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将埋葬众神 > 第一百二十四章:三百年来第一人
 
  “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中年人话语微冷,带着些怒意。这些书虽是修真的入门读物,可皆为圣贤所著,岂可被一个少年狂妄轻视。

  其余人看向他的目光也变了,他们惊愕于林守溪的自大,只觉得此人除非是绝世天才,要不就是墙外没见过世面的蠢人疯子。

  “我知道。”

  林守溪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径直朝着木堂深处走去。

  白祝对他很有信心,坐在云螺上为他加油打气,慕师靖却是不屑地摇了摇头,唇间只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

  “真装。”

  林守溪的背影很快消失在了木板隔开的转角。他随着众弟子穿过了一座杨柳庭院,来到考场开始作答。每人每张卷前都有一张压卷石,除了固定纸张的作用,它还能检测真气的流动,一旦考生用动灵根或者真气,石头就会发出警示的声响。

  钟声响起,中年人点起了一支香。

  林守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平静地看着眼前的考卷。卷子上一共五十九题,种类繁多,囊括万千,林守溪的目光从上面扫过,面色不见愁容,却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动笔。

  中年男子很是关注他,见他目光从每一道题上扫过,却迟迟不写,不由摇头,他觉得这弟子看面相便是天赋卓绝之人,只是修道除了天赋,更重要的是心性,狂妄自满终是畸病,若不改正,后患无穷。且当这是给他的第一课了。

  七百年前,人类修真者处于蓬勃发展的年代,因过分尚武而出过无数穷凶极恶的魔头,他们对于人类的破坏甚至远大于邪灵与龙尸,自此以后,心性便成了修道路上最重要的考量之一。

  中年男子刚想将目光移向别处,却见林守溪终于提笔,蘸墨挥毫,他写得飞快,仿佛不经思考,也仿佛早已胸有成竹。

  他将卷子写完,再未看它一眼,起身离去。

  香没烧多久,连第一截灰都未落下,一般的弟子也才做到第五题。

  他是最后一个到的,位置也被安排在了最后,故而走过之时会经过所有人的桌案,弟子们纷纷抬头,猜测他是不是交了白卷。

  “你要去哪里?出口在那一边。”中年人再次拦住了他。

  “这卷子上只有五十九题,还差一题,我不该去做最后一题吗?”林守溪问。

  中年男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终于垂下手,说:“你去吧。”

  林守溪离开了考场,来到了下一间院子,前排的弟子看到这一幕,震惊得连墨汁滴落都未曾察觉,因为在他们的视角里,林守溪几乎是穿墙消失的……难道说,这墙壁只是障眼法?最后一道题就藏在墙后面?他又是怎么一眼识破的?

  林守溪来到了墙后。

  墙后果然别有洞天,那是一条通往山脚林间的路,路边还有指示牌,告诉他最后的考场就在前方。

  去往考场的道路上,有一间没什么香火的破庙。林守溪顺路走进了庙里。

  深秋,庙中落满了厚厚的树叶,一个风烛残年的干瘦老者正在用扫帚拂着地面,他弯着腰,将厚重枯萎的阔叶扫到一边。

  林守溪走入庙院,静静地看着老人扫落叶。

  他并没有从叶的枯萎凋零亦或是老人的皓首苍颜中领悟到什么真谛,他只是立在那里等待,老人也似没有看到他,继续扫着落叶,偶尔卷起衣袖,擦一擦额头上的汗。

  接着,林守溪的身后传来了敲打碗筷的声音,他回过头去,发现门外站着一个发丝枯槁的缺牙老人,老人面色枯黄,饥肠辘辘,像是在行乞。

  “我没有钱。”林守溪说。

  老人像是个哑巴,啊啊地叫了几声,不知在说什么,看着极为可怜。

  “必须要交钱才能参加接下来的考试么?”林守溪认真地问。

  哑巴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若给你捐几枚铜钱,帮他扫一片落叶就算心性善良,未免也太简单了些。”林守溪说。

