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8 章
 
戚月淮此刻内疚到了极点,他站在原地没动,林行秋转身离去,戚月淮才快步追上去抓住了他的手:“林行秋。”

林行秋转身看他。

戚月淮舔了舔唇:“这事我错了,我跟你道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你别生气。”

林行秋盯着戚月淮看了一会儿才道:“你误不误会我,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林行秋的话也很不客气,但这会儿戚月淮正内疚着,根本没法冲林行秋生气:“是我有所谓,是我的错,你不原谅我,我良心难安,林行秋,别气了成吗?”

林行秋摇了摇头:“我没气。”

没气才怪。

戚月淮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嘴上却不敢说出来,他嘴上直道:“那我送你回去?”

林行秋道:“不是要去玩?”

“还去啊?”戚月淮一愣,别说林行秋,他这会儿都没玩的心情了。

“答应的事我不想反悔,不管是什么原因。”林行秋转身就要走:“不去我先回去了。”

“去去去,你要去哪儿都行。”戚月淮将林行秋往机车那边拉。

林行秋又一次坐在了戚月淮的车后座,这次戚月淮一句话也没说,林行秋也保持着他一贯的沉默,只是戚月淮的车速比刚才慢了点。

戚月淮带着林行秋来到远冬的最西边,第七区,这是远冬最乱的一个区,鱼龙混杂,也是犯罪率最高的一个区。

戚月淮带着林行秋来到一个小巷子,这巷子有些脏乱,跟戚月淮矜贵的气质格格不入,林行秋一句话没问,跟着戚月淮走到巷子最里面的一扇门外。

戚月淮敲了下门,门上一个小拉板被拉开,露出一双眼睛,先看了戚月淮一眼,又看了林行秋一眼,那双眼睛眼底有一丝讶异划过,然后门很快被打开。

戚月淮先进去,林行秋跟在他身后,刚才开门那人似乎想说什么,林行秋瞥了他一眼,那人低下头,没说什么,目送着戚月淮跟林行秋下去。

门后是一个向下的台阶,台阶下面有隐隐约约的鼓点声传出来。

戚月淮往台阶下面走过去,林行秋跟在他后面,很快走到了底,出现了一条走廊,走廊灯光昏暗而暧昧,两边的墙上绘满了风格夸张的涂鸦,走廊很窄,有点拥挤,有人倚着墙抽烟,有人倚着墙喝酒,甚至还有人搂在一起打啵,上下其手。

走廊的顶上挂着一个缀满五颜六色小彩灯的牌子,上面写着venus,这里原来是一间地下酒吧。

林行秋跟着戚月淮往前走去,林行秋的外表在哪里都很吸引人,穿过走廊的时候,有不少视线聚焦在他身上,有惊艳的,有垂涎的,当然,在这种地方,大多数目光都是不怀好意的。

戚月淮跟林行秋并排走着,他转头看了林行秋一眼:“别怕。”

戚月淮伸出一只手,手在空中顿了一下,搂住林行秋的肩道:“你别动,这样他们知道你跟我是一块的,不敢打你主意。”

林行秋侧首瞥了一眼戚月淮搭在他肩头的手没反抗。

戚月淮带着林行秋穿过走廊,视线豁然开朗,虽然在地下,酒吧却很大,灯光闪的人目眩,音乐声震耳欲聋。

他来到一个卡座前,陆昕跟李挺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约的其他几个人也都到了,桌子上摆了一堆酒,已经空了几瓶了。

李挺看到林行秋有点惊讶,他挑了下眉吹了声口哨,冲戚月淮竖了个大拇指:“牛逼。”

李挺虽然一早盯上了林行秋,但他是个心大的,脚上踩的船数不胜数,根本不可能被林行秋带走一颗浪子的心,所以很快坦然的接受了戚月淮看上林行秋的事实,为戚月淮诚心诚意的点了个赞。

李挺挪了下屁股,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座位:“来来来,淮哥坐。”

戚月淮坐到李挺旁边,林行秋却还在一旁站着,似乎不太适应这种场合,戚月淮一把将林行秋拽到自己旁边坐着,用只有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乖乖坐着,我护着你。”

除了李挺跟陆昕,其他几个人是第一次见林行秋,他们打量了林行秋几眼,一个人笑道:“淮哥,这位是?”

“朋友。”戚月淮道。

“哦~”那人了然的笑了一下,拍了拍靠在自己身上的omega屁股:“去给淮哥朋友敬杯酒。”

那omega从善如流的从桌上端起一杯酒,来到林行秋前面笑吟吟道:“我敬您。”

林行秋瞥了一眼戚月淮,戚月淮感受到林行秋的目光,拿起酒杯灌了口酒,挡住微微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他喝奶。”

林行秋看着戚月淮眉头挑了一下,却没说话。

“噗——”李挺正往口里灌酒,闻言喷了差点喷了出来,他不可思议的看了眼林行秋,又看了眼戚月淮:“淮哥,你在开玩笑吧?谁会来酒吧喝奶??”

