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十六章:屠村之祸,少年奇遇。
 
  林啸虎等人很快便残杀完了小山村的众人,众人也没想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命运。

  林啸虎杀完之后,便又上马狂奔了,寻找下一个目标。反正掌柜的给他的任务就是在这四州内捣乱,祸乱民生。

  徐淳在哪里看着他们走远后,才敢伸出头来,回到村里,看着已经死掉的爷爷以及众人。

  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虽然很讨厌他的爷爷对他指手画脚。但毕竟是自己的爷爷,割舍不断的亲情。还有平日里和他玩的好的小伙伴,以及那些对他照顾有加的长辈。

  整个村子里,现在只剩下了去城里的那位叔叔,以及自己,卫和与他走丢了、生死不明的爷爷。

  徐淳只记下了那些人说自己是官家人,他觉得,自己捡到了这么神奇的棍子,就证明自己和修行者有缘,以后一定也会成为修行者的,然后报仇雪恨。

  但…现在徐淳认为最紧要的问题就是自己去哪儿?

  要不,先去城里,然后打听应该如何成为修行者吧!

  徐淳的村里的见识比较少,之前也就只知道长春城,后面和哥儿去了余庆城后,知道了余庆城。

  才在村里老人的讲述下,知道了长春,余庆都是沐阳府的城池。

  所以,他准备先去长春城,再寻找应该如何成为修行者的机会。

  徐淳接着在村内寻找着那些各家的钱币,这样去了长春城也能解决自己的温饱。徐淳把收集好哒钱财放在了一个布袋里。

  接着徐淳便接着星辰的光辉,向着长春城的方向走去,他之前并未去过长春城,此时还是第一次去。

  心里也很紧张…,看着天边的圆月与星辰,想着被屠灭的村庄,心里很迷茫。自己就这么走了…,离开了家乡……。

  长春城内的寻芳楼是城内最大的春楼,招牌也是齐国最大的春楼,齐国境内各城内开了数千个分楼。

  这一代的持有者是齐国的九天人之一,而且它的收入也是和皇室均分的,因此,寻芳楼发展成了齐国最大的春楼。

  其他的春楼也只是有点特色而已,也不能去跨城开分楼,不然会被查抄的。他留你一口饭吃,你也不能得寸进尺。

  王铺此时点了一个女子陪着自己今晚做游戏,享受着美人在怀的感觉。他也算是幸运的躲过了一劫,只不过,这件事,他需要到第二天才会知道自己的幸运。

  今晚他只知道自己很性福,他也打算没考虑其他事。

  池州,寻物府,复良城的一个货郎,今晚收摊收的比较迟,踏着月光,挑着空空如也的货担,步伐轻快的向着村里走去。

  今晚,把货全买完了,虽然比较晚了,但夜晚那么长的时间,足够自己睡觉了,更何况,钱才是最重要的,能卖完,自己少睡又如何呢?

  货郎走到了村外时,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让他得意忘形的意识,被夜风吹拂面庞后感到了清醒。

  然后,他看到了一堆残肢断尸躺在血泊里的画面,惊吓的大喊了一声,吓得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想了一下,怀疑是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仔细看,还是那断肢残骸,然后他丢下货担,面色惊恐万分的向着复良城的方向疾步跑去。

  略带凄冷的夜风,脑海里的断肢残骸对他的精神是一种折磨。

  夜晚的复良城,很多人都不曾睡觉,而是在夜市游玩着,太守的衙门还大开着。只不过,今晚的衙门与往常不一样了。

  一个货郎打扮,走路有些癫狂的男子扑到了衙门前,嘴里大喊着:“死了,都死了,都成碎尸了!”

  捕快一听这番话,赶紧带着这个人进堂,,另外有人进去通报了。

  不一会,听闻消息被惊醒的太守匆忙赶到大堂,那些捕快也问出了情况。

  “这个货郎晚上回去后,发现自己的村庄被屠了!”捕快汇报着。

  太守派人去查看了,等待着消息,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疯子,故意来消遣自己的。

  但下面人查出了身份,也知道对方之前出城的事情。

  他只是想不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被屠村了。这件事,他肯定会受到追责的

  许久后,捕快也有些神魂惊恐的回来了,向太守汇报是真的。

  太守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自己的责罚是躲不过了。

  “看出什么情况了吗?”太守问道。

  “像是很多人做的,不是单独作案,有马蹄印。推测应该不止一个村庄…。”

  “那你们还不赶紧去看一下其他村庄的情况!”

