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十一章:少女情怀总是诗(上)
 
  “林叔叔的女儿林玉儿”许酒的心里喃喃自语。

  此时的绿烟情绪还是很难过,林玉儿和吴菡劝慰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啊!绿烟姐姐,你就说出来嘛,我们一起帮你啊!你去了齐国做了什么事啊?居然这么伤心”

  “男人都是以貌取人,玉儿和菡儿你们千万不要相信那些男人的花言巧语啊!”

  绿烟在那次后的第二天,听到了王子勋、温婉订婚的消息,本来就难过的心情雪上加霜了。这次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宗门。

  “是不是去找小情人了,结果闹得不愉快,回来就这么伤心?”吴菡笑道,开解着绿烟。

  这话说的顿时让林玉儿红了脸,她之前心里便有一个相貌绝代,满腹才华,天资聪颖的男子,只不过因为无法在一起,所以只能压在心里,都不敢向他人提起。

  “那些男人都是贪图美色的骗子,你们可不能被男人骗啊!”绿烟执意劝道。林玉儿和吴菡自然不可能不顺着。

  “没有啊!”绿烟羞红了脸。

  “好啊,你之前居然敢不告诉我们,老实交代,他是谁?”看到绿烟的表情,吴菡自然明白了,笑着打趣道。

  此时,正在三人打闹期间,绿烟的师父来探望绿烟了,三人欲行礼,真全天人抬手示意免礼。

  “绿烟,发生了什么事?”

  “师父,没事的。”

  “说吧”已经通过监课司知道了情况的真全天人淡淡说道。

  “弟子是去了一趟齐国……”

  “所以,你就去找王子勋?”真全天人冷冷说道。

  林玉儿愣了一下,居然是王子勋。

  绿烟很讶异,师父怎么可能知道啊?不过,既然已经无法隐瞒了,那就只能实话实说了。

  “徒儿此次前去齐国,是想结识王子勋,后面听说他会去缓池,所以便去等候了……”

  “后面,因为他没搭理你,而去选择和一个漂亮女子相谈了,所以你心里难受?还这个样子回来?”

  “是……”绿烟咬牙应道。

  “丢脸!”真全天人语气冰冷。

  “徒儿知错了,师父莫要再生气了!”绿烟感到师父的怒意,急忙在榻上拜罪道。

  “师叔莫要发怒,绿烟姐姐知错了。”林玉儿与吴菡在旁边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此时也只能劝道。

  “死心了吧?”真全天人问道。

  “弟子再不会这样了!”

  “你们啊,人生在世数百年,要找的道侣是真心实意对你们好的!”

  天人说教,三女点头应允,自然不会反驳。

  “真不知道,你看上那个王子勋哪点好了?有才华,相貌堂堂?所以,这些会对你好吗?”

  绿烟不敢说话,只是点头应允。

  “我们宣国那么多年轻俊杰,你都不喜欢?偏偏喜欢哪个只会舞文弄墨的寻花公子?”

  绿烟尴尬的点头任由教诲,林玉儿、吴菡二女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先来的。

  “许酒,许然,凌晨曦,这几个人哪个不是少年俊杰呢?”

  真全天人在那里教诲着脑海里已经一片空白的三女。

  而这边,山下的众人还在有条不紊的排队测试,许酒仍在那里欣赏着终生百态,也查到了被蓝袍男子带走的三人身份。

  有趣的是,那个秦琪的家破人亡还和自己有关,不过许酒没有什么可担心的,自己已经做了,哪怕对方之后会杀掉自己,也无所谓了。

  只要自己的母亲这辈子,可以看在自己能力的面子上,对母亲好点,让母亲幸福安康的度过这一生就可以了。

  因此他哪怕伤害别人也都不在意了,这些事情的因果他自己一个人担了。

  哪怕最后在父皇乃至天下人眼中,自己是一个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也无所谓。

  他辩解也不会有人相信,那就不去辩解了,反正只要能让母亲在宫内受到尊敬就好了。

  蓝袍男子,神情淡漠的无言看着躺在地上已经渐渐恢复意识的三人。

  秦琪首先恢复了意识,睁开了双眼,疑惑的看着蓝袍人。

  “是你救了我吗?”

