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正义的使命厉元朗水婷月 > 第1208章 最终的结论
 
大约过了十分钟,当栾方仁走出书房返回会客厅时,褚中奇和安同江全都坐在原位置等他。

二人零交流,看都不看对方一眼,仿佛视作空气。

栾方仁重新坐定,褚中奇问:“首长怎么说?”

安同江支起耳朵,身体往栾方仁这边靠了一靠,很认真的听起来。

“老首长的意见很明确,要以事实为依据,以原则为准绳,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不要顾及厉元朗是他女婿,就搞特殊化。”

褚中奇和安同江频频点头,陆临松表态了,可是感觉他说了,又好像什么都没说。

做出点头反应,不过就是照顾陆临松的身份而已。

但凡做大官的,在下属面前,尤其是普通下属,话都会说得不明确,以便给下属领会和揣摩的机会。

要是没有这点智商,搞不懂领导想的是什么,官职也不会做太大。

所以说,褚中奇和安同江即便听不出什么话外音,可各自也都有了心思。

安同江感慨说:“首长倒是首长,和我们想的就是不一样。”

他也不说什么不一样,反正面露得意之色。

褚中奇和他正好相反,眉头紧成一个大疙瘩,表情凝重,心事重重。

栾方仁手指尖有节奏的敲击沙发扶手,双眼微微眯起,手捏着下巴,同样在思考。

一时间,会客厅的气氛凝固起来,静的出奇,没有一丁点声音。

三个人三个心思,谁也没有率先发话。

但这件事迫在眉睫,必须要有态度。

明天就是德平两会的最后一天,若是没有结果任由发展下去,代表们真按照自己意愿投票,厉元朗很可能不过关。

这样就不是政治事件,而是政治灾难了。

传出去,不止有损厉元朗本人形象,也会给党委抹黑。

远在几百里地之外的德平市,陈玉书着急的直在房间里打转转。

要不是地毯质量好,非得让她走出一溜沟出来。

可她不敢催促,只能干着急。

笑话,敢催问栾书记,除非她这个市委书记不想干了。

思虑良久,栾方仁回过神来,分别看了褚中奇和安同江一眼,喃喃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应该尽快拿出一个解决方案,玉书同志那边,还在等我们的消息呢。”

安同江身体往后靠了靠,态度坚决说:“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此事不宜小题大做,先让厉元朗同志过了这关再说。”

褚中奇瞄了安同江一眼,正要发言,会客厅的座机响起。

栾方仁慢慢起身走过去,提起话机“喂”了一声,面色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王首长,您好,我是方仁。嗯,我也是刚刚知道,正在研究……哦,是这样,好的,我明白,是,是,再见。”

短短几句话,栾方仁放下话机,回身望了望褚、安二人,叹息道:“王铭宏首长的电话,德平的事情他已经知晓,要我们慎重。”

二人一听此事也惊动了王铭宏,表情中除了惊讶,更是不可思议。

倒是安同江反应过味,“我记得,王首长的儿媳是元朗同志的妹妹吧?”

“对。”栾方仁同意说:“但是王首长没有提到厉元朗同志,而是对于德平这次代表大会非常重视。”

“如果此次大会通不过对厉元朗同志的任命,那么可就是一起很严重的政治事故。”

“王首长作为最高委员会的首长,他过问此事足以说明,京城高层也在关注。”

褚中奇一听,仰头靠在沙发靠背上,轻捶着额头喃喃自语:“就按照你们的意思办吧,我……保留意见。”

这一夜,注定很多人睡不安稳,厉元朗倒是睡得很好,一夜到天亮。

早上醒来,邝早辉敲门进来。

仔细观察厉元朗的状态,十分不解的问:“昨晚就没人找你?”

他是指厉元朗和陈玉书谈话之后,没有其他人联系厉元朗。

厉元朗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轻松道:“找我干嘛?”

“你是不知道,陈书记昨晚专门和个别委员谈话,几乎谈了一整夜。”

厉元朗耸了耸肩,“陈书记任务艰巨,我能理解。”

邝早辉眼见厉元朗一副云淡风轻的神态,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就问:“厉市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有人故意抹黑你?”

“我又不是预测大师,也没开天眼,怎会有这么神奇的功能。”

邝早辉还是不解,“厉市长,我感觉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早辉。”厉元朗过来拍了拍邝早辉的肩头,“以后你会慢慢明白的。”

就在邝早辉分析厉元朗这句话的时候,厉元朗房中的座机响彻起来,他接听完之后告诉邝早辉:“陈书记要我过去一趟。”

穿戴整齐,厉元朗走出房间,大步直奔陈玉书那里。

一路上,遇到不少委员,大家都用一种异样眼光看他。

厉元朗对此不以为然,权当无视。

陈玉书的房间里,还有娄天元。

见面后简单寒暄几句,陈玉书直奔主题。

“天元同志的调查有了一点眉目,我们一起听一听。”

厉元朗注意到,陈玉书有严重的黑眼圈,说明她昨晚的确没睡好。

娄天元清了清嗓子,说道:“招待所每一层都有两个高清监控摄像头。这次召开两会,为了保护委员和代表们的隐私,做了加密处理。”

“这种加密需要和互联网连接,可也给别有用心之人以可乘之机。我们调取监控时发现,昨天从傍晚到夜里十点钟,黑客入侵过我们的监控系统。”

“呈现的是前天这一时段的内容,而昨天那些全被黑客删除干净。”

“由于黑客手法高明,监控画面显示前天图像,骗过我们的保安人员,直到我们调查时才发现。”

厉元朗插言问:“招待所楼外四周有好几个摄像头,那里不会也被黑客入侵了吧。”

“是的。”娄天元承认,“整个招待所的监控摄像头,都使用同一系统。”

陈玉书生气质问:“你的意思是说,偷偷溜进代表房间的嫌疑人就查不出来了?”

“也不全是。”娄天元解释说:“监控不起作用,我们只能从摸排调查入手了。”

陈玉书听完娄天元的汇报,摆了摆手,“你们市局加紧调查,要还厉市长一个清白,去吧。”

“是。”娄天元站起来朝陈玉书和厉元朗分别点了一下头,转身离去。

他走后,陈玉书对厉元朗说道:“厉市长,从天元同志的汇报分析,更加证明这是有人故意为之,要让你的选举通不过。”

“我昨晚就接到省委栾书记电话,省委通过甄别和研究,一致认为那几张照片说明不了什么,省委对你是信任的。”

“考虑到时间太晚,我没有打搅你。现在,我代表市委表态,市委坚决支持省委的意见,一定按照省委部署,完成对你的选举和任命。”

这番话,陈玉书表情严肃郑重。

而接下来这些,则是用相对温和口吻说的。

“昨晚,我分别和几位代表谈话,为顺利选举,解开代表们心中的疑虑,同时也向他们传达省委意见。”

“只是我还不放心,说实话,这里忐忑不安。”陈玉书指了指心口窝,“我是担心,防不胜防,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弄出什么意外来。”

厉元朗对于陈玉书的表态,感激说:“感谢省委和市委对我的信任。白的就是白的,永远黑不了。”

“我问心无愧,能够接受组织上的任何调查。同时,陈书记的担忧我认为是有道理的。”

“我们在明处,别有用心之人在暗处,当务之急,是要进一步防范,以免节外生枝。”

“防范?”陈玉书一愣,“你有主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