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五章: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王子勋还在那里与温婉笑着分享这个世界的见闻,以及说着在地球的故事。

  “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回去吗?”

  “应该会回去吧,毕竟都能穿越过来,而且修到天人后,还可以寿延千年,这么神奇的事情在地球时是不可能发生的,放心,我一定会带你回去,荣归故里的。”

  “我经常会想起我的爸妈,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我出车祸死亡后,他们又该是怎样以泪洗面的啊!”

  王子勋顿住了,他对那个世界还有什么留恋的吗?貌似只有去那个世界炫耀自己的成就,赢得他们的崇拜了吧。他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会越发在乎别人对自己的崇拜了,但眼下,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先尽早修成天人,成为最高战力才是最重要的。

  “之前那个传言你听过吗?”王子勋问道。

  “什么传言啊?”

  “就是说你被人当做禁脔了,或者说被人保护着。”

  “知道啊,许多余庆城以及池州的达官贵族,对我打了主意后,就死掉了。所以,之后我就清净了,那个人是什么想法,我并不清楚。对了,你是修行者,你觉得他会是谁啊?”

  “听我父亲说,那个人有可能是聚合境甚至天人境,对方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所以他们就没有来查探。”

  “聚合境和天人境是最高的境界吗?”

  “是啊,那本书上有写到,你今天可以回去看。”

  温婉点头应道,她在地球上便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很多事情都会自己做,凭自己的努力摆脱了那一带女孩儿要早嫁的观念。她进入大学后,很是洁身自好,努力学习,不曾和其他男生有过亲密接触,哪怕进入公司面对上司也是如此。如今,这个世界有超凡力量,自己也可以拥有后,她那颗渴望自己掌控自己命运的心又悸动了。

  王子勋是打算君临天下的,他也不准备只娶一个人白头偕老,但对于温婉肯定是要明媒正娶,扶为正室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和温婉都来自地球,更是因为温婉的国色天香吧。

  不过,他想开后宫的想法并未和温婉说出,只是说了要明媒正娶,让她风风光光的进杜远王府。这话说的,顿时让温婉红了脸,王子勋看到温婉的神情,心中感慨道,自己不愧是天命之子,越来越有主角的风范了。他甚至已经在脑海里幻想出了自己无敌天下,吞并诸国的画面了。做到和数十万年前,只有弘武大帝做到的事情。

  两人在缓池旁远处相谈许久,池边的人心情不一,有人只是欣赏池景,有人看着两人,眼里羡慕,嫉妒,有人感慨才子佳人。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天作之合,相信了那些诗人所歌颂的美好爱情。而许蕊看着则是下定了决心,回去后便和温渊一起去杜远王府找王越训。

  王子勋送温婉回到余庆城后,温婉便不舍地辞别了,王子勋则是去往余庆城的知府。

  四季衣袍店,面带红晕,脚步轻快的温婉回到了店里,同父母略显拘谨的打过招呼后,便去做自己的事情了,温渊与许蕊对视一眼后皆露出了苦笑。

  此时的卫和回到了屋里,坐到了窗边,看着面色欢愉的温婉,这样的状态,让卫和看着就有一种浑身轻松的感觉,卫和便在那里坐着呆呆的看着。

  王子勋来到缓池与温婉相谈时,姬长言就知道了消息,这个消息也被散播到城里了。当朝一品大员的儿子与余庆城的一个女孩儿相谈甚欢,这对于余庆城的百姓也算是一件大事了。一堆人跑来跟温渊说着这件事,温渊只是笑着应承,准备等着许蕊回来问明情况。

  到了内衙时,早早等候在一旁的姬长言露面笑迎:“世子殿下莅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他之前不敢出去拜见,害怕丢掉官位,因为齐国自从九千多年前立国后,对于异性王的态度就很含糊。你可以去见,但不能主动腆着脸去拜见,否则,你置国家威仪于何地?哪怕是一州之州牧,也会被扒去官服的。当然,齐国皇室也没有不许他们见面,相交。否则就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若是把别人逼走了,那么难受的是自己。王子勋自然是知道这些情况的,而且他很满意姬长言把自身姿态放的很低这件事,他喜欢这种感觉。他虽然不在官场,但他一句话就能让姬长言不能再做官,这就是天人的威势。一府府尹一言可免,皇室没必要为了一个小人物而交恶天人,一州的州牧也能扳倒,毕竟天人比州牧更难得,想当州牧且有能力的人很多,但天人不是什么人想成为就能成为的。