  “好的,遵旨。”说完便匆匆退下了。

  太守赶紧向着府尹、州牧以及皇宫汇报消息,传讯阵法可以多级传讯,就是为了防止一权独断的情况。

  皇宫内,李无憾收到了消息……,来到了书房内。李无恒在桌前翻阅之前已经批阅好的奏折,右手边放着一杯茶。

  “皇兄。”李无憾推开门走了进来。

  “无憾啊,这么晚了,什么事啊!”看到李无憾来时,李无恒挤出一抹笑容,轻笑道。手握住了杯子取暖。

  “皇兄,池州有几个村里被屠村了……。”

  李无恒听后,手直接捏碎了杯子,良久,缓过神来。对着李无憾说道:“让李山应叔叔去一趟吧。那些人不配活着!”

  “知道了”李无憾告退了。

  李无恒看着窗外,眼里却很是寒冷。

  肃州,卫羽渐渐醒了过来,入眼的是三个人,卫羽很讶异。自己当时昏迷了,就算没死也是被原国的人带走啊!眼前这三个人他并不认识,也没感受到修为波动。

  “诸位是什么人!”

  “救了阁下性命之人!”为首的男子微笑道。

  “多谢相救!”卫羽道。他有些怀疑这是不是原国专门安排的。

  目的是为了什么,他不了解,但并不认为这三个凡人能救到自己。

  男子看出了卫羽的不置可否之意。说道:“我们和阁下一样!”

  “一样?”卫羽疑问道。

  “同是失国之人!我们是付国的遗民。”

  “九千年前被灭掉的付国?”

  “对。被李氏盗走了我们的江山,残杀我们的同胞。”男子愤慨道。

  “这是在哪?”

  “肃州。”

  “那诸位是如何救到小老儿的呢?”

  “显露一下吧!”男子对着身后的二人说道。

  接着,他们三人显现了一丝天人气息。

  卫羽看到这一幕,确信了对方应该真的是付国人。只是不知他们为何能收敛自己的天人气息。

  “修炼了一门秘法而已”男子看出了卫羽的困惑,解释道。

  “小老儿应该做什么?”卫羽道。对方救了自己,肯定是要自己帮忙的,这点他倒很拿的起。

  “言重了,我们一起复国!”男子道。

  卫羽本想说自己不想复国,而是只想安安稳稳的照顾那三个孩子到老死。

  但看到对方世代而传下来的执念,终究不好意思说出口。

  徐淳来到了夜晚上还可见灯火万家的长春城,进城后,站在街道上,有点茫然无措。

  他抓紧了布包,在城里走着,想找到一处住宿的地方。

  住宿的地方也就之前听村里人说过,在哪里,怎么找,他也不知道。

  而且,村里人没有教过他读书,因此他也不识字,应该如何找到客栈啊!

  徐淳茫然的在街上走着,一些人看到了他的情况。

  过来问道:“是不是找不到家了?”

  “我想找客栈!”

  “和爹娘闹别扭了吗?赶紧回去吧!他们肯定很担心你呢!”那些好心人劝慰道。

  这样的热情倒让徐淳越发感到手足无措了。

  “我没有家了,接下来只是想找一个活儿干!”

  “怎么没有家了啊!”

  “我…,我……,村里人都死了……。”徐淳用着可怜的语气说道。

  “啊?”众人很疑问,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村子都被一伙人杀完了,我是侥幸跑出来的。”

  这时候,衙役听到消息,准备拉着手带走徐淳。徐淳避开了右手,用拿着布袋的左手回应衙役。

  衙役有点意外,不过并未在意这个孩子的举动。

  徐淳现在心里更紧张了,觉得自己不该说出来,惹得这么多人围观的。现在这个东西拿在手里应该怎么办呢?

  之前太守就说过这件事,让去查探一下。没想到,居然能在街上巡逻时碰到一个幸存者。

  “等等!”人群中的一个贵妃打扮的妇人喊道。

  “什么事?”衙役下意识反应道,回头看到来人后。拘礼道:“原来是薛夫人,有什么事吗?”

  “问完之后,送他来我们府上吧!”

  “好哒,夫人。”

  衙役带走了徐淳,徐淳的心里很紧张。

  刚才围在一起的民众,讨论着这个命运悲惨的男孩。

  很快徐淳到了堂前,有衙役上前来检查布袋。

  突然徐淳僵持的右手松开了,神情惊愕。

  衙役打开了布袋,发现是一些钱财,也不是很多,不过没敢吞掉。

  这时太守来了,一番询问后,便让衙役把徐淳送走了。

  徐淳走在去薛府的路上时,心里还很是称奇,不愧是修行者的东西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