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10 章
 
戚月淮架着林行秋来到门口打了辆车,司机问去哪,考虑到林行秋的家庭状况,他报出了一个地址。

这是他二哥的房子,离venus比较近,二哥工作忙,全国各地的出差,那房子常年是空着的,因为各种家具东西都还算齐全,有时候戚月淮玩的晚,就会他二哥家睡。

车很快到了,戚月淮架着林行秋开门,倒是不担心林行秋掉下去,林行秋看起来比上次还醉,抱他抱的很紧,手搂着他的脖子,像是用胶水粘在他身上一样。

他又走到床前,低头看了眼林行秋,林行秋更惨,上身下身全被酒打湿了。

戚月淮看了一会儿,伸出手又顿住,有点犹豫。

他是个正常的alpha,自然也会被林行秋这样的美人吸引,戚月淮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有点垂涎林行秋,甚至是想睡了人家,但趁着omega喝醉了把人家给办了这种事,他还真不稀罕干。

况且林行秋还没分化,他再禽兽也不至于那么禽兽。

林行秋哼唧了几声,突然伸出手抓住戚月淮的手腕:“我这里好冷啊哥哥”

戚月淮手一颤,弯腰看着林行秋醉的迷迷糊糊的样子笑了下:“乖,再叫一声。”

林行秋这会儿却又不出声了,只是哼哼了几声,很难受的样子,戚月淮觉得他这么穿着湿衣服也不是办法,便轻声哄道:“林行秋,我给你换衣服是怕你感冒,我一会儿不看你,你明天醒了可别不识好歹,觉得我欺负你。”

林行秋躺在床上没什么反应,戚月淮又伸出手戳了林行秋几下,林行秋翻滚了几下,哼哼唧唧的,话也说不清楚。

“那我就动手了啊?”

说完,戚月淮别过头去,开始给林行秋把被酒打湿的衣服换下来,这样的动作难度有点大,戚月淮摸索着,尽量减小着自己的动作,不碰到林行秋。

林行秋却不老实,翻来覆去的,戚月淮虽然没到易感期,但这么一个漂亮的omega放在眼前,哪怕没分化,也没有几个alpha能完全克制得住,戚月淮只能一边给他小心翼翼的换衣服一边咬着牙道:“你给我老实点。”

费了老大力把林行秋上衣换了,戚月淮扭扭脖子,松了口气,林行秋却又抓住他的手,像动物一样呜咽了几下:“哥哥这里也好冷为什么这么凉啊呜呜”

戚月淮没反应过来,他愣了一下,随即像被电到的一样弹开,爆起了粗口:“靠!”

“林行秋你他妈有病吧?!”戚月淮喊道:“你往哪儿拉呢”

戚月淮下半句话没说出口,因为林行秋已经哭了起来,他像猫一样蜷起自己的身体,眼尾微红,顺着红色的眼尾落下一点泪:“好冰啊哥哥”

戚月淮只能把这归咎于林行秋喝醉了,他抓了下头,烦躁道:“妈的,至少以后再也不能让你喝酒了。”

戚月淮不敢再细看林行秋的身体,他无奈的坐了下来,别过头去,认命的给林行秋换裤子。

“呼——”戚月淮松了口气,把换下来的裤子丢到地上,起身准备把旁边的被子拿过来盖到林行秋身上,刚走到床跟前,却被弹起来的林行秋一把抓住手腕,林行秋劲大,拽着戚月淮往下拉,戚月淮手上抱着被子,站的不太稳,一下被林行秋拉倒。

他眼疾手快把被子扔到了地上,勉强稳住了身体,跪在了被子上,一抬头,却发现自己正好半跪在林行秋身前。

林行秋坐在床边,两手撑在床沿上,正盯着他看,眼神说清醒算不上清醒,但也好像没那么迷醉,戚月淮觉得自己像是被蛇盯着的猎物一样,alpha的天性让他生出一种危机感。

“林行秋,你真的喝醉了吗?”

