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多谢月相怜 > 第二十三章:往事越千年,换了人间。
 
  数天后,薛天人回到了原京。

  薛不任自然知道前些天,儿子背着布袋急匆匆的跑到野外的事情。

  薛不任感受到了薛天人的气息后,让人在外面等着。

  于是薛天人刚到京门,就被一位将领请去皇宫。

  “天儿啊,出了什么事了?背上背着什么啊!”

  “回禀父皇,儿臣此次出去,获得了一杆长枪,是宝枪。”薛天人兴奋道。

  “哦,是怎么获得的啊?”

  “是儿臣在野外捡到的。”

  “朕看不见得吧,是你在太子府内获得的吧!”

  “父皇明鉴,儿臣在府内怎会有机会获得啊?”薛天人赶紧跪着答话,心里很想不通薛不任是怎么知道的。

  “天人的府内可是流出来过三百六十五把铜剑,天儿当真不知道吗?天儿,你那天可是背着这个布袋偷偷跑出去的啊!”薛不任淡淡说着,也缓缓走下来。取过将军手里拿着的布袋,手一抖,布袋便化为了碎屑,露出了里面的长枪。

  “还是比不过许经的手段啊!”薛不任叹了一声,接着感受到了森寒,这才注意到了这把枪。

  持枪刺出数次,枪芒炸散,薛不任满目赞叹,好枪啊。

  “天儿,说吧,怎么回事?”

  “父皇…”

  “朕最不喜欢有人欺瞒。”薛不任沉声道。

  “喏,父皇,这是儿臣有一个叫做傲慢系统的神奇物品。”

  “嗯?傲慢系统?什么东西,如何使用?”

  “儿臣也不清楚,但可以抽奖…”

  “抽奖?什么东西你都不清楚?居然敢使用?”

  “他直接在我脑海里,但是感觉绝对不是天人境有的能力,抽奖是用傲慢值进行抽奖。”

  “不像天人境,不可能,天人境已经是最高的境界了,徐经也做不到在别人脑海里留下东西。”

  “父皇明鉴,儿臣所言句句属实。”

  “傲慢值是什么?如何得到?”

  “只要儿臣觉得他人傲慢或他人觉得儿臣傲慢就可以了。”

  接着薛不任便让薛天人出去,他亲自跟着。

  薛天人出去原京,耀武扬威一番。

  然后便回来了,薛不任也跟着看。

  “抽奖…”薛不任默念道,接着薛不任手里出现了一把铜剑。

  薛不任一招手铜剑飞来,和之前的铜剑一模一样。

  薛不任终于相信了这种神力,“我原国才是真正的大兴之兆啊!我儿如今有这般神奇玄妙之物,原国一统有望啊!”朗声道。

  接着便招来众位核心圈的天人议事。

  最后一致决定,封锁消息,助薛天人快速成长。

  此时,楚国皇宫,奄奄一息的楚鸣山不顾众人劝阻挣扎着从榻上爬起来。

  他步履蹒跚的走出寝宫,留恋的看着他待了千年多的皇宫。

  千年岁月转瞬即逝,过往云烟历历在目。

  手一直在轻轻磨拭着皇宫内的一砖一瓦,门户雕窗。

  后面跟着的一些人看到这样的情形,似乎都明白了什么,流着眼泪。

  一些人则是感慨一代帝王也要日落西山,一些人则是不舍,还有一些人则是很开心,终于要死了。

  楚鸣山神情萧瑟,弯曲的身体缓缓挺直,一如当年自己第一次入主皇宫时一般。

  那般傲气凌云,那般横压一世。

  往事越千年啊,那些风华绝代似乎就在昨日,自己转眼之间就这么老了。

  楚鸣山,踏步向大殿走去,一步一步不再是沉缓,行将朽木一般。而是大步踏出,气势无双。

  真玉宗内,回来的许逸在山上居然见到了三个人,有点讶异,但并未问什么。

  秦琪三人对于这种近日时常来找他们套关系的人都习以为常了。

  秦琪还看到那个姐姐来向她说抱歉,当时情非得已,初入宗门,不敢多言。

  所以…对于来人也都没有出言问询。

  许经身形浮现在四人眼前,秦琪三人立即执礼见过师尊。

  许逸也执礼:“师父好”

