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49章 第 49 章
 
戚月淮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 阳光已经透过玻璃照了进来。

天色已经大亮,他脑袋有点发昏,在床上又赖了一会儿才起来。

林行秋已经不在旁边了, 戚月淮伸出手摸了摸身边的床榻,还有一点温度, 可能刚醒来不久。

刚一起来, 戚月淮有点腿软, 他甩了甩脑袋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有面大镜子, 戚月淮只看了一眼,便面红耳赤。

咬痕、红痕、淤青、还有一些已经凝固的液体布满了全身, 昭示着昨晚他跟林行秋到底有多疯狂。

他不敢细看, 只是庆幸自已这两天在这深山老林里不用出门, 不然不消别人, 单是被李挺见了都会笑死。

戚月淮匆匆洗漱了一番,便走了厕所, 走到客厅的时候, 看到饭桌上已经多了几盘摆盘精致的早餐。

别墅的厨房是开放式的, 从客厅里便可以看到穿着围裙正在切东西的林行秋。

自带的围裙是粉白的, 不知是不是屋主的恶趣味,那围裙有点类似女仆装的形制, 换做其他alpha来穿必定滑稽的紧,但穿在林行秋身上该死的违和感却好像消失了一样。

他穿着可爱的围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的样子,就真的好像谁家辛劳的漂亮小男仆一样。

当然,除了身高略高挑了一点。

戚月淮走到餐桌前,一股醇香的咖啡味弥漫鼻间。

他早上习惯喝一杯现磨的咖啡, 林行秋知道他这个习惯。

他端起咖啡来,正想喝一口,却被人一把抢走了杯子。

林行秋穿着那件女仆围裙,一手端着他的咖啡,一手端着一盘水果,蹙眉看着他:“空腹不能喝咖啡。”

戚月淮看着林行秋的样子噗嗤一声笑出声:“你穿的这是什么?”

林行秋低头看了眼自已的粉色围裙,扯了扯围裙的裙摆:“不好看吗?”

戚月淮一顿:“还行,你穿的挺好看的。”

被戚月淮一夸奖,林行秋似乎有些羞涩:“我也觉得。”

林行秋羞涩的样子很可爱,当然,配上他的小女仆围裙更可爱。

如果不是身上某些部位还在隐隐作痛,加之刚才在浴室里瞥见的“惊心动魄”的痕迹,戚月淮几乎真的要以为林行秋就是个如同他外表般单纯无害的小兔子。

事实上,林行秋昨晚堪比一头大野狼。

戚月淮心有余悸的摸了摸屁股,在餐桌旁坐下,结果刚接触到椅子,又腾地一下站起来。

戚月淮有些不好意思,他正想强忍着难受坐下,林行秋瞥了他一眼,拿了一块吐司递给他:“你先垫垫肚子。”

说完他转身朝着房间里走去,戚月淮咬了口吐司正纳闷他去干嘛,很快林行秋手里拿了个什么东西出来。

“什么东西?”

林行秋道:“药膏。”

戚月淮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被林行秋带到了沙发旁,坐定后,林行秋在他身前蹲了下来:“张腿。”

“”戚月淮警觉地往后倒了一点。

林行秋抬头看他:“我给你抹点药。”

戚月淮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药,短暂的错愕后,脸皮厚如他这样也不由得一秒脸色爆红。

“不用了吧。”

被以前一直当omega看的大美人干了,还搞得这么狼狈,就算对方是林行秋,戚月淮也没能那么快接受。

更别说要他那个地方抹药了。

“我也去搜索了一下,alpha跟alpha做的话会有撕裂伤和擦伤,如果不抹药的话,可能会发炎,幸好医药箱里有消炎药膏。”林行秋抬眸望向他,有些懊恼:“很难受吧?”

戚月淮不自在道:“那我自已抹吧。”

“那个地方你自已不好抹。”林行秋眨眨眼,琥珀色的眼睛一如往日的晶莹剔透,带着一点无辜:“哥哥,我们都是恋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个地方,我都进去了,还怕我看吗?”

戚月淮良久才挤出一句:“闭嘴!”

“哥哥。”林行秋语气柔软,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是我昨天晚上太用力了,是我的错,就让我帮你抹吧,就当道歉,好不好?”