林行秋盯着他又看了几秒,突然嘿嘿一笑,猛的又向后倒去,像个死人一样,独留戚月淮还跪在那里。

“我干”戚月淮这才猛然觉得姿势不对,他猛的跳起来,弯腰捡起被子粗手粗脚的丢到林行秋身上,把林行秋死死盖住。

戚月淮原地转了一圈,觉得哪里不对,又想不起来到底哪里不对,他又去看林行秋,被被子盖住的人已经发出浅浅的鼾声了。

这会儿戚月淮电话响了,是汤岚。

“妈。”

汤岚是问他接戚若言怎么把自己接没了。

“妈,我在二哥家,嗯没,跟李挺他们玩了会,明天有事得回趟学校,今晚不回去了。”

戚月淮性子野,根本拘不住,汤岚也知道这点,又唠叨了戚月淮几句才算完,最后准备挂的时候,汤岚又想起什么。

“对了,明远出了点事,进医院了。”

听到林明远进医院,戚月淮差点笑出来,被汤岚训了两句后才克制住嘴角的笑容。

“他身体那么好还能进医院?”

“嗯,听你伯母说好像是从楼梯上摔了下去,不知道是哪个佣人,擦地板的时候肥皂水都没擦干净,被明远踩到了,摔得不轻呢,你明天去看看他吧。”

“嗯嗯,再说吧,我最近挺忙,没时间啊,妈,我困了,先挂了啊,早点休息。”

戚月淮怕汤岚再唠叨,飞速挂掉了电话,所幸汤岚没再打来,戚月淮没把林明远进医院的事放在心上,决定去洗澡,洗澡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下半身突然想起到底哪里不对。

他刚才没敢细看林行秋,但是倒下去的时候还是不小心看到了,林行秋白是白,瘦是瘦,但是还有腹肌和人鱼线。

戚月淮也没敢细看,但回想起来林行秋的腹肌还挺漂亮,也不健硕,薄薄的覆盖在精瘦纤细的腰腹上。

戚月淮用水冲洗了下自个的腹肌,嘀咕道:“现在omega流行练腹肌的吗?他还挺有毅力。”

omega流不流行练腹肌他不清楚,但现在健身房里omega也不少,戚月淮很快就把这个想法抛在脑后,只是愈发觉得林行秋从长相到身材的确是极品。

戚月淮胡思乱想的冲完澡,回客房的时候,林行秋还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戚月淮把被子往下拉了点,以防林行秋闷死在被子里。

林行秋像蚕宝宝一样裹在雪白的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睡的很乖巧,甚至还有点甜美。

戚月淮低下头凑到林行秋跟前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会儿,林行秋却突然伸出手,胳膊一把扣住戚月淮的脖子,将他往下拽,戚月淮本来就是轻轻撑在床上,受力点不强,这一拽,直接被拽到了床上,侧躺在了林行秋身边。

林行秋像个八爪鱼一样手脚并用的缠住了戚月淮,整个人牢牢抱住了他。

戚月淮正想推开林行秋,林行秋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他:“哥哥”

“”戚月淮差点起反应,他挣扎一下:“哥哥我认了,但是你能不能先别蹭了,不然一会儿出事儿了别怪我。”

林行秋劲大这一点戚月淮不是第一次领教了,喝了酒的他好像劲更大了,扒着戚月淮不放,一边蹭他一边哼哼,带着点软软的哭腔:“你不能不要我”

林行秋蹭的戚月淮汗毛直立,戚月淮不知道林行秋的哥哥到底是谁,总归不会是林明烨和林明远,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像林行秋他哥,但林行秋这个情况有点可怜兮兮的,他到底没下得了狠手推林行秋,只是尽量克制着。

过了会,林行秋好像终于不闹腾了,他跟戚月淮面对面睡着,两人的脸离的很近,近到戚月淮能看到林行秋睫毛尖上的一点眼泪,戚月淮甚至能感觉到林行秋呼出的鼻息,和一点酒味儿。

戚月淮心里嘭的跳了两下,林行秋漂亮这事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但知道是一回事,面对面的近距离观测这张脸是另一回事,是个取向正常的alpha这么看着他都不可能心平无波。

“林行秋?”

戚月淮尝试着喊了林行秋一声,林行秋却没什么反应,好像已经睡熟了一样。

戚月淮就这么跟林行秋面对面躺了一会,刚才一番折腾也累了,盯着林行秋看了会儿,也不知怎么的,就这么被林行秋扒着,面对面的睡着了。

等戚月淮那边传出浅浅的鼾声,林行秋却突然睁开了眼,眼底一点醉意都没,这会儿两人像是反过来一样,换林行秋死死盯着戚月淮的睡颜,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眼神像是要是把戚月淮生吞入肚一般凶狠,像条饿了许久,猛然看到一块生肉的流浪狗似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