  许经淡淡点头应道,看着许逸背在身后的剑,然后说道跟我来吧。

  许逸应道,然后身形轻掠上山。

  秦琪三人互相对视,没想到来人竟然是他们只是闻名,从未谋面的大师兄。刚才不知身份,未执礼,实属罪过。

  “师父,我在海岛上歇息时,忽见此剑划破天际,降于我身前悬浮。”说着并双手递上了剑。

  “好剑啊”许经轻触着剑身,难得的夸赞。

  剑身周围就有一种清冷的气息,而且剑体轻灵。一挽一刺间剑身带有光泽。

  “的确是好剑,只不过弟子属实想不通,为何会从天而降,落于弟子身前。”

  “唉,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

  “师父,何出此言啊?”

  “这个世界并不只有我们。”

  “嗯?怎么了啊?”

  “弘武大帝是从别的世界来的!”

  “师父从何而知?”

  “我之前偶然获得过一本古籍,是有人发现来自云烟天境的弘武大帝来后,封印了两界通道。并且杀了知道那些事情的人,然后留下了他所创造的修行功法。之后弘武大帝失踪,想来应该是回去了!”

  “师父,弟子还是不解!”

  “没事,你以后会知道的!”

  “师父,你怎么收了三个弟子啊?”

  “心里有个直觉,感觉就应该收下,收了会有大机缘!”

  “嗯?师父…你是认真的?”

  “自然,随心而为了。”

  “……好吧”许逸突然感觉这个师父…变了。

  此时,楚国的内外总管与诸位天人以及文武百官都纷纷回京来送陛下最后一程。

  这段时间内的摄政王楚河是一位五百多岁的天人。这几天暂代朝纲,现在也来到了皇宫。

  众人缓缓跟在楚鸣山身后,神情肃穆或悲咽,没人敢在这时候表露欣喜。

  楚鸣山阔步在皇宫内昂首走着,尽显豪迈本色。

  渐渐的,在宫内迎着众多妃嫔、宫女的行礼,他也转了一圈了。

  回到了正殿之外,看向耀阳好一会儿后,回头扫视了众人一眼。

  接着一掌拍向额头,然后身体与衣物化成粉屑掉落在地…

  一时间,那些妃嫔与子女皆跪地痛哭流涕,楚郁也是如此,父亲真的走了……。

  诸位天人看着也很感伤…,能活千年的天人又如何?还是会死去的。他们最终也会走到这一步,历代的众生都是如此。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终究要烟消云散。

  人群中跪地的二皇子与三皇子心里则并不是悲伤,而是欣喜。

  楚鸣山有七个儿子,三个女儿,七个儿子都……比较喜欢玩乐。

  而二皇子与三皇子则是比较自视甚高的两人,其他皇子知道自己的斤两,贪图享乐就够了。

  并不是每个人都看不清自己或者会被贪念所蒙蔽。

  内总管楚闲抬手接过手下送来的盒子,走向前去,用气将那些粉屑卷起送入盒子里。

  转向众人朗声道:“先皇归天,敬请节哀。楚国戴孝三日,全城静哀七日。七日后,新皇登基,这几日仍由摄政王暂代朝政。”

  “除诸位皇子公主生母外,先皇妃嫔一律守陵。”楚河接着话喊道。

  在场闻言的妃嫔,有子女的则是暗自庆幸。没有子女的也无力反抗,这是宿命,他们在进宫前就已经知道的事情。

  不过这一幕真的发生在她们身上的时候,倒是感到很残忍、很绝望、很无助。

  “诸位散了,莫要再扰了先皇清净!”楚闲说道。

  “昭告天下,楚皇归天。八方来客,吊唁送行。”外总管楚源用气鼓起声音喊道。

  下方百官无一异议,这就是天人的威势,而且还安排的井井有条。他们自然得遵从,接着一一告退。

  楚郁抹着眼泪,向着自己的寝宫而去。

  二皇子与三皇子扫视诸位皇子,然后再彼此对视,眼光不善。

  至于为何不看那三位公主呢?因为楚国历代以来并无女子继承皇帝之先例。

  至于其他国家,那是有特殊原因,或者只能女君继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