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53章 第 53 章
 
“今日, 曾被卡拉索叛军劫持的驻卡大使陈孟邱被成功救回,前去参与营救任务的七名士兵中唯有一人成功返回。”

所有新闻台都在播放陈孟邱被救回来消息。

而最大的功臣自然是联邦派出的这支小队,和林行秋一起出去的其他人都没能回得来, 而联邦也迫切的需要打造一个活着的英雄来提振士气,安慰民众。

林行秋自然成了这个英雄。

屏幕上的林行秋穿着有些破烂的联邦军装, 露出的皮肤上有几道明显可见的疤痕, 在记者的簇拥下, 与陈孟邱一起上了一辆印着联邦政府简写的黑色越野车。

画面一转, 切到了演播室里, 军事专家正分析着这次营救任务,电视前的戚月淮按下了后退键, 又将画面退回到了方才林行秋的特写上, 然后按下了暂停键。

屏幕上的林行秋既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 也没有成为英雄的喜悦, 他面无表情,经过漫长而艰难的路途, 虽然略显落拓, 却腰背挺的笔直, 墨绿色的特战服衬得他无比英挺。

戚月淮关掉电视, 心里松了口气。

他一直告诉自己林行秋一定会回来的,但其实心底也曾想过最坏的结果, 所以他才会告诉陈哲,就算是尸体也要带回来。

可林行秋回来了,不仅没死,还完完整整的回来了。

多日来笼罩在心头的阴霾终于消失殆尽,也正是失而复得这一瞬,戚月淮才真正意义上体会到了陆昕说的话。

或许他对林行秋的感情已经超过了喜欢, 跨越到更深层次的感情。

戚月淮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林行秋,但他知道,林行秋不会那么快回来,去了七人,只有一人回来,联邦有了更好的理由发兵,接下来中央应该会以林行秋为重点,进行宣传,为即将到来的战争造势。

林行秋既然已经回来,也不急于这一时。

戚月淮本以为林行秋虽然回不来,但一定会马上给自己打电话报平安,但一直等到晚上,林行秋的电话都没有打来。

戚月淮难掩失望,只能安慰自己也许林行秋真的实在是太忙了,没有时间打电话。

一直到快凌晨,戚月淮准备去休息,他已经好几周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了,总是整夜整夜的失眠。

刚进房间,开门声响起,戚月淮一愣,走向客厅。

林行秋站在门口,风尘仆仆,难掩疲惫。

他没有回答戚月淮的话,只是一把冲上前抱住戚月淮。

戚月淮这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现在就回来了?我今天早上才在看到你坐上军方的车走了。”

“嗯,去汇报了一下情况。”

“然后他们就让你回来了?你从那边飞回来都得两个小时吧,怎么会这么快?按理说你应该直接飞去首都吧?”

林行秋笑出声:“怎么,不想我这么早回来?”

“那倒不是,但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回来,我还以为你最起码得过上一两周才能回来。”

“嗯,你说的对,本来是,但是。”

林行秋看向戚月淮,说的理直气壮:“我想回来见你。”

戚月淮觉得不可置信:“你到底怎么跟他们说的?”

“我说我有一个非回去不可的事情。”

“那他们就放人了?”

“我是英雄嘛。”

戚月淮哑口无言。

林行秋过来环住他,脑袋抵在他肩上蹭了蹭:“我告诉他们过两天再过去处理那些事,你就不要在意那些不重要的事情了,哥哥,难道你不想我吗?”

那些荣耀在林行秋口中竟然成了不重要的事,戚月淮深刻的感受到林行秋脑回路和别人的不同,但同时,他心里又被一股温暖的感觉包裹,他顿了一下伸出手搂住林行秋,在林行秋脑袋上摸了摸:“想。”

气氛正好,恰在此时,电话却不合时宜的响起,戚月淮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陈哲。

“喂,老板,任务完成了,那什么,虽然他自己穿过大半程雨林了,不过剩下这小半程也不好走,如果不是我们到的及时,那大长虫早把他吃了,而且这次前期购置装备都花了不少钱,你看尾款”

戚月淮抬头看了眼林行秋,不确定道:“不是你们从瑞卡把他带出来的?”

