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51章 第 51 章
 
林行秋已经走了三个多月。

戚月淮无从得知林行秋的消息, 他不是军方的人,这种最高密级的军事行动,很难探听到什么消息。

但戚月淮知道行动还没有成功, 如果林行秋他们营救成功,不用他主动去打听消息, 大使被营救成功的消息会铺天盖地的传遍联邦的每一个角落。

如果是别的事情, 他还能出钱出力, 但这种事情他除了为林行秋而担忧, 别无他法。

他一辈子顺风顺水, 没遇到过什么难以摆平的困难,即使有一些小坎坷, 也能用钱跟戚家的名头轻松解决。

但在此时此刻他终于破天荒的体会到无力感。

他一直将林行秋当做需要受自己保护的omega, 自信且自大的相信自己可以将林行秋保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 但当林行秋分化后, 他才猛然觉悟林行秋不是需要受保护的菟丝花,而他也不是那个可以替他遮风挡雨的温棚。

戚月淮此刻才意识到, 林行秋所面对的境地, 不是他以拳头跟一些钱能摆平的, 他所处的是更凶险的, 充满真刀实弹的战场。

戚月淮只能不断的工作,不是想靠工作麻痹自己, 而是希望可以爬的更高,获得更多的权利和人脉,可以替林行秋遮风挡雨,摆平一些麻烦。

迎面走来的人恭敬的跟戚月淮打了个招呼,戚月淮点头回应,又大跨步的往前走去。

方才跟戚月淮打招呼的两个人停下脚步, 默契的往后又看了几眼。

一个人嘀咕道:“那就是咱们的太子?”

“是啊,我是不是没说错,长得够帅的吧?”

“是够帅的,我的天,这都能当明星了。”

“不仅帅,还有能力,听说一开始家里人想锻炼这位太子爷,把他放下面的公司锻炼,结果人业务能力也特突出,半点没拉垮,他去了业绩蹭蹭往上升,估计太子家里人也觉得放在下面是明珠蒙尘,没一年就把人又提上来了,听说最近又做成了好几个大单子。”

“这么厉害?他结婚了没?”

“还没有,不过你别妄想了哈哈哈,这种太子爷早就有婚约了,门当户对那那种呢。”

关于他本身那些讨论,戚月淮自然无从知晓,他刚回到办公室楼下前台便打来电话说有人找。

“谁?”

“姓林,说是您的未婚夫”

戚月淮一顿,理智告诉他不可能是林行秋,但他的语气里还是隐含一丝期待:“叫什么。”

“您稍等,我问一下。”短暂的停顿后,那边传来声音:“林明远。”

就像一瓢冷水突然泼下来,戚月淮干脆道:“不见。”

说完后,他便挂断了电话,前台也不再打扰,戚月淮很快把林明远的打扰抛到了脑后,一直到晚上下班。

他最近总是很晚下班,停车场已经空了大半,戚月淮刚摁下车钥匙,从暗地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

“戚月淮!”

是林明远的声音。

戚月淮挑了下眉,没想到林明远这么有毅力,前几天林明远便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他拉黑以后,他又换了好几个号码,全部拉黑以后,他以为林明远终于消停了。

却没想到他能堵到停车场来。

戚月淮不打算理林明远,他打开车门便想上车,林明远却一把攀上他的手臂,强行不许他走。

看到林明远如此撒泼的姿态,戚月淮强忍着厌烦道:“你到底想干嘛?”

“戚月淮,你为什么要针对我们林家?!我已经听他们说了,你最近抢了林家好几个单子,东城那块地明明也已经谈妥了,结果你横插一脚给抢了去,你到底跟我们有什么深仇大恨?”

林明远最近简直快被气死了,大房的精力不在公司上,他的父亲和大哥都在军中,但好在以前还有林明烨在,林明烨死后,公司彻底被其他几房瓜分,斗的乌烟瘴气。

原本林明远也看不上公司那些事,在他看来,身在军中的大哥才是大房的希望,但林明烨死后,连他的零花钱都一落千丈。

前几天他提出了质疑,结果反倒被那些人奚落一番,说什么公司的业绩已经差成这样,他还惦记他那点零花钱。

还有人说林家是因为他才被戚家针对,因为戚月淮不喜欢他这个从小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所以才会处处针对林家。

戚月淮蹙眉看着林明远,揉了揉眉心:“首先,我没有针对你们林家,东城的地有竞标资格的不止你们林家,价高者得,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什么叫谈妥了?莫非投标前你们已经知道了结果?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林家有不正当竞标行为?”

