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55章 第 55 章
 
翻开第一页, 没写姓名,只有日期处有一个大大的年份。

是四年前。

也就是说这本日记是从四年前开始写的。

翻开第二页,是正式的日记。

3月7日。

徐钰今天又把一个alpha带回了家, 他们真的好吵,吵的我整夜整夜睡不着!!!

她真蠢!为什么总把希望寄托在alpha身上, 这已经是第四个了, 等着瞧吧, 这个肯定也会马上就会甩掉她!

4月7日。

她果然被甩了。

她又犯病了。

她又开始打我。

打完又开始哭。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4月15日。

没想到她这么快又找了一个alpha, 这个alpha的眼神真恶心, 一直黏在我身上,就像盯上猎物的蛇一样。

真想把他的眼珠抠出来!

5月7日。

他竟然真的要娶徐钰。

我知道他的目的不单纯, 只要徐钰没看见, 他的眼神就黏在我身上。

吃饭的时候, 他竟然摸了我的大腿。

迟早有天要杀了他。

7月10日。

今天徐钰没在家, 他竟然要抱我。

我差点就动手了。

可惜徐钰回来了。

下次一定让他死。

10月9日。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暴露出本性,睡omega被徐钰抓包, 竟然还敢打她。

徐钰这个蠢女人, 为什么要拦我。

如果她被打死了, 是她活该!!!

12月25日。

我就知道她没放弃。

她竟然又去找了林煜, 她果然还做着回林家的梦。

她真的不知道林煜只是玩玩她吗?

戚月淮看着看着,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从这一本日记可以看出,徐钰应该是林行秋的母亲。

据小叔叔说,徐钰是南方人,后来为了找林煜,一个人来到远冬,林行秋小的时候, 徐钰几乎天天带林行秋去林家门口守着。

后来林家人死活都不愿意认,徐钰也渐渐不太去了,最后就完全失踪了。

这么看来,徐钰应该是暂时放弃了,她找了一个又一个alpha委身,但那些alpha却并非良人,露水情缘过后很快就分了。

而那个时候的林行秋被迫听到很多不堪入耳的东西。

后来徐钰终于找到了一个愿意娶她的alpha,但这个alpha似乎对林行秋还抱有不单纯的目的。

那个alpha应该就是陈锦口中,林行秋的继父。

最后他的继父也出了轨,甚至还家暴林行秋的母亲,而戚月淮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林煜一直跟林行秋的母亲藕断丝连。

明明薛媛跟林煜表面上还算的上是一对模范夫妻。

戚月淮第一次了解到林行秋的世界,虽然称不上蜜罐子泡大的,但戚月淮的童年和少年时期却称得上的阳光明媚,一帆风顺。

但林行秋的少年时代却满篇晦涩、阴暗,充满着绝望,从字里行间都能看出他的偏执跟戾气。

他忍着心里的酸楚,又拿起了下一本,这本是三年前的。

2月18日。

她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出门,我知道她是去找林煜。

为什么不离婚呢?

3月14日。

今天洗澡的时候,门口有一个人影。

我知道是他。

他在门外徘徊了半个小时。

我真的要到极限了。

alpha都应该去死!

5月6日。

他终于发现了。

徐钰差点被打死。

明明他自己也出轨了!

徐钰为什么离开alpha不能活呢?

既不离婚,也不要我还手。

难道她真的以为林煜会娶她吗?

6月9日。

他竟然跑去勒索林煜。

哈哈,他真的以为林家是那么好敲诈的吗?

果然,倒霉的还是徐钰。

这个蠢女人,我已经不想管她了,反正最后他们只会把气撒到我身上。

好疼!

6月23日。

她又被林煜甩了。

第二次了,怎么会有人在一个地方摔倒两次了?

6月29日。

完了。

她又犯病了。

7月15日。

他果然也受不了,要跟徐钰离婚。

这样下去,徐钰迟早会死的。

8月1日。

我发过誓,绝对不会再去林家。

但是我还是去了。

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徐钰做事。

等了一天,我也没等来林煜,但是我看到了林明远,他还是那么嚣张,又愚蠢。

8月2日。

还是没等来林煜。

8月3日。

还是没等来林煜。

8月4日。

还是没等来林煜,但是看到一件有趣的事。

林明远竟然像条狗一样黏着一个alpha,但是那个alpha完全不理他。

真有意思。

我特意拍了张照片。

8月7日。

徐钰死了。

8月9日。

徐钰还没下葬,他已经开始对我动手动脚了。

我不准备忍了。

我要杀了他。

9月14日。

我花了一天时间看联邦法律。

虽然我还没成年,但杀了他我要坐牢。

我有一个计划。

9月6日。

他果然上钩了。

我只是洗完澡穿着t恤在家晃来晃去,他就像条狗一样开始流口水了。

10月19日。

太好了!