林行秋一滞。

这次任务对陈哲他们小队来说,算是非常轻松的一次任务,本以为要深入正在内战的国家,从暴乱分子手里救人,却没想到最艰难的竟然就是干掉那只巨蚺了。

“他没跟你说?”

陈哲自知失言,戚月淮花巨资让他们去救人,当时说的是让他们深入瑞卡找人,价格也自然是按去瑞卡的价格算,现在林行秋自己都快走回来,他深怕这笔钱打折扣。

他本以为林行秋早就跟戚月淮说这事了,毕竟靠把匕首杀穿雨林,在任何人眼里都是值得吹一辈子的事。

戚月淮道:“放心,尾款我会按时打给你。”

挂掉电话后,戚月淮看向林行秋:“陈哲去的时候,你已经走了一半了?”

新闻里播报说的是林行秋带着陈孟邱穿过了死亡雨林,成功返回联邦,但戚月淮一直以为这只是官方的说法,毕竟联邦官方不可能自打脸,承认正规军队不如野路子的雇佣兵。

而陈哲他们拿钱办事,自然不会跳出来抢夺这份荣誉。

戚月淮从未想过林行秋一人走出的可能性,毕竟他们的精锐小队已经全军覆没,而林行秋又是个新兵,在这之前,甚至是一个“omega”。

在戚月淮看不到的地方,林行秋垂下的手攥紧又松开,他抬头露出一个笑容:“厉害吧?”

戚月淮道:“你的战友不是已经死在瑞卡了吗?你一个人怎么走出来?”

“还有陈孟邱。”

就是因为还有陈孟邱反而更显得蹊跷,陈孟邱是外交官,而且已经年过四十,也并不是军队出身,过得应该相对算是比较养尊处优,这样一个人在穿过雨林时反而应该是累赘。

带着这样一个“累赘”,林行秋走过了一半的雨林,实在过于荒谬。

戚月淮眉头微蹙,总觉得说不太通,就算林行秋分化成s级的alpha,但毕竟是被当做omega养大的,去军队培训也不过才不到半年,就算再有天赋,在准备并不够充分的情况下,突破反叛军的包围,带着陈孟邱穿过大半程雨林。

戚月淮觉得,如果把自己换成林行秋,也没什么把握能做成这样。

林行秋往前走了一小步,抱住戚月淮撒娇道:“我有天赋嘛,不然怎么能被选上上这次任务,嗯没准我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呢。”

戚月淮被林行秋抱着没有说话,只有他知道,虽然林行秋的确在部队表现很突出,但这次被选上并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林明昊从中作梗。

林行秋没说实话。

林行秋又在他耳边道:“我只能回来两天,你要在这里浪费这两天吗?”

林行秋亲了下他的耳垂,拉着他往房间走,戚月淮将心底的这丝疑虑暂且收下,任由林行秋将他往房间带。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之前差点经历生死之别,两个还正年轻,正是精力旺盛的alpha在彼此身上发泄着最原始的欲望。

等一切归于平静后,林行秋趴在戚月淮身上,玩弄着他的头发,戚月淮瞥了眼身上的林行秋,开口道:“要不然”

“嗯?”

“等你回来后,搬过来住吧?”