  王子勋故作风度的扶起了欲要弯腰的姬长言,笑道:“姬府尹大人言重了,小王此次前来是拜托府尹大人所帮忙的。”

  “世子殿下尽管吩咐,下官一定竭尽全力。”姬长言虽然不知这位要做什么,但不敢驳面子。

  “知府大人可知温渊夫妇?”坐在客椅的王子勋端着之前便准备好的热茶,缓缓问道。

  “可是那四季衣袍店的温渊夫妇?”他自然知道这位世子又勾搭了一名女子,关于温婉和那个绿烟的资料也都早被送了过来,温婉是温渊的女儿,因为一些原因,温婉在池州的官员里也算是小有名气。而那个绿烟的信息未曾查到。不过,在他看来,那个女子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平民女子而已,并未在意。

  “正是,小王今日与温婉姑娘相谈许久,甚觉有缘,此次前来,是希望姬府尹大人可以在余庆城多加照顾温渊夫妇,还有随小王去定亲,做个见证。”王子勋目前能最快找到的高官也就这个五品的官员了,更何况对方是余庆城的城主,沐阳府的府尹。让他也去是为了给温渊夫妇长脸,为了向温婉展示自己的能耐。

  姬长言有些惊讶,这位怎么突然就转性了,之前便多次听闻这位寻花才子之名,他倒是越发好奇那个叫温婉的女子了。毕竟前两任府尹以及池州的一些贵人的死亡都与那个女子有关,今天那个女子与这个寻花才子一番交谈后,这位寻花才子居然转性了。不过,他还是不准备去招惹人家,不想莫名其妙的死了,他上任后,对于那一片都是绕着走,后来得知那个女子常去缓池后也绕开走。但此时,王子勋相邀,自己怎么拒绝啊?只得跟着一起走了。王子勋与姬长言去街边去买东西了。

  卫和看了好一会后,才转身离开了,说来也巧,就在卫和刚离开之后,王子勋与姬长言来到了四季衣袍店,店里的一些认识的人都赶紧出去,其他不认识的客人见状也赶紧出去了。

  王子勋看着眼前满是惊喜之意的温婉,淡淡一笑,向温渊和许蕊执礼道:“小生拜见伯父伯母。”

  温渊和许蕊仿若受宠若惊一般,忙探手扶起,温婉的眼中有些悲哀。这对父母对她很好,从小到大没让她吃过一点苦,生怕她受一点委屈,老实本分的父母也为了她和别人起过争吵。可现在的这个拘谨样子,着实让她心里难受。

  而王子勋的想法却是暗道这俩人还算识趣,同时也越发肯定,这两个人只是普通人,不是背后守护温婉的神秘人。可是,这就让他有点犯愁了,不清楚那个人的目的,他害怕自己走不回寻音城了。让他心里有点怵,但现在这般情形也不好掉头就走。

  他当面再对温渊夫妇二人执礼:“今日与温婉姑娘一见,甚为投缘,一见倾心,小生特此前来喜定良缘,望伯父伯母成全。”并且双手递出金票,并让姬长言带着其他一些礼品,并说道:“姬府尹大人来做见证。”温渊与许蕊对视一眼后看向面色羞红的温婉,然后温渊问道:“今日定亲,何日成亲呢?”

  王子勋答道:“岳父大人,小婿四年后,接温婉姑娘进王府!”温渊点头应允,王子勋对旁边的姬长言拱手道:“姬大人,今后这几年,还望多加照顾小婿的贤妻以及岳父岳母啊!”姬长言在外人面前不好多说什么,只是点头应道。随后,王子勋便和姬长言一道离开了,温渊夫妇看着低头红着脸的女儿,则是苦笑了一下。外面的那些人七嘴八舌的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后,一些人则是热切的与温渊夫妇上来攀谈,毕竟,接下来,这一家人就会成为齐国数得上号的贵人了。余庆城一些得罪过温渊夫妇的人感到了惶恐,城里一些喜欢温婉的男孩,心情不一,有人暗骂,女人都喜欢有权有势的,有人则是暗恨自己没能耐。与温渊夫妇交好的人则是又上门来拉关系。旁边木坊的那几位,也在谈论这件事,而卫和自从三年前听过几次后,再没听过他们的谈话了,也因此并不知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