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6 章
 
林行秋愣了一下道:“我还没分化。”

戚月淮一乐,他就是逗林行秋玩,没想到他还挺认真,他又继续道:“不急,等你毕业再结也不迟,那时候总该分化了吧?”

林行秋抿了下唇,迟疑道:“可我听说,和你有婚约的是林明远。”

“谁说的?”戚月淮笑道:“定是定了,可没说是谁,我本来觉着没人合适,可今天一看咱两倒是挺配。”

林行秋不解:“怎么个配法?”

“你看。”戚月淮道:“我是alpha,你是omega。”

“林明远也是omega。”

“我比你大,alpha当然要比omega大才好,会疼人不是?”

“林明远不比你小吗?”

“你老惦记林明远干嘛?”戚月淮笑了下:“有一点你有他没有。”

“什么?”

“你长得好看,他没你好看。”

“”

林行秋猛的瞪大眼睛,他张了张口,有点害羞,又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像是在思索如何回答戚月淮,他苦思冥想了一会儿也没说的出话来,惹的戚月淮哈哈大笑。

“行了,不逗你了。”戚月淮摆了下手:“赶紧回去休息吧。”

林行秋可能是被戚月淮吓着了,连谢谢也不敢说,小声说了句再见就转身往排屋那边走去。

戚月淮在林行秋背后看着林行秋走远的背影笑了下。

“有点意思。”

林行秋慢悠悠往回走,直到确认戚月淮看不见,他终于卸下脸上的拘谨,一脸愉悦的回了排屋。

林行秋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先跑到公共浴室里,用水兑了瓶擦地板用的清洁剂,现在佣人都在主宅那边帮忙,这边现在没人,一切进行的很顺利,没有人发现他的举动。

林行秋拿着瓶子出了佣人房,跑到主宅去,宴会已经快要结束,不少人开始离场,正是混乱的时候,林行秋躲过了监控,溜进了主宅,他确定了林明远的方位后,将清洁剂倒在了林明远要经过的楼梯口,然后又用放在装在口袋里的抹布随意的擦了擦,做完这一切,林行秋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躲了起来。

他在角落里百赖无聊的数着秒数,过了几分钟,楼上传来几声巨响,然后是林明远连绵不绝的尖叫声。

林行秋勾起了嘴角,趁人都往林明远那边走的时候,哼着歌离开了主宅。

在林家见到林行秋后,戚月淮有一瞬觉得林行秋这小孩有点可怜,但这点可怜抵不过他对林家的厌恶,也不足以升华成什么再深刻一点的感情。

虽然和李挺打了赌,但大部分酒劲上头和玩笑的话,另一方面是气林明远,戚月淮的生活算的上丰富多彩,林行秋不过是他人生里非常浅的一笔痕迹,就像是铅笔不小心划过一道印一样,不用橡皮擦都会自己褪色。

这周戚月淮刚好忙完了自己手上的活,回了趟家,还没来得及休息,汤岚让他去学校接戚若言,戚若言的司机请了假,汤岚正愁抓不到人接戚若言,戚月淮便被强行抓了壮丁。

他去的早,戚若言还没放学,他百赖无聊的在门口玩了会手机,刚将手机装兜里,便被校门口的屏幕吸引了视线,现在上面正播放着上次测验的成绩。

戚月淮找了一会儿,先找到了戚若言的名字,戚若言成绩还可以,在前三十里。

他又往后看了看,在倒数几十的时候看到了林明远的名字,戚月淮笑出声,拿出手机来把林明远的名次拍下来。

他打算发给汤岚,顺便提醒一下汤岚跟林明远玩会把戚若言带坏。

戚月淮正想收回视线,又扫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林行秋。

林行秋在倒数第三名。

戚月淮噗的一声笑出声。

戚月淮当年也是远冬高中毕业的,这是远冬最好的几所高中之一,又因为是私立学校,所以在这里上学的非富即贵,要不然就是成绩在远冬拔尖的那种。

戚月淮当年读书的时候牢牢占据第一的位置,后来考上了远冬大学,虽然远在联邦的最北边,但远大却是联邦最好的几所顶尖大学之一。

戚月淮连连摇头:“真够笨的。”

没多久,下课铃声响起,戚月淮在门口又等了会儿,才看到戚若言跟人一块走出来,戚若言看到戚月淮还挺惊讶:“哥,你怎么来了?”