林行秋盯着戚月淮看了几秒,唇角勾起:“好。”

在林行秋去的第三天,另一个人也被推上了审判台。

铁狮团团长林明昊买通手下,试图在营救任务中下黑枪杀死同父异母的亲弟弟的消息如同一颗重磅炸弹投下。

而这个被陷害的弟弟,正是刚刚立下大功的林行秋。

卡拉索与联邦紧紧相邻,卡拉索内战爆发,大部分人原本就担心战况会波及到联邦,大使被擒后,希望联邦出手干涉内战的意愿空前高涨。

现在林明昊手足相残,完全不顾国家利益的行为大大的激怒了民众。

为了安抚民众,联邦政府立刻下令逮捕林明昊,虽然江浩已经死在了雨林里,但是陈孟邱作为证人却证实了这件事。

林明昊干的这件事已经不是简单的买凶杀人,而是涉及到国家问题,被判死刑也只是时间问题。

配合军方处理完首都那边的事后,林行秋又回到了远冬。

林行秋刚回远冬就被林振坤叫回了林家。

这时恰好林振坤的七十大寿,林振坤并未因为两个孙子接连出事而一蹶不振,闭门谢客,他反而决定大操大办。

林振坤邀请了远冬大大小小的名流,戚家、陆家、李家都在宴客名单上。

戚月淮饶有兴致的看着宾客川流不息的林家:“这老头够狠心的,两孙子都出了那么大事,他还有兴致办宴会。”

陆昕咂舌:“是够狠的,听说林明昊刚出事,连救也没试着救一下,就忙着撇清关系,大概是有恃无恐,虽然一个孙子出了事,可又来了个更争气的不是?阿淮,说起来,你要真跟林行秋你可要管这老东西叫爷爷了。”

戚月淮笑出声:“那要先看他这孙子想不想认他了。”

林明昊出了事,按理说大家都应该对林家避之不及,可偏偏又出了林行秋这么号人。

林行秋从卡拉索回来后,联邦立刻召开表彰会,由总统给林行秋和他的战友授予了联邦最高级别的荣誉勋章,以往能拿到这枚勋章的,大部分已经不在人世间了,还活着的寥寥无几。

现在还在世的,都是联邦军方的高层。

林行秋是这枚勋章最年轻的获得者。

如果说林明昊是林家强推出来的继承人,能勉强维持林家再支撑一两代的荣光,那林行秋则是任谁都看得出的前途无量。

以前的林行秋是个名不见经传的“omega”,林家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最多是一些如同李挺般的花花公子知道林家接回来了这么一大美人,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林家多了这么号人。

而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出林振坤这么大操大办是为了把林行秋推出来,虽然林家对外的说法一直是林行秋以前在外地养着,但只要稍加打听就知道林行秋的真实身份,所以他的私生子的身份在远冬并不是什么秘密。

林振坤这是要让林行秋过明路,让远冬所有人都知道林行秋是林家正儿八经的继承人。

虽然不耻林振坤这种冷血无情的做法,但毕竟利益为先,今天来的人很多,大部分是看在林行秋的面子上。

戚月淮正准备进去,一抬眸却看到林行秋正站在门廊,他穿着量身定做的烟灰色西装,正在听人说话。

那人似乎是林家的佣人,她低垂着头,毕恭毕敬正跟林行秋汇报什么。

林行秋微微点了下头,她才恭敬的走开。

她刚刚走开,又有人去跟林行秋说话,是林行秋的大姑林舒。

林舒一直跟林煜水火不容,更看不惯林振坤强行把林明昊扶上去,但此刻她面对林行秋却满面笑容,时不时还伸出手拍下林行秋的肩,就好像真的一对亲密的姑侄。

李挺看着咂舌道:“乖乖,这真是林行秋?好家伙,我以前怎么没觉得他这么”

李挺思索了一下,没能想出合适的形容词。

明明还是那张漂亮到不行的脸,但却再也没人能把林行秋当omega了,他靠在门廊上,站的不算笔挺,却浑身都散发着不加掩饰的锋芒。

就像一把利刃。

戚月淮有些恍惚,脑海里浮现出刚认识林行秋时的景象。

那时的他柔弱可欺,又异常漂亮,令人垂涎,却丝毫没有自保能力,戚月淮理所当然的将他庇护在自己羽翼之下。

第一次在林家见林行秋的时候,他被林明远割破了脸,住在佣人住的小排屋里,连参加宴会的资格都没有,林家所有人都能毫无顾忌的欺负他。

可现在,他独自闯过反叛军的包围,解决了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江浩,把林明昊送进了监狱,成为了林振坤钦定的继承人,成为了整个远冬,甚至是联邦最炙手可热的新星,风头无二,所有人都在向他示好。

就连戚月淮自己也不敢说,如果两人处境互换,他能做到林行秋这个地步。

但林行秋做到了,距离他分化也不过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这么短短的几个月,一个人真的能有如此大的改变吗?