戚月淮实在不知道林行秋顶着这张对alpha杀伤力百分百的天使面孔,怎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禁不住林行秋软磨硬泡,加之怕林行秋嘴里蹦出更让他羞于见人的话,戚月淮捂着脸道:“你快点。”

“好的。”林行秋答的很乖巧:“我会轻轻弄的。”

药膏抹上去倒是不难受,冰冰凉的,正好缓解了那股不适的感觉,林行秋的动作很轻很柔和,戚月淮渐渐放松了下来。

上完药后,两人一起吃了早饭。

本来打算好好放松两天,但两人食髓知味,又都还年轻,都是精力旺盛的年级,两天时间,除了吃饭上厕所,两人都是从床上度过的。

日子过的颇有些没羞没臊。

第三天下山的时候,戚月淮腿都是软的。

反倒林行秋神清气爽的,看起来是好好放松了一番的。

戚月淮一直不觉得自已年纪大,他也才刚大学毕业,二十还没有过半,用一个形容词来说就是风华正茂。

但是碰上刚刚成年的林行秋,戚月淮突然有种自已已经老了的感觉。

他揉了揉自已的后腰,叹了口气。

下山后,戚月淮将林行秋送回了家,明天就是林行秋要进部队的日子,进去后,他会先进行半年的封闭训练,这就代表着,最少有半年是见不了面的。

这对于刚确定关系的情侣来说是致命的,尤其是关系刚刚又迈进了一步的情侣。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两人恨不得将半年的亲密宣泄在这短短的两天里,所以才没了节制。

虽然要面对别离,但戚月淮却并不觉得难以忍受。

他知道林行秋的处境,也知道林行秋别无选择,从林行秋分化成alpha那一刻起,他就已经陷入了林家的争斗之中。

如果想要胜利,而必须做出一些牺牲,那短暂的别离将是最小限度的牺牲。

“回去吧。”戚月淮看着林行秋挥了挥手,他下意识想说明天见,但想到下次见面可能是半年之后,他将话咽了回去:“下次见。”

林行秋看着戚月淮,向前走了两步将戚月淮一把拥入怀中。

“很会快的。”



林行秋走的那天,有部队的人来接他,所以戚月淮没有去送他。

大概是一进部队手机便要上交,投入到紧锣密鼓的封闭训练里,戚月淮无从联系到林行秋,在这几个月里,戚月淮也从大学毕业,正式进入公司。

说不想林行秋是不可能的,刚确定关系的情侣大多打得火热,而刚进一步就成了异地恋,还是连电话都打不了,对方如同人间蒸发一样的异地恋,的确不算好熬。

戚月淮索性将自已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让工作完全充斥自已的生活,让自已没空去想那些旖旎。

林行秋走了三个月后,戚月淮收到了一封不知来处的信。

是林行秋写来的。

信很长,大半内容都是诉说对他的想念,林行秋没有过多的说在军队的生活,只是告诉他不用担心,他在那边适应的很好,一开始战友确实对他有意见,但经过几次实战训练,很多人已经对他有了改观,他跟那些人相处还不错,等训练期一过他就能拿到手机了。

因为没有来信地址,戚月淮就算想写回信也无从寄出,他只能将这封信反复的看来看去。

过了几天,汤岚打电话让他回了趟家。

汤岚见他的时候,表情并不愉快,甚至有些沉重,戚月淮心里咯噔一声,已经隐隐猜到汤岚要说什么了。

“阿淮,你是不是”汤岚有些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出来:“你跟林行秋是不是还在一起?”

果然,戚月淮早有预感。

纸包不住火,他本就没想瞒着家里人,但却也没打算这么快告诉家里人这件事。

但他不说自然有人会说。

戚月淮并不打算否认这件事:“嗯,我们还在一起。”

汤岚惊讶道:“可他不是分化成alpha了吗?你知道的吧?”

“我知道。”戚月淮看向汤岚:“但我还是想跟他在一起。”

“阿淮!”汤岚第一次用这种严肃的语气跟戚月淮说话:“他是alpha,你也是alpha,你们怎么能在一起?”

