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二章:蓝天白云,踏光而来。
 
  “修行者的世界是很危险的,你虽然看到了他们的荣耀,但你没有看到他们的付出,艰辛和危险。”卫羽为了打消他的念头而劝诫着。

  卫和有点诧异爷爷居然知道修行者的事情,但听到爷爷的劝诫之意后,就乖巧的表示自己不去想了修行者的事情了。

  卫羽看着卫和出去时的背影,喃喃自语道:“已经没希望了,我当时就不该跟小楠和小满说的,小满不死心,拉着小楠出去复仇了,但你这个乖巧可爱的孩子不应该承受不属于你的恩怨,你应该平平安安的生活这一辈子,我照顾你死去之后,再去守护小满和小楠吧。或许你永远都不知道真相,但你别怪我自私,我是为了你好啊!”说完苦笑摇了摇头,把这些想法赶出了脑海,缓缓走到院子里站立着静静地望着蓝天。

  但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缓缓转动了。

  在小山村愉快的玩耍了两天之后,卫和便准备回去了,毕竟木坊很忙,不能在此待久了。卫和告别送行的父老乡亲和爷爷,和徐淳并肩而行,已经离村数十里了,他便和徐淳告别了,自己一个人慢慢向长春城走去。走走歇歇了三个多时辰后,卫和也看到了长春城。

  进城,去餐馆稍作歇息后,便去往行馆,交钱后上了去余庆城的马车,去余庆城的人还是非常多的,毕竟余庆城外有缓池,也是整个池郡数得上的繁华之城。如今天下并无大乱,因此去各地游玩的人还是很多的。车上八个人,车夫在前面架着马车,卫和抱着自己的包裹,因为不熟悉,并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意思,车里的七个人看到卫和也是有点惊讶,毕竟还算是孩子,看到卫和的架势后,虽然心里好奇,但也并不自讨没趣,而是有几个人聚在一起交流了,有两个人没有选择和他们交流,而是自己做自己的事。

  过了一个多时辰后,马车也到了余庆城的行馆,远处的卫羽也转身返回了小山村。卫和在热闹的人潮中走了一会儿后,回到了城西的木坊,“各位叔叔好,”卫和先打招呼,然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岗位,时不时地回答他人的问话,双方虽然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但交流不深,卫和对他们很是尊敬,双方的交流都是点到而止,卫和对他们这些大人的爱好不甚了解,也不太想去了解。他们时常会聊一些事,但卫和之前听过几天后,感到有些不堪入耳,之后便不再听了。

  劳碌的一天也结束了,卫和回到房间,静静地看着窗户外面的街上的一家店,那是一家长袍店,是一对来自宣国的夫妻带着一个女儿在经营,生意不算火热但也不冷清,卫和凝目看着身影穿行其间的一个身穿绿色长衣的女子。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到关门歇息后,卫和这才怅然若失的去吃饭了,吃完饭和叔叔聊了几句后,回到了床上,侧躺着,面对着那家店铺而睡。

  那是一个极其好的女孩,卫和的知识水平并不高,在小山村,爷爷教过一些,在这里,叔叔也教过一些。但不能文绉绉的说出那种形容女孩子美好的句子,但他并不需要那样文绉绉的说出,只需要知道她极其好,就像这个世间的美好便是她本身一般,这就够了。

  她是一个看着就能让人感到很舒服的女孩,白嫩的面容带着两个浅浅的小酒窝,笑起来的刹那芳华令看到的人都能感到由心的舒服和陶醉。明亮有神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犹如夜空中最亮的星辰一般夺目,璀璨。高挺的鼻梁,白皙的脖颈无不彰显着上天对她的偏爱。白皙雪润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一般,让人能感觉到她的存在便是代表着美之一字。她就像一个被世界偏爱的人一般,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宁静、美好。仿若上天最杰出的作品一般,用美好造就了她。因为她的国色天香,整个余庆城打过主意的人很多,只是最后这些人都消失的莫名其妙,因此,很多人猜测,她被人当做禁脔了,便打消了心思,不敢再垂涎了。

  接下来的时间,卫和依旧每天坐在窗前,凝目望着那个女孩,这个习惯,已经保持了三年,从三年前,第一次看到那个女孩开始,卫和就一直这样静静的看着。卫和觉得,看着那个女孩是一件很舒服很开心的事情。