戚月淮看着林行秋的方向,眉头微蹙。

这不是他第一次有这种疑问,但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都太快,就像是一部电影被人按下了三倍快放一样,来不及让他细细去想。

另一方面,每次当他发出这种疑问时,似乎总被林行秋的撒娇蒙混过去。

现在一切算是尘埃落定,戚月淮才终于能仔细想这个问题。

就算因为分化成s级alpha,让林行秋的潜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但他却从未听说过分化能让一个人的性格也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

戚月淮不是傻子,甚至称得上聪明,如果不是因为分化,那么事情就朝着一个戚月淮不愿意细想的地步发展了。

这就是林行秋本来的性格。

他跟林行秋的开始源于跟李挺的一个赌,跟林行秋在一起后,他一直想找机会坦白这件事,但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但如果如他所想,那就说明林行秋也在骗他。

正如李挺所说,林行秋不简单。

愿者上钩,他才是那条鱼。

“哥。”

戚月淮正想着,林行秋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林行秋脸上带着笑正向他走来。

刚走到跟前,又有佣人来通报:“老爷子让您去书房。”

林行秋脸上依然带着笑:“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戚月淮迟疑了一下点点头,看着林行秋的背影,戚月淮若有所思。

刚才佣人来叫他,他好像看见林行秋眼底一闪而过的狠戾?

林行秋到书房的时候,林振坤正坐在书桌后面,他说话一向开门见山:“今天的宴会,我是为你而办的,你被接回来以后,还没有正式见过人,所以我特地举办了这个宴会,就是要让远冬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林振坤的孙子。”

林行秋站在桌子前,看着林振坤没有说话。

林振坤又道:“对了,这件事我还没有给你说,我已经决定让你来接我的班,做林家下一任的继承人。”

林振坤的大儿子,也就是林行秋的父亲林煜,只是个b级的alpha,也确实资质平平,虽然沾着林家的光,在军部挂了个职,但也仅限于此了。

林振坤的几个儿子女儿资质都很一般,所以他从未将希望寄托到这几个人身上,而是将目光放到了下一辈。

现在有了比林明昊更好的选择,他便毫不留情的舍弃了林明昊,将全部的希望和筹码都压到了林行秋身上。

他也相信林行秋未来不会让他失望。

他要让远冬所有等着看林家笑话的人知道,林家不会没落,林家的未来还长着,他要狠狠打烂那些人的脸。

“等过段时间,我会把你调到铁狮团,你去了先干几年,以你的功劳,到时候名正言顺的继任团长,没有人会有质疑。”

林振坤一条一条的给林行秋罗列着未来,将他的未来安排的明明白白。

林行秋只是站在那里听着,不声不响。

直到最后,林振坤重重拍了下桌子,目光如箭一样射向林行秋:“我听说,你跟戚家那个小子还没断了联系?”

他语气稍微拔高了点:“你给我听着,原本你是omega的话,他要是喜欢你,那让你跟他在一起倒也无妨,跟戚家联姻的只要是我们林家人,那无论是谁都可以,但是你们俩都是alpha,就给我死了这条念头!我们林家不可能出一个同性恋,更不可能让一个同性恋当家!”

