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张浩朱允熥 > 114马鞭4
 
“你............”

朱高炽的突然出现,让姚广孝错愕不已。

而且出现在他的面前的,根本不是以往那个笑眯眯乃至十分宽厚的朱高炽,只一句话,就让姚广孝毛骨悚然。

“世子,别胡闹!”姚广孝后退几步。

此时,周王朱橚反应过来,赶紧扑到门口,对外面的侍卫喝道,“远些,不许过来!”

~~~

朱高炽背着的手里,攥着马鞭,胖胖的身躯缓缓向前。

“世子..........”没来由的,姚广孝忽然有些惊恐起来,缓缓后退,“别胡闹,燕王....”

啪的一声响亮!

朱高炽手里的马鞭,直接对着姚广孝抽去。

后者急忙侧身,堪堪避过。

“世子何意?”姚广孝大喊。

朱高炽不为所动,手的马鞭上下飞舞,姚广孝狼狈闪避。

但猝不及防之下,根本无可避免。三两下之后,身上的棉衣被抽开,棉絮凌乱飘扬。头脸上也挨了几下,全是蜈蚣一样的血痕。身体,也被朱高炽逼到了墙角。

“世子当我不敢还手吗?”姚广孝怒吼,“别怪我以下犯上.........”

他话音未落,又感鞭子袭来,低身一躲。

但下一秒,朱高炽胖大的身躯竟然直接撞了上来。

一力降十会,姚光孝直接被朱高炽扑到在地。

并且倒下之时,被朱高炽用马鞭缠住了脖颈。

~~~

“呃呃!!!”

姚广孝被朱高炽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双手死死的扣着脖子上马鞭,双脚在地上来回蹬着,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吱嘎噶,朱高炽拉进马鞭的声音,清晰可闻。

他就跪坐在姚广孝的脊背上,被对方的身体俩成了一个反向弧形,胖乎乎的脸上满是狰狞,双手死死的拉拽马鞭。手掌上,被马鞭勒出了血色的痕迹,他却置若罔闻。

“世............”

姚广孝发不出半点声音,瞳孔渐渐翻白,两只手不住的在地面上胡乱抓着,抓出一条条血痕。现在的他,就像是一条在干涸的河岸上,垂死挣扎的鱼。

“嘘!嘘!”

朱高炽终于发声,他用马鞭勒着姚广孝的脖颈,嘴里发出好似哄小孩安静一样的声音。

喀嚓,喀嚓!

军帐之,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

姚广孝的挣扎在骨头碎裂的声音之后,无力的靠着惯性继续抖抖手脚,然后瞪大满是白色的双眼,头颅一歪。

周王朱橚在边上,傻了一样,呆呆愣愣的看着。

朱高炽那张胖脸,在他的眼也变得格外让人胆寒惊恐。

“老大........你.........”半晌,他都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早就想杀你了!”朱高炽有些脱力的站起身,满是鲜血的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摇摇晃晃的说道,“要不是看着爹,我早就弄死你臭丫挺的,你个秃驴!”

说着,朱高炽抬起眼帘,对着周王朱橚微微一笑。

哐当,朱橚猛然后退,一下撞翻了身后的柜子。

他这个大侄子,从小看着就憨厚无比。可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心狠手辣,杀人的时候一言不发,动手之前还毫无挣扎。而且所用的办法,还是这种最骇人的,活活把人勒死。

“让你得瑟!”

朱高炽又骂了一句,走向朱橚的案头,奔向那把刀柄华丽的宝刀,然后唰的抽出来。

随后,又慢慢走到已经死去,但身体还在颤抖的姚广孝身边。

“你他妈的!”

朱高炽一刀戳下去,直接在对方满是淤血青紫的脖颈上。

噗嗤,噗嗤,连续戳了几刀,对方的脖颈一片模糊,去没砍到正处。

“他娘的!”

朱高炽又骂了一句,喘着粗气,先是提了提裤子,然后缩一下肚子,艰难的蹲下。跟剁肉似的,开始在对方脖颈上用力剁着。

“说话呀!说话呀,你怎么不说了!你不是能说吗?你不是会说吗?”

一边剁,朱高炽一边喊。

忽然,他烦躁的把手里的宝刀,丢在一边,“什么破玩意儿!”

接着,他拄着膝盖站起来,也不擦脸上沾着的血肉,有对周王朱橚笑笑,走到门口,“哎,都他妈死啦,给本世子扔把斧头过来,要锋利的!”

片刻之后,朱高炽弯腰,在地上捡起一把短斧,掂量两下,满意的点头。

再直腰站起来的时候,大口喘气,“是要想想办法,不能再这么胖了,累死我了!”

说着,用袖子擦了下额头,再次在姚广孝的身前蹲下。

喀嚓!喀嚓!

让人毛骨悚然的两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之后,朱高炽带着让人惊恐的笑脸回头。

“五叔!”他一边说,一边晃悠着手里姚广孝死不瞑目的脑袋,“剁下来了!”

顿时,周王朱橚的身体,又猛的后退几步。

“五叔,你胆子怎么这么小?”朱高炽拎着人头站起来,缓缓走来。

“你........老大..........别过来...........我是你五叔..........有话好好说!”

周王朱橚,不住的后退。

“侄儿是在好好和您说呀!”朱高炽继续上前,把姚广孝的脑袋举高,“你看,侄儿剁得多齐整,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

“老大...........高炽...........别别!”

“您怕什么?侄儿还能对您动手不成?”朱高炽笑笑,笑容渐渐变得扭曲起来,“五叔,您不谢谢侄儿?侄儿这是帮了你好大的一个忙,你不敢杀的人,侄儿给您杀了!”

“高炽!”周王朱橚看着眼前,一手人头,一手斧头的侄子,说不出话来。

“哎,五叔,你胆子这么小,还想什么别的呀!”

朱高炽摇摇头,顺手把斧头扔在姚广孝的尸首旁。然后脱下自己外面的裘皮大氅,包裹着手里的人头。

“我在京师的时候,皇祖父教导我说,一个男人要成大事,就不要多话!”

“到杀人的时候,一定要悄无声息的动手。”

“做任何事,都要仔细筹备。有些事呢,知道的人越少,越是好办。越是大事,参与的人,越要少!”

嘴上絮叨着,人头包裹完。

朱高炽对着朱橚又是一笑,“五叔,侄儿走了。对不住,弄脏了您的帐子!”

说着,诡异的一笑,出门儿去。

扑通,周王朱橚靠着柱子,缓缓软倒,如蒙大赦一般。

~~~

外边的侍卫见朱高炽拎着一个包裹出来,脸上手上都是血,全部惊诧的后退。

竟然,没有一人敢上前。

朱高炽刚走出没多远,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纷杂的脚步。他抬头一看,狰狞的神色温和许多。

朱棣带人,披甲带刀的过来。

“老大,你没事吧?”朱棣大步过来,看着儿子,又看看远处周王的军帐,开口问道。

“爹!”朱高炽低声,“我杀人了!”

“嗯?你把你.......”

“和尚!”朱高炽举着手里包裹的人头,“是和尚!”

顿时,朱棣的神色复杂起来。

这时,朱高炽脚步不停,继续向前。

“老大,你去哪里?”朱棣继续追问道。

朱高炽脚步不停,“儿子去三叔那!请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