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三章: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四季衣袍店,敏感的温婉在三年间时常能够察觉到,那扇窗户后面的窥视之意,这让她感到很不舒服。她知道对方的身份,一个十二岁来自山村的小工孩子,仅此而已。她并不会因为一个小孩对自己的迷恋而感到沾沾自喜。对自认容貌倾国的她来说,这个少年或许是痴迷自己的容貌。就如同那些那些死的莫名其妙的对她打过不正主意的人一样,贪图美色而已,不懂得欣赏灵魂。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一种感觉,一旦被打上不好的印象,将会很难弥补了。卫和自以为是的默默守护,在温婉看来便是一个偷窥的变态而已。

  大君历二十七万三千零一十二年七月,大君历是二十七万年前,一个大一统的王朝君朝的奠基人弘武大帝所创立的历法。他是一个拥有伟力的男人,按史书记载,他能人之所不能,并天纵之才,创立了修行体系。统一了大陆,规定了一年有多少天,一月有多少天,一天是多少时辰多少息。统一了文字和度量,留下了他的传承法门,把整个世界的文明带上了一层后,立下皇帝之选后便消失了。而这种修行法门,被后人翻阅后,也都自创了很多类似的法门,开启了修行者的时代。后面的人修行到了最高的天人后,修无可修,再看到之前关于弘武大帝的记载,觉得言过其实,认为弘武大帝也只是一个天人而已。

  后来过了十多万年,君朝分崩离析,各路诸侯称王,有些人也想创新历,但发现麻烦甚多后,便不了了之了,继续沿用了大君历。

  温婉如同以往,在每天的午时,去余庆城外不远的缓池中,而此时,温渊或者许蕊都会不在一人。

  缓池正是此州名为池州的原因,一片占地近七万平的大湖,是齐国境内最大的内陆湖,来这里游玩的人很多,毕竟是天下三十六奇景之一,三十六奇景是弘武大帝所确立。来这里的还有一些人每天正午来此是为了看温婉,不过倒是再没人敢随便接近,怕死。不过温婉并不在意其他人,她并不知道那种修行者大人物为什么会关注自己,但她确信自己尚是完璧之身,所以那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呢?不过,他帮自己处理了很多自己这个弱女子难以处理的麻烦,这是一件对自己很好的事。温婉把这些想法驱逐出了脑海,她此时只需要在意这片湖就够了。她并非修行者,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很危险,所以,缓池是她来到这个世界后所看到的最美的风景。她在地球时,便是一个喜欢旅行的人。来到这里后,见试过缓池的美丽绝伦后,很是期待另三十五奇景。

  斑斓的湖面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美轮美奂,点点碧光点缀在水面,映衬着绚丽的湖水,映射出一种梦幻的感觉飘逸在空中。看到这一幕的人,就会感到浑身被这种梦幻氤氲的气息环绕着。这是在之前那个世界所没有的景色。

  她喜欢这种梦幻感,被氤氲环绕,徜徉在梦幻的海洋的感觉让她痴迷,六年来,一直如此,看不腻。

  不过,今天的缓池旁来了一个不一般的人。来的是一个头戴云纹白玉冠,身着锦绣金纹白袍,脚穿鎏金纹长靴的男子,相貌俊逸,神态自若,气度翩翩,一步一步闲庭雅致,在湖边面含笑意的欣赏着三十六奇景之一的缓池和众人看他时的眼神。温婉看到这一幕,感慨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啊!”只有一个人听到了这句话,在远处观察的一个妇人。

  很多人更是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一些人直接恭敬的行礼道:“见过世子殿下。”白衣世子面带笑容的伸手虚扶起行礼的众人。

  “不知可是齐京才子,子勋公子当面?小女子绿烟,见过公子。”一个相貌平平的女子半蹲行礼问道。女子这般做,后面的一些爱慕王子勋的女子眼神直接变了,又羡慕,嫉妒,懊恼,嘲讽。羡慕的是她居然上去搭话了,嫉妒的是她第一个去搭话,懊恼的是暗恨自己没有立即去,嘲讽的是这个女子这般姿色还敢上去和子勋世子搭话。