东城在远冬的最东边,算是远郊,地价房价都不高,但也没什么投资价值,目前为止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政府准备将远冬的重心向东迁移,未来将会花大笔资源建设东城,远冬政府最近准备出售好几块远冬待开发的地块,价格也都不高。

林家和戚家自然都是知情者,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林家看上的这块地,不算最好,但胜在投资小,又是在东城的中心地带,如果东城未来真的开发起来,回报自然可观。

而戚家看上了好几块地,这块地对戚家是可有可无的,但对岌岌可危的林家来说却是势在必得的。

竞标这种事,自然有其心照不宣的潜规则,林家在投标之前便已经四处奔走,想要拿下这块地,原本已经板上钉钉,却被戚家以稍超出其本身价值的价钱拿下。

而戚家负责这件事的正是戚月淮。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戚月淮在针对林家。

戚月淮也的确是在针对林家,但却并不是因为林明远,而是因为林明昊。

戚月淮不是个记仇的人,但对于逼得林行秋以命相博的林明昊,却是他头一号需要针对的人。

林明昊在军中的势力不是那么容易撼动的,但如果在生意上给予林家重创,林明昊也难以再从家族里获得经济上的支持。

这对他本身来说也是一种打击。

这段时间戚月淮已经抢了林家好几个单子,正如日中天的戚家和日薄西山的林家,明眼人自然知道跟谁合作。

林明远只是被旁系那些人一通撺弄上头了才跑来找戚月淮,他只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被家里娇生惯养惯了,连学习都不怎么上心,又怎么懂生意上的弯弯绕绕,被戚月淮这么一说,林明远立马偃旗息鼓。

他气焰不复刚才嚣张,小声道:“你别瞎说,是我大姑他们说你抢了我们家好几个大单子,戚月淮,我们可是有婚约的,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婚约?”戚月淮将林明烨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扒拉下来,轻描淡写道:“非要说的话,我跟你们林家的确有婚约,但不是你。”

林明远一愣,很快反应过来:“林行秋?我就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干,你果然还是因为他是不是?戚月淮,他可是alpha!你疯了吗?”

“这不关你的事吧?”戚月淮道:“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走了。”

说完戚月淮也不再理林明远,关上车门就将车开走。

林明远站在原地看着戚月淮的车开走,提高声音狠狠骂道:“你喜欢他是吧?非要跟他在一块是吧?那你就等吧,反正他也回不来了!”

过了几秒,戚月淮的车打了个弯又开了回来,停在林明远面前,林明远一喜,却见车窗摇了下来,戚月淮蹙眉道:“什么叫他回不来了?你知道什么?”

林明远自知失言,实际上只是他去找林明昊的闹的时候,林明昊说了一嘴让他放心,林行秋再也回不来,至于具体怎么回事,林明远其实也不清楚,但在他心里,林行秋已经是个死人,而戚月淮也是他势在必得的未婚夫。

他眼神躲闪了一下,然后又嘴硬道:“他去那地方不就是送死吗?难不成你还以为他会回来不成?”

戚月淮盯着林明远看了一会儿,林明远却不敢跟他对视,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戚月淮不再搭理林明远,将车又开走了。

他一路疾驰,却没有终点,开了不知多久,他最终将车停到路边,掏出手机给戚皓丞打了个电话。

“大哥,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你说。”

“你们派出去营救大使的那支队伍,就是林行秋在的那支队伍,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戚皓丞停顿几秒道:“你问这个干嘛?这是机密,不是你该问的。”

“哥,算我求你了,你只要告诉我他们是不是安全就好。”

“你跟林行秋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对我很重要,所以我必须要知道他的消息。”

听到戚月淮的回答,戚皓丞不知在想什么,沉默良久才道:“情报有误,那座城市早就被叛军占领,我们的人被下套了,救援小队也已经失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