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摩登文学 > 我盯上的omega竟然是A > 第 11 章
 
林行秋醒来的时候,戚月淮还在睡觉,他盯着戚月淮的睡颜看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的起床,收拾完毕后,林行秋走出了戚月淮的家门。

他出门打了个车,来到第七区,在一家夜店门口等着,没一会儿夜店里摇摇晃晃的出来几个人,一看就是喝大了。

打头那人正是那天在校门口堵林行秋的人,他看见林行秋一愣,打了个激灵,酒立刻醒了不少,他一路小跑过去恭敬道:“秋哥。”

林行秋看了眼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他。

那人又是一愣,立刻摆手道:“秋哥,能帮您忙是兄弟们的荣幸,哪能收钱呢,这钱您拿回去,我们坚决不能收!”

林行秋将卡在手里转了下,用拇指将卡弹向了那人:“接着。”

那人下意识伸出手接住了。

林行秋道:“密码6个1,你们几个分了吧。”

说完他转过身,伸了个懒腰,又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等林行秋走远,剩下的人才围了上来,纷纷问道:“b哥,那人是谁啊?长的可真漂亮,不会是你相好吧?”

老b这才收回了视线,他看了看手里的卡,知道里面的钱只多不少,将卡又塞进口袋里才开口道:“疯狗。”

“疯狗?”有人一愣:“就是那个打死人不偿命的疯狗?不会吧,alpha能那么漂亮呢?”

老b看向那人:“谁告诉你疯狗是alpha?”

戚月淮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裹在被子里,有点迷瞪,撑起上半身抓了几下脑袋,才终于找回理智。

身边的被褥上还有人压出来的痕迹,但压出来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戚月淮伸出手在上面摸了摸,一点余温都不剩,应该已经走了很久。

他起身又走出客房,四处看了看,也没找到林行秋的踪迹。

“翻脸不认人啊。”戚月淮看着空荡荡房间评价到。

今天学校让他们这批大四学生回去拍毕业照,戚月淮刚回学校就碰见了李挺。

李挺嘿嘿一笑,一脸古怪:“淮哥,爽吗?”

“爽什么?”戚月淮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昨晚啊。”李挺一脸暧昧:“感觉怎么样。”

戚月淮挑了下眉,这才反应过来李挺在说什么,他踹了下李挺:“你有病吧?”

他这下劲不小,李挺嗷的叫了下:“我怎么了,我不就是好奇嘛,毕竟那可是林行秋啊!淮哥你不至于吧,兄弟我以前也没瞒过你啊。”

李挺的感情生活很丰富,但他炮品好,没搞出过像王浩也一样的事来,最大的毛病就是爱分享这些事,甭管陆昕跟戚月淮想不想听。

戚月淮道:“林行秋还没分化。”

“哦!”李挺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随即又道:“我都忘了,不过没分化也不是不行嘿嘿。”

“牲口。”

李挺其实也是在开玩笑,看出戚月淮并不喜欢这个话题他聪明的没有再继续,而是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蛋糕递给戚月淮:“淮哥,没吃早饭呢吧?”

戚月淮盯着蛋糕看了几眼,有点惊讶:“你变性了?”

那是块草莓小蛋糕,包装精美,粉色的外包装上还系了个精致的蝴蝶结,李挺这孙子长得还算人模人样,所以追他的omega不少,但他审美作风皆是直a的不能再直,这早餐画风明显不对。

“哪跟哪啊。”李挺道:“别人送的,我早上吃过了。”

戚月淮明白了:“你相好送的?什么年代了还送这玩意。”

李挺摇头:“那倒算不上。”他挤眉弄眼嘚瑟道:“能不能成相好的,看她表现,你懂吧?”

“你可真够欠的。”

“这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李挺丝毫不以为耻:“本来我对她不怎么感兴趣的,但这可是她手工做的,你们是不知道,这小妞一天三顿的给我送早餐和便当,顿顿不拉,我都快被打动了。”

“那么好吃?”戚月淮道。

“淮哥,你这就不懂了吧?东西好不好吃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一颗真心啊。”李挺道:“嗯我寻思,再送个一礼拜,我就给她个机会吧。”

李挺也算渣的明明白白,戚月淮道:“李挺,你迟早被人打死。”

“哈哈。”李挺不以为意:“对了,淮哥,你到底吃不吃啊。”

“我不爱吃甜的。”

李挺哦了一声,正想把蛋糕收回去,戚月淮突然好像又想起什么,伸出手道:“算了,给我。”

这会儿毕业照也拍完了,戚月淮把蛋糕揣兜里转身就走,李挺还想跟他出去玩玩,赶忙喊到:“淮哥,去哪啊?”

