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帝国之证 > 第六章:斩道与身
 
第二天一早,龙渊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去往雷州分家…

骑着一匹骏马像疾风一样。离开炎龙府,离开了大光明城,穿越护城河…远离了人群,就这样来到了一片辽阔的草原上。天空开始下起雨来,慢慢的越下越大,越下越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渊身穿一袭黑衣,骑着一匹深红色的俊马,在草原上奔驰,眼瞳中好想闪烁着火焰,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癫狂的大笑声在草原上回荡,发泄着他心里的苦闷,烦劳。像是要用着笑声,将着人生中所有的遗憾,痛苦和不甘全部都带走…回忆起以前

在清朝末年,那是个兵荒马乱的年间…到处都是在打仗,清朝在打仗!洋人在打仗!革命军在打仗!土匪在打仗!帮会在打仗………好像到处都是在打仗,人们总是在说“世道乱了。”

而龙渊一个孤儿,无父无母。七岁那年,被老村长收留,村长姓陈,我一直叫他爷爷,因为没有儿子,带我就想亲儿子一样。爷爷是一个读书人,会认字,写字。他总说:“等我在长大一点,就教我读书写字。那真是上辈子最幸福的时候。”

可惜后来一切都变了。因为外面在打仗,而打仗是要花钱的,那一天,来了一群洋人,不知他们看上我们乡什么了,也不知道对爷爷说了些什么。

我记得那天晚上,我躲在角落里,看见爷爷在他的房间里走来走去,说着一些话,我听见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读书人,要有气节!”后来发现我之后,就摸着我滴头说:“陈晓啊,爷爷对不起你,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唉!着世道变了啊,晓儿你该怎么办啊。到底该怎么办?”

这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话,因为那是爷爷最后一次对我说的话…第二天,有人告诉我,爷爷就被洋人打死了,尸体被扔在河边!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河边的,但我记得我道河边时,爷爷在河面上飘着…我记得当时,我跳进河里,把爷爷拉上岸。

在河边上,我用手一点一点的刨开土,挖开了一个大坑。一个人将爷爷安葬…曾经爷爷当村长对人那么好,可是却没有一个人!乡里一个人都没有为爷爷出头!我拿了把刀准备为爷爷报仇,先是从后面给了那洋人一刀,将他砍翻在地,之后一刀一刀把他砍成肉酱…

后来我离开乡里,当了土匪。那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恋的了。

当了土匪,做了土匪头子,每天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本来嘛,也不用危险的,不过我只抢有钱人的东西,抢官府的,抢土匪的,抢富商的。反正谁有钱强谁的…

曾经我不知道爷爷说的那句“读书人,要有气节。”是什么意思。那句话一直困扰着我,为了乡里的一群混蛋?爷爷死了,没一个人出头,没一个人说句话!没有一个人报仇!甚至爷爷死后,连收尸的都没有?!

真是不值啊!为爷爷感到不值。

而爷爷说的气节。

当时我不懂,长大了不懂,当了土匪还是不懂。现在也还是不懂…

…龙渊抬起头往向天空,雨点打落在他的脸上,对着自己说到:“我要保护我的家人,老子已经失去很多东西了。现在的我知道,在有些时候,你不做些什么,做错了什么,你都会后悔一辈子。”“没人可以在从我手中抢走任何东西,没有人!天王老子也不行!”

在草原上奔跑,来到草原的尽头。天空下着大雨,眼前是一片大海,波涛汹涌 ,龙渊往向大海,一眼望不到尽头,而在这海上,却建起了一座桥!无法想象,这是怎样建造起来的,真是鬼斧神工!!

骑着马从桥上飞奔而去,去往目标的桥的尽头,传送阵的方向,做传送阵去往雷州。

从桥上,穿越整个大海来到目的地,看着眼前的传送阵,外形像一座宝塔,上面刻满了无数复杂的文字,而稳住发出微光…将炎龙家的令牌交给看守,看守拿过令牌,检查完毕,一脸尊敬的将令牌双手呈上来,进入传送门,一到光闪过,宝塔闪耀着光芒,过了一会儿,门打开,已经到达雷州,然后做天极巨鹰

来到九河郡,骑上骏马开始在路上奔驰。准备去往分家,尽快了解家族中的事情,因为身体原因,很多事家里人都不会和他细说,害怕我情绪不稳定 ,导致引起天生绝脉,使得伤上加伤。

而现在我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在需要担心天生绝脉,是应该做些什么。从二姐的信上了解到现在炎龙家面临着困境,而不了解情况的话,贸然前去二姐那里或者父亲哪里,都有可能对现在面临的困境起不到作用,反而有可能适得其反。为今之计,必须快一点了解事情原委,炎龙家现在的处境。

一路朝着炎龙分家的方向狂奔而去。“希望能帮上什么忙”龙渊满脸阴沉的想到:“不能让自己向上辈子一样,失去重要的人。我已经不想在失去任何东西了。”

就在龙渊马不停蹄的朝着炎龙分家方向赶路时,一个红衣老头,突然出现在马头上,我勒马停下眯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矮老头,白发苍苍一个老头,却穿着一生华丽的红色舞裙,怎么看怎么别扭。拱手问道:“阁下是谁,为什么要挡我去路。”

踩着马头蹲下身,一脸笑容的往这我,一边啧啧称奇的说到:“小小年纪就已经快要达到神境的最高境界!走出这最后一步便是突破,觉醒!天生绝脉!身体竟然也已经到达精锐五级!有趣,有趣。”

我盯着眼前这个老头,内心已是惊涛骇浪,想到:“这老头不简单,我身上明明有这护心琉璃镜,可他一眼就看穿我的实力,最起码得比我强上两阶才能做到,也就是说元帅吗?!!”

就在我犹豫这该如何处理时,老头突然大笑到:“今日居然遇见如此天纵奇才,安龙帝国国运深厚啊…

你与我有缘,我便斩道与你身。”老头化作一道流光,穿过龙渊的身体消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