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必将加冕为王 > 第一百一十章 王后的责任
 


  当前线战况再次传回奥斯特利亚宫的时候,不仅仅是安妮王后,就连枢密院也陷入了沉默。

  血色燕尾旗…这种充满了“帝国风”的古老传统,老实说在克洛维并不流行,也没有多少军官或者士兵把这个东西当回事。

  毕竟虽然克洛维方方面面效仿推崇帝国,全国上下都以国王娶了一位帝国公主为傲,可归根结底这是个根本就没有骑士传统的国家,当然不可能接受这种充满了骑士精神的战斗风格,根本就不清楚“血色燕尾旗”究竟有多么沉重的内涵。

  但安妮王后却不同,她是理解这面旗帜背后的分量的;因此在得到消息后婉言拒绝了路德维希和索菲娅压住消息,减小事态的提议,选择向枢密院正式公开。

  眼见说服不了的两人也只能妥协,公开消息可以,但不能是所有人,而且必须是闭门会议;叛军誓死不降,这种事情传出去可就是天大的丑闻了,会立刻让帝国乃至各方势力怀疑克洛维是否还拥有把控局势的能力。

  另外不能说的就是,路德维希从这个莫名突兀的消息中,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至少在他的印象中,兵变的叛军连局势都搞不清楚,稀里糊涂的在克洛维城胡闹了一番,怎么就突然顿悟,准备以死捍卫荣誉了?

  更重要的是,你们有什么荣誉可捍卫的?

  整场兵变说穿了,不就是一时冲动加上过分贪婪,被人利用最后成了弃子,连仅有的推翻枢密院成立军政府的目标也没能实现,再怎么说破大天也没有到非死不可的地步。

  当然卡洛斯二世的死是个比较严重的意外,但这件事也同样可大可小,但总归绝大多数人应该是不至于被处刑的…所以这些人到底是在闹哪样?

  带着满头的雾水,他和索菲娅陪同安妮王后来到了枢密院大厅。

  望着独自走进大厅,抛下前线战事跑来汇报情况的安森·巴赫,不仅仅是路德维希,就连许多议员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其中不乏站在他这边的革新派成员。

  深沉的夜,命悬一线的紧迫,让本就沉重的气氛显得压抑非常。

  作为当事人,安森同样紧绷着脸,全然无视了周围人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坐在台上的端庄身姿。

  安妮王后先是和身侧的索菲娅对视了一眼,紧接着才看向下方,用尽可能威严的口吻说道:

  “准将阁下,情况真的已经到如你所说的,万分危机的程度了吗?”

  大厅的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数以百计全神贯注的脸孔下,是同样数以百计快速跳动的心脏。

  “千真万确。”安森声音沉稳道:“兵变的军队已经正式竖起了血色燕尾旗,决心与平叛的军队战斗至最后一刻。”

  “在此之前,我们和城外主动投诚的叛军曾经组织过两次配合作战,结果只能说收效甚微,并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当然!这并不是说叛军真的强大到无法战争的程度;问题在于那毕竟是六万常备军团,是克洛维的核心力量,即便是平叛作战,我们也主要以击溃为主,尽可能避免造成太大的伤亡。”

  安森环视了圈四周,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传播到所有人的耳朵里:“但如果陛下有令,一个小时内我们就能结束战斗,只是死伤人数可能就无法控制了。”

  “现在对面已经明确表示要抗争到底,等于断绝了我方速战速决,同时减小伤亡的平叛可能。”

  “作为陛下的士兵,我个人无权替陛下决定是否要不计代价结束这场兵变,因此才特地返回,恳请陛下亲裁。”

  “是要付出六万,乃至更多士兵的生命,火速行动,还是采取…其它的方法?!”