“给人当爹去。”戚月淮道:“顺便投个食。”

今天是远高开家长会的日子,戚月淮老爹忙的要死,压根没时间开,汤岚则是刚好赶上娘家侄女结婚,抽不开身,最后给戚若言开家长会的重担就落在了戚月淮这个前几年还是高中生的三哥身上,等给戚若言开完家长会,他还要去表姐那边帮忙。

戚月淮到远高的时候,校门口还没家长,校门也锁着,门卫认识戚月淮,当年戚月淮在学校的时候也算是风云人物,次次拿第一,家世又是一等一的好。

“来找你弟弟?”

门卫也知道戚若言,打开门问道。

戚月淮点了点头走进了校门,他的确是来给戚若言开家长会的。

戚月淮走进学校,却发现一路上半个家长的影都没见,带着疑惑他走到了戚若言的班级门口。

有人正往门外走,看到戚月淮叫了声淮哥,这是与戚家交好家的小辈,也是戚若言的朋友,戚月淮道:“戚若言在没?”

“在呢在呢,好像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

“哦。”戚月淮有点疑惑道:“今天不是开家长会吗?怎么没见家长?”

“今天?”那人一愣:“你是不是记错了,是明天啊。”

戚月淮挑了下眉,很快反应过来这又是汤岚干的好事,他这个亲妈不是一般的心大,丢三落四是常事,记错日子更不是什么新鲜事。

戚月淮觉得有点丢人,轻咳了一声:“没事,那我先走了。”他走了两步又停下叫住哪个男孩:“对了,你知不知道林行秋在哪个班?”

戚月淮按照男孩指的方向来到林行秋的班级,林行秋在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后面就是垃圾桶,他桌子前站了个男生,一脸不耐烦,林行秋手正在书包里掏什么,掏了半天,掏出了练习册递给那个男生。

那个男生接过练习册翻了翻,翻了个白眼,脸上更是不耐烦,把练习册往林行秋桌子上重重一拍,大声骂道:“你脑子有问题吧?作业都没写完你交什么交?”

那男生声音很大的在训斥林行秋,大到戚月淮站在门口都能听到。

林行秋回了句什么,看口型似乎是我不会。

“不会?不会写都不会抄吗?”那个男生把练习册又拿起来不耐烦的翻了翻,径直翻到最后几页,把那一页摊开凑到林行秋面前,他动作粗鲁,几乎是要把练习册甩到林行秋脸上:“abcd不会写吗?就算是猪,给他根笔都能把答案写上去吧?我看你连猪都不如。”

戚月淮好看的眉蹙了起来,他也不管自己不是学生,走进了班里。

走到跟前,他听到林行秋道:“不会就是不会,为什么要抄,抄作业有什么意义,浪费笔油吗?”

林行秋的语气过于认真,好像是真情实感的发出疑问,而不是为了杠而杠,他这句话配上严肃的语气和表情,让戚月淮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杨嘉晨听到林行秋顶嘴气急,十一班水平差的挺平均,这些人家境好,最后总归家里能给找到出路,没人想学,老师也不太管,布置的作业认真做的没几个,都是互相抄,甚至交都懒得交,连他们这些课代表也是谁想当就谁当,不存在某一方面的课程特别优秀被提拔成课代表的情况。

杨嘉晨就属于抄抄应付了事那种,当然十一班这种情况,一般来说这些人交不交作业,写不写作业他都不管,因为连老师都不管这些事。

其实林行秋写不写,交不交都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他跟林明远玩得好,“多多关照”林行秋,是林明远特意交代的。

“不写你交什么交?”杨嘉晨骂道:“让我给你写还是老师给你写?”

林行秋认真道:“会的我都写了。”

杨嘉晨现在是真的觉得林行秋脑子有问题了:“你考试也交白卷?让老师给你填答案?”

林行秋抬头看向杨嘉晨:“考试我不会的就空着,你考试也抄答案吗?”

