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诸天万界蹭气运者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循循善诱
 
  当周老三等人赶到的时候,这小泽纯一郎等一干岛国残兵败将,已经全体都被吴大虾哥仨缴了枪,正摆出一幅四脚朝天滴造型儿躺在地上。
‘四弟五弟,你们怎么来了?这是怎么回事儿?这……这都是你们干的?’
看到这场景后,周老三也是大吃一惊,他可是亲自带人和这些岛国士兵们交过手的,深知这些岛国士兵的厉害,没想到这些人遇到吴大虾哥仨后,居然轻易地就被搓圆捏扁了。
当然,要解释清楚周老三的这些个问题,就得从吴大虾哥仨准备在这乱石山挖坑儿,坑那仨‘大师’说起。
话说这哥仨,将中岛太君放回仨‘大师’身边儿‘带路’之后,就连夜出发,速度赶往了这乱石山。
没想到甫一到这乱石山边缘地带,就听到了周老三等人与小泽纯一郎带领的残兵之间的枪战声。
当时由于担心敌友难辨,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哥仨又选择了爬到一块,犹如城楼般的巨石上了解情况。
没想到甫一上去,就正好看到隔着一大片相对矮小的风蚀岩群,周老三带着一帮弟兄,追击正在跑路的小泽这帮人的那一幕。
像这种骑兵之间的追击战,哥仨手里又没枪,想帮忙也帮不上,再加上当时周老三等人又是追击的一方,形势还是不错的,这吴大虾哥仨当即就决定暂时留在上面观望一下,等待时机。
谁知他们一观望,这狗屎运就来了。
这尼玛小泽等众位’太君’也是倒霉催的,好死不死的选了一处离这哥仨不远的地方埋伏起来,准备阴周老三一把。
此外,小泽等众位‘太君’选的这处伏击阵地,不仅是离这哥仨很近的问题,关键是他们正好将自己的后背正对着这哥仨。
这就好比小泽等人洗的白白哒,连他喵欲拒还迎这程序都省了,直接就是坐等哥仨蹂躏。
面对如此‘诱惑’,再加上这哥仨又不是啥柳下惠式的人物,当即就选择了顺从自己的本心,悄悄滴从岩石上滑了下来,从小泽等人后方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了过去。
结果就是,小泽等众位‘太君’悲催的成了现在这副四脚朝天滴造型儿。
在轻松搞定小泽这帮人后,吴大虾也不禁暗暗感慨,这五师兄不愧为是位面之子,这气运还真是逆天,居然连这种撞大运的好事儿都能碰上,这尼玛也是没谁了。
当然,这比心里虽是在感慨陈真的气运,嘴里却是笑道:‘三哥,我等只是打酱油路过而已,没想到阴差阳错遇到这些龟孙,正准备用猥琐一波流的战术阴你们,我等就顺便帮他们翻了个身而已,嘿嘿……看来还是三哥吉人自有天相啊!’
整个过程吴大虾说的轻松的一比,仿佛搞定这帮龟孙就如同恰饭喝水一般,根本不值一提。其实要换其他人来,还真未必能做到。
不说这要无声无息的,摸到这群岛国百战精锐的身边,需要多高的技术含量,单说这过来之后要瞬间将这些全副武装之人制服,这就不是一般高手能做到的。
毕竟这又不是一群猪,再说了哪怕就是一群猪,你上仨一般高手去试试,看能不能瞬间做到这一切嘛!
估摸着稍有不慎,结果就是送人头送经验,成功成为周老三等人的最佳猪队友,都还不带之一的那种。
当然,周老三一粗人也不会去想这些,他也知道吴大虾等人厉害,稍微惊讶了一下以后,又看向一旁的霍殿阁,问道:‘四弟五弟,这位是?’
陈真一看周老三看向霍殿阁童鞋,不知道怎么称呼,当即主动介绍道:‘三哥,这位是霍殿阁,我和有道的师兄弟。’
之后又指着周老三,向霍殿阁童鞋主动介绍道:‘霍师弟,这位就是师兄我常提起的出身甘陕绿营的周三哥,周英雄。同时也是我和吴师弟的结义兄弟。’
‘哈哈……周英雄是吧?
兄弟我早就久仰大名了,庚子年八国联军进北京那会儿,你等陕甘绿营一支孤军,千里勤王的壮举早已天下闻名。
兄弟我每每听人提及此事,就热血沸腾,恨不能早生十年,与众位英雄并肩作战,共赴国难!
今日有缘得见周英雄当面,兄弟我实乃三生有幸也!’