  王子勋看着眼前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子,再看着其他女孩的眼神,脸上的笑容更盛了,故作姿态的将女子扶起,让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并用悦耳的嗓音轻轻吐字道:“姑娘客气了,快快请起,在下只是一普通书生,当不起才子之名。”温柔的声音响在了众多妙龄女子的心田。让她们感慨:“都道杜远世子容貌俊逸,气度温柔,不仅才华横溢,而且十分谦虚。果真不欺人。”

  “听说,公子乃著名的齐京才子,才名传遍诸国,不知小女子可否有幸得公子作诗一首?”一旁的温婉来到王子勋面前,樱唇轻启,声音婉转动听问道。温婉之前便听过这位京都才子所做的《西江月》、《定风波》、《虞美人》、《秋风词》、《玲珑》、《独坐慧云山》等等的诗作,当时初听时,令温婉倍感震惊,因为这些作品基本都是她之前所在世界的原句。差别并不大,譬如《独坐慧云山》与《独坐敬亭山》只有两字之差。她当时还以为,这位世子也是那个世界的人,但之前接触不到这位世子,心里的疑问得不到解答。此次见到这位白衣世子的气质,她不敢确定了,但还是要确认一下。

  “好啊,姑娘有所吩咐,小生定当遵从。”王子勋看着眼前这个绝世佳人,也看的有些呆了,这个女子的面容酷似一个漫画女孩的脸,极其好看,王子勋心想,这应该是自己所遇到过最漂亮的女孩,前世今生都是如此。因此自然是满口应承,至于容貌一般的绿烟,早都被他抛在了一旁。绿烟看着这两位才子佳人,触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庞,神情恍惚低落的拖着疲惫的步伐离开了,人群人有人察觉到了她离去的背影,目光带着同情或嘲讽。

  王子勋在脑海中翻到了一阙《鹊桥仙》:“风清月莹,天然标韵,自是闺房之秀。情多无那不能禁,常是为、而今时候。绿云低拢,红潮微上,画幕梅寒初透。一般偏更恼人深,时更把、眉儿轻皱。”温柔的声音淡淡说出清新自然的词句,接着王子勋笑着接受众人的奉承。

  温婉此前并未看过这阙词因此她以为,那些也是面前这位白衣胜雪,如玉公子所作,相似只是巧合而已。“公子真乃大才之人!”她由衷赞叹道。她的目光中带着温柔,王子勋也是回之以目光对视着。

  而此时,远处的一个身形略显丰腴的妇人,看着这一幕,她看到女儿的神态就已经明白了,而王子勋不加掩饰的喜悦之情,也证明他对自己女儿有意思,但主要的是对方的身份。如果他俩不出面的话,王子勋会不会对自己女儿负责,还不一定呢?但她并不想阻挠女儿的幸福,王子勋的条件在这方世界是很不错的,齐国九大天人之子,而且自身容貌甚伟,才华横溢,天资卓越,是一个很好的女婿。至于为什么不想出面的原因便是,女儿一直都想成为修行者,但她和老温装糊涂,没有答应女儿,,也未曾告诉女儿他俩就是修行者,而且是天人的事情,而如果,他俩出面让女儿嫁进去的话,女儿肯定会知道曾经骗了她的事情,到时候该如何面对女儿啊?还是等会回家跟他商量一下吧,许蕊心想着。

  他俩之所以不让女儿进入修行者的世界,是因为这个世界对女孩太不友好了,更何况是女儿这般美貌无双之人。他俩本就是两个普通的凝气境修炼者,偶然相识,结成夫妻,在江湖上用化名也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吃了很多苦头,所幸的是在一个久远的遗迹内,得到了一卷功法和一本记载着一个叫做云烟天境的世界,他们用那个功法修到了一个相当于这个世界的天人境后,才意识到了那个世界的宏大,因此便瞧不上这个世界了,而是想去那个据说可以无所不能的神的世界,只是,没想到,会突然怀上一个孩子,按理说不应该怀上的啊,但还是不得不耽误了行程。生下了孩子,把她抚养成人,想要让女儿安安稳稳,幸福快乐的度过这一生。不想让女儿卷入是非,遭受自己曾经所遭受的磨难,把女儿守护着。

  而此时的温婉正和王子勋相谈甚欢,“公子,小女子恰好听到过一句话,可否说与公子听?”温婉用着温柔的语气,婉转动听的声音,缓缓地说出。

  “自然,姑娘请说,小生洗耳恭听。”王子勋又做着姿态,语气略带兴奋的回道。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温婉又轻启樱唇,轻笑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