管鬼神宗七煞主都不好惹,但讹煞女路盼盼绝对是最危险的一个,她从不用与人动粗,她的武器就是她的话语,任何人倘若受她诱导说出既定含意的话,即入陷阱受其操控,名副其实的防不胜防。

  即使被弓箭擦破了衣袖,路盼盼依然泰然自若,丝毫没有急切之感,黑衣人执枪挑开嚣族人的围攻,似乎是在替她护卫,白筱留神观察黑衣人的枪法路数,并不能认出这黑衣人究竟是何门何派。

  “不知你们当中可有头领?”路盼盼开口,声音婉转,从容不迫。

  “没有你要找的人,倒有要杀了你等人!”有个麻衣人冷冰冰的开口,话音不落,又是一次猛烈的进攻,白筱看得清楚,那黑衣人枪法极好,几乎可以说出神入化,宛如蛟龙入海,但双拳难敌四手,几次进攻下来,黑衣人肩膀一振,早有一箭穿出。

  嚣族的弓箭绝非是一般武器,每一支当中都蕴含着的法力,因此黑衣人感到肩内被炸开了一样,顿时血流如注,一直沉默的她禁不住呜咽了一声才强行将呻吟咽了下去,这声音竟然也是个女子。

  面对黑衣人的伤,路盼盼依旧不急不恼,继续笑道:“不知你们要如何处死我们呢?常听说嚣族之凶残不下我等魔族,你们抓到人,是蒸了吃,还是剁碎了喂牲畜?”

  “抓?”先前开口的领头麻衣好似听到了笑话,哈哈大笑:“怎会叫你等活到那一时?这就将你们碎尸万段!都给我上!”

  “哈哈哈……”路盼盼突兀地笑起来,她突然拨开面前的黑衣人,毫无惧色地上前了一步:“叫所有人住手,带我去见你们的族长。”

  然而没有人回应她的话,白筱看到所有嚣族人再一次搭起了弓箭,就在即将立弦的刹那,麻衣突然跪地脸色一白,大声喝止了进攻。

  “长老?”嚣族人也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得呆了一呆,只见麻衣人缓缓地起身,神色转为正常,依旧冰冷地道:“散开,我这就带两位贵客去见族长。”

  “您说什……”

  “滚。”

  麻衣人似乎有相当高的地位,见他执意如此,黑着脸的族人都悻悻地收起了弓箭,冷着脸让开了道路。

  路盼盼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得意地跟上麻衣人,叫他往前面带路,很快就消失在了视线里。

  白筱松了一口气。

  路盼盼果然如传闻所言,危险至极。方才那麻衣人显然是中了路盼盼的言灵才会如此反常,只是不知究竟哪一句话才是路盼盼的圈套。

  白筱来不及细想,她连忙回身去找凤沉璧,将见闻与他说了一遍。

  “不过鬼神宗来找嚣族是为了干什么勾当?”白筱觉得蹊跷,欲进嚣族村落一探究竟。

  “只我们两个,一旦被发现,当真凶多吉少了。”凤沉璧思忖后制止道:“这事没有把握,不能鲁莽。”

  “万一是有关魔雀的线索怎么办?”

  凤沉璧看着白筱的脸,依旧轻轻摇头:“宁可现在绕远,也不能冒这个风险,否则我们之前的功夫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白筱本想说她自己去,就算出了事,也不过是兽归。

  但不知为何,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洛渠楚的脸,用一如既往不含感情的语气说“再兽归几次,你就会死”。

  其实白筱根本不信洛渠楚所说是事实,她觉得兽归不过是她重伤后自愈的一种形式,是属于她的神狸天赋,从来不是什么怪病,毕竟族中除了她,还有个人能够主动变身成祖先的模样。

  但这一刻不知为何,她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竟然让她忽然退却了,更想到凤沉璧绝对不会同意她孤身犯险,一番思想斗争下来,白筱妥协了:“……好吧。”

  竹海斑驳的光影逐渐被留在身后,白筱和凤沉璧不敢耽搁,一刻不停地奔向了出口,等终于远离了竹海,二人都禁不住松了一口气,橘色的黄昏映照着潺潺湟水,眼前的景色再度变换成一片璀璨的金色。

  “……”

  白筱与凤沉璧,几乎是同时发觉了异样。

  他们已经行了一个时辰,可眼前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湟水,和一轮将沉不沉的红日。

  “幻境?”白筱迟疑地开口:“不太像啊。”

  “你有没有感觉到?”凤沉璧脸色忽然染上了一丝惊讶。

  “什么?”

  “……玄力。”凤沉璧犹豫地开口,似乎也不能确定:“和洛先生的法力,有几分相似。”

  “小荷花?”白筱一怔,旋即双手捏诀全神贯注地合上了眼睛,淡淡的流光萦绕在指尖。

  凤沉璧发现,当白筱调用灵力感知时,她身边的清气突然增加了许多,尽管她没有在修炼,但是这些清气却实实在在地在被她吸收。

  片刻白筱睁开了眼睛,她好像也十分惊讶,看了凤沉璧许久,才回过神来,一副“糟了”的模样,手扶住了额头:“饲主,我们大约是跑到哪个神仙秘境了……这么浩瀚的玄力,说不定是……”

  “山海秘境。”凤沉璧替白筱做出了回答。

  凤沉璧知道白筱为何说“糟了”,对龙渊生物而言,清气,即所谓的灵气是立身之本,而修真更是清气越纯越好。所以龙渊元祖为了登仙而造就的山海秘境本身是排斥浊气的,一旦发现浊气涌入,山海秘境就会自动修复缺口。如果在山海秘境的入口关闭之前他们不能出去,那么将一直被困在此地,直到下一个六十年或者找到下一个缺口。

  “怎么办?”

  “莫慌。”凤沉璧见白筱眉头紧锁,安抚她不要心焦:“我们不是从龙廷的入口进来的,想必出口不止那一个。”

  “话是这么说,刚刚你我都未曾注意,究竟是何时误入秘境来的,现在回头也找不到出去的路。”白筱叹了口气:“幸好你都都是先天灵族,体内浊气不多,还不至于破坏平衡影响到龙廷入口的关闭时间,否则我们可要连累要来秘境的九个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