戚月淮无视了李挺,淡定的打了个响指叫来服务生:“来杯牛奶。”

这里的服务生显然比李挺见过的市面还多,微微震惊后很快上了牛奶,当事人林行秋却更淡定,他接过牛奶,坐在戚月淮身边,垂着眸,乖巧的像一只小奶猫,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牛奶。

在座的都是人精,看出了戚月淮护着林行秋,就算觉得这一幕实在离谱,也不再劝酒,各自玩了起来。

戚月淮余光瞥了眼林行秋,看着林行秋像是猫舔奶一样喝着牛奶的乖巧样子,眼底露出一抹计谋得逞后狡黠的笑意。

其实不喝酒也不一定就得喝奶,但他就想逗林行秋。

林行秋很安静,坐在戚月淮旁边抿着牛奶,一句话都没有,一杯牛奶喝完还打了个嗝,然后又伸出双手悄悄捂住自己的嘴巴,戚月淮靠在沙发上边喝酒边跟李挺他们聊天,余光却一直放在林行秋身上。

戚月淮心里被林行秋的小动作萌到了,面上却不动声色的举起酒灌了一口,林行秋拽了拽他的衣角,戚月淮转头道:“怎么了?”

“厕所在那边?”

“穿过舞池右拐。”戚月淮指了个方向又道:“我陪你去。”

“不用。”

林行秋说完便站起身来,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李挺看着林行秋小心翼翼的穿过舞池的背影一乐:“这可真是小绵羊进了狼窝,危矣。”

“我倒是不这么觉得。”戚月淮转了转手中的酒杯:“就算是进了狼窝,这只羊,也只有我能下口。”

李挺口里的小绵羊穿过舞池找到厕所,上完厕所,林行秋用冷水洗了把脸,无视掉一路上一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就要往卡座那边走。

走了两步,却和一个人撞了一下,林行秋低着头往另一边走,那人却也往他走的方向走,林行秋顿了一下,又往另一边走,那人却挡在了另一边。

如此反复几次,林行秋也瞧出了端倪,他抬起头,看向与他相撞的那人。

从高大的外表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个男性alpha,他手里还拿着一瓶酒,浑身散发着浓郁的酒气,他看着林行秋,一脸醉意,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垂涎:“撞了人也不道歉就想跑?”

这事说是谁撞谁也不好说,林行秋似乎在思考什么,过了几秒才开口道:“抱歉。”

那个alpha却不肯放过林行秋,他抓住林行秋的手腕:“一句抱歉可不够,起码得跟我喝几杯吧?”

林行秋看着他抓住自己的那只手:“放开。”

那alpha一笑:“你先陪我喝几杯我就放开。”

林行秋抬眸看了那alpha一眼,眼底划过一抹戾气,然后又掩去,他看了那alpha几秒,突然笑了下:“好啊,那你跟我来。”

林行秋转过身往前走去。

在酒吧这种地方,这种剧情似乎在意料之中,alpha一喜,跟上林行秋的脚步。

林行秋娴熟的带着那个alpha饶了几圈,仿佛来过这间酒吧数百次,最后来到一个无人的楼梯间,然后停下。

那alpha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原来你喜欢在这种地方。”

“哈。”林行秋背对着那个alpha转了下脖子,叹了口气,和刚才面对戚月淮时略带绵软的声音完全不同,声音里充满着烦躁。

alpha把手里的酒瓶蹲在地上,走上前来,手搭在林行秋肩上。

“别说我没给你机会。”林行秋道。

“什么?”alpha有点迷惑。

林行秋转过身抓住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上,手上使力,将那只手扭成一个扭曲的弧度,alpha吃痛想反抗,却又摆脱不了林行秋的控制。

alpha的面孔已经完全因痛苦而扭曲了,林行秋才松开手,一脚踹上alpha的脸,把那alpha踹到在地,然后完全不给那alpha还手的机会,拳脚毫不留情的落在他身上。

那明显比林行秋体格大一圈的alpha此刻知道踢到铁板了,他躺在地上惊疑不定的看着瘦弱的林行秋:“你你真的是omega?”

林行秋蹲下身捡起刚才那瓶酒,闻言耸了耸肩,一脸满不在乎道:“谁知道呢?”

他提着酒瓶往前走了几步,那alpha吓得往后缩了几下:“你要干嘛?”

“怕什么?”林行秋一笑,他捏着瓶口往地下一摔,捡起一片碎玻璃片,一把抓起alpha的头发,迫使他看向自己:“刚才不是很横?”

林行秋走到alpha跟前,捏着玻璃片,在alpha面前晃了两下,alpha吞了下口水,林行秋手飞快的下移,将玻璃片对准了alpha的下半身。

“操。”那alpha一激灵:“你有病吧?不至于吧?”

林行秋没说话,将玻璃片又往下压了压。

“大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惹了您,我跟您道歉,我,我刚才是喝醉了”

alpha结结巴巴跟林行秋道歉,林行秋却好像没听见,只是翻来覆去的把玩着碎瓷片。

“刺啦——”

只听到一声响,alpha的裤/裆已经被林行秋划开了道大口子。

“我操。”alpha慌不择言骂道:“你你你你这是犯法,你今天要是敢,老子有的是办法让你坐一辈子牢!”

“好啊。”林行秋看了眼alpha,轻笑了下:“既然都要坐一辈子牢,那我今天就先阉了你,再杀了你,我也不亏。”

“你他妈是疯子吧!老子不就调戏一下你,又不是把你给上了。”alpha都快哭了,他发现眼前这个漂亮的疑似是omega的人脑子和正常人好像真的不一样,今天真有可能把自己小命交代在在这儿,他扯着嗓子喊道:“救命啊——有人要杀人了——”

林行秋似乎也没料到这alpha会喊,他一时没动作,过了几秒有人一脚踹开楼梯间的门,不耐烦道:“喊几把喊?”

林行秋抬头眸望向门口。

门口站了个高大的黄毛,一脸不耐烦的望向这里,然后与林行秋的目光对上,他愣了一下,似乎非常惊讶,僵持了几秒,黄毛挑眉道。

“疯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