  重重的话音落下,在场议员们的表情变得精彩起来了。

  或许是过度紧张的缘故,索菲娅下意识屏住了呼吸,死死盯着安森一动不动;而路德维希则挑了挑眉头,眼神玩味。

  嗯,那种阴谋的预感可是越来越强烈了。

  “你说…他们决定抗争到底。”安妮王后默默开口道:

  “请问安森准将阁下,那些兵变的士兵和军官们,究竟在抗争什么呢?”

  “这个…在下也只能说不甚明了。”瞪着又大又无辜的眼睛,安森一本正经的开口道:

  “不过从几次交战的接触当中,多少也总结出一些可能的因素,只是没什么可以拿来作证的证据。”

  “无妨。”安妮王后微微颔首:“还请大胆谏言,您是在场众人中唯一亲临前线之人,我相信您的判断。”

  “遵命。”

  安森毕恭毕敬的低下头,右手握拳捶胸行礼:“以在下的视角来看,那些兵变的叛军之所以不肯投降,甚至打算顽抗到底,无非是因为不信任王室的缘故。”

  “……不信任”

  “在他们眼中,自己早已是祸乱克洛维城,甚至威胁到奥斯特利亚宫这种十恶不赦的存在,再加上还有了刺杀国王的罪名在身,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得到原谅了。”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主动束手就擒,接受别人的审判?还不如战斗致死,多少算是亲手掌控自己的命运。”

  说完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安森猛地抬头和路德维希四目相对,后者瞳孔微微骤缩,立刻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他居然……

  “原来如此。”安妮王后恍然大悟,目光快速瞥了眼身侧有些异样的路德维希:

  “但我应该已经把新的旨意送往前线,宣布不会过分追究兵变士兵和军官们的罪责了,不是吗?”

  “是,但在下认为他们可能并不十分信任您给出的承诺,或者说他们现在大概什么也不相信了。”

  安森点点头,表情里略显无奈:“对于走投无路的人而言,不要说口头上的承诺,就算是写成了文字,他们也只会觉得那是一个陷阱,一个让他们主动束手就擒的圈套。”

  “您的旨意,枢密院出具的书面保证,哪怕上面盖满了印章,大概对他们而言,都已经只是废纸一张了。”

  或许是安森故意强调了后者的缘故,枢密院的人群中明显有了些许的骚动。

  “我懂了,也就是说想要尽快以较小的伤亡结束这场兵变,就必须首先获取兵变士兵们的信任才可以。”

  安妮王后若有所思,眼神在枢密院的议员之中有些游离:“既然如此,准将阁下是否有什么好的提案?”

  “这…这个嘛……”

  “派一个人前往,怎么样?”不等安森开口,王后便主动提议道:“从枢密院和内阁当中委派一名声望卓著,并且极有影响力的大人前往,是否能化解兵变士兵内心的疑虑呢?”

  下一秒,安森立刻感觉到枢密院内的众人表情出现了异样,那种下意识躲闪的恐慌几乎是写在了所有的脸孔上。

  很显然,这种时候主动跑上去凑热闹的,无论是谁都不可能得到什么额外的照顾,运气不好被杀了祭旗的可能性,也不能说是百分之零。

  强忍着笑出声的冲动,安森一本正经的沉声道:“这…恐怕不行。”

  “明面上说,整件事的起因就是陆军内部对枢密院怨言极大,兵变的目的也是为了推翻枢密院,建立对陆军更加有利的新政府。”

  “这种时候由陛下出面,委派一名枢密院内极具影响力的大人物去劝降兵变的士兵们,很可能会让他们产生‘自己被辜负了’的委屈和误解。”

  “我本人完全理解陛下的想法和善意,但恐怕在那些士兵眼中,这种行为和羞辱无异。”安森耐心的解释道:

  “您的心是好的,但最终的结果恐怕会适得其反。”

  “有道理,我似乎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呢。”安妮王后表情也凝重了许多:

  “没错,派遣枢密院和内阁成员的想法确实有些欠妥了,不仅没有考虑到士兵们的想法,还有可能让某位枢密院的大人身陷险境。”

  “无论哪边,结果都对王国的利益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这么说来的话,剩下的办法…呵呵,好像也只剩一种了。”

  她话音未落,身侧立刻反应过来的路德维希顿时绷紧了脸庞,转身直接单膝跪倒在了王座前:“陛下,万万不可!”