“你给我马上跟他分手,他以后会是你哥哥的丈夫,你给我趁早断了跟他的关系,至于你的婚事,我会为你安排,你现在还年轻,前途大好,多得是想要跟你结婚年轻的漂亮的家世好的omega,这几天我都拒绝了。”

林振坤冷笑出声,原本那些人都看不上日渐衰落的林家,但林行秋回来后,一个一个却又恬不知耻的贴了上来,更是有大把人想跟林行秋联姻。

他当然没有答应,林行秋这么年轻,他有的是时间挑一个让自己满意的孙媳妇。

“你这几年想怎么玩都行,当然,不要玩的太过火,跟你二哥一样,过几年我会替你挑一个出挑的omega结婚。”

林振坤觉得自己给林行秋安排的未来实在太完美了,甚至比当初他替林明昊安排的路还要完美,没有人能拒绝这样一条平坦而光明的路。

他沾沾自喜的等着林行秋感谢自己的提拔和安排,但想象中的感激涕零却并没有到来。

“老头,你说完了?”林行秋不耐道。

林振坤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林行秋往前走了几步,走到林振坤的办公桌前,双手分开撑在桌前,居高临下看着林振坤。

“你竟然还能有脸说出这些话。”林行秋毫不掩饰眼底的不屑:“明明蠢的要死,靠着年纪最大,其他人又斗的两败俱伤,运气好混上了家主,竟然教起我怎么做事了,那我不妨告诉你,我这个人这辈子最讨厌别人教我做事,就算我一条路走到黑,撞到南墙,那我也要把这面墙撞开不可。”

林行秋轻笑:“你还以为这个家是你做主吗?难不成你真以为今天来的人都是看你的面子?我想,你还没蠢到这个地步吧?”

林振坤脸色气的涨红,看着林行秋冷笑一声:“小子,我本来还以为你有点本事,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这么迫不及待露出自己的尾巴,你真以为有了点功勋就能一直走下去?那我不放告诉你,没有家族的支持,你什么都不是!”

“是吗?”林行秋笑了下,突然拔高音量道:“进来吧。”

话音刚落,管家从外面将门推开,紧随其后的是他的大女儿林舒,再往后是自己几个侄子。

林振坤一愣:“你们这是”

林舒先冲着林行秋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林振坤笑道:“爸爸,我们几个是商量好了,想跟您说件事。”

林振坤心里一咯噔,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林舒紧接又道:“爸爸你看,您年纪也大了,今儿个寿辰一过都八十了,身体又不好,还老是操劳,我们这些做子女的怎么忍心呢?我想着不如就趁这机会退休了,您老好好颐养天年,不然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这些小辈可怎么是好?”

林舒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人接道:“没错,大伯您年纪这么大了,就别操心那么多了,您看,咱们以前老是可惜家里没有个s级的alpha,这不,原来您孙子就是,依我们看,您也该让小辈锻炼锻炼了,不如就把这家交给行秋,您老好好养老吧。”

这几人你一嘴我一嘴的,林振坤越听脸色越黑,良久他冷笑一声才道:“原来你们今天是打的这个算盘。”

他又抬头看向林行秋:“是我小瞧你了。”

林行秋笑了下:“哪里的话,我这不是为你好吗?你年纪这么大,两个孙子又都去见了阎王,再操那么多心,万一再出点什么事,也去见阎王了怎么办?从今天起,你就好好在家养老,你要是不愿意在家待着,也行,我替你订一间疗养院,你就那儿住着吧,你看,毕竟你是我爷爷,我替你选的路还是不错的吧?”

虽然他是家主,但林家的家底早已经经不起造作了,现在不是林行秋求着林家,而是他们林家要求着林行秋活。

他心底其实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但多年的养尊处优,被一大帮子人当成老祖宗一样供奉的生活,让他习惯性的觉得林行秋还会捧着他。

但林行秋不仅没有给他这个面子,反而狠狠打了他的脸。

林振坤心中怒火滔天,却也知道大势已去,林行秋说的都是实话,今天来的这些人看的不是林家的面子,而是林行秋的面子。

他憋着一口气,觉得心脏生疼,血压飙升,捂着自己心口说不出话,林舒他们一拥而上:“爸爸,您没事吧?!”

