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万岁爷总能听见我的心声(清穿) > 第302章 第三百零二声
 
“平安去了?”

康熙听见胤礽来报的消息,沉默一瞬,他的眼睛里一瞬间掠过明显的悲痛。

胤礽沙哑着声音回答:“是,皇阿玛,平安去的离奇,儿臣想好好查查。”

“你去查吧。”

康熙看着儿子明显憔悴了的面容,心里一时不忍,“若真是被人害了,也该给孩子一个交代,不过,这事别闹太大。”

太子长子夭折这事,倘若真有人在里面插手,闹出来传出去对太子也没什么好处。

康熙不知道平安的死到底和毓庆宫那些人有没有关系,他更不知道和大阿哥有没有关系,但他希望,平安的事最好真的只是个意外。

“是,皇阿玛。”

胤礽答应一声,告辞退了下去。

他此时此刻满腹的怒恨、痛苦,一想到前些日子还在自己跟前孝顺体贴的长子就这么没了,胤礽这会子吃人的心都有了。

胤礽回去后,将这事交给了心腹钱德宁彻查。

钱德宁试探道:“太子殿下,奴才肯定会将这事查个水落石出,不过,太子妃娘娘和侧福晋那边……”

“她们两个那边你也去查,”胤礽握紧拳头说道,“若是有谁说什么,你就说是孤吩咐的,看谁敢不配合!”

“喳!”

钱德宁利索地答应了,有了太子殿下这句话,他心里就有成算了。

毓庆宫上下为此都紧了皮,伺候大阿哥的人全都被钱德宁一声令下,拉去拷问。大阿哥生病时吃的药方子、药渣也都被翻找出来。

这一切的动静虽是只发生在毓庆宫内,但后宫众人岂能不知晓?

钮钴禄氏带着闺女进宫来看阮烟和安妃,花卷被两个姑姑带下去玩。

钮钴禄氏顺势就提起这事,“如今外头都在传太子的大阿哥死的有些蹊跷,额娘,这可是真的?”

阮烟反而愣住了,“外头都这么传?”

钮钴禄氏诧异道:“怎么额娘不知道吗?不只是咱们这些人家,就连民间也传出了好些话,有些说是太子的妻妾相争害死了大阿哥,有些说这太子的大阿哥深得万岁爷喜欢,所以招来了其他阿哥们的嫉妒,被叔伯们下了狠手。”

阮烟脸色变了变,她和安妃对视一眼。

安妃道:“这就不对了,万岁爷把那小阿哥的事全权交给了太子处置,太子这些日子又只查毓庆宫,分明是不想让消息传出去,怎么外面反倒是传开了?”

阮烟道:“可不就是这个理儿,为了太子的颜面,万岁爷都没让本宫和钮贵妃去查这件事,外头传的这么厉害,定然是有人故意针对太子。”

钮钴禄氏听得心惊胆战。

她原当这些事是因为宫里瞒不住才传出去的,因此丝毫没多想,今日问起也不过是想了解下到底怎么回事,不曾想这却是有人在害太子。

阮烟见钮钴禄氏神色不对,心想到底是小姑娘家,也没经过什么事,乍时听说了这些事就吓住了,忙安慰道:“你别怕,这些事你说了也好,我们早知道,总比晚知道的好。”

“额娘,等我回去就叮嘱下面人不许乱说乱传这些事。”

钮钴禄氏心稍安定,果断说道。

阮烟道:“这倒没记错,外头人怎么传怎么说,咱们不管,也管不了,谁知道是哪位和太子在斗法。咱们管好自家的事便是,便是你娘家那边也派人去说一声,说不许乱提毓庆宫的事。”

“是,您放心。”

钮钴禄氏忙答应道。

下午,阮烟留了钮钴禄氏母女在这里用完晚膳,见钮钴禄氏估计心里存着这件事,大概是坐不住的,便叫人先去备马车,把母女俩先送走,临走时,阮烟对钮钴禄氏道:“这阵子,你也不要带孩子进宫来了,等去宁寿宫请安再进宫也不迟。”

阮烟说一声,钮钴禄氏点一次头。

花卷似乎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一向调皮的她,老老实实地握着额娘的手,睁着大眼睛看着阮烟。

等阮烟说完,摸了摸花卷的头,“花卷,最近你也不许胡闹,要乖乖听你阿玛额娘的话,知道吗?”

“知道,皇玛嬷,我一定乖。”

花卷重重点头,“我还帮额娘带弟弟。”

阮烟和安妃、钮钴禄氏等人不禁都笑了。

孩子天真的话,叫众人蒙着雾气的心情好了不少。

钮钴禄氏走后,阮烟回头就约束了钟粹宫上下不许对毓庆宫的事说三道四,安妃也同样这么管教景阳宫上下的人。

没过几日,果然出事了,永寿宫几个宫女说毓庆宫的闲话,碰巧被万岁爷给听见了。

万岁爷当场就发作,将那几个宫女拿下,重打六十大板。

那几个宫女险些没被打死,惠嫔也得了皇上的训斥,宫内宫外顿时间人人自危,没人敢再提毓庆宫的事。

处置了惠嫔等人,康熙脸上犹然带着怒气。

梁九功等伺候的人都提心吊胆,深怕遭遇池鱼之殃。

要说康熙不知道今日下午的“偶遇”是太子的手笔,那也不可能,这点儿小算计,即便是他听不到旁人的心声,如何能看不破?