林行秋语气很平和又很认真,完全没有挑衅的语气,就是在跟杨嘉晨讨论这件事一样,落在杨嘉晨眼里却完完全全成了挑衅。

“你不写作业还有理了?”杨嘉晨又一次把练习册往桌上一拍,声音巨大,教室里其他人的目光也落向这里,大家都在看热闹,眼里带着对林行秋的讥笑,看得出林行秋的人缘并不好。

“脾气挺大啊。”

清冽带着笑意的男声响起,杨嘉晨抬头,戚月淮抱着胸正看着他,脸上带着笑,眼里却带着讥讽。

“戚”杨嘉晨惊讶道,很明显他也知道戚月淮。

戚月淮越过杨嘉晨,坐到林行秋前面,他把蛋糕放到林行秋桌子上,拿起林行秋的练习册翻了翻。

看着看着,戚月淮看乐了。

看得出林行秋是有努力在做作业,如他所说,会的就写了,虽然正确率相当低,不会的,林行秋倒也没空着,而是用铅笔写了三个字。

不会做。

“哈哈。”戚月淮语气无奈,又有点好笑:“你态度还挺认真。”

“认真有什么用。”杨嘉晨讽刺道:“还不是全班倒数第三,哦不对,是全年级。”

戚月淮看向林行秋笑了下:“倒三?林行秋,你怎么能这么笨啊。”

林行秋抬眸瞥了眼戚月淮,没反驳他,杨嘉晨以为戚月淮在讽刺林行秋,逮到机会又道:“可不是,简直笨的像头猪——”

戚月淮打断杨嘉晨的话:“评价别人之前,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吗?”

“我”杨嘉晨一噎:“我起码比他强。”

“我比你强,是不是也能说你蠢的像猪?”戚月淮道:“等你什么时候两门加起来有我当时一门高了,再来评价别人的成绩吧。”

戚月淮其实没想跟杨嘉晨打嘴炮,他都快毕业的人了,这么欺负高中小孩其实挺掉价,但看着林行秋这被骂的狗血淋头话都不说一个的样子,他觉得林行秋可怜,又觉得有点可气,便嘴毒了两句。

杨嘉晨面对戚月淮连生气都不敢生气,他在桌边站了一会儿,灰溜溜的跑出了班级。

“林行秋——”戚月淮又拿着林行秋的练习册翻了翻,正想说话,却听到噼里啪啦一顿乱响。

原来林行秋的手正在桌兜里掏东西,他桌兜里东西好像放得太满了,这一掏一堆东西掉了下去,戚月淮起身往地上望了一眼,眉尾挑了下。

那地上躺着好几份包装盒和信,从包装和颜色上看,应该是情书跟小礼物,还有牛奶蛋糕之类的。

“你挺受欢迎啊。”戚月淮不冷不热道。

林行秋弯腰从地上将那些东西捡起来揣在怀里,闻言淡淡道:“还行。”

“吃得完吗。”戚月淮语气依旧。

“分你点?”林行秋道。

戚月淮冷笑了下。

林行秋见戚月淮不说话,转了个身将怀里的一堆东西丢到身后的垃圾桶里,然后又转过身从桌兜里往外掏东西,最后将桌兜里的东西丢了个干干净净。

戚月淮愣了一会,原本有点不虞的神色缓和了一点,嘴上却道:“怎么都丢了?你还挺浪费。”

林行秋正色道:“不认识人送的东西,吃了怕中毒。”

“你还挺惜命,不过有戒备心是好事,你做的挺对,坚持下去。”戚月淮瞥到了自己刚才放到林行秋桌子上的草莓蛋糕,林行秋已经把东西清空了,却并没有扔掉他的草莓蛋糕,戚月淮嘴角微微上扬了点,换了个话题:“你早饭吃了没?”

“没有。”林行秋道。

戚月淮把桌子上的草莓蛋糕拿起来一把拆开,自己先撕了一块放嘴里,又把剩下的递给林行秋:“给,我试了,放心吧,毒不死你。”

林行秋盯着那蛋糕看了一会儿,戚月淮几乎以为林行秋要拒绝这块蛋糕,林行秋却突然伸出了手接过了蛋糕:“谢谢。”

看林行秋一口一口的吃起了蛋糕,戚月淮满意的笑了下:“好吃吗?”

林行秋点点头:“嗯。”

“好吃我天天给你带呗。”戚月淮跟哄小孩一样:“别人送的你以后就都丢了,知道吗?不行我给你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