那些关切的话听在嘴里只觉得讽刺,哪怕是在林舒眼里,他也没看到一丝一毫来自女儿的关心。

林振坤在心底怨恨着一切,却并没有反思过自己对林煜多年的偏心。

林行秋站在人群边上,冷笑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门,他加快脚步,找寻着戚月淮的方向,却在楼梯拐角处被人堵住。

“林行秋!”

林明远眼里燃烧着熊熊怒火,怒瞪着林行秋,大哥二哥接连出事,爷爷不愿意出手帮大哥周旋,他的爸爸更是半点用都没有,连在爷爷面前说句话都不敢,最近更是开始酗酒,一喝醉就把怒火全宣泄到他母亲身上。

前两天,薛媛实在忍受不了,直接回了娘家。

林明远把这一切都怪在了林行秋头上。

林行秋眉头微蹙,停下了脚步,抱臂看向林明远。

林明远强行压下了自己的怒火:“我承认大哥是做的不对,但他毕竟跟你有血缘关系,也是你大哥,你就非要做的这么难看吗?你知道外面人都在怎么说林家吗?他们说林家人烂透了,都在手足相残。”

他抿唇道:“你立了那么大的功,如果你去跟联邦求情,他们肯定会放过大哥,到时候大哥跟我都会感谢你,也会承认你是我们林家的人,行不行?大不了到时候我让大哥跟你道歉,以后也不会跟你对着干,你只要别让他死就行。”

林行秋看着认怂的林明远,不耐道:“你在发什么梦?”

林明远本来就是个炮仗脾气,已经克制克制再克制才跟林行秋这样认怂,听林行秋这么说,

林明远忍无可忍:“林行秋!我就知道你是故意的,你早就知道自己会分化成alpha了吧?你那个妈临死前抓了我二哥的把柄,硬是逼着我们把你认回来,是早就知道你是alpha了吧?你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林家吧?”

林行秋冷眼看着林明远撒泼,突然笑出声:“林家?林家算个什么东西,值得我费心思?你想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回来?那我不妨告诉你,我是为了戚月淮,什么林家,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你那两个废物哥哥不过是自己蠢,挡了我的路,那我就顺手解决咯,谁让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管我的事,如果他们两老老实实的不要算计到我身上,事情解决了,我自然会走,可惜啊,又贪又蠢,真不愧是一脉相承的兄弟。”

“你你什么意思?”林明远愣了一会儿,没有弄懂林行秋的话是什么意思。

林行秋道:“我说,你的两个蠢货哥哥,挡了我的路,所以我就解决了他们两,明白了吗?”

林明远这才明白:“你是说,他们两的事真的跟你有关?!”

林行秋无所谓的耸了下肩:“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又能怎样?”

林明远咬牙道:“你刚才说为了戚月淮?难道你是因为他们两不让你跟戚月淮在一起,你才”

林行秋笑了下没说话。

林明远怒道:“你是疯子吗?!为了戚月淮竟然对自己兄弟下手?”

林行秋道:“你搞清楚,先动手的是他们两。”

林明远道:“你!”

他一时无法消化这个消息,良久才冷笑了下,阴恻恻道:“那你知道吗?戚月淮追你,是因为他跟李挺打了个赌,赌的就是他能不能追到你。”

林行秋无所谓,冲林明烨一笑:“知道啊,说起来,还得感谢你,我正愁不知道怎么接近他。”

“你”林明远往后退了几步,感到不寒而栗:“你真的疯了吧?”

林明远不敢再跟林行秋说话,他转身就要跑,跑了两步却撞到一个人。

是戚月淮。

戚月淮站在楼梯后面的阴影处,眼底一片冰冷。

林行秋一愣,快步走到戚月淮跟前:“哥,你你到这里多久了?”

戚月淮没有说话,转身向往走去。

林行秋慌乱的抓了下他的袖子,戚月淮看了眼他,声音冰凉。

“松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