他今天终于下手了,在那之前,我特意把水果刀放在了茶几上。

我给了他一刀,但我知道我不用坐牢。

那些摄像头明明是他装来偷窥我的,现在成了让他蹲大牢的证据。

哈哈哈哈哈!!

12月23日。

他不会回来了。

这一本信息量比上一本还要大,而且似乎跟自己有关,戚月淮吸了一口气,将目光又放回了日期最早的那张照片上。

现在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张照片似乎有截过的痕迹,在照片的角落里,有一个胳膊肘。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林明远的胳膊肘。

林行秋当时为了徐钰去林家门口蹲林煜,没蹲到林煜,却看到林明远缠着他的画面,当时因为有意思,就拍下了这张照片。

后来大抵是对自己产生了感情,林行秋又将林明远截掉,留下了这张照片。

林行秋主动勾引了自己的继父,在继父忍不住要下手的时候,他拿刀捅了他的继父,然后报了警。

而那些继父为了偷窥他而装的摄像头,也成为了证据。

在联邦,性犯罪是重罪,尤其是对未成年下手,而林行秋只是正当防卫。

联想起陈锦的话,林行秋的继父在蹲大牢,大抵就是因为这个。

这一本日记比上一本读起来还让人绝望。

母亲冥顽不灵,将人生价值全付寄托在一个又一个alpha身上,一再堕落,最后兜兜转转又将希望重新寄托在抛弃自己的林煜身上。

徐钰本来就有病,几重打击之下选择了自杀。

那时候才十五岁的林行秋在想什么呢?

虽然他的日记里充满了对徐钰的不满,但是为了徐钰,他还是选择去自己最讨厌的林家蹲林煜,如果不是对徐钰还有感情,不可能这样做。

戚月淮又拿起下一本日记。

2月5日。

今天我被从那个家里赶了出来,该死,本来以为能一直住下去。

社区的人要带我走,我跑了。

我这辈子最恨被人管。

2月6日。

今天是饿肚子的一天。

为什么未成年不让打工?

那就让他们活活饿死吗?

2月15日。

找了一份工作,在酒吧开始卖酒。

我知道老板是想让我出卖色相,只要能填饱肚子,被多看几眼也无所谓。

反正alpha都一个样子。

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3月2日。

今天在打工的酒吧看见了上次在林家门口碰到的alpha。

有好几个alpha,好像是他朋友,带了好几个漂亮的omega。

不过他身边倒是没有坐omega。

3月20日。

又在酒吧看见他了,今天他们没有带omega。

但是有好几个漂亮的omega跑去搭讪,我知道他们的目标都是他。

毕竟他确实长得挺帅的。

他一个都没理,但他的朋友照单全收了。

真的有alpha来这里只喝酒吗?

第一次见。

4月15日。

今天是我生日。

其实我已经忘了这件事。

但是今天去买烟的时候,看到他在一家蛋糕店买蛋糕,手里还抱着一束花,提着一个礼品盒。

我一直藏在对面的便利店里观察他,完全忘了买烟的事。

我以为他是买给恋人的,毕竟那些花和礼物那么漂亮,一看就是送给omega的。

他走之后,我去店里假装买蛋糕,套了店主的话。

原来他是买给他弟弟的。

我问了一下价格,大概我三个月不吃饭才能买得起。

明明没有过过生日,但不知怎么的,我还是鬼使神差的在那家贵的出奇的蛋糕店里给自己买了个小蛋糕。

4月20日。

今天卖酒的时候打了人,那个人对我动手动脚,让我想起那个老不死。

活该被我打个半死。

酒吧老板把我交给了警察,后来来了一个男人保我。

他问我想不想跟他干,我同意了。

反正干什么都是干,能吃饭就行。

5月30日。

最近工作很忙,忙着到处打人,一直没空写日记。

今天中了圈套,一个人跟十几个人打,好在最后还是赢了。

不过我也受了不少伤,这还是我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

等陈锦他们来的时候,好死不死的下起了雨,我实在没什么力气,就躺在了地上。

结果一个死小孩跑过来以为我死了大喊大叫的,本来想让他滚远点,但是来了一个alpha,竟然是之前一直在酒吧里碰到的那个人。

原来他是那个死小孩的哥哥。

发现我没死他很惊讶,那个死小孩胆子小的要死,一直让他走,他说我可能需要帮助,还问我需不需要叫救护车。

他当时蹲在我面前。

最后我站起来跑了。

我当时好像不想让他看见我满头血一身泥的样子。

真奇怪。

6月20日。

今天又看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我跟了上去。

原来他念的远冬大学,那不是远冬最好的大学吗?