陈真甫一介绍完,这霍殿阁童鞋就抢先抱拳为礼,学着戏文里的说词,整了一通半文不白的场面话。
周老三常以庚子年千里进京勤王,硬抗八国联军这事儿,当做生平生平得意之事,他又是个直爽汉子,一看这霍殿阁童鞋如此敬重他们陕甘绿营,当即就将霍殿阁童鞋引为知己。
‘霍兄弟过奖了,我周老三愧不敢当啊!当年外敌入侵,我辈军人奋起反击本是分内之事,当不起你如此赞誉。
倒是你等区区三人,居然擒下这一干岛国骄兵悍将,这才是真正的壮举啊!’
周老三说到这儿,稍一停顿,语气随即也变得沉重起来:‘不像我周老三,带着三十名弟兄跟这些畜牲血战数合,最终折了十多名弟兄都没能将他们彻底拿下。
要不是你等关键时刻来帮忙,没准儿我周老三今日就栽这儿了。’
陈真看周老三有些灰心丧气,连忙安慰道:‘话不能这么说,要不是三哥率领众兄弟,和这帮畜牲血战一番,将他们打残了,再加上我等又是偷袭,不然仅凭我三人,又哪有机会将他们一网打尽呢?’
周老三听陈真这么一说,心里总算好受了一些,但随即又想到折在这些畜牲手里的一干弟兄,终是心意难平。
又悲愤的对哥仨说道:‘四弟、五弟、霍兄弟,能不能把这些畜牲交给愚兄,愚兄要用他们的人头祭奠牺牲的兄弟!’
‘大……大大大侠,你……你们不能这么干啊,我……我我们已……已经投降了,你们不……不不能虐杀俘虏啊!’
虽然大多数岛国士兵听不懂这些华夏人在说什么,但是这小泽纯一郎显然是能听懂的,当他听到周老三说要砍他们脑袋的时候,这比立马就从‘四脚朝天式’变招为了‘五体投地式’。
吴大虾还想着怎么利用这帮岛国的残兵败将们,好好的打一下藤田太君的脸呢,当即就把周老三叫到一边儿去,好好沟通了一番。
毕竟是自个儿拜把子兄弟出面,周老三最终还是勉为其难的同意了吴大虾的计划,决定暂时不再追究这些岛国的残兵败将。
‘大……大大大侠,杀……杀杀俘不……不不详啊,华夏古语有云:上……上上天有……有有好生之德啊……你你你……我我我……我上……上有八……八岁老母,下……下下下有八……八八八十孩儿啊……’
当吴大虾做通周老三的工作回来之后,刚好赶上小泽这比,已经将求饶套路,弄出逆生长滴新创意了。
心中也是不禁感慨道:‘这尼玛估摸着就是‘武士道精神病’病毒,变异之后的副作用吧!’
当然,吴大虾这比虽然心里这样感慨着,嘴里却是叹息道:‘小泽太君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谁让你们杀害了那么多我方的弟兄咩?’
‘大……大大大侠,这……这这这都是藤田刚的……的的计划,我……我我只是……是奉命……命行事而已!
再……再说了,我……我们只是……是各……各各为其主而已,你们……们华……华夏不……不是有……有有湿为……为证曰:两军……军交战,不……不不斩妇孺吗?’
小泽这比听吴大虾这么一说,立马吓尿了,当即启动了乱七八糟语无伦次模式,合着到他这儿,这他喵他都不仅是俘虏,他还成俘虏中的妇孺了。
‘卧槽,你丫都成妇孺了?能不能再具体点儿,你丫究竟是妇还是孺?’
霍殿阁童鞋听了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当即就吐槽道。
小泽:‘……’
吴大虾看已经敲打的差不多了,再恐吓下去,这小泽太君,没准儿就能成为精神残疾人士了,要真到了那一步,他这一番功夫不就白费了吗?
想到这儿,吴大虾这比立马摆出一幅悲天悯人滴造型儿:‘也罢也罢,你说的未尝没有道理,古语有云,蝼蚁尚且贪生,又何况是人呢?本大侠今日就与你等指条明路吧!
要是你等能上道,没准儿还能保住这六阳魁首。’
小泽纯一郎听到这话,立马双眼一亮,使出了一记闻名天下滴绝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当即就拍着胸脯保证:‘大……大大侠请指示,不……不管别人上……不上道,你……你我小泽纯……纯一郎哪怕是……是赴汤蹈火,也一定上……上道。’
‘桀桀……小泽太君,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其实我等只是需要你们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吴大虾循循善诱道。
小泽:‘大……大侠请……请讲。’
‘好吧,我就简单的说一下,我等只是需要你们在华夏第一届武林大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藤田刚的龌蹉伎俩而已,嘿嘿……’
小泽:‘啊?’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