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盛宠西域小公主 > 第三十一章 朝山节
 
  “七星派二头领是个书生模样的人物,骨头软得狠,我们不过稍许威逼利诱,他就吓得两股战战当场同意了。”巳已不无得意道。

  “骨头软的人恐怕当不得大头领,我们总还要派个镇得住场面的人去。”阿依慕扭头探寻地问乌依古。

  乌依古点头,“不错,这也是今日我们在此议事的原因。子月荐了她手下的甲五去,我们觉得可行,看你的意思如何?”

  “甲五,为何荐他?”

  “回禀小姐,甲五前几年一直贴身跟着我,功夫一流,办事牢靠,忠心是绝对没问题的;近一年中原来的消息也都是他在处理,上个月还亲自去处理过几个别人埋过来的暗桩,都很漂亮,他若前去,应当没有问题。”

  但是在阿依慕的想法里,倒不必派一个武功如何高强,办事多么稳重可靠的人。七星派控江南水路,手底下的人恐怕鱼龙混杂,规矩方面定然不似万丈阁这样森然有序。重要的是一个做事圆滑而又手段霹雳,能短时间内震慑众人,树立威严,收拢人心的人选,若能熟悉中原更是再好不过。

  子云讲完看道阿依慕有些许犹豫,“小姐可是有其他人选?”

  “我想,我们还是应该寻一个有些浪荡不羁,手段奇巧的人前去。”阿依慕缓缓把自己的想法道出。

  “可是这样的人心思多半活络,或许能更好地整顿七星派,却未必能保证他一直归我们控制。”乌依古说。

  “不错,江南离我们毕竟山高水远,能稳稳掌控在我们的手心里是不是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寅初捻着手里的串珠也开口说道。

  其他几个人也都符合点头,想来这个推荐人选是他们讨论之后一致同意的。

  倒是冰霜美人丑月突然开口,“若按小姐的意思,我觉得宫丞可去,他如今就在大周,前去接手也方便。”

  这话一出口,连子云都抽了抽嘴角。不是因为这宫丞是个小人物,事实上,他的大名在万丈阁里简直是如雷贯耳,声鸣百里。

  最初他被派在子云手下训练青楼女子接客待人,收集情报,但每每最后他都会与一楼子的姑娘称兄道弟/称姐道妹,姑娘们纷纷想与他私奔天涯根本无心自己的本职工作;于是不得已,他又被调去大金做当地的毛皮子生意,谁知这家伙到了目的地二话不说先钻进林子里和猎手们同吃同睡,一同打了半车的雪貂雪豹出来,又出了比市场价高一倍的价格当场收购了所有的毛皮子,从此他又成了大金所有毛皮贩子眼里的冤大头,个个来与他套关系、买酒吃,最后总能以高价售出自己的毛皮子,半年后当地人都赚的盆满钵满,万丈阁的毛皮生意却破产了。

  凡如此类的事情不胜枚举,宫丞每到一地就能把一地的生意砸锅,外加结交一帮子兄弟姐妹。于是后来万丈阁有志一同地不再让他接触任何涉及商业金钱的任务,若是需要从三教九流的人物里套什么情报出来他倒是还能圆满任务。不过不管哪一次,他都可以把自己搞得声名远扬,他的知名度在江湖中绝对是响当当的。

  听完他的一系列英勇事迹,阿依慕当场拍板,“就他了!”这绝对是个人才啊!

  除了丑月的六个人互相对视,叫唤了一个“就知道会这样”的眼神,小姐对宫丞总是有着特别的欣赏和倚重,让他们都搞不明白。

  接下来的流程略有些无聊,六人依次向阿依慕汇报了这一个月来万丈阁的经营情况和情报工作,确实像乌依古所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然而等这些结束阿依慕踏出万丈山庄的大门向下俯瞰时,已经是万家灯火明了。

  大街上变得人头攒动,驰马回府看起来不那么现实了。

  “我都忘了今日是朝山节,大家都在向玉川山跪拜祈福呢。”乌依古开口说道。

  阿依慕定睛一看,果然如此,街上不止是往日里的繁华,更多了许多彩带锦旗,映得整个都城光华灿烂。街上的人们并不是杂乱地走着,而是结成长队,向着北方下跪、伏地、磕头,又起身向前,而后重复,倒是颇为壮观。

  “此刻回府有些拥堵,不如我们出去转转?”乌依古低头询问阿依慕。

  阿依慕耸了耸肩,“好啊。”其实她心里有点痒痒的想去下面再仔细看看,只是她不好拒绝乌依古的提议,毕竟兄弟刚给自己送了一条江南水路啊!

  两个人牵着马顺着偏僻的小路慢慢踱步到了城边,清冷的月色和城内喧天的呼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气氛有些诡异地沉默。

  “阿依慕,大汗最近似乎在考虑你的婚事。”

  阿依慕的耳朵不由立了起来仔细听着,

  “你有什么打算吗?”乌依古停住了。

  “看父汗的意思咯,若是人选还可以就嫁,若是个花心黑心的孬种子,我就揍他一顿压着他去退婚。”

  “大汗很宠你,或许你可以主动告诉他你想嫁的人。”

  “可是我没有啊。”阿依慕很自然地说出了这句话,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乌依古呼吸停了一瞬,暗夜里他的表情似悲似喜,仿佛松了一口气又仿佛落寞而失望。

  沿着城墙根走了大约百来步,转过一个弯,一盏盏亮彤彤地红灯笼挂在树梢树下放着案台,摆着玲珑可爱的朝山果——专门用于朝山节敬奉玉川山神的圣果。朦胧的红光交织着暗蓝的天幕和璀璨的星河,倒叫人无端生出些喜悦与祥和来。

  扭头看向乌依古,“这是你特意准备的吧?”

  乌依古没有否认,“今年大汗心情不佳,宫里的朝山节免了,但我想着你最信奉玉川山神,应当不想错过这个节日的。”

  阿依慕嘿嘿笑着,虽然她现在自然不再信奉了,但总该感谢别人花费的心思,“多谢你了!”

  乌依古不再多言,领着阿依慕跪拜在树下,向着玉川山的方向跪拜、伏地、磕头。阿依慕在后面眯着一条眼睛缝,紧紧盯着乌依古的每一个动作,自己好跟着模仿。

  朝山节的跪拜大礼要三拜九叩首,正当阿依慕磕得晕头转向不知道到了第几个时,头顶的树枝却突然断了一截,打着旋落在了她的后背上。

  “哎呦!”一声惊叫,一阵簌簌的风声刮过,阿依慕再抬头看向树梢,却没有什么人影。

  专注祈福的乌依古也被打断了,“你还好吧?”

  阿依慕摇摇头表示没事,这节短树枝倒不至于打疼她,只是她拾起那截断枝,断口处平滑整齐,显见是人为,她心里迷惑,是谁藏在这里要给她来个不痛不痒的恶作剧?

  她身旁的乌依古一颗心却沉沉地落了下去,或许阿依慕并不记得,朝山节是祈福没错,但多为相爱的年轻男女两两祈求玉川山神保佑他们的姻缘满,心想事成。他或许可以自欺欺人地带着阿依慕来这里叩首祈福,但是不期而至的断枝依然打断了这一切,难道这是玉川山给他的警告吗?

  难道,终归是自己痴心妄想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