  “是林玉儿,我是来收你们三个为徒的。”

  “谢谢大人”秦琪感激到。

  “叫师父吧”

  “是,师父”秦琪的脸上绽放出了笑意,如愿以偿。

  不一会儿,另外两人也醒了,是一对双胞胎兄弟。

  “多谢师姐成全,多谢师父收留。”两人共同执礼道。

  “你们还有一个大师兄,记住了。”蓝袍人说了一句。

  “师父,你是什么修为啊?”哥哥问道。这个三人都想问的,但秦琪觉得,有人肯收自己已经很不错了,不好意思问。弟弟也是这般想的,但哥哥比较少年心性,好奇。

  “天人。”蓝袍人淡淡说道。

  秦琪三人自然知道天人的份量,没想到,自己竟然这般幸运。竟然拜入到了天人座下。

  “这是为师的修炼法门,你们三人一同研习吧!那边你们自己挑房子住吧,四餐会有人送来的。等会先去洗漱一下吧。”扔下这句话后,蓝袍人的身影消散了。

  “知道了,师尊”秦琪喊到,另两人听了也这般回道。

  “秦姐,你们他们知道了,我们拜入天人座下,会不会特别后悔啊?”哥哥笑道。

  “会吧。”

  “这次多谢秦姐了,我们哥俩也只是想着,就这般回去,太对不起我们爹娘了,就想跟着你博一把。没想到,居然拜入宗门了,多谢秦姐啊”弟弟说道。

  “就是,就是,谢谢秦姐。”哥哥随声附和道。

  “言重了,各凭机缘的。”

  “以后,秦姐的事,就是我们哥俩的事,我们以秦姐为主!”哥哥笑道。

  弟弟看了哥哥一眼,并未反驳。

  秦琪也并未将这番话当真。

  或许他们三人在之前拜入宗门前,乃至于现在根本没想过,他们以后的成就会是那般强横吧?

  秦琪三人,洗漱后,收到了真玉宗弟子送来的食物,来了好几位弟子,要不是害怕自己来得了走不了,说不定大半个宗门的弟子都会来看一下这三人。

  来的几人颇为热情的与秦琪三人交谈着,哪怕秦琪到现在都未曾洗漱,仍是那般模样,可众人眼中并未有嫌弃,而是羡慕与好奇。

  交谈许久后,他们也察觉到时间长了,所以告辞离去,剩下了三人,秦琪转身去洗漱了,弟弟拉着哥哥在等待,并未打开法门也未曾吃饭。

  许久后,三人收拾完毕。“这就是修行法门啊!”哥哥首先拿起了放在桌上是一本金黄色封面的书籍,嘴里憧憬道。

  然后,打开了书籍,书中写到:“人有一百单八条经脉,打通经脉者,方可存气修行。此决名长河,开经脉一百单八条,至高法门。”

  这是第一页的内容,翻到了第二页,就是示意图了,三人照着上面的方法做着,承受着开脉之痛。

  “他新收的那三个人是为什么啊?”真玉宗内,三人天人坐在一起,相谈着。一位天人问道

  “应该不是好心吧,往年没见他这么好心啊!”第二人答道。

  “那么,那三个人会修到什么境界呢?”第一人问道。

  “资质那么差,他能怎么做?那三人充其量就是开体境罢了,满溢境就是极限了!”第二人答道。

  “所以,他为什么要收那三个人啊?”第三人问道。

  “不清楚。”第一人回道。

  “会不会是为了林玉儿啊?林轩伏的女儿可是很好看的,或者是为了给他徒弟向林玉儿拉好意?”第二人问道。

  “老林会不会撕了你这张嘴呢?”第三人打趣道。

  “好了,好了,别闹了,那三人的身份也打听清楚了吗?”第一人问道。

  “秦琪是吕国人,已经家破人亡了,那两兄弟是宿州人,家里已经有很多人去攀关系了。”第三人答道。

  在真全天人走后,如释重负的三人松了一口气,吴菡留下了林玉儿陪绿烟,自己则下山了。

  山下,许酒看到一个妙龄女子向自己走来,许酒只是轻笑了一下,继续看向人群。

  宫长永也未曾在意那个女子,至于那个大汉就更不可能在意了。

  女子站到了许酒旁边,也看向下方的人群,与他们相比,自己真的是要好太多了。

  这个世界从来都是这样,有对比才会有反差。

  “这位姑娘,你为何站在在下的旁边啊?”

  “小女子见过九皇子殿下,不过,这里并不是殿下旁边啊,小女子离殿下有段距离呢!”

  “既然如此,那姑娘不妨再近一些。”

  “皇子殿下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吴菡姑娘,所为何事啊?”许酒也不打趣了。

  吴菡有点讶异,不过她还是阅历太少了,那种天人境的弟子以及家人,监课司的资料整理的是很详尽的,只是她没有接触过这些,并不了解。

  “九皇子殿下,可是刚才看到我在玉儿姐姐旁边,知道了我的身份,监课司果然很厉害。”

  许酒没有否认,笑着应道。

  “九皇子认为,什么样的男子最难得?”

  “有情郎吧!”许酒看向天边,淡淡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