  他小时候也听过一对兄弟拜师学艺,求学路上遇到了一个乞丐,身强力壮的哥哥对乞丐不屑一顾,身子瘦弱的弟弟则给了他一枚铜钱,上山之后他们惊讶地发现那个乞丐竟是宗门门主,最终弟弟被录取,哥哥悔恨下山。

  小时候林守溪就觉得这个故事很扯淡,但他们没想到云空山竟奉若圭臬,真正执行了起来。

  “做了未必是良善之人,但你若这都不愿意做,必然不是良善者。”扫地的老人被识破,气冲冲地摞下扫把。

  “但若我明知故作,岂非伪善?”林守溪问。

  他没有故作懵懂,行这虚假善事,他觉得自己至少是真诚的。

  另一个装哑巴的老人则务实很多,他敲了敲碗,问:“你……真的没钱?”

  “没有。”

  “我看你这装束像是外乡人,你没有钱,又是怎么一路来到云空山的?”

  “我花的姐姐的钱。”林守溪坦诚道。

  若没有慕师靖在身边,他一路上注定是要风餐露宿了。

  “好嘛,原来还是个吃软饭的。”老人愤愤不平。

  林守溪在此处耽误了许久,考场中也有其他考生做完了题目,林守溪回头望去,发现最先来的竟是先前与自己搭讪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见到了林守溪,亦是惊喜万分,她穿着梨色上裳,提起粉色襦裙快步跑来,少女用手遮了遮额头上的伤口,对着林守溪小心翼翼地打了个招呼。

  “你好……”

  “你好。”林守溪也说。

  小姑娘很是拘谨,她不太敢看林守溪的脸,甚至不敢靠得太近,林守溪想着她先前与慕师靖的对话,主动开口:

  “你叫……双思思?”

  “嗯,是的。”

  双思思又惊又喜,没想到他还偷偷记住了她的名字,看来那位姐姐说得果然没有错,“我叫双思思,所以别人都叫我……”

  “思思?”

  “嗯……双双。”

  “……”

  两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他们是……”双思思看到了破庙中的扫地人和行乞者,心生怜惜。

  这两位老人对视了一眼,也懒得再装了,他们掸了掸衣裳上的灰,一改气势,双手负后。接着,两个动作与身形皆一模一样的老者同时破碎,化作两团飞沙,当空绕舞之后合二为一,再现身时已一扫老态龙钟之貌,变得身材魁梧,精神矍铄。

  还在掏粉色荷包的双思思见此情形,大吃一惊,感慨仙人不愧是仙人,竟能将身躯沙化,一分为二。

  “走吧,随我去参加最后的测试。”老人捋着白须,向前走去。

  路上,双思思向林守溪讨教穿越墙壁的技巧,她已是其他人里最快穿过来的,却还是磕破了额头。

  “没什么技巧,在我眼里那不是墙,而是一扇门,于是我自然而然就走过去了。”林守溪说。

  “忘记墙是墙么……一眼就看破表象直达本真,林公子想来是有一颗赤子之心的。”双思思十指握在身前,露出了仰慕之色。

  “……也许。”

  “我就知道你很厉害,不像我,脑袋都快磕破了。”双思思也是莫名其妙进来的,她甚至怀疑是墙壁可怜自己。

  “你为什么不翻墙?”林守溪好奇地问。

  “翻墙?”双思思吃了一惊,心想考场这种威严之地,怎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更何况……

  少女用手压了压裙摆,咬着唇害羞地低下了头。

  终于来到了最后的考场。

  老人将考试的规则发给他们看。

谷</span>  “此次所考的内容并不难,所考的是你们五官的敏锐程度,一共有三关,第一关时,你面前会有一百杯水,其中九十九杯中皆藏有致幻之物,唯有一杯是正常的,你须喝掉其中一杯水,第二关则有两幅浮雕壁画,这两个壁画看似一模一样,实则有四处不同,你须在沙漏漏完之前将其找出,至于第三关……”