那他会讨厌没念过书的人吗?

6月27日。

跟了他好几天,还拍了好多照片。

今天他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急急忙忙的开车走了,我差点跟丢。

最后好像是上次那个死小孩被人欺负了。

他把那个人打的半死。

第一次看见他打人,身手不错。

还看到了林明远,林明远又贴了上去,他只顾着看他弟弟,理都没理林明远。

我突然想有个哥哥。

6月28日。

今天打听到了他的名字。

叫戚月淮。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小时候徐钰带我去林家的时候,林明远打了我一顿,我想还手的时候,有个人教训了林明远一顿,还说会娶我。

徐钰说林明远以后是要嫁给那个人的,她说那个人是一个很显赫的家族的少爷,比林家还显赫。

那个人好像是叫这个名字。

那他还要娶我吗?

6月29日。

今天他去抓娃娃了,我故意装作跟他擦肩而过。

他一点都没有注意到我。

我听到他说因为他弟弟想要娃娃,但是一直抓不到,所以他就要抓给他。

那个死小孩都多大了?上高中了吧?真不害臊!

7月8日。

什么嘛,那个叫戚若言的死小孩真是太不识好歹了。

竟然嫌他管得太宽。

真是蠢蛋!

7月9日。

今天又有不识好歹的想睡我,被我打的尿裤子。

但是我突然有点烦了。

如果我也有个哥哥,是不是就跟死小孩一样有人帮我出头了。

7月10日。

我也想要哥哥。

7月11日。

想要个哥哥。

7月28日。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有些羞耻的梦。

我梦到了他,还发生了一些不能说的事情。

而且我竟然还叫他哥哥。

我怎么了?

8月15日。

我觉得自己有点问题。

所以最近没有再去跟踪戚月淮。

9月16日。

昨天陈锦那个狗东西说有个alpha看上我了,想介绍给我。

我打了陈锦一顿。

12月15日。

老大的生意越来越忙,收购了好几家夜场,让我跟陈锦去管。

忙到没有时间写日记。

2月11日。

最近变得很奇怪。

情绪波动好像比以前大了,动不动就想打人。

2月17日。

昨天差点把一个人打死。

最后老大出面解决了这件事。

他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控制好力度。

其实我当时心里想的是。

杀了他。

3月1日。

情况好像越来越糟了。

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想的是什么。

好像总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连旁边没有人的情况下也是这样。

3月14日。

白天总是想杀人。

到了晚上又想去死。

可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4月10日。

昨天没忍住在手上划了一道口子。

但是没过多久就能凝固了。

4月25日。

身上伤口越来越多。

4月26日。

老大终于发现了。

他带我去了医院。

原来我有跟徐钰一样的病。

明天要去住院了。

5月25日。

今天出院了。

身上全是针孔和刀伤。

老大让我穿长衣服。

真热。

6月1日。

今天在venus看到林明远了。

他竟然大言不惭跟那些傻逼吹嘘自己以后要嫁给戚月淮。

他也配?

我也是林煜的种,要嫁也是我嫁。

6月15日。

让人跟了林家人几天,发现了林明烨的一点把柄。

花了点手段以徐钰的名义威胁他。

他果然来见我了。

看到他的眼神我就知道这件事稳了。

7月1日。

林家让人来接我回去了。

这家人怎么能做到出奇一致的又蠢又坏。

我怀疑徐钰弄错了,我应该不是林煜种下的种吧?

不过算了,我回来本来也不是为了这些蠢货。

7月25日。

又跟了戚月淮几天。

发现他今天去了一家夜店,正好是班上那个贱人要拉我去的。

于是我又返回去用了一点小手段。

我终于成功跟戚月淮说话了,lucky。

他凑上来的时候,其实我想上他。

还好忍住了。

徐钰说轻易得到手的是最贱的。

她明明知道这个道理。

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呢?

