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赤妖 > 第十六章 妖林
 
夜空下,一匹骏马奔腾在荒芜凄凉的平原上,座上两人,顾况与赤煌皆面色黯然,心在悲泣。

突如其来的变故给赤煌以沉重的打击,今后他应该去往何方?眼前只有漆黑一片,何处灯燃?何处有路可走?

失去方向的人会停滞不前,也只能停滞不前。

……

红叶城本为鬼炎域一座边陲小镇,而鬼炎域又是南境火龙域、东境金龙域以及东南妖林的交界地,他们现在所去的方向正是鬼炎域与东南妖林交界的一座边城。

此去不过百里路,只要出了边城,便是广袤无边的妖林地带,除非鬼炎族有天眼巡地,否则断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顾况估摸着已经跑出足够远的距离,松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刚刚吐出来,他便感觉到身后有人追赶,回头看了一眼,那鬼炎族为首之人竟然追了上来?!

“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快?”

顾况立刻快马加鞭,拉开距离。

那鬼炎族之人乃是动用了神行符才能追上这两人,可惜还差一点距离,符箓的能量便消耗殆尽。

那黑马不同凡响,致使他费了一张神符也没能追上。

“可恶!给我去死吧!”他将全身灵气灌入右臂,手握大刀,猛的朝顾况投掷过去。

百斤重的大砍刀如同一支离弦之箭,眨眼间刺穿了顾况的胸膛!

所幸顾况感知到身后划破虚空的刀鸣,在大刀刺入他身躯前的一瞬间将赤煌按在马背上,才使得后者逃过一劫。他的动作哪怕只慢上半秒,赤煌都会一命呜呼。

“活 下 去……”顾况从马背上摔了下去,紧紧看着赤煌,未能瞑目。

“不!”赤煌的悲鸣撕破了夜空。

骏马仍在朝着那个方向奔跑,鬼炎族之人已精疲力尽,赤煌暂时安全了……

……

黎明的微光悄然而至,很快,初阳升起,远处一座城市矗立,宛若一尊守护者。

城中来往人数众多,为防止没必要的麻烦而禁坐骑。

赤煌牵着黑马,走在街道上,面容憔悴,眸中无光,近乎麻木的往城门走去。

进出城需要接受守卫盘查,像赤煌这种全身上下只有三块小灵晶的穷光蛋也没什么好查的,守卫这时也不知道有赤煌这个人,便将他放出了城。

宽敞的大道上人来人往,赤煌朝着妖林之地前行,他不知道这崇山峻岭中是否有他的容身之地,但至少摆脱了鬼炎族的追杀。

日上三竿。

赤煌沿着道路逐渐深入,他发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行程速度都非常快,而且沉默不语,生怕误了时间似的。

如果只是一部分人表现这样,那倒不奇怪,可全部人都是如此,多少有些诡异了。

赤煌不知道的是,最近一段时间正值东南妖林魂葬季节,深山里面的妖物不知何种原因都往外围跑,外围的妖兽被逼得只能往边缘退,不少妖兽甚至直接离开了妖林,去向附近的山脉。

魂葬期间,妖林中妖气更甚于平常,尤其夜晚时分,更是妖气冲天!妖兽受这种妖气的影响,会变得更加敏锐、狂暴、嗜血。

来往之人因此夜间不敢行路,白天也都行色匆匆,不想在这里多停留片刻。

赤煌乃无知者无畏,仍是骑着马,任由马儿往前走,毕竟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儿。四周青山苍翠,绿草丛生,与鬼炎域的红树红叶红草大相径庭。

走到一段空旷的路上时,由于马儿饥饿,不肯再往前去,无奈他只能暂时驻足,先让马儿进食。

这时,迎面走来几个粗莽大汉,二话没说,拔出刀来架在他的脖子上!

“别说话!走!”

这几人抓着赤煌,往背离大道的山中走去。

这条路上虽然人来人往,却鲜有人独行,不是武艺高强之人,便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的愣头青。

赤煌显然属于后者。

这些强盗在光天化日之下抢劫,干的是罪恶勾当,所以要远离大道人群,否则若是搜身的时候碰上了行侠仗义之辈,难免招来一身麻烦。

将赤煌带至一处溪流瀑布偏僻之地,他们便对赤煌实行搜身。

“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赤煌奋力挣扎,但无济于事。

全身上下搜了个遍,只搜出三块小灵晶。

“他妈的,这马是匹好马,人却是个穷鬼,晦气!”

“大哥,宰了他吧!”其中一个莽汉舔舐.着刀口,眼中杀意尽显。

“你他妈活腻歪了是不是,不知道这段时期是魂葬季节吗?”

一旦见血,方圆十里内的妖兽都会被吸引。

老大对这人进行了一顿训斥,然后一脚将赤煌踹下瀑布悬崖,几人便牵着黑马离开了此地。

这条瀑布高五十丈余,水帘之下有青石凸起,赤煌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一块凸起的青石,肋骨立即断了几根,旋即“咚”的一声落入下方水潭。

一口鲜血在水中化开,赤煌疼得差点昏死过去。

挣扎着浮出水面,却耐不住水流湍急,身体不受控制往下游漂去。

在水中,纵然他有千斤神力,也无处可使,只能随波逐流。

漂了不知有多久,前方出现一个回转急弯,赤煌见状,忍着剧痛,抓住岸边青藤成功上岸。

环顾四周,植被覆盖极为茂密,古藤遍地,花草如海,树木遮天蔽日,不知道是来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方。

赤煌捂着胸口走了几步,一阵饥饿感袭遍全身,自昨日中午过后,他没有吃半点东西,现在已经是饥肠辘辘。

胸腔疼着,肚子里面饿着,这种感觉是无法形容的难受。

当务之急,还是要找一些食物充饥。

他开始探索这一片区域。

踏在苍翠欲滴的草地上,放眼望去,遍野地衣覆盖、青苔蕨株,青藤古根形如虬龙、势欲困天,盘旋交错,好似一张地网,其间点缀着奇花异果色彩鲜艳,生机盎然。

按说这种环境应该会有不少野兽才对,但四周一片寂静,连一只鸟雀都没有。赤煌搜索了大片区域,野兽没有踪影,倒是看见了许多毒虫妖蜃,古树枝干上、树根地穴中、苔痕石眼下,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赤煌自恃有火灵力傍身,不惧这些毒物的虎视眈眈,但也不敢离得太近,防止意外发生。

夕阳西斜。

除了两只老鼠,赤煌也没有抓到其他动物,今晚就只能以此充饥了。

现在的他又累又饿又困,胸口的疼痛不减反增,只想快点把老鼠烤熟,吃点东西睡一觉,醒来之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

赤煌先是来到河边,将老鼠处理干净。随后寻得一处空旷之地,远离虫蛊之所,找来一些枯藤,燃起一堆火,用尖锐的树枝刺穿老鼠的身躯,伸到火上炙烤。

这里的藤蔓沐浴着浓郁的生机生长,老藤已逾千年,比人的躯干还要粗大,真有虬龙之形,幼藤亦呈蛇蟒之状。

赤煌找来的枯藤有他的脖子粗细,堆在一旁,足够燃烧一个晚上。

坐在火堆旁边,烤着自己打来的猎物,他想到陈麟、秋婵、顾况以及狩猎队的兄弟们,不禁潸然泪下。

他不想失去身边任何人,可却无可奈何人已远去,只将一切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留给他难胜之任和无尽的思念。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