  “唉?!”

  路德维希的举动,立刻惊到了旁边还没回过神的索菲娅,愣了愣神的少女也顿时明悟,瞪大了双眼:

  “陛、陛下您该不会是打算……”

  “是的,我准备亲自前往前线,说服叛乱的士兵们。”

  脸色平静的安妮王后缓缓起身,用不夹杂感情的口吻说道:“现在的情况,想要从悬崖边缘拯救我们的王国,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陛下?!”

  “王后陛下,还请您认真考虑!”

  “是啊,千万不要鲁莽做决定,解决问题的方法还有很多呢!”

  “如果可以,我本人愿意代表王室前往,一定不辱使命!”

  “叛军就是叛军,他们已经谈不上忠诚了,还请以您自己的安危为先,克洛维经不起这种震动啊!”

  ……枢密院内顿时炸响一片反对之声,有的惊恐,有的不可思议,但都是发自真心的不希望安妮王后用这种方式来冒险。

  原因也很简单:现在唯一能让克洛维保持表面团结的,也真的就只有安妮王后这位卡洛斯二世的遗孀,她如果再死了,整个克洛维立刻就有可能分裂!

  首先只要她活着,无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总归有一派能够借她的名义宣布卡洛斯二世的遗诏,推举某位尚且年幼的直系王子立刻继位,王国还能继续正常运转;而她要是再突然被杀,谁来继承王国就立刻是个大问题。

  对秩序世界的诸王国而言,王冠空悬简直是最恐怖的局面,意味着所有势力为了自保,都必须推举一位符合自己利益的王室成员上位,与其它势力支持的候选人竞争;境外势力也会接机插手王国内部的政治谋取利益。

  最终败者固然身死族灭,赢家大多数时候也不可能赢得太轻松,必须面对已经在内战中千疮百孔的国家区收拾烂摊子,忍气吞声的偿还之前许下的种种承诺。

  所以尽管大家都对安妮王后突然摄政这件事很不满,但在国家回归正轨之前,她的存在至少能稳住基本盘,就是找到灯塔之前,迷途的旅行者手中最后还能点燃的蜡烛。

  可尽管有那么多人的劝谏,安妮王后依然表现得十分决绝:“诸位都不必再说了,我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是卡洛斯二世的妻子,是这个国家的王后,陛下的死,我比诸位要更加痛心疾首;但我更清楚相较于个人情感,维系王国的稳定才是我这个王后最重要的使命。”

  “我很清楚,在很多人眼中,我的姓氏永远是他们最先看到的,一个赫瑞德家族的公主永远不可能真正忠于克洛维人的王国。”安妮笑了笑:

  “现在我要亲自证明,他们错了,我是赫瑞德家族的公主,但在那之前,我是克洛维人的王后!”

  “国王为了国家的稳定和团结,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现在,他的王后自然也有义务去尽到相等的责任。”

  “我会亲临战场,走到那些兵变的士兵们面前,告诉他们王国已经宽恕了他们的罪过,绝对不会让他们为这场骚乱付出血的代价——尽管他们犯下的过错,哪怕是用血也无法偿还。”

  “因为他们的国王是仁慈的,是绝对不会苛责他忠诚的士兵们的;而他忠诚的士兵们,也绝对不会辜负他们所心心念念,誓死效忠的国王。”

  说着,从王座前走下阶梯的安妮王后停下了脚步,带着意味深长的表情看向整低着头的风暴军团总司令:

  “安森·巴赫准将。”

  “在!”

  “请出发吧,告诉士兵们,准备好所有相关事宜。”王后缓缓抬起右手,指向大门之外:

  “现在,请为我开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