戚月淮一口气看到这里,然后又暂时将日记本合上,吸了口气。

到这里为止,应该就是他第一次见林行秋的时候,当然,是他以为的第一次。

在这之前,他和林行秋已经不知道见了多少次了,只是他自己从未注意到。

林行秋既然能从雨林里回来,那他自然有办法跟着自己不让自己发现。

他以为的偶遇,是林行秋花了那么多心思、精力所人为制造出的。

他感到后怕。

被一个极端到极点的人惦记这么久,没人不会感到后怕。

他本应该就此撒手离去,和林行秋这个人就此说再见,然后躲得远远的。

但同时,戚月淮心底又有另一种奇妙的情绪滋生。

透过这些微微泛黄的纸张,戚月淮好像穿过岁月,看到了那个幼小、绝望、浑身都带着刺的林行秋。

在他那众星捧月的少年时,有一个以后会跟他联系如此紧密的人,在泥潭里挣扎着。

不被期待着出生,被有精神病的母亲带着辗转,寄人篱下,被继父觊觎。

戚月淮一向自视甚高,但他不知道如果把自己换成林行秋,自己又会活成什么样。

他又将日记向后翻阅,看到了他们相遇后,林行秋的那些秘而不宣、欲擒故纵的小手段。

日记最新的一章是前两周。

11月30日。

我知道他不会原谅我了。

我的病好像又严重了。

其实去卡拉索之前,就已经有复发的倾向了。

陈孟邱在雨林的时候问我我怎么知道是谁托陈哲他们来找我。

我说因为我不见了只有一个人会来找我。

我的月亮把我从深渊拉了出来。

但是我不能把月亮带到深渊里。

我不该再祸害他了。

这篇日记写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林行秋不知道怎么了,字尾拉的极长极深,就好像被谁撞了一下,不受控制一样。

戚月淮蹙着眉又翻到了下一页。

下一页没有写日记。

但是满篇都写满了死。

而且还有一些斑斑的血迹。

往后几页都是这样。

然后就结束了。

戚月淮看着最后一页,久久没有动作。

良久,他才将日记都合上,然后带了出去。

林家现在兵荒马乱,人心惶惶,根本没有人拦他。

他没有去找林行秋,而是径直回了家,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连几天都没有出门。

第七天的时候,有人猛的打开了他房间的门。

当时戚月淮正在用刀片往胳膊上划,血滴答滴答的掉到了地板上,看起来十分可怖。

开门的是汤岚跟戚梦白。

大概是这几天都没有去公司,也没有请假,二叔告诉了汤岚。

汤岚看到这一幕眼睛霎时就红了,捧着他的胳膊眼泪滴答滴答的往下掉,和那些血迹混在一起。

“阿淮,你为什么要想不开,是因为妈妈不让你跟林行秋在一起吗?你别做傻事,你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只有你开心就好,你爸爸那边我去说,好不好?”

戚月淮动了动嘴唇,有些无奈。

他要怎么跟汤岚解释他割自己并不是因为汤岚不让他跟林行秋在一起。

这一周时间里,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一直在翻看林行秋的日记。

他几乎快会背了。

他尝试去理解林行秋的思维,时间久了,就连他好像都被林行秋那种思维同化了。

这很危险,理智告诉他现在应该立刻跟林行秋划清界限,把这些日记远远的甩开,然后过上正常的、和遇到林行秋之前一样的生活。

但他就像着魔一样。

心里最深处的声音告诉他,他无法割舍下林行秋。

如果说喜欢是离不开。

那他应该已经爱上了林行秋。

戚月淮问自己,不是林行秋可不可以?

答案是否定的。

不疯魔,不成活。

他已经没办法脱身了。

刚才用刀片割自己,是一时兴起。

他突然想知道林行秋当时的感受。

他大概也已经疯了。

可是没办法。

戚月淮叹口气。

他看着哭得不成人样的汤岚。

“妈,我没事。”

汤岚泪眼朦胧的看向他。

戚月淮微笑:“以后不会了,你放心吧。”

他好好安慰了一番受惊的汤岚,并嘱咐戚梦白照顾好汤岚。

送走他们两,戚月淮做了一个决定。

他一路疾驰,开到林行秋住的医院。

见到林行秋的时候,他大概又打了安定,躺在床上睡得正熟,漂亮的睡颜像是天使一样。

只有戚月淮知道,这张漂亮的脸下,掩藏着怎样一个极端的灵魂。

林行秋已经瘦的不成人样,露出的手臂上满是刀子划过的痕迹。

戚月淮拉起他的手,握在手里,轻轻摩挲着。

这些伤大概会留下很多疤。

不过也没关系。

以后好好养着。

戚月淮就这样握着林行秋的手,坐在病床边。

不知过了多久。

林行秋的睫羽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哥?”

林行秋眼里满是惊慌失措,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子。

戚月淮却没让他坐起来。

“别动。”

林行秋浑身都透露着不安,就像一个等待审判的死刑犯一般。

戚月淮将他的手又重新握回手里。

“好好治病。”

他一顿又补充道。

“我陪你。”

已经无法脱身。

你在深渊,那我便堕入深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07 22:47:32~2021-08-13 13:50:3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bbig-se、寅叔你快醒醒吧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端转晴 40瓶;bbbig-se 20瓶;临渊、mo子 10瓶;吧唧吧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