“老妈让我来接你。”

戚若言更惊讶了:“可是我今天跟同学一块出去玩啊,我已经给老妈说了。”

“没有啊”戚月淮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皱了下眉:“不是吧。”

汤岚一分钟前才给他发来短信。

——阿淮,若言说他跟朋友出去玩,你不用去接他啦~~

戚月淮将手机塞回裤兜:“你妈现在才给我说。”

兄弟两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奈,戚月淮无奈道:“行吧,你去玩吧,注意安全,对了,再去上次那地方,敲断你的腿。”

戚若言吐了吐舌头:“放心吧,我同学过生日,我们就是去吃顿饭。”

目送戚若言离开,戚月淮也没想着回家,李挺刚才又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出去喝酒,本来打算把戚若言先接回家再去的,现在不用送戚若言回家他倒是落了个轻松。

来接戚若言的路上挺堵的,戚月淮今天没开车,图方便骑的机车,他将头盔带好,准备赴约。

因为还在学校区域,戚月淮骑的并不快,经过一条离学校不远的巷子时,戚月淮往巷子前面骑了点,骑出十几米后,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什么,又将车倒回巷子口,将车停在路边,往巷子里走去。

巷子里这会儿挺热闹,五六个人围城一团包围着一个人。

“让开。”戚月淮道。

几个人同时看过来,往这边看的时候,还真让出了一条空隙来。

戚月淮迈开长腿就往前走,无比嚣张的从几人面前穿过去,兴许是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一时竟没人来拦。

走到最中间的时候,戚月淮脚步一停,向右一转,摘下头盔冲被围着的那个人笑了下:“好久不见,想我没?”

两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几秒后,林行秋才出声:“戚月淮?”

戚月淮看了眼林行秋,又看了眼旁边围着的男人们,冲林行秋笑道:“怎么?又被欺负了?”

刚才他骑车从巷子口过的时候,瞥到巷子里似乎有人在围成一堆闹事,戚月淮本来对小孩子的小打小闹没兴趣,但骑出一截后才后知后觉发现里面有张熟悉的面孔,这才又骑了回来。

进来一看才发现并不是高中生打群架,而是林行秋被单方面找麻烦。

戚月淮又瞥了一眼围住林行秋的几个男人,看情形似乎并不是高中生的矛盾,这几个堵住林行秋的男人并不像在上学的样子,甚至有两个看着比他年纪还大。

他看向打头那个男人,语气轻佻,眼神带着轻蔑:“谁让你在这儿的?”

这里还在远中范围内,这种人的出现对戚若言来说也是个隐患。

兴许戚月淮的长相让他看起来威胁并不大,其中一个伸出手推了下戚月淮的肩膀:“不该管的闲事少管,知道吗?”

戚月淮瞥了眼那个男人的手,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戚月淮已经一个反手扣住了他方才的那只手,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被戚月淮反扣住,他那只手腕生疼,尝试反抗,却动不了半分。

“再碰一下,打断你的手。”戚月淮看着男人,踹了脚他的膝窝,男人吃痛一只腿跪到了地上。

说完,戚月淮也没理这群人,又看向林行秋:“我说怎么每次碰见你,你都在被人欺负?你是傻子吧?”

林行秋头微低了点,咬了下下唇,没说话,有点受伤的样子。

戚月淮笑了下,开口道:“要不这样吧林行秋,你叫我一声哥哥,我帮你解决这些人,以后,哥哥罩你,怎么样?”

林行秋低着头没出声,戚月淮假模假样的叹了口气:“过了这村可没这店了。”

戚月淮倒也真没指望林行秋能服个软叫自己一声哥哥,但好看的人天生有矜持的资本,也就是林行秋生的极为好看,算是对了戚月淮这种颜控的胃口,换做旁人这么端着,戚月淮早让他哪来回哪去了。

虽然林行秋端着,但戚月淮很是享受调戏林行秋的快意,他看了眼林行秋,又抬眼瞥了眼周围的几个男人,突然转过身子面向林行秋,膝盖往下弯了弯,脑袋一歪,正好与低着头林行秋面对面,两人脸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林行秋有一瞬间的慌乱,然后很快掩去,转瞬即逝,快到戚月淮都不足以捕捉到他的错愕。

戚月淮嘴角微微挑起:“真不叫?不叫,那我可就走了。”

戚月淮转了个身就要走,看起来毫不留恋。

走了没两步,戚月淮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人握住了,握得很紧,他转过头,林行秋双眸微抬,带动着细密的上睫毛微微颤动,琥珀色的眸子含着一抹水光,声音里也带着一点点不太明显的哭腔。

“哥哥,帮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