  就在这些天,原国南部发生了一件大事,在原国南部连玉州肆虐的十七路匪徒中的两路发生了冲突,近年来,新兴起的青云山与占据了连玉郡肃落城的罗虎寨。

  “李满、李楠,你夫妻二人欺人太甚,我已经应允和你们共享肃落城,你们居然还想要赶走我们,霸占整个肃落城。”在连玉郡肃落城外的一座山头上,林啸虎指着下方的两人怒骂道。

  “常伟。”下面的那身着一身浅蓝色长袍,面容透着一股英勇的劲,手提了一把大刀指着林啸虎淡淡说道。

  “放屁,那只是我兄弟不小心杀了而已,你们居然咄咄逼人,当真以为我奈何不了你吗?”虽然李满说是因为常伟,但他并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只是李满想占据肃落城所采用的借口而已。但他又不能当面那么说,那样会伤自己身后那些兄弟的心的。

  李满直接刀身横斩,一道白色的三十多米的刀芒瞬息而至。“我也是不小心劈了一刀。”李满淡淡说道。林啸虎都来不及回话,见状直接抬手而出一道土黄色的屏障,护住了身后的众人,但白色刀芒仅仅只是攻势一阻而已,便击溃了那道屏障,刀芒直接掠过众人,林啸虎身后的众人惊慌失措,林啸虎怒目圆睁,但刀芒刚掠过,便有十多人被劈成了两截,而后才攻势消散。而林啸虎因为有护体罡气阻挡,并未受到伤害。林啸虎直接怒骂:“李满,你欺人太甚!”说着便作势准备下来拼命,李满淡淡看着,心里不以为然。而李楠全程看着,并未表示担心,也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死活,她的眼里只有李满,她相信李满不会有意外。

  林啸虎被一个急忙跑来的亲信拉住了,拿出了一封信,“虎哥,这是掌柜的刚发来的,你看看。”林啸虎见到有人送来台阶,也就不再下来,而是打开了信,一看信,林啸虎的脸色便变得铁青,将信撕的粉碎,大骂道:“欺人太甚啊!欺人太甚啊!”他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之前本是一个在这个世界底层的小工,有一天,一个人自称秉一个叫掌柜的的人的话来给他帮助,给他功法,教他练功,让他做山贼,更教他落主肃落城。他入主肃落城,尝到了权利的味道后,就不愿意再放手了。因此,之前哪怕自己的手下,之前的弟兄在现在的他看来只能是手下死了一些,在他看来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只要自己的权利还在就够了。但现在,掌柜的居然要他把肃落城给李满,让他离开这个国家,他的怒意爆发了,他想反抗,但且不说掌柜的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势力,他并不了解,就眼前的李满,他也打不过,所以他不敢翻脸。

  林啸虎抬手大喊道:“通知弟兄们,咱们换个地方。”说完后,便转身就走了,其他人也赶紧收拾东西跟在他身后。李满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离去,并未做任何表示。待到他们走后,李满回头看了一眼李楠,露出了一抹笑意。然后仰天叹道:“常伟啊,我替你报仇了!”

  齐国,广州,寻音城,此时杜远王王府内。“爹,孩儿都说了,孩儿只是出去想出去低调的玩一下,不需要护卫”一个极其貌美的男子在房间内走动着,对坐在严木椅子上的男子摊手道。

  “不行,万一勋儿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这件事没得商量。”王越训拍桌大喝道。他这个儿子是很好的,相貌俊美,齐国有名,才华横溢,文笔斐然,修炼很是勤奋,且天资过人,让他很是满意。虽然爱寻花问柳,但在他看来,并不是什么大事,他认为儿子以后是注定要成为天人的,享寿千载,一个女子算什么?所以他对儿子保护的很紧,出行都有人跟着,但此次居然不让人跟着,因此他担心儿子的安危,才言辞激烈了一些。

  “每次儿臣出行,爹都派很多人跟着,生怕别人不知道孩儿是世子一般。”王子勋不甘示弱的回道。

  “那是害怕你遇到危险,他们至少可以救你!”王越训苦口婆心的劝着。

  “孩儿也是有修为的,不会出事的”王子勋还是坚持己见。

  “你那点修为,我一掌就能就能拍死你!”王越训态度仍是强硬。

  “说的好像你一掌拍不死那些护卫一样……”王子勋弱弱地回应着,看到老爹发怒了,他决定先从心一下,暂避锋芒。他上一世未曾经历过来自老爸的‘关爱’,没想到这一世竟有幸多次尝到这种感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