但康熙仍然为太子感到委屈。

他看向梁九功,“梁九功!”

“奴才在!”

梁九功忙走出列来,答应一声。

“让御膳房做几道太子爱吃的菜,给毓庆宫送去。”康熙沉着脸说道,“另外,去传顺天府尹进来。”

“喳。”

梁九功心里松了口气,心知万岁爷这口气的出处有去处了。

果不其然,顺天府尹进宫后挨了康熙一顿臭骂,被康熙责令去彻查外面流言之事,顺天府尹从养心殿出来时,后背的汗水把朝服都打湿了。

出来后,他直奔府衙,满脸怒气。

任凭谁瞧见了,都知道,这京城的风要起了。

不过两三日功夫。

京城里传流言的人没了,就算是权贵人家,提起毓庆宫三个字,也是眉眼闪烁,彼此挤眉弄眼的,没人敢提起毓庆宫的事。

但到底,话是传出去了,就算是如今堵住了众人的嘴,难道就能堵住众人的心?

阮烟私底下都不禁对安妃暗暗叹道:“出这主意的人够狠,这么一来,就算这件事查清楚了,太子的名声也被抹黑了。”

对太子来说,长子的夭折的确可怜。

但在外人看来,这何尝不记是太子无能的一种表现?

无论结果是治家不严,还是兄弟相残,都是一样的。

如果说早几个月索额图还在朝廷上,兴许太子的处境还不至于这么糟糕,偏偏索额图已经乞骸骨,如今在家里养老了。

赶在腊月初,毓庆宫的事,总算是查清楚了。

太子长子,竟然是被太子的妾室所害,而那妾室害那小阿哥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被侧福晋李佳氏借着小阿哥的名义截了几次胡。

就这么几次,侧福晋李佳氏浑然不放在眼里。

但对于那个格格来说,那几次机会却是她少有的能见到太子的机会,太子好美色,毓庆宫美人诸多,每一个美人的花期都很短暂,一旦错过得宠机会,再想得宠便是千难万难。

那个格格因为被李佳氏截胡,没多久毓庆宫又来了新人,因此彻底被太子抛到脑后。

而侧福晋李佳氏却能因为小阿哥的出息,依旧被太子疼爱,那格格心中的这口气如何能平息?

因此,她买通了伺候小阿哥的太监,给小阿哥下了巴豆粉。

兴许那位格格原意不过报复下李佳氏罢了,可谁知道,小阿哥腹泻肠胃本就伤了,又被下了这东西,身子骨受不住,一下就撑不过去,人就没了。

胤礽听着钱德宁的汇报,脸上神色晦暗难测。

“那个女人呢!”

钱德宁双手垂在身侧,“奴才已经叫人拿下了,伺候她的人也被看起来了。”

胤礽看着面前的供状,深吸了几口气试图压下怒气。

“把人带上来!”

他不信这事真就这么简单。

一个格格,买通小太监用巴豆粉害阿哥,就这么把他的儿子害死了?!

钱德宁也知道主子爷肯定不相信。

他没说什么,下去叫人把那个格格和那太监都提溜了过来。

这两人都受了刑,那个格格到底算是小半个主子,再则,她压根受不住刑,钱德宁刚叫人带上皮笊篱给她几巴掌,她就撑不住,把所有的话都秃噜出来了。其实,要不是她挨不住,那太监嘴巴严密得很,压根问不出什么来。

“爷,”周格格一见到胤礽,眼里就流出泪水来了,她生得模样不差,要不然也不能入了太子的眼。

胤礽捏住她下巴,“是你害了平安?!”

他的眼睛锐利,仿佛试图透过眼睛看穿周格格背后的那只黑手。

周格格脸色一白,她打着哆嗦,“妾身是一时糊涂,妾身真没有害小阿哥的意思!!”

言下之意,一切都是巧合罢了。

胤礽看着她恐惧的面容,心却不住地往下沉。

这件事的背后竟然真的就这么简单?

胤礽松开了捏着周格格下巴的手,接过钱德宁递过来的绸帕,擦拭去手上的脏污,他冰冷冷地说道:“拉下去,打!”

周格格和那太监脸色瞬间变了。

两人刚要开口求饶,钱德宁就一摆手,几个太监上前来,拿东西堵住她们的嘴,把人给拖了下去。

当天晚上,胤礽就带着查出来的结果去见了康熙。

“……事情就是这样,皇阿玛,原是儿臣不是,以至记于让周氏生出毒心来。”

胤礽心里既愧又羞。

他万想不到事情背后会是这么可笑的原因,就因为他几次为了小阿哥去了李佳氏那边,周氏就起了歹意要报复李佳氏,却害得小阿哥身亡。

胤礽汇报完后,西暖阁寂静无声,只能听得众人的呼吸声。

他的头低得极低,几乎没有颜面见皇阿玛。

“既是如此,这事就这么了了。”康熙心绪复杂,“那孩子,好生给他办后事。”

“是。”

康熙没有责骂胤礽,但胤礽心里反而越发难受。

他退下去,梁九功送了他一程。

“梁公公,不必送了,你回去伺候皇阿玛吧。”

胤礽勉强笑着说道。

梁九功道:“那奴才就送您到这儿,太子殿下,您也别多心,万岁爷是心疼您啊。”

“孤心里明白。”

胤礽瞧了眼西暖阁那边明亮的烛光,说道。

他很清楚,皇阿玛是心疼他,可这不影响皇阿玛对他感到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