  老人卖了个关子,道:“你到了便知。”

  林守溪点点头,表示明白,老人插好了三炷香,点上了第一根,并说:“这百年以来的弟子,通过这间屋子,最快的只用了八分之一柱香时间,我看你自命不凡,不知能不能将这记录打破一番。”

  “八分之一柱香……”

  双思思惊讶不已,她光是听规则就知道,这些关卡哪怕本身不算难,但也是极为消耗时间的,一百杯无色无味的水,光是辨认一遍就极耗时间了吧,更别说后面两幅宏伟的浮雕壁画了……

  八分之一柱香,这是如何神仙才能做到?

  老人骗了林守溪,事实上,最快的通关者也用了四分之一柱香,老人只是记恨方才破庙拆穿一事,成心编造了个不可能完成的时间来激他。

  林守溪也未深究什么,来到了一百杯水面前,他看也没看,直接拿起一杯饮下。

  “你怎么确定它是无致幻之药的?”老人对这个举动困惑不解。

  “不能确定。”林守溪说:“我就是随便拿的。”

  “那你……”

  “我有解药。”

  林守溪说着,体内玄紫气丸逆转,清光鼎发出微光,吸入了一滴水,这座鼎如同一位老医师,飞快给出了解法,片刻之后,炉膛火光明灭,一缕薄光飘入五脏六腑,致幻之药还未弥散,便被清光鼎消解。

  “你竟修了炼鼎之术?”老人到底见多识广,一眼便认出了此法。

  修习了炼鼎之术的人,相当于行走的丹炉,寻常的药物根本奈何不得他。

  “这致幻之药会使人迷失,见到最想见的人,看到最渴求的物,心志不坚者往往会耽溺其中,一睡数个时辰,哪怕道心坚定者,通常也要耗费一炷香的时间,没想到你竟有此解法。”老人捋须,不知是感慨还是赞叹。

  “这样啊……”林守溪闻言,脚步却是微停,他低下头,轻声说:“早知道不解了。”

  老人微愣,抬起头时,林守溪已走到了巨石雕刻之前。

  这石壁上雕刻的,正是一幅波澜壮阔的神话图卷,皇帝坐在王座上,面容空洞,群臣立在八方,俯首跪地,不敢仰视王之尊荣,而王座的背后,悬着七柄神剑,每一柄剑下皆诛杀着一头狰狞丑恶的魔鬼,它们张开巨口,似要将王座上的圣灵吞噬,一位面容模糊的宫裙女子立在一旁,手持圣谕,宣读着什么。

  “千年之前,人族曾经被划分为两个阶层,强大而稀少的一派被称为仙来者,弱小而数量繁多的一派被称为壤生者,仙来者不愿壤生者瓜分修真资源,想将他们放逐到污浊漆黑之地自生自灭,壤生者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说服了皇帝,让皇帝否决掉了人族放逐之计,转而开启了万民修真的年代。”

  壁画上的圣女正是在宣念着修真时代的开启,最早追随皇帝的仙来者满脸不甘,其余欢欣鼓舞的则是壤生者。

  “这是伟大的一天。”老人说。

  时至今日,千年风霜的洗刷下,人类早已没有了仙来者与壤生者的分别,或者说,几乎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流淌着这两个族类共同的血,唯有一些隐秘世家还在固执地要求着血脉的纯净。

  “我们人族只有千年历史吗?”林守溪问。

  “我们还能记得的历史,只有千年。”老人说。

  林守溪感到困惑,明明这个世界看上去要更加古老,文明也要诞生得更早,为何历史的长度反而不如他的旧世界?

  林守溪暂不多想,他伸出手指,飞快地点出了三处不同。

  “还有一处呢?”老人问。

  “只有三处。”林守溪说。

  “你确定?”

  “确定。”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人疑惑不解,这幅画面有上万个细节,他为何能飞快找出三处不同之处,又为何能笃定,一共只有三处不同?