“妈。”戚月淮正色道:“可是我喜欢他。”

汤岚表情复杂,她摇头道:“不行不行,这是不对的,你不能跟他在一起,阿淮,就算你不想跟林明远在一起,可世界上还有那么多omega,你总会碰到喜欢的,妈妈不逼你跟林家人在一起了行吗?”

戚月淮道:“世界上omega那么多,可我就偏偏喜欢他一个alpha。”

汤岚一顿:“你就非要跟他在一起吗?”

“嗯,非他不可。”

汤岚从林明远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并不相信戚月淮会成为一个同性恋,所以才把戚月淮叫回来专门问他。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汤岚内心复杂,虽然生的三个alpha都还没有成家,但汤岚并不觉得自已是个恶婆婆型的人,每当看到电视剧上的恶婆婆,汤岚总会在心里想,不管这几个儿子以后带回什么样的媳妇回家,自已绝不会刁难。

再得知自已三儿子喜欢的不是林明远,而是林行秋后,汤岚也很快接受了。

虽然汤岚某些方面来说是个传统的omega,自已的婚姻也是家族联姻,但在心底,她还是认为孩子的幸福要大于一切。

可她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自已儿媳是个alpha。

汤岚一时不知道如何接受,但她的脾性和修养又让她说不出什么重话来,她挥了挥手:“算了,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这件事你爸爸他们还不知道,你先不要跟他们说。”

戚月淮点点头,汤岚的反应已经比他想象中好很多了,况且林行秋现在也不在,这并不是展开谈这件事的最好时机。

戚月淮本想告别,汤岚有一段时间没见他了,怎么着都要他留下吃饭。

戚月淮刚坐到饭桌上,有人推门回来,是他大哥戚皓丞。

戚皓丞在军中任要职,常年忙的脚不沾地,很久才能回来一趟。

戚月淮看到戚皓丞,不免一阵心虚,毕竟刚刚跟汤岚就自已的性取向促膝长谈了一番,这会儿又正好碰上大哥,心里多少有点忐忑。

汤岚跟他使了个眼色,示意戚月淮不要多嘴。

“阿丞,怎么突然回来了?”

“回来取点东西,马上就走。”

汤岚平日里不怎么能见得上自已这个大儿子,现在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说什么也要戚皓丞留下吃饭,戚皓丞拗不过汤岚,只得吃了饭再走。

戚月淮心中稍定,跟戚皓丞打了个招呼也乖乖坐下吃饭。

刚往嘴里拨了两口饭,戚皓丞又道:“你知道林行秋吗?”

戚月淮心里一咯噔,猛的抬起头看向戚皓丞,却发现戚皓丞问的是汤岚。

汤岚猛的被问到心里一惊,心里一边想着戚月淮跟林行秋的事家里其他人应该还不知道,一边道:“林行秋?林家那个私生子嘛,见过一两次,怎么突然说起他了?”

“哦,也没什么,就是之前有人跟我提起进了个挺突出的新兵,我一查竟然是林家人,就想着你应该知道。”

汤岚闻言瞥了戚月淮一眼。

戚月淮将嘴里的饭咽下去,到底没忍住:“多突出?”

“他进去还不到半年,你知道的吧?”戚皓丞道:“可他一进去就打破了他们王牌狙击手的记录,后来又在实战演练里生擒了敌方的王牌,啧,他可还没出新兵训练期呢,很多人都在私底下叫他怪物新人。”

戚月淮知道林行秋厉害,却不知道他这么厉害,明明是林行秋的荣耀,但他却心里忍不住的自豪起来:“这么厉害?”

戚皓丞叹口气:“是啊,想要他的人太多了,我都想把他要到手底下来,可他们营死活不放人,不过也是,要是我手底下有这么号人,我肯定怎么说也不放,本来以为林家要不行了,没想到出了这么号人,看来气数还未尽啊。”

戚月淮惊讶的同时嘴角忍不住的勾起来,怕戚皓丞看出什么端倪来,他不再言语,老老实实吃起饭来。

恰好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卡拉索内乱爆发后,叛乱党劫持了驻卡大使做人质。

戚月淮随口道:“这次应该会派兵去吧?”

戚皓丞道:“已经从各部队抽调人去了。”

戚月淮哦了一声不再说话,戚皓丞又道:“说起来,那个林家的小子也会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