  “因为它们……很刺眼。”林守溪淡淡开口,给了一个不像理由的理由。

  老人眼眸眯起,他叹了口气,跟随林守溪向前走去,自言自语道:“老夫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装……”

  来到了最深处,摆在林守溪面前的别无他物,而是一片池水。

  “这池中有一条鱼,这条鱼由仙人以秘法所造,无目,无腮,无体,无鳞,与水无异,它游曳其中,甚至激不起波澜半点,唯会发出一丝极轻微的,常人难辨的声响。”老人说:“你需以这网兜,将它从水中捞出。”

  “可以用他物辅助么?”林守溪问。

  “你想用什么?”老人警觉道。

  “我学过一点雷电之法……”

  “神山不可电鱼。”老人冷冷回绝。

  老人将这歪门邪路掐断,希望这少年可以真正给他展示一下他的能力,不得不说,他虽对这少年装腔作势的模样有些不满,但他内心已觉得,这是一个可塑性极强的天才。

  若是慕师靖在此,恐怕都不用睁眼,就能将那鱼网住,林守溪的感知力不如慕师靖,也不想太浪费时间,只能另辟蹊径。

  林守溪想了想,骈指一点,运转白瞳黑凰剑经,以指为剑,虚点水面,随后猛地一提,剑经对于水的掌控力瞬间激发,一时间,似有无形的巨手将整座水池掬在掌心,本就不大的池水皆朝着他手指的位置升空、汇拢,整片池子竟被他以这种方式提了起来!

  老人看着这一幕,目瞪口呆,他知道这少年境界不俗,但这抓起满池池水的神通……难道说,他拥有水之灵根?

  水池之水被直接抽空,一条如水捏成的鱼掉回池底,翻腾着身子,林守溪俯下身,以网一兜,将其轻而易举地捕获,然后他松开了手指,池水失去了依托,重新落回了水池之中。

  林守溪看了一眼香,烧了八分之一,他有些遗憾地说:“可惜只是打平了最快的记录。”

  “不,你现在就是最快的。”老人看着这条鱼,面色复杂,只觉得肉眼可见的未来,这个记录应是很难再被破了。

  “你没来之前的第一名已将记录保持了三百年,她当年还扬言过,再等三百年也不会有同龄人比她更强,不曾想恰好三百年的关口被你破了。”老人说。

  “那人是谁?”林守溪来了些兴趣。

  “她如今就在云空山上,姓名已隐,大家都尊其为仙楼楼主。”老人说。

  像宫语这般真正的大人物,在大道修成之后都会以秘法隐去功名,许多曾经熟悉她的人,也会将她的名字淡忘,只有楚妙这般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才会被允许记得,故而邸报上的各种榜单,也不会有她的姓名出现。

  仙楼楼主?

  林守溪一惊,心想难道是白祝的那位师父?

  “像你这样身怀绝学的人,按理说该被直接收为内门亲传弟子,你来这朝云堂……是来砸场子来了吗?”老人苦笑着说。

  “我所要拜见之师就在这二十四门中,我也是无奈而来。”林守溪说。

  “哦?你要拜的是哪位?是如今二十四门之首,堪称两百九十九年以来第一天才的陆仙子,还是那位座下弟子皆仙人的王仙师?还是……”

  “我要去见楚映婵。”林守溪打断道。

  “什么?楚映婵?”老人神色一变,“你是说……你要加入楚门?”

  “是。”

  “你可清楚楚仙子现在的境界?”

  “清楚。”

  “她现在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而且她这般的宗门,连仙草妙药都很难向云空山申请,你……你是认真的?”老人困惑道。

  “当然。”林守溪说。

  老人这下生气了,“那先前在破庙里,你还骗我说你没钱?”

  “我确实没钱,为何骗你?”林守溪不知他为何又提起此事。

  “少骗人了,那位楚国皇后请你这样身怀绝学的人来拜师,总不会一分钱都没给吧,还是说你是那位皇后钦定的、未来的……楚国驸马?